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女文豪 > 第 120 章
  连翘专心于准备新的, 人一专心就容易忽略外界的事情。

  “《文魁》就要完了, 你有什么想法, 是即刻就上《权柄》,还是等一段时日?”刘盈盈问起连翘这件事的时候, 连翘还是一脸懵逼呢。

  回过神来,她才‘哦哦哦’了几句:“对啊, 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权柄》是...尽快刊载罢, 我听说有的作者会故意中间隔一段时间再发新书,一方面是自己休息休息, 另一方面也是留出足够的时间扩大影响力。不过你是知道我的, 这些都不大在意。”

  连翘确实不在意这些,她日更新量大, 现在的存稿多,早就休息够了, 在准备新了。至于《权柄》, 老早就写完啦!又说发酵影响力, 这对于连翘来说倒是有用, 如果她没有太大的志向的话, 说不定就会有这种需求。

  可是她的志向很大,接下来还打算去苏州, 那么在嘉定的时候就不需要计较那许多了。

  刘盈盈也算是理解地点点头,一般的编辑在自己手下当家作者想走的时候都会苦苦挽留,她对此却是看的很开——连翘的离开又不是因为她这个编辑不行,她的离开是因为嘉定这座庙小, 容不下她这尊真佛,那么再勉强也是无用。

  “对了,这些日子我看宝儿很忙碌,怎么,你让她做了很多事?”说完公事,她又提起钱宝儿来。今天钱宝儿带着新故事来给她看,眼睛下面的青黑实在太明显了。

  连翘挥挥手,一脸‘求别提’。一开始的时候钱宝儿替连翘做事别提多积极了,自己写作的本职倒是先靠后不少。连翘见她这个样子就和她开诚布公地谈了谈,要说助理这么认真工作她是很开心的,但是钱宝儿不仅是助理,还是她的朋友。

  人家本来的志向就不是给她当助理,如果时间都花在她身上,耽误了自己本来的志向,将来她的梦想要怎么实现呢?

  这一次两个人谈的很深入,钱宝儿感动之余,也重新调整了自己。现在的她虽然依旧非常崇拜连翘,但是已经恢复了一些理智,至少会将追星、工作、梦想这些东西分开来看,互不干扰。

  “如今这个样子是因为之前有人预定了一本,那种你是知道的,订书时间一般很短,仓促的很了,总是免不了赶工的。”连翘解释了一番。

  对于钱宝儿依旧在写那种地下,连翘是持肯定态度的。

  说到底,除了极少部分的天才和蠢材,写作其实也是一个熟能生巧的技术活儿。连翘写网文的时候还有人说呢,五百万字是一个槛,一般来说一个网文写手累计码字达到五百万之后,写作水平往往会有一个飞升。

  钱宝儿写那种地下,一方面方便自己熟能生巧,提升水平。另一方面,那种地下有一个好处,他们往往就是追逐当红的题材,什么东西受欢迎就一窝蜂涌上去,看上去挺让人看不起的。不过时间久了其实很提高对流行的把握能力,有心的话很锻炼作者的市场嗅觉。

  只不过大多数这类作者只管埋头写作,根本没有想过分析这些。

  连翘当时看见了,还拿这件事点拨过钱宝儿。钱宝儿如今对连翘可以说是推崇备至,她的话哪有不信服的,所以在写书之余还将自己的心得体会写出来,看见连翘有空的时候就让她帮忙看一看。

  这就是非常有上进心的表现了,或许有的人会挺讨厌的,觉得对方对自己有所图,感觉不太好。但连翘并不是那样的人,相比起那些对事业得过且过的,钱宝儿这样少见的有上进心的女孩子她是真的很欣赏!

  相比起连翘,其实她要强得多。若是生在现代,这又是一个只要给她施展空间,就能上天的大女人。

  在这个时代,因为时代开放连翘见了很多不同于封建时代的、风采各异的女子,但同时她也见了更多唯唯诺诺、贬低自身、将自身物化的女子,每次见到刘盈盈、钱宝儿这种有自我意识的,总是免不得格外欣赏。

  说完了钱宝儿,刘盈盈收拾着桌面,想了想:“对了,之前东华书社的李昌德又派人送信来了,我放在你抽屉里了,你自己看...不过就算不看我也知道是什么事儿!既然《文魁》都出完了,总不好还拖着稿酬罢!”

  不像报社给稿酬,那都是拿到文稿就给钱。书社那边给钱,那得等到书卖完了,根据销量来。当然了,老套路是书社会占一些便宜,比如明明卖了十万册,他们硬要说只买了七八万册。若是账面做的好看的话,作者几乎无话可说。

  有的人会气不过换一家书社,不过那没什么用,因为换一家书社其实也是一样的,天下乌鸦一般黑。

  像《宦海》,虽然是用出单行本的方式出的,但也不是出一册就给一册的钱,而是出完了再结账。实际上东华书社因为想要拉拢连翘,将她牢牢的绑在自家这辆车上,已经够费心的了!不然的话,不要说上部《文魁》完结了,就是下部《权柄》完结也不一定能见到钱。

  以这个时代回款的速度看,拖个一两年拿到钱,那也不是不可能!

  连翘拆开书信,果然就是说这件事的。虽然如今《文魁》还有最后一册单行本没有出,但是之前单行本的销量以及收入已经在紧张的统计当中了,最后一册出了之后也不过是算个尾款的规模。

  李昌德来这个信看似没什么用,钱到了自然就有钱,提前说起这个事情算什么?没有一点儿实惠。其实不然!这一手简单来说就是做好事一定要留名,刷足了存在感和好感度。

  虽然大家受到的教育都是做好事不留名才是真正的好人,但是现实生活中,特别是生意场上各种合作中,做了好事一定要让别人知道,然后将自己做的好事化为人情...不然的话,那不是白做了吗?

  来这封信主要是要说明,这次东华书社对给连翘稿酬的事情非常重视,早早就开始经办起来了。而且回款十分积极哟!上部完结就已经给钱了,是不是超级棒!最后还详细说了一下一些已经总出来的数据,算是让连翘心里有个底,能有多少钱。

  其中不乏隐晦的示意——书社和先生之间一直都是坦诚相待的,该是多少就是多少,数字什么的经得起考验。

  说实在的,连翘相信东华书社没有黑她...但要说数字没有问题那也是胡扯!这里所谓的没有黑她,其实就是报社对销量的统计少算是在行内潜规则之内的,属于正常吃相。

  不过连翘也没有因此生气,因为这对业内来说就是正常操作,她生气也没有用。不管怎么样,哪怕是当红作者,面对大书社的时候也只是相对而言保持了尊严,大书社依旧是更强势的存在......

  连翘在现代的时候没有经过社会的历练,但是多少也是在集体中混过的,情商属于正常人的范畴之内。所以对于这封信,她回的也是客客气气的,内容大抵就是知道贵书社是照顾了我的,非常感谢云云。

  其实就是承认了这个人情的意思。

  对连翘特殊照顾一番并不算什么,东华书社最怕的是抛媚眼给瞎子看,好事做了人家却没有觉出味儿来。而现在连翘这一封信他们就明白了,事情没白做,这个作者很懂事。

  两边合作愉快,你敬我我敬你,暂时连翘依旧是东华书社的亲女儿......

  ——对于书社来说,每个书社都有自己可以当作招牌使用的作者。这些作者对于书社的意义甚至不是赚了多少钱!虽说大作者的书赚钱不错,但是以量取胜,多拉几个一般的作者总能顶过一个大作者。

  之所以书社需要拉拢大作者,其实更深的考量是当作一个招牌,让外面的同行、作者、读者都知道自家的实力。一旦维持住了这种业界大佬的设定,那就会成为一个良性循环。有的时候甚至不需要去挖作者,大量的作者会自动跳到自家碗里来。

  这种书社重点培养和拉拢的大作者其实就是所谓的亲儿子亲女儿,只不过亲儿子亲女儿并不一定是永恒的。如果亲儿子亲女儿不再那么赚钱了,影响力也大不如前,那么一脚踹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另外,如果亲儿子亲女儿不识趣,或者在他们眼中干脆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那么从嫡亲的位置上赶下去也很正常。

  连翘现在正在自己的上升期,东华书社也知道她有打算《宦海》之后就上苏州发展,不出意外将来更上一层楼简直指日可待,所以东华书社对她本就很热络。再加上连翘自己也很懂得投桃报李,一直以来合作非常愉快,如果要打比方的话,现在东华书社和连翘是真正的蜜月期。

  虽然不知道将来还能不能这么好下去,不过将来的事到时候再说。反正她这个级别的作者,说要随心所欲可能不行,但若只是换个书社发展,那倒是非常简单了。

  而就是这样友好的商议当中,《宦海》的上部《文魁》迎来了自己的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