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农家女和穿越汉 > 第40节
  这一晚,隔着一个正厅,东西两间房的四个人,只有廖有为呼呼大睡。其他人全都是睁着眼睛熬了半晚上,直到天都快亮了才睡着。

  不过何秀婉起的却很早,第一时间摊了两张鸡蛋饼。

  果然,何秀梅起来后就急着要回家了,何秀兰那边有廖有为叫人看着,何秀婉这里事又已成定局,她留下也没用了。

  何秀婉忙把温开水端来叫她喝了,然后又用纸包了油饼,叫她带着路上吃。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大姐永远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全家人。何秀梅忍不住又想哭,好不容易忍住,只却不肯要:“大姐,你和周山海是这样,你还是注意些。”

  何秀婉愣了下,摇头道:“没事的秀梅,山海哥他不是那种人,虽然他没碰我,但他对我也很好的。我嫁妆银子他不仅没要,还前前后后的给我七八两银子了,这家里买菜做饭都是我拿主意,我吃的也挺好的。”

  何秀梅还有些犹豫。

  何秀婉又道:“就看他对秀兰这事的态度你也知道了,秀梅,你赶紧拿着快回吧,省得回去晚了你婆婆说。”

  何秀梅只好接了鸡蛋饼,不过却没舍得吃,快步走了。

  何秀婉将她送到外面大街上就回来了,这才例行每日都干的事儿,打扫院子,做早饭,洗衣服。因为廖有为现在每天早上都要跟周山海出去转一圈,所以何秀婉就先把衣服洗了晾好,然后才会去做饭。

  今儿个她衣服洗完后西侧间才开门,廖有为睡得饱饱的,周山海却揉着眼打着哈欠。两人出来洗漱,周山海正要跟何秀婉打个招呼呢,何秀婉却把脸埋的快进洗衣盆里了,他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昨晚廖有为破戒太严重,今儿个两人虽还是只用了两刻钟,但廖有为速度却被硬生生提高了一截,回来的时候浑身又湿透了。他自去洗澡,周山海就钻进了灶房。

  可何秀婉却不在。

  他揭开锅盖,锅里煮的是白米粥,上头热着的有包子以及鸡蛋饼,另还有一个炒青菜一个炒豆角。

  人哪儿去了?

  盖上锅盖,周山海去东侧间,一推门,门果然从里面关上了。他犹豫了下,敲门:“秀婉,你在干吗呢,吃早饭了。”

  何秀婉过了片刻才回话:“我吃过了。有些困,想睡会儿,你有事要我做吗?要是有,那我就起来。”

  他又不是周扒皮!

  周山海闷闷道:“不用,那你睡吧。”

  于是这顿早饭就是周山海和廖有为两个人吃的,没滋没味的吃完,廖有为上午的运动周山海都没精神了,好在二十一天了,廖有为已经练成了习惯,今儿虽然没有监工,但也很好的完成了运动。

  运动一结束,周山海就迫不及待的回家,然后好么,和早上一样,饭菜在锅里,何秀婉在东侧间,这是吃过了开始午睡了……而晚上,何秀婉的回答是干一天活累了,所以想早早休息。所以整整一天,虽然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周山海愣是没看见何秀婉一眼!

  只一天也就罢了,可第二天,第三天,天天如此。

  第三天晚上,周山海一夜都没睡,一半是气一半是担心,因此第四天早上天还没亮呢他就起来了,胡乱穿好衣服,直接冲过去敲东侧间的门。

  何秀婉伤心了两天,昨儿晚上看开了倒是睡了个好觉,因此听见敲门声好一会才清醒,过来开了门。周山海正要说话呢,她却抢先开口了:“你别说话,外面是不是有人敲门?”

  周山海侧耳一听,还真是,门被敲得咚咚响呢。

  何秀婉赶紧推开他,一溜烟跑出去了,人都到院子里了声音才传来:“肯定是秀兰那边有动静了!”

  打开门,来的人果然是廖有为打发去的下人,那人跑的急,这会儿一脸的汗,也顾不上擦,门一开就道:“那曹家的儿媳妇刚刚出门了,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不说,她还背着孩子!”

  何秀婉惊呆了,秀兰这是干啥呢?

  周山海已经跑过来了,问道:“她往哪去了?”

  那下人道:“往县城的方向,她走的极快,这会儿怕是都出了镇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周山海:我和读者老爷们一样,都在期待秀婉主动呢,结果……不理我??

  何秀婉:这种事,当然应该男人主动,我就享受享受拒绝人的爽感吧~

  .

  晚安,明天见

第41章

  何秀兰走的虽然快,但她背着孩子拎着行李, 再快也有限。因此即便一大早租不到马车, 几人赶去廖家用了廖家的马车, 出了镇子也不过三刻钟就追到人了。

  彼时何秀兰已经发现有人跟踪她, 正吓得脸色发白, 看见来了马车, 想也不想就招了手。却不想马车停下,看着从里头跳下的何秀婉,她呆在了当场。

  何秀婉没说话,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

  何秀兰咽了口口水,嘴唇微动:“大姐……”

  “你去哪儿?还带着虎子。”何秀婉这才开口。

  何秀兰做最后挣扎:“走亲戚。”

  何秀婉寸步不让:“哪里的亲戚?是什么亲戚?需要你带着虎子,天不亮就出发,还拎这么多行李。怎么,要长住?”

  何秀兰被问住了。

  她一个嫁了人的妇人, 家里又根本离不开她, 这么被抓个正着,她真是半点辩解的话都想不到, 可又不能承认,于是只能点了点头。

  何秀婉气得都抬起手了, 是真想狠狠打一巴掌这个糊涂的妹妹的,可最后到底舍不得。因此只怒道:“何秀兰,你还当我是你大姐吗?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瞒着我,你是要怎样?你不为自己想, 也不为虎子想?发生什么事你……”

  话没说完,何秀兰嘴一咧,无声哭了。

  虎子是她最大的软肋。

  这二十多天她之所以瘦的厉害,除了刻意饿,除了因为打定主意要离开而伤心,还因为虎子。她这当娘的舍不得儿子,可哪怕靠饿瘦了赢了廖有为的一百两,跟着她这样一个庸碌无能的娘,也比不上跟在曹经身边。若是曹经或者曹爹能进一步,那虎子日后就是官家少爷,而有曹经和曹爹在,他日后读书也会比跟在她身边要轻松容易。她可以想到虎子留下有无数的好,但只怕有了后娘就有后爹这一点,她就没法把虎子留下。

  她决定带走虎子,可又怕未来后悔,怕虎子没了前程会怪她。这些日子,她面对的是身心两重煎熬。

  看她这样,何秀婉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她吸了吸鼻子,夺了何秀兰手中的行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是想跟曹经和离?”

  何秀兰摇头:“我哪能跟他和离,我要是提出来,也肯定是他休我。而他若是休我,那日后我怕是连虎子的面都见不到了。”

  何家就是普通农户,没有后台,和曹家对上光只曹家有钱这一点,何家就被死死压住了。

  何秀兰是没想过找何秀婉帮忙的,她的事儿她连娘家都不想连累,更何况是好不容易嫁人的大姐。

  何秀婉其实早有猜测,现在更加确定了:“所以你就偷偷带虎子走?去县城,打的主意是不叫曹家人找到?”

  这样一想,何秀婉就明白何秀兰之前为什么对她对何秀梅是那样混账的态度了,这是怕连累她们。毕竟虎子是曹家唯一的孙子,他们家就算不在乎儿媳妇,也肯定在乎唯一的孙子,何秀兰带着虎子走了,曹家人找不到他们母子,第一个要找的就是同在镇上的她,其次是何家,是秀梅。

  可是怕连累她们,就所有事都一个人扛了吗?

  那还要家人干什么,家人难道不就是这种时候能做后盾的吗?她一个人带个孩子,想也知道去了县城日子会有多难,即便有钱,一开始也不容易,而且孤身一人,有钱甚至都不一定是好事。

  这个傻妹妹!

  何秀婉当即就道:“走,我送你们去县城。”

  周山海狠狠瞪她:“你瞎说什么呢?事情都没问清楚就瞎掺和!”说着转去看何秀兰,厉声道:“你一个女人还带着这么小个孩子,到了县城人生地不熟的,就不怕被抢,不怕被骗?而你这种私自出逃,虎子以后大了你打算怎么安置他,是叫他跟在你身边混日子还是想送他去读书?若是送他去读书,那定然是指望他有出息的,可你们这样私自逃走,虎子参加科考时身份这一关就过不去,到那时你再带着虎子回来?曹家到时候是什么情况,若是人家高中举家去了京城,到时候你要怎么办?上门去认爹?说不定人家新太太还会把你们赶走!再说,到那时候你都不一定能找到!”

  何秀兰傻眼了,她以为她已经想的够全面了,却没想到还有没想到的。她有些不相信的问:“科考还会问出身吗?”

  这还是周山海在现代看古装剧得到的信息,虽然没有求证,但想想是的确有可能的。反正不管真假吧,现在就不能叫何秀兰这么走了,这一走有理都会变没理,而曹家的确有理由大闹何家。以何秀婉的性子,不可能不管何家,而他也不能不管,那毕竟是他岳家啊!

  他索性坚定无比的道:“当然!科考多重要的事,那是为国家选取栋梁之才,自是要选取真正有实力又家世清白的人。不方方面面都调查清楚,若是出现替考,又或者身份有什么问题的怎么办?”

  何秀兰相信了,可是她为离开做了快一个月的计划,现在再让她回去?她倒是可以回去,但一想到曹经,一想到若曹经高中后定然会休了她,到那时她就真的永远失去儿子了!

  可她又没法下定决心,说不顾虎子的前程了。

  她纠结无奈,除了掉眼泪,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何秀婉是连着四天都没怎么跟周山海说话了,但此刻忧心妹妹,也只能求助周山海:“山海哥,那现在该怎么办啊?你帮帮秀兰吧!”

  周山海看她一眼,心里冷哼,你还知道理我呢?

  “先上车,回去的路上把情况具体说一说。”夺了何秀婉手里的行李,周山海带头大步往马车走。

  何秀兰还有些犹豫,何秀婉拉了拉她:“秀兰,走。你放心,我和山海哥都会帮你的,你也别怕连累我们,曹家人现在又不知道你跟我们回了。”

  何秀兰正没主意,到底点了头。

  坐在回镇上的马车里,何秀兰就把具体事儿说了,没说一开始事情的起因,只说感觉曹经对她态度的不对,后来她又试探两回,又偷听到一回曹爹和曹经的对话,这时她其实还是不信的,于是就花钱找了住在那一片一个识文断字的寡妇,然后曹经居然就跟那寡妇搞上了,并且她在寡妇家隔壁房间,再一次亲耳听见曹经对她的厌恶,以及许诺等考中秀才后就休了她娶寡妇的事。

  虽然知道这是曹经床上的话当不得真,毕竟他再娶是不可能娶一个寡妇的,可何秀兰还是彻底死心了。她知道,一旦曹经飞黄腾达了,那她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最可怕的是,她一旦被休,大概这辈子就跟虎子再无关系了。

  这是她身上掉下的肉,是她一把屎一把尿养到现在的孩子,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虎子她割舍不掉。于是她生生把自己饿瘦,赚到了廖有为的一百两,就赶紧寻了时间带着虎子走了。

  廖有为也跟着来了,听了这些,他惊的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直到最后才对何秀兰竖了大拇指。

  是个狠人啊!

  居然是硬生生饿瘦的,不敢想,不敢想。

  周山海也震惊不已,这哪是古代女人啊,这是跟他一样穿来的吧?这操作这魄力,即便现代女人也很多都做不到呢!

  唯一不吃惊的倒是何秀婉,她心疼妹妹,因为太过心疼,她脱口就道:“那你就叫他不能飞黄腾达,这不就行了吗?”

  何秀兰犹如醍醐灌顶,立刻道:“不能飞黄腾达?下药?毁了他的脸?毁了他的手?捅破他私德败坏的问题?”

  廖有为:“……”

  他疯了,不敢惹,不敢惹,一个比一个狠啊!

  他同情的看向周山海。

  周山海也惊呆了好吗!不声不响的何秀婉,出口就是这么个建议,他第一感觉没错,这真的是个狠人啊!

  眼见何秀婉认真去思考何秀兰提的几个手段了,他赶紧道:“你们俩给我打住!打住!”等姐妹俩都看过来,他才道:“咱们先不提你干那些事会不会留下把柄,会不会被县太爷抓去治罪,单只说那曹经是这么个畜生玩意,你还要跟他过一辈子?”

  不然呢?

  姐妹俩同时看过来,她们是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周山海道:“他有妻有子还是个读书人,结果却跟个寡妇那样……秀兰完全可以跟他和离,想办法带走虎子,以后再嫁也不是不行。”

  再嫁?何秀兰已经对所有男人都失望了,这世上就没有好男人!不对不对,姐夫就是个好男人。因此她只道:“我又胖又丑,还带着个孩子,哪里会有人要。不过要是可以和离带走虎子,那也行,我也不想惹事,万一出了纰漏,还牵连家人。”

  “哪里就又胖又丑了,你现在瘦了,年纪又小,以后再把皮肤搞搞好,一样漂亮,多得是人想娶。”一边说,周山海还一边推了下廖有为,“你说是不是?”

  廖有为就想了,何胖子怪可怜的,当然了,也怪可怕的。他不忍也不敢得罪,于是就直点头:“是啊是啊,你瘦了看着还是很漂亮的,跟你姐姐差不多。”

  被两个大男人夸漂亮,何秀兰脸略微红了红,不过到底有更重要的事,她苦恼道:“可就算能和离,我也没办法带走虎子啊,虎子是曹家的孩子,于情于理都该留在曹家。”

  而她若是想再嫁,那就更不能要孩子,只怕到时候她娘都会这么劝她。

  在古代,即便虎子年纪还小,但在爹和爷爷奶奶都活着的情况下,何秀兰的确带不走。相比起来,现代在这一块还是人性化不少的。

  不过好言好语带不走,那可以用非常手段嘛!

  周山海皱眉想了半天,道:“先回去,我给你找个地儿你暂住着,然后容我想想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