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269章
个世界上,过着丰富的一生。

  以上,摘自阿瑾的随笔。

  整个随笔的感觉很绕口,很哲学,很……阿瑾。

  大概是之前带来的书全都看完了,没有东西可看,阿瑾索性自己开始写点东西了。

  写东西时候的阿瑾看起来真的很像一名作家,又像一名学者,看起来温文尔雅充满了智慧的闪光,每次看到这样的阿瑾,继欢都会有点脸红。

  显然黑蛋也觉得这样的阿瑾看起来“美美哒”,于是找啾啾要了啾妈一样的笔和本子,黑蛋也开始每天憋日记了。

  按理说,日记是很私人的东西,大部分人可能还要买个锁,再找个隐秘的地方把上锁的日记本藏起来。

  可是黑蛋可好。

  他似乎把自己写的日记当成获奖作文一样可以在所有人面前宣读的东西啦!

  每次写完日记都要在车子上开“讲座”,啾啾,啾母,还有阿爷坐一排,然后他就站在所有人面前给大家读他的日记。

  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还有黑蛋自个儿的感想,小魔物读的可开心啦,完全没有隐私被人知道的懊恼感。

  然后他还会把日记交给阿瑾,阿瑾给他挑错字。

  看着灯下一大一小两头黑发魔物,大的表情悠然,小的一脸认真,继欢的心情也就平静了下来。

  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情,他只要记住这一刻就可以了。

  他们在四天后抵达了冬之城。

  繁华的、有点微凉的冬之城,高高的城门,还有各种复杂华丽的建筑……从未见过的繁丽景象让驮兽一族惊讶的合不拢嘴巴,却是继欢熟悉的世界了。

  看到西部魔物一如既往的生活着,继欢总算松了一口气。

  看来北边的影响还没有抵达这边。

  早在列车上的时候,他们就换上了西部时候的手机卡,信号出现之后,屋立刻订了所有魔物的车票,没有给驮兽们太多适应的时间,他们立刻搭载上了前往优玛城的列车。

  作为高阶魔物的首选定居地,优玛城的景象比起冬之城更加精致奢华,这让这些几乎一辈子都生活在沙漠之中、最多到过普尔旺达的驮兽们目不暇接,简直看不过来。

  “这里实在……实在是太好了……”即使是驮兽之中见识最广的砂砾,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可能是气候更加宜人的缘故,西部比北部更加繁华,魔物的数量也要多得多,而且娱乐设施更是种类多样,满大街鳞次栉比,到处都是!

  “可是,我们住在这里……总觉得有点不安心。这里的生活费很高吧?我们虽然收拾了一些行李,可是恐怕在这里卖不出什么钱……”在其他族人还在兴奋中的时候,作为族长,砂砾已经从兴奋中拔了出来,立刻想到了更加现实的东西。

  “没关系。”继欢却对他道:“作为一个大族群的定居地,这个地方确实不太合适。”

  “我推荐一个更适合你们的地方。”

  “在那里,只要勤劳肯干,大抵都能过的还不错。”

  勤劳肯干……呃……“打劫”算是勤劳肯干的一种吗?

  想着把“打劫”这种行为列入正常工种的自己,继欢忍不住掩住口咳了一声。

  “到了那边,我会给你们找一处适合你们居住的区域,虽然不是什么好区域,可是周围魔物的等级都不算很高,凭你们的等级还有族群,你们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生活在那里。”

  继欢说着,说着说着,他总觉得自己说的这番话似乎似曾相识。

  久远的记忆开窍,他忽然想到:是了,那不是阿瑾曾经对他说过的句子吗?

  很久很久以前,带他来这里之前,阿瑾依稀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而如今换成了他对其他魔物来说了。

  “那个地方叫叶法尔,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地方。”说着,继欢笑了。

  砂砾眼前瞬间一亮。

  当天,驮兽们就在继欢的安排下坐上了前往叶法尔……最近小镇的列车,阿布会带他们过去安顿。

  而他们则暂时留在了优玛城的大宅中。

  洗去了一身的风沙,洗去了一身浸透骨子里的寒冷,换上十来名裁缝大师连夜赶工制成的豪华礼服,继欢和阿瑾要留在优玛城的大宅中宴请宾客。

  今夜,是他们新宅的魔基入基仪式。



  第287章 入基

  红色的灯笼在极富异域情调的大宅中再次挂了起来,昭示着主人的回归。

  西部实际的王者,菲尔扎哈先生已经离开他的巢穴太久,多方势力已经蠢蠢欲动了。

  虽然在新闻报道上异常高调,可是菲尔扎哈先生实际上是绝对的神秘主义者。当他不想让别的魔物找到他的时候,就真的不会有一头魔物找得到他。

  也正是靠了这种神秘感(?),外加能干的女秘书坐镇,他的生意才能在主人不在的这么长时间内继续欣欣向荣,顽强的维持了下来。

  没有任何报道提前得知菲尔扎哈先生回来的消息,魔物们只看到属于菲尔扎哈先生的宅子忽然重新灯火通明,然后――

  三股极为可怕的威压以那座宅院为中心,轰炸了整个优玛城,然后辐射了周围广大的地区。

  直到那一刻,所有魔物才知道:啊……是菲尔扎哈先生回来了。

  非常低调,但是非常隆重的回来了。

  据说菲尔扎哈先生是出门采购魔基去了。他购买了一片过于广大的土地,大家都知道,这片土地之前各自有各自的魔基,虽然在拆平重建的过程中,之前的魔基均被拆除,然而原本魔基残留下来的无数魔压仍然互相干扰着,成为了一片很混乱的土地。

  第一次在自宅设置家宴的时候,菲尔扎哈先生曾经说过想为自家的土地找一头合适的魔兽作魔基,当时有魔物笑着说传说中北部盛产很凶残的魔兽,也有魔物提到过阿普陀猎区。

  他们只是提一提罢了,谁知如今看来菲尔扎哈先生居然真的去了,甚至还去了阿普陀狩猎区,那三头发出可怕威压的魔兽正是产自阿普陀!

  这、这这这……可想而知,今天这个城里但凡有点身份的魔物,无不期待能够收到菲尔扎哈先生的请柬。

  所有魔物都猜想得到,菲尔扎哈先生不辞辛苦弄回来的这三头魔兽一定非常厉害,然而等到真的亲眼见到三头魔兽的时候,他们仍然被眼前见到的魔兽惊到无法说出话来。

  这就是阿普陀猎区的魔兽吗?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震撼过北部魔物们的三头深渊魔兽,再次震撼了这些西部的魔物。

  比前任西部大佬特鲁德举办百日宴时弄出来的那头深渊魔兽更加凶恶,这三头魔兽才是不折不扣的深渊种!

  “……是的,是真正的深渊种,据说是……在阿普陀猎区发出高额悬赏令后,由厉害的魔兽商人抓捕到的……”被众位魔物簇拥在中间,阿瑾温和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这是菲尔扎哈先生的官方说法。

  至于听到他的话之后,客人们信与不信,则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了。

  三头魔兽身上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威慑力,能够捕捉这种魔兽的北部魔兽商人,以及一抓就能抓到三头这种魔兽的北部……

  喝了一口久违的西部的酒水,黑发魔物静静的坐在了大厅深处,穿着斗篷的继欢就在他不远的地方,而黑蛋正在兴奋的和好久没有见面的小朋友们一起跑来跑去。

  其中还有他的好伙伴小红。

  银发的鹿林正和继欢站在一起,两个人都不爱说话,他们只有偶尔会低声说一句话,旁边小魔物们的尖叫声将他们的话语全部淹没了过去。

  而另一头穿着斗篷的魔物就在这个时候走到了黑发魔物身边。

  “魔王在上!你居然把他们弄回来了……”那头魔物低声道,他的声音低沉而急促,当他过来的时候,周围的声音都仿佛消失了。

  显然他开启了某种能力,在这种“力”的作用下,周围其他魔物的视线和声音都被摒除了。

  他揭开斗篷,露出一头火焰似的长发,这头魔物是……杜法伊。

  “正中间那头魔兽是……罗伊姆族的公主?我不会弄错,我可是亲眼见过罗伊姆族公主的原型的!她、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她旁边另外两头魔兽该不会也是罗伊姆族的重要魔物吧?天啊!你对她们做了什么?这么可怕的家族居然全都……全都变成魔兽了?!”

  杜法伊显然极为震惊,亲身参与当年那场事件,后来又被阿瑾刑囚过,再没有魔物比他更知道两者之间的过往。

  “这也是你的能力吗?是你……你把她们变成魔兽的?”杜法伊吃惊的看向身边的黑发魔物。

  对方却看也不看他一眼,亦没有看周围的其他客人,他的眼里只有前方不远处披着斗篷的青年男子,还有更远一点的、那头跑的满头汗珠的黑发小魔物。

  “我见到她们的时候,她们已经这个样子了。”过了好一会儿,杜法伊才听到对方的回答。

  “北部的情况不正常,我们离开的时候已经陷入了混乱,我有预感,过不了多久,那里的混乱就会波及到这里了。”视线继续凝视在前方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上,黑发魔物慢条斯理的说着,他将自己的所见所谓挑重点说与红发魔物知晓。

  红发魔物的脸色越来越古怪,听到最后,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吗?其实我也有留意过当年一起参与围猎的魔物,他们慢慢的都消失了,现在想来,他们的下场搞不好都是……眼前这样了。

  其实,你当时就算再逼问我,我也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我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当时参与事件的大部分魔物的长相,还有邀请我的人的长相,但是现在不能说,哪怕变成了魔兽,只要罗伊姆族的人还在,我就什么也不能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杜法伊坦率的对黑发魔物说。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静了静心神,杜法伊看了看前方被束缚的罗伊姆们,最后视线又移向了旁边的黑发魔物。

  “杀掉这些罗伊姆,把她们做成魔基。”

  “我高价买下她们,也正是为了这个目的了。”

  黑发魔物慢条斯理道。

  然后杜法伊就愣了一下,半晌摇了摇头。

  他想问的是“接下来”对方打算怎么做,对方明明听懂了,却仍然避开这个问题反而说了眼前最表面的计划。

  和这样的魔物打交道真累。

  永远猜不到他在想什么,这样的魔物……杜法伊看了一眼前方站在鹿林身边的瘦削男子。

  居然有魔物能和这种魔物生活在一起,真是一个锅一个盖。

  脑中继续思考着罗伊姆族可能在北部的经历,杜法伊将“力”解除,重新回归宴会厅,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站到了鹿林身边,鹿林身边的魔物看到他的时候明明应该十分意外的,然而对方却连斗篷都没颤抖一下,对他点头示意之后,将空间留给他和鹿林两头魔物,自己却是慢慢走到不远处正在独处的黑发魔物身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