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231章
烈酒汤,黑蛋则是臭美的挑了香喷喷的花瓣浴!

  四个人最终泡在了四个汤池里,看着内容各自不同的四个池子,继欢脑子莫名浮上来了一个词――“火锅汤底”。

  四个人四个汤底,他这边是清汤锅……

  他忽然有点想笑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递过一个酒杯来,正是阿瑾正在喝酒的酒杯。

  白玉一般的酒杯,里面装着碧绿的酒浆,看起来十分诱人。

  “要喝吗?”阿瑾温和的声音自水雾中从隔壁的汤池传来,计划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阿瑾已经坐在他身侧了。

  之间只隔一道池壁,两人并肩而坐。

  “我酒量不好,会晕的。”继欢很认真的对阿瑾道。

  “可以晕倒在我肩上。”阿瑾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继欢看了看他,然后接过那半杯酒,慢慢的喝了下去。

  这个世界的酒劲头十分大,加上之前喝下的那些酒,或许还有温泉高温的辅助作用,继欢的意识渐渐模糊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可能正在“敌人”的地盘上,也知道明天可能会近距离接触“敌人的人”,由于自己的选择,平坦的生活有了不确定的危险。

  只是――

  这一刻,他的内心真的十分坦然。

  对于至今为止做出的所有选择,他从未后悔过。

  静静的看着阿瑾,继欢的头慢慢倒了下来。

  最终,他的头轻轻的靠在了阿瑾的肩膀上。

  从继欢那里拿过酒杯,重新斟满了酒,阿瑾继续自斟自饮着,淡淡的笑容自始至终挂在他的嘴角。

  这一刻他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

  可是我猜,他的心情大概是很好的。

  把继欢从温泉池里抱出来放好,不等老魔物过来,阿瑾顺手将身后的小魔物也抱出来了。

  花瓣浴后的小魔物半身都是花瓣,香的不得了。

  穿衣服之前,阿瑾和他一起将他身上粘着的花瓣拿下来。

  而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温泉池中,一头银发魔物正在热水中闭目养神。

  池子旁边有树,风吹过的时候,树叶会从树梢上掉下来,落入池水中,然后静静的飘在水面上。

  那些叶子偶尔也会落在他的头上,那魔物却似毫无知觉,任由那叶子继续存在于自己的头顶。

  碧绿碧绿的叶子,宛若祖母绿雕刻而成,颜色像顶级绿宝石一样温润,却不似石头般冷硬。

  那是一些非常漂亮的绿叶子。

  非常眼熟。

  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

  水雾中,那头魔物忽然站起身来,在他起立之后,大部分绿叶纷纷从他身上落下,只有偶尔一两片留在他身上,随他一起离开了温泉池。

  第245章 雪人

  一夜好睡。

  继欢一早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松快极了,前阵子每天赶路,先是列车然后是驮兽拉的车,饶是他年轻身子好也还是撑不住了,昨天难得松快一次,一下子就睡死过去了。

  他们住的是高级套房,即使窗外异常寒冷,可是房间里有非常完善的保暖设备,继欢醒过来的时候,赤裸的肌肤接触到柔软的被单,眼睛还没有睁开,嗅觉却提前一步醒来,闻到空气中特有的温泉城的味道,一瞬间,继欢以为自己回到了故乡。

  是在叶法尔更早以前的故乡,那个名叫八德的小镇――

  直到他的腿碰触到另外一份肌肤的光滑与柔软。

  感觉到自己腹部有点沉重的感觉,继欢伸手向腹间摸去,然后,他的手被搭在他腹部上的手反握住了。

  干燥、有力、仿佛永远也无法被捂热的低温,是阿瑾的手。

  直到这一刻,继欢才真正清醒过来。

  轻手轻脚从床上下来,看到自己身上痕迹的时候,他的动作略顿了顿,然后就很自如的从旁边拿起浴袍穿在身上。

  下意识回头看向床上的另一人时,继欢的身子又僵了僵:床上他以为还在睡觉的那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醒了就算了,此时正趴在床上、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还好他已经被黑蛋吓习惯了――心里想着,继欢淡定的系好了浴袍的腰带。

  拉开窗帘看了看,窗外一片雪白。比鹅毛大得多的雪花一片一片打上窗户,在窗户的四周糊上了一小圈白色,不过中间的部分却没有任何阻挡物,十分清晰。

  一看就非常冷。

  大雪阻隔了人们的视线,也阻隔了正确的时间感,从天光是无法判断现在的时刻了,继欢最终还是走到沙发附近看了看那里放置的时计,看到时间的时候他有点惊讶:

  “已经十二点了。”

  “嗯。”白色被单中的男人这才低声回应一声。

  继欢赶紧去浴室洗漱去了。

  等他洗漱完毕、重新整理好外表的时候,黑蛋已经被阿爷从隔壁房间带过来了。

  黑蛋睡得也很好,小魔物一如既往起的比鸡早,据说阿爷醒过来的时候,黑蛋已经在旁边背完一首新诗了(←啾啾给他带的随身功课( ̄幔)洌。

  等到阿爷醒过来,黑蛋便和阿爷一起去旅馆餐厅吃早餐,然后在门外面堆了一上午雪人。

  这才是真年轻人的活力!

  这里是没有餐厅的,如果需要食物可以通过电话点餐,服务员会将需要的食物直接送到房间里,饱饱的吃了一顿之后,继欢确认过所有护卫都在自己的房间内之后,他便吩咐诸位魔物现在开始不要外出了,所有魔物都在房间内静静等候,然后,在下午十六点的时候,阿瑾收到了尼耶先生打来的电话。

  “现在可以来大厅内集合了。”

  精神一震,继欢最后检查了一下全家人的穿着和行李,然后出门了。

  原本只有前台接待人员的大厅已经不再是之前那副空荡荡的样子了,很多魔物已经提前到来,他们或站或坐,占据了大厅的大部分空间。

  明明有如此多的魔物,然而大厅内却静悄悄,厅里唯一的声音就是从角落播放器内传来的悠扬音乐声,这种对比让眼前的情景看起来有点诡异。

  从他们之间的距离可以轻松判断出谁和谁是一起来的,只有一起来的魔物才会站在一起,不认识的魔物之间像是有一天无形的墙,他们中间泾渭分明,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

  这也正是魔物们的领域意识了。

  在很早以前,阿瑾也是始终和自己保持着差不多这样一段距离的,陌生魔物之间过近的距离会让他们产生危机感。

  当继欢一行魔物出现在大厅入口的时候,所有在场魔物的视线都向他们投了过来。

  继欢非常坦然的接受了对方的打量,并且非常直接的回视了过去。借着这个机会,他也终于将大厅内所有魔物的样貌全部看在了眼底:

  大厅内此时除了他们以外,一共有六组魔物:

  两名魔物明显是单独过来的,其中一名占据了大厅内最大的一张沙发,在沙发周围没有一头魔物敢接近。那是一头异常壮硕的魔物,雪白的皮肤,蓝色的眼睛,一道长长的疤痕从他的左侧额际一直延长到胸口,是了,他穿的也不多,在其他魔物大凡穿着严密皮草的情况下,他身上仅着一件单薄的皮衣,半面胸口都裸露在外面。这头魔物身上的任何部位都比一般魔物大出不止一圈,比一般魔物大的头颅、比一般魔物大的拳头……不过,真正让继欢有点诧异的却不是他过于魁梧的外表,而是他负在背后的刀。

  和他的身材一样,那刀也异常巨大,比他正坐着的沙发都要长,刀面上还带着红褐色的痕迹,应该是干掉的血渍。

  按照继欢现在对魔物的了解:魔物们会使用刀具,但是很少使用武器,会使用武器的一般都是原型很弱的魔物以及……原型就是人形的魔物。

  视线从那头魔物身上滑过,继欢暗暗记住了他;

  另外一头单独来的魔物却是缩在不起眼的角落,全身上下都裹在厚重的皮草后面,继欢看不清他的脸,甚至,如果不是事先接收到对方视线的话,继欢甚至没有办法察觉对方!

  这两头魔物以外的剩下四组魔物就普通多了:占据了大厅里两张单人沙发之一的是一头普通高大的女性魔物,身上穿的虽然也是皮草,不过设计却很讲究,皮草的厚重并未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掩盖,反而更加好的烘托了她的优点。

  在这头女魔物周围聚集着六头高矮不一的魔物,那些魔物无论是穿着还是气势都很普通;

  最后两组魔物的构成却和他们一样了:都是为首一名魔物带着一群护卫,那些护卫的其实倒显得比雇主足得多,明显是保镖。

  果然,那两组魔物为首的魔物一看到尼耶先生就主动打招呼了。

  “啊呀!尼耶你今年居然亲自过来了,可真是少见,你不是一向只愿意蹲在普尔旺达吗?”其中一头高瘦一点的魔物笑着道。

  “今年这不是想带朋友过来长长见识吗?我朋友没在普尔旺达收到合适的魔兽。”尼耶也是笑脸迎人。

  “哦?为了新朋友,你才愿意过来见我们这些老朋友吗?让我看看……后面这位俊俏的魔物就是你的新朋友吧?”另一头矮胖一点的魔物也过来了。

  任由他们打量自己,阿瑾微微笑着,和两头魔物分别握了手。

  然后这四支数量最多的魔物队伍便聚在一起了。

  围在最后一张空沙发旁边,四头魔物凑在一起说话,听到阿瑾是从西部过来的时候,不止另外两头魔物,就连大厅里其他的魔物都往阿瑾的方向看了一眼。

  得知阿瑾想要高价收购作为魔基的强大魔兽时,他们脸上的兴味更浓了。

  不过现在并非深谈的地方,所有魔物都到齐的时候,旅馆的门口忽然出现了一头魔物。

  谁也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轻轻的敲了两下门示意的话,屋内还没有一头魔物能发现他!

  那是一头非常奇怪的魔物:浑身上下都是雪花,乍看之下,继欢还以为对方是一座雪人!

  对方也确实像一座雪人,他的脸上没有五官,唯一的鼻子还是用一枚红色的卜卜(类似胡萝卜的一种蔬菜,有红、黄、蓝三种颜色)插上去的。

  继欢被黑蛋拉着欣赏过他今天一上午的“劳动成果”:黑蛋堆得雪人大概就是长成这样的!

  黑蛋显然也被那头魔物的长相惊到了,抱住啾啾的小腿,小魔物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雪人”。

  不过,惊讶的似乎只有他们这边的魔物(尼耶先生也有点惊讶),不过剩下的魔物们却是脸上毫无异色的。

  注意到那名雪人的时候,沙发上坐着的两头魔物都站起来了,当那名雪人朝他们招了招手的时候,以那名女魔物为首,原本站在大厅内的魔物们却是开始往门外走了。

  当他们走出旅馆门的时候,对面的旅馆大门也刚好打开,一头比他们的雪人稍微矮小一些的雪人带着另一群魔物从那间旅馆出来了。

  这下,不止黑蛋,就连继欢也愣住了:这两头雪人……似乎正是黑蛋上午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