美文书吧 > 三国小霸王 > 第1025章 绝不罢休
  孙策、马超悍然冲阵,虽然付出了人受伤、马阵亡的代价,但他们还是凭借着个人超强的武力冲破了步卒的堵截,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连杀十余名骑士,突到了袁谭面前数步。

  眼看孙策、马超一步一骑越来越近,袁谭慌了。

  从小到大,除了那次在小黄城外和孙策短兵相接外,他很少有与人近距离搏杀的机会,他总是在卫士的重重保护之下,泰然自若的接受别人的礼敬和羡慕,哪怕是名闻京师的剑客大侠,在他面前也客客气气,不敢有一丝冲撞之意,即使是比武较技也是点到为止,很少会以命相搏。

  何况此刻面对的是孙策和马超这两个杀神,口口声声要取他性命,他岂能不慌。

  孙策上次就险些要了他的命,这次有马超助阵,成功的机率更大。

  更何况他们身后还有百十名骑士正在强行突击,尤其是孙策身边的那几个侍从骑士最为凶猛,已经赶到孙策身后,个个杀气腾腾,锐不可挡,迎上去阻击的亲卫骑士几乎没人能挡住他们一击。有他们相助,孙策如虎添翼,无人能挡。转眼之间,孙策、马超再次突到他的面前。

  是身先士卒,鼓舞士气,冲上去迎战,还是以大局为重,先行撤退?袁谭还在犹豫,亲卫却急了,牵着袁谭的马缰就走。

  “使君,孙策凶猛,快撤!”

  袁谭想喝止,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孙策夺过一支长矛,奋力掷了过来,来不及多想,转身抽刀,使出浑身力气,一刀劈出,正中矛头,“当”的一声脆响,长矛飞出,袁谭的手臂也失去了知觉,战刀脱手,只能用左手抱着马脖子,猛踢马腹,向前飞奔。

  身边的一名卫士扑通一声落马,左肋一个血淋淋的伤口,札甲破烈,皮肉翻开,鲜血汩汩流出。“使……使君!”他看着袁谭,双目圆睁,眼神中充满不敢置信。话音未落,一匹战马奔至,碗大的马蹄踩在他的胸口,卫士口喷鲜血,当即丧命。

  袁谭看得仔细,心头剧震,再也不敢耽搁,再次踢马加速。等战马跑出百十步,他才意识到可能是自己杀了那个卫士。他那一刀挥刀幅度太大,先劈中了卫士的左肋,然后才砍中了孙策掷来的长矛。

  我有这么大的力气?袁谭有点不也相信。

  “将军!”郭武、陈武、徐盛三人不分先后,赶到孙策身边。“我们来了。”

  “别傻愣着,给我追啊。”孙策一指渐行渐远的袁谭,气得大叫。他和马超被十几个人拦住,虽然很快杀死了对手,却还是错失了杀死袁谭的机会。眼看着袁谭越跑越远,他气急败坏。

  “喏!”郭武应了一声,策马向前冲。陈武、徐盛都慢了一步,抢过一匹空鞍战马跳了上去,这才拨转马头追赶。孙策转头一看,他们俩人的战马都中了好几箭,四腿打颤,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孙策转头一看,身后身影寥寥,放眼看去,只看到三四个人,郭援、谢广隆都不见了,不由得心里一紧。

  这次亏大了,为了冲袁谭这个阵,十三骑损失惨重。

  孙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吼一声:“今日不杀袁谭,绝不罢休。”踢马向前冲,马超也抓过一匹空鞍战马,跳了上去,紧追不舍。

  孙策追了十几步,就发现情况不容乐观。这些战马都是普通战马,和他之前骑的西凉马不能相提并论,速度和操控性能都差一大截,想在短时间内加速追上袁谭几乎不可能,跑得急了,说不定反而会让战马倒毙。虽然不甘,他还是立刻调整了战术,控制住马速,等马超、徐盛等人追上来,保持队型,追击袁谭。

  庞德率领义从骑追了上来。义从骑又损失了四十余骑,两次冲阵后,备马几乎都充当肉盾阵亡了。

  孙策恨得牙痒痒,发誓一定要追上袁谭。

  隔着两百余步,袁谭也能感受到孙策的杀气,丝毫不敢停留,策马狂奔。郭武紧随其后,手起矛落,将落后的亲卫骑士一一挑落马下,但他的坐骑也不如袁谭胯下的那匹辽东马,不管他怎么驱策,也无法缩短他和袁谭之间的距离。

  但袁谭身边的骑士也越来越少,有的被郭武杀死了,有的跟不上袁谭,干脆自己逃命去了。袁谭却丝毫不觉,连头也不回,策马向东狂奔。他没有回大营,他知道大营里已经没什么兵力,但向东不远还有五千精锐,三千强弩,只要能跑到那里,他还有机会逃过一劫。

  看到孙策破阵,阎行立刻改换了战术,吹响号角,命令骑士们改变阵型,铺天盖地的冲向已经被孙策等人洞穿的阵型,扑向乱作一团的袁军亲卫步骑。以整击乱,以快击慢,他们迅速扫荡了袁军阵地,来回梳了两遍后,留一下百余骑收集战马,阎行带着六七百骑追了下去。

  孙策等人击破袁谭的阵地时,朱桓也击穿了吕虔的阵地。朱桓率领部曲,猛冲吕虔的中军。吕虔不甘示弱,一边率领部曲迎击,一边指挥部下包抄,试图反杀朱桓。

  一直在身边游弋的骑兵走了,惊魂未定的郡兵终于稳住了心神,重整阵型,左右两翼的校尉各领本部向前移动,准备在朱桓身后汇合,形成对朱桓的合围。在前军被朱桓突破,中军受创后,吕虔还有七千多人,是朱桓的两倍多,完成包围绰绰有余。

  见形势不妙,朱桓一边奋力冲杀,一边命人吹响了求援的号角,摇动双兔大旗,向郭嘉求援。

  郭嘉站在指挥台上,眯着眼睛,看着纷乱的战场。他看到了南侧正在接近的人马,也看到了袁谭中军大营正在移动的战旗,也看到了东侧战场上的形势变换,露出一丝浅笑。

  “发信号,通知征东将军出击。向前挺击,与朱校尉汇合。”

  “喏。”传兵们大声应喏,摇动手中的战旗。鼓手挥动鼓桴,敲响了巨大的牛皮鼓。数十名骑士策马冲出战阵,分作不同的方向,向孙坚的大营冲去。

  “杀”孙翊举起长矛,发出稚嫩却充满杀气的怒吼,踢马冲出战阵。

  两千亲卫营步卒紧随其后,开始向前突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