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222章
业就是开列车了。铁轨都在他们家里,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开列车的。”

  继欢简直叹为观止了!

  就在他在一旁感叹的时候,阿丽家也准备完毕了,阿丽自己也换了一身服务员的制服出来,前胸背后仍然背着两个娃,她手里拿了一只大喇叭:

  “开车时间到了,所有买好票的乘客准备上车啦!”

  在她的大嗓门播报下,原本在候车大厅的乘客们立刻炸开了锅,拎好自己的行李,乘客们纷纷向列车走去。

  而阿丽一家人也各就各位了。

  列车的汽笛嘟嘟响了起来,这个民宅里的列车站顿时活了起来!

  

  第235章 抵达

  走上这辆由家族运营的列车,叶法尔的魔物们脸上也带着新奇。

  他们如今也算是叶法尔区混出头的魔物了,可是年纪普遍不大,而且说穿了也没去过多少好地方,各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混的多了,寻常日子却没过过几天。

  就连这支护卫队的领班――屋,稳重自持,就连阿瑾都对他有极高的评价,可是继欢是在面试是看过他的履历的,屋的年龄也并不算大。

  魔物们已经很小心的遮掩住自己脸上的好奇了,可是继欢还是察觉了他们的新奇之意。

  不过不说他们了,继欢自己也觉得这趟列车与众不同。

  和以前坐过的制式列车不同,这趟车上的椅套花里胡哨的。

  每节车厢都不太一样,还有各种款式的靠背坐垫,这些东西都不算新了,可是浆洗的干净,用料实在,挑了一个绿花花的坐垫坐在上面,黑蛋满足的眯着眼睛,半晌委婉的建议啾啾等他回家也想要一个一样的坐垫。

  也是黑蛋这句话提醒,继欢才想出这趟列车之所以与众不同的原因:

  这趟列车更像一个家。

  虽然是列车,可是这里的摆设全部充满生活气息,坐垫也好,椅套也罢,全都是手工缝制的,缝的非常结实,用的料子也舒服。就连车上放行李的架子也是家里的常见式样,不少上面还有维修过的痕迹,可是看起来更加家常了!

  总的说来,这趟列车不但像一个家,而且还是有女主人的家!

  继欢也不得不承认:自家一群大老爷们,整出来的小家虽然也很实用,可是在那些摆设上和这里还是差了些许的。

  叶法尔的魔物们没有家,所以他们自然说不上来这里为何与众不同,不过他们显然感受到了这辆车上的氛围。

  一开始很新奇,然后就有点僵硬,等到过了一会儿,终于适应车厢里的气氛了,他们才一个个松散开了手脚。

  列车嘟嘟嘟的开起来了,这趟列车明显有段时日了,速度并不快,可是开得很稳,没过多久,列车上的服务员惯例过来推销产品了。

  两名服务员身上穿着一模一样的制服,她们显然是亲戚,都是棕色头发、白皮肤圆脸的模样,个子很高,胸脯和屁股很大,腰也不算十分细,估计阿丽年轻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两个姑娘合力推着沉重的车子过来了,一边推还一边询问周围的乘客要不要来份午饭。

  继欢一早就闻到熟悉的饭菜味了:正是他买票时阿丽炒的那锅菜的味道!

  虽然自家吃的饭菜肯定实惠干净,不过到底是剩饭,和阿瑾一起生活久了,虽然继欢自认为不是个讲究人,可是到底还是比以前讲究许多。

  倒是那些叶法尔魔物纷纷掏钱了。

  天知道他们可是吃饱肚子才过来的,这些饭菜闻起来味道又很普通,这些家伙怎么又……

  就连目睹这些饭菜是如何变成剩饭的屋都掏钱买了一份盒饭,他就坐在继欢附近,看到继欢看自己,这头一向稳重的魔物难得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从老板娘炒菜的时候就觉得这饭菜看着不错,那时候就有点想尝尝看了……”

  看着他的表情,继欢再次恍然了:大概又是“家的味道”的加成作用了~

  对于叶法尔魔物而言,这大概是一种难以抗拒的味道。

  继欢一家自然没有购买盒饭,不过阿瑾看到车子旁边塞着的一沓报纸了,继欢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转而向服务员问起了报纸的价格。

  “那是大城市里的报纸,已经过期了,你们还要吗?”服务员也实在,直接把实情和他说了。

  “要的。”知道阿瑾看报纸并不只看时效性,继欢将车上的报纸各买了一份,然后一并放在阿瑾面前的隔板上。

  接下来的时间里,在满车厢的盒饭味道中,阿瑾悠闲的看起报纸来。

  除了陪黑蛋看路边的风景,继欢也看了看那些报纸。这一看就看出了差别:很多用语都不太一样!

  本地的语言继欢是在几年前现学的,虽然现在阅读书写乃至和人对话都不成问题,可是本质上,这里的语言对他来说还是外语,稍微有了变动他就会阅读吃力,这样一来,阅读一篇新闻需要花的时间就比以前多花好几倍的时间,继欢一页报纸还没读完,阿瑾却已经把所有新闻读完了。

  “看起来有点吃力?”看到继欢的手指长时间没有翻过一页,阿瑾朝他的方向看过来:“两边的语言习惯有些差别,不过主要是介词使用习惯的问题,你这样看就会轻松许多……”

  阿瑾的手指在继欢正在看的报道上指了几下,在他的指点下,继欢再看起来那些新闻果然习惯了许多。

  回想着阿瑾看报纸的顺序,他先看的是占据最大版面的新闻,那些多半由该界最出名的魔物所占据,继欢记下了几头魔物的名字,顺便也记住了几个出名的城市名。

  然后他再看一些活动介绍。

  最后连内页那些密密麻麻的招聘信息、商业广告也没有放过,他全部细细看过了。

  这样做的好处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来,可是当他们下车、接触到更多的本地魔物之后,好处就显示出来了,对方说的话里他们能够听懂的更多了,很多名词对方一说、他们也大概能知道指的是什么。

  这就是所谓的“耳濡目染”,以及“言传身教”了吧?

  就连黑蛋也在阿瑾有意无意的带领下,学会了看报纸。

  好比现在,百无聊赖的黑蛋就被阿瑾抱起来、岔开小细腿坐在阿瑾的腿上,小魔物乖乖的靠着阿瑾坚实的腹前,被阿瑾带着看报纸了。

  “这一行字读什么?”阿瑾向他提问。

  “普……普尔旺达!”黑蛋思考一下,然后将自己的答案大声念出来给阿瑾听。

  “嗯,答对了,那接下来我们玩一个游戏,你把报纸上关于这个城市的全部事情找出来告诉我,每答对一项就奖励你一个玩具。”阿瑾紧接着许之以利。

  黑蛋就斗志昂扬的翻起报纸来!

  不要小看小魔物的观察力,由于认识的字不如大人多,他们观察到的东西有时候甚至比大人还要多,黑蛋很快将与普尔旺达相关的好些东西找出来了。

  比如:和普尔旺达这个城市相关的魔物名字八个:其中四位是魔兽商人,两位是魔兽头骨收集爱好者,一位界内名人,还有一位则是东十五区大佬;

  相关地名有四个,三个是普尔旺达周围的城市,还有一个是新近增加的、普尔旺达刚刚开通列车线路的城市;

  相关商业广告十三个;

  将自己找到的名词全部用绿色画笔画出来之后,黑蛋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这一检查还发现了遗漏:发现报纸上还有关于普尔旺达的气温信息之后,他又高兴的用绿笔将报头的气象信息用大圈圈画了出来!

  然后他就把自己的成果推给阿瑾检查了。

  阿瑾检查的也很认真。

  仔细看过一遍之后,

  “很好,奖励你四十一个新玩具。”阿瑾合上了报纸。

  黑蛋高兴的拍拍阿瑾的左胸膛,阿瑾就从那里掏出一个黑色封面的本子。

  那个本子继欢是知道的,阿瑾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他以为上面都是很重要的工作信息的,没想到――

  径直将本子翻到最后一页,阿瑾在上面新增了一行数字,写完还不算,他还让黑蛋自己检查了一下,待到黑蛋确认完毕,他才重新将本子放回胸前的暗袋。

  好吧,看来阿瑾私下和黑蛋的“交易”可不少。

  继欢沉默了。

  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对即将到达的普尔旺达就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了解了。

  在车上购买了一张新的电话卡,阿瑾在车上就拨通商业广告上几家旅馆的电话,打听清楚情况之后,在其中一家可供五十多人同时居住的旅馆订好房间之后,他还订了几张当地斗兽馆的门票。

  最后,他甚至还提前订好了夜晚进餐的餐馆。

  也是新闻上报道过的、某位大人物称赞过的餐馆。

  他打电话的时候,继欢就在旁边听,阿瑾打电话的语气平静,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听起来却有些别扭,仔细听才发现原来他的每个句子在介词使用习惯上都有了些许改变,竟是巧妙的换成报纸上习惯用的了。

  这种适应能力,继欢不得不服。

  不过得亏了阿瑾的妥善安排,继欢一行人没有排队,当天晚上就在那家知名餐厅吃上了当地的特色菜。用过晚餐之后,护卫们被屋安排各种活动,而继欢一家人则去餐厅附近的斗兽馆观看了一场非常刺激的斗兽比赛。

  由于阿瑾订的是包厢,进去就有专门的服务生专职为他们服务,在格斗开始之前,那名服务生还礼貌的询问他们要不要跟注,听服务生讲解完跟注规矩之后,阿瑾让家里所有人都跟注了一头魔兽。

  继欢以为所谓的一注就是普普通通几块金栉的那种,他现在也算是高收入人士,所以就跟了一注。就连黑蛋也像模像样研究了一下,然后买了一注。

  事实证明,高级包厢里的跟注金额也是高级的,最后得知自己那一注损失了多少的时候,继欢吓了一跳!

  不过好在全家只有他输了,阿爷、阿瑾和黑蛋可是全都赚了,特别是阿瑾和黑蛋,这两个人跟注了同一头魔兽,那头魔兽非常冷门,押注它的魔物并不多,阿瑾和黑蛋不仅把斗兽馆高级包厢的钱赚回来了,还把他们的旅馆费用乃至餐厅吃饭的钱全赚回来了!

  高级包厢的客人是不用去一楼的兑奖大厅亲自兑奖的,他们的奖金会由为他们服务的服务生去领取,然后直接送到他们手上。

  阿瑾派那名服务生去领奖金了,然而十分钟进入包厢交付奖金的却是另外一头魔物。

  那头魔物自称是斗兽馆的经理,亲自送奖金过来主要是想要结识一下第一次订高级包厢的客人以及为新客人的好运表示祝贺。

  第236章 素食魔兽继先生

  尼耶――也就是这家斗兽馆的经理,是一头个子不高的魔物,相貌不扬,穿着打扮十分精致,他穿着一件素色的外套,衣襟的位置布满艳丽的刺绣,除此之外还有大量宝石镶嵌在刺绣中,这些装饰品让整件外套一下子华丽起来。

  这也是西南部和东北部在服装式样方面一大明显区别了:西部南部魔物用的布料本就十分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