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清穿之以貌制人 > 第122节
  这会儿两人用过晚膳, 特别注重养生的在泡脚。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想到白日的事情,康熙仍然有些不满,冷哼道:“不到是一个毛头小子, 值得你郑重对待吗?”

  顾夏好笑的秃噜一下他埕亮的脑门, 在上头啪唧亲了一口,柔声道:“莫要小看任何人, 如果你我并不相识, 那么你能相信, 像我这样,瞧着只有皮囊的人,可能拥有跟你一较高下的能力吗?”

  康熙摇头:“不会。”

  皇后这样的人,罕世难寻,如果再来几个,那他其不是赚发了。

  顾夏温柔的斜倚在他肩头,悄咪咪的将两只脚蹭过来,康熙没有多想,直接顺手帮她也给擦了。

  蹭毛巾成功,她直接就滚到被窝里,看着康熙笑:“麻烦亲爱的把盆子捎出去。”

  “那水呢?”

  “自然也是顺便。”

  康熙好笑的看着她,见她小脸红扑扑的,眼神中似有水意颤动,顿时心里也跟着一颤,端着洗脚水就出去了。

  等他回来之后,顾夏已经在床里头躺好了,掀开半边被子,等待他。

  两人舒舒服服的搂在一起,顾夏往他怀里拱了拱,笑道:“叶信芳是我的首席执行官,请给点方便啊。”

  康熙点头:“好。”

  不过是一点小事,她总是爱摆弄一些东西,也就随她去了。

  不过在床上提起旁的男人,康熙心中还是有些不满的。

  决定让她深刻的记住,到底谁才是她的男人,那张嫣红小口中,到底应该吐出谁的名字。

  一夜被翻红浪,无尽缠绵。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继续自己的旅程,既然说了是微服私访,那么该转的地方,都要转一转。

  顾夏的相貌比较张扬,穿上男装,反而多了几分英气俊挺,加上她走起路来抬头挺胸,自信飞扬的,一点都没有如今闺阁女子的含蓄与羞涩。

  刻意改变声线,再加上一切有海宁出头,旁人还真没有看出来她是女子。

  就是束胸有点疼,多裹几层,穿的再宽松一些,便不大瞧得出来。

  胤祉、胤祚两个崽子特别会惹祸,这不窜出去一会儿功夫,就带着麻烦回来了。

  几个穿着布衣的小混混跟在两人身后追了过来,随行的侍卫正要上前,被顾夏给拦了,他们都穿着常服,隐匿在周围,几个混混还不值当暴露。

  康熙上前一步,冷声道:“几位好汉,为何要追逐我儿?”

  为首的青年快气死了,冷笑道:“你的儿子?那倒正好,还我……”看着不过是两岁多的小豆丁,说不定话都说不清楚呢,青年索性狮子大开口,“还我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都眼前几个青年一年衣食无忧了,康熙摆摆手,无语道:“孩子送给你们了,我们不要了。”

  胤祉、胤祚:QAQ

  顾夏上前,还未开口,那青年就色厉内荏的说道:“小白脸,就算你一身腱子肉,我也是不会害怕的。”

  恰是一阵风吹过,她的外袍贴在身上,露出明显的胸部轮廓,看着还真的像腱子肉。

  是可忍孰科比不忍,据说街头都是一言不合就斗殴,顾夏捏了捏拳头,有些蠢蠢欲动。

  那青年瑟瑟发抖,强壮着胆子喊:“各有各道,我收我们的利子钱,你们莫要多管闲事。”

  利子钱?顾夏拧起眉尖,冲着海宁使了个眼色,接着套话:“利子钱是犯法的,你们不怕吗?”

  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喊出来。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又不是高利贷,怕什么,再说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借钱到手,花的美滋滋的时候,就应该想着还钱了。”

  青年约莫是刚开始做,算不上老油子。

  “派人调查清楚。”拍了拍海宁的肩膀,顾夏冲着两个小崽子招了招手,蹲下身低声道:“知道你们做错什么了吗?”

  胤祉和胤祚惨兮兮的点头,眨巴着大眼睛企图让顾夏忘记他们做下的事。

  “好了,吸取教训吧,想要做英雄,也得做一个有脑子的英雄。”在两小只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顾夏笑眯眯的说出惩罚:“今天没有观察清楚,还被人追到老窝,罚你们两个没有点心了哦。”

  在外头的点心,那可是随便看到随便买的,特别的惊喜意外,一听到说没有了,两只小崽崽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来以为青年的事,只是一个小插曲,谁知道最后牵扯出一个大案来,也算是意外惊喜。

  康熙趁旁人不注意,牵了牵她的手,笑的满足。

  其实这应该是他的主场,不过康熙体谅她一直圈在宫中,不曾出来过,算是特意给的恩典了。

  顾夏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鲜少发声,一直默默的立在康熙身后。

  “我觉得我们可以开始筹备南巡之路了。”顾夏看着他笑。

  康熙点头,这时候是年里头,确实应该筹备起来,明年二月出发,在这时候开始倒是正好。

  在外头转了三天,最大的收获就是叶信芳。

  再加上破了一个大案,放利子钱的案子,是佟家分支做的,嫡支知不知情并不重要,他们也接受了供奉,那就是默认的知道了。

  等回到熟悉的地方,顾夏反而有些不习惯。

  这里雕梁画栋,连藻井都是精致的,可更像是一个精美的牢笼,紧紧的圈住她。

  无端的,她有些怀念以前可以随意喝个下午茶,看个电影,逛个街的时光。

  是的,她想她的闺蜜,她更想钮妃姐姐了。

  在外头溜达这三天,她无数次的想,若是姐姐在,两人手挽着手,走在银楼中,该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

  可惜了。

  人生没有如果。

  冬日的风有些凛冽,顾夏挺直脊背,手中的□□对着远方的靶子,她盯得很紧。

  这是叶信芳送给四个孩子的礼物,今天是她验收的日子。

  如果对方只能做出来样子,其他的信息全都是骗她的,那么她忍不住会杀了他。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顾夏扣动扳机,砰,微烟袅袅上升。

  “武师傅,中了吗?”虽然看到了,但还是想从别人的耳朵里听到。

  现在的靶距是目前的工艺无法达到的距离,如果手中的枪做到了,只这一点,就够她接纳叶信芳了,如果没有中,那么她这巨大的心理落差,就需要人来承受了。

  “中了。”武师傅肯定的说。

  “好。”顾夏笑了。

  她就不信了,现在比别人已经超前了这么多,最后还会被列强打倒,获得那么惨烈的结局吗?

  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来自百年后的侵略战争。

  旁人在进步,而种花也不能停。

  从骑射营回到乾清宫,还未转过二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人,顾夏笑了:“看来还不错?”

  上一次见他,他还坐在轮椅上,瘦的跟人干似的,分分钟就要去西天取经的模样。

  “是,托您的福。”面前的人缓缓笑开了。

  他是如同修竹般清朗的长相,带着几分精致和正气,说起来顾夏还从未见过他笑,毕竟在她跟前,笑是一个不雅的行为。

  可这贸然一笑开,那双满是故事的双眸紧紧的盯着你,顾夏想,她很想回一句,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如果放到现代,那么随意的聊几句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目前的情况是,她是后妃,好像跟男人说句话都是不贞似的,她目前没有本领挑战权威,只好遵从规则。

  纳兰注视着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顾夏含笑点头之后,也跟着离去了。

  结果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没有停,不由得疑惑的挑眉:“怎么?”

  纳兰又笑了:“承蒙陛下不嫌弃,特派奴才来保护你。”

  顾夏:……

  纳兰说完,冲着身后摆了摆手,顿时十个侍卫一字排开,冲着她笑的爽朗。

  顾夏:……

  不过她瞬间就发现了乐趣,她在前头走,后头跟着两排侍卫,可比跟着两排宫女太监威风多了。

  她又可以看到她的小细腰先生了,顾夏在心里琢磨,一个男人的腰,为什么会有她那么细?

  要知道,她在女人中间,也属于终极小细腰了。

  只不过,时时刻刻的跟着她,这就不那么令人愉悦了。

  “行了,你们守在二门处吧,这里是乾清宫,哪里会有什么危险。”

  顾夏摆手。

  挥别纳兰容若之后,顾夏回了后殿,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

  到了晚间康熙来的时候,顾夏就直接问了:“怎么又派人保护我?”

  康熙眼眸深邃,盯着她缓缓道:“朝阳郡主不见了,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

  “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在我们出宫的时候。”

  顾夏沉思,这是个非常敏感的时间段,背后代表的信息比较复杂,那么,朝阳郡主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第95章

  朝阳郡主丢了, 首要任务是寻她回来。

  她的身份是一个吉祥物,代表着两边的和平, 轻易不能出问题, 在皇宫这么一个敏感的地方, 还能失踪, 其中代表的问题太大了。

  康熙摸摩挲着手中的白玉扳指,静静的思索可能性,到底是何人有这个能量, 又是何人有这个动机?

  不得而知。

  朝阳就像是凭空失踪了一样,没有一点音信, 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