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215章
果没有人戳破的话,估计不会有人想到这头魔物居然是一名抢匪。

  还是叶法尔现在最强大的抢匪团的七名大队长之一。

  所谓大队长,就是仅次于抢匪团团长,率领抢匪团最高一级作战单位行事的魔物了。

  本次招聘过来自荐的魔物就是他,成功击败了另外四支抢匪团,他最终得到了这份工作。

  事实证明,采用现任业界顶级抢匪作为护卫团,是一个非常英明的抉择。

  对方的抢劫还没有开始,就被反抢劫了;

  对方保持沉默,不用逼供,他们就凭借经验将对方团体的头目认出来了。

  于是接下来的“审讯”就非常顺利了。

  当着继欢等人的面,被挑出来的几头驮兽之中的一头忽然就地一滚,就在周围的护卫以为他要逃走、赶忙去拉绳子的时候,才发现他只是变成了人形。

  和他们淡黄色的毛皮颜色相同,驮兽人形状态下的须发也是淡黄色的。

  这头驮兽变成的人形个子不高,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长发短须,皮肤非常粗糙,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有很多明显的伤痕。

  在他变成人形的瞬间,一旁两名护卫立刻用爪抵住了他的脖子,剩下几头驮兽立刻发出一阵尖叫,眼瞅着他们要挣扎,那名驮兽只是轻轻摆了下手,然后那些驮兽就不再挣扎,半晌之后,他们亦变成了人形。

  不过和第一头驮兽变成的人形不同,剩下的驮兽变出的人形都有点……奇怪。

  或者留着耳朵,或者有尾,还有一名驮兽干脆只有上半身是人形,整个下半身仍然是驮兽的样子……总之,他们身上一定有某个部位仍然保持着驮兽的样子。

  如果只有耳朵看起来还算可爱,有条尾巴也能看,可是……注意到其中一头驮兽的脸一半人类一半魔兽的样子,继欢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您好,先生们,我们是驮兽……”

  为首驮兽的视线依次从周围的魔物脸上划过,最后在继欢和阿瑾之间游移了一下,最后落在了阿瑾身上。

  从被抓来这里他就在观察,经过一番观察,他最终判定坐在车子边缘、用厚重斗篷蒙住头面的男子应该是这一行人的“老大”。

  “抱歉,我们不自量力抢劫了您的队伍,请放开我的族人,我们可以送你们走出这片沙漠。”

  他的声音有着浓厚的口音,可是基本用法都正确。

  “驮兽是你们的自称吗?可是……你们明明可以变成人形。哦……是了,你们的人形有缺陷。”像是这个时候才观察到前方魔物的情况似的,阿瑾慢条斯理说着,末了的“缺陷”两个字一出口,好几头驮兽脸上当时就变了神色。

  有愤怒,有尴尬,还有羞怯,十分复杂。

  为首的驮兽紧紧抿了抿嘴,最终他选择维持之前恭敬到谦卑的语气继续开口了:“是的,正是由于这种缺陷……所以我们即使可以变成人形了,仍然不被外面的魔物接受,我们去外面务工的族人被当做魔兽一样买卖,被奴役甚至被宰杀――”

  “这片沙漠太贫瘠了,为了活下去,我们的族人已经从食素改为食肉了,然而还是不够吃,去外面工作也行不通的情况下,我们只能铤而走险,在沙漠里抢劫了。”

  “请相信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才为之的事情。”

  那头驮兽说着,忽然跪了下去,视线牢牢锁定阿瑾的方向,他沉声道:“我们的肉一点也不好吃,外面市场上一头也卖不了一枚金栉,请不要将我们的族人卖掉!”

  说完,他便头顶伏地,竟是向阿瑾行了个大礼。

  在这头驮兽的带领下,他身后的所有驮兽都伏了下来。

  周围一片静悄悄。

  半晌后,继欢这边护卫团的头领――名叫屋的魔物忽然开口了:“他说的是真话。”

  “不过――”他看了一眼地上一群驮兽的后脑:“一头一枚金栉也卖不了是假话,现在外面这种驮兽的价格一头大概三金栉。”

  他的话音落下之后,继欢注意到:除去最前面那头为首的驮兽,其他驮兽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阿瑾一动不动的坐在车头,他的脸并没有露出来,可是他的视线一定被下方几头驮兽捕捉到了。明明是在极为寒冷的夜里,那几头魔兽身上的冷汗却越来越多了。

  “两个条件:

  第一条:送我们出去,路上再有拦路的你们提前处理好,我放过你们一次,对于第二波送上来的不会有多余的耐心;

  第二条:离开这里的时候告诉你。”

  说完,阿瑾的身影就忽然从车头消失了。

  他大概又回去看书了,事情发生的时候,阿瑾正在车内看书。

  也就是在他离开后,几头驮兽这才终于松了口气,半晌后纷纷抬起头来,互相瞅了一眼,脸上都是苦笑。

  屋就派人把他们送回去了。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第二天开始,继欢一行人前进的速度变成了之前的两倍。

  不得不说,驮兽这种魔兽/物?非常适应当地的沙漠环境,他们的脚掌非常宽,相当适合在砂砾上行走;身上的绒毛非常厚,既可以阻挡白天强烈的日光,又可以抵抗夜晚的寒潮。

  沙漠环境非常复杂,不熟悉地形的魔物非常容易在单调的环境中迷失方向,除此之外,沙子下还藏着好些外表看不出来的危险。

  继欢一行人先后遇到过好几次流沙,原本平静的沙土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如果是普通魔物的话肯定会被卷下去,可是那些驮兽却非常有经验,像是演练过数千遍,他们前后咬住彼此的尾巴,固定几个位置的驮兽巧妙的使力,竟让他们顺利走出来了。

  除此之外,他们还擅长寻找水源。

  几头年老的驮兽用鼻子就可以嗅出水源的位置,年轻力壮的驮兽用宽大的蹄子拨开沙土,然后年幼的驮兽先喝,然后是老年驮兽,最后等到这些年轻驮兽喝水的时候,流沙已经基本把之前挖出来的坑重新掩埋了。

  他们会自己寻找食物,在有水的时候尽可能喝水,只有这样才能在后面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熬下去。

  观察了几天确认他们没有搞别的花样之后,屋重新把他们的食物还给了他们。

  有一次找不到水的时间比较长,几头老年驮兽纷纷由于缺水倒下了,眼瞅着一头青年驮兽要自杀用血液给他们解渴了,阿瑾派人给他们送去了水。

  在那之后,那些驮兽就当真非常非常老实了。

  继欢一开始以为驮兽这个种群真是尊老爱幼的典范,不过后来才知道不完全如此:老年驮兽拥有非常丰富的生活经验,他们虽然身体比较孱弱,可是时间赋予了他们无数在沙漠中生活的技能,在年轻一代掌握这种技能前,他们绝对不可以死掉。

  第228章 愉快的时光

  在沙漠中行进到第六天的时候,有一头驮兽哎哎叫了起来。

  那是一头年纪非常大的驮兽,身上皮毛的颜色都变得斑白了,这也是这批驮兽中年纪最大的一头了。

  听到他交换,这批驮兽的首领――砂粒,亲自找上了屋。

  “他说一会儿会下雨,希望我们做好准备。”屋将砂粒告诉他的话转告给了阿瑾。

  阿瑾就看了看车外的天空:现在是白天,太阳灼灼的燃烧着,碧空如洗,由于太过炎热,空气都扭曲了。

  看起来完全不像要下雨的样子。

  不过――

  “找安全的地方停下来,有盛具的话拿出来接雨水。”

  有了他这句话,队伍这才停了下来,魔物们刚刚拿出盛器摆好,天空忽然暗了下来,然后大雨瓢泼而至!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对于队伍里大部分叶法尔魔物来说,这是他们生平第二次见到下雨的场面,这些见惯大风大浪的悍匪难得愣住了。

  不过那些驮兽明显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们纷纷张开了嘴巴,先是咕噜咕噜喝饱了水,然后能够变身的驮兽纷纷变身了,继欢这边的护卫时刻注意着他们的举动,注意到这一幕他们先是提高了警惕,随即又呆了呆。

  那些变成人形的驮兽的下一个举动竟是朝那些没有变成人形的驮兽走过去了。

  借着雨水,他们以手为刷,开始给跪卧在地上的驮兽洗起澡来!

  直到给他们洗的差不多,这才脱光衣物清理自己。

  他们的举动顿时启迪了这些叶法尔魔物,也是他们被刚刚的情景吸引了注意力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之后,他们也立刻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开始洗澡。

  大漠中顿时出现了一群光屁股的魔物。

  “后面有个绿色的箱子里面是澡豆,拿出来大家洗澡吧。”将视线保持在众魔物的头部以上,继欢对屋说道,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也分给那些驮兽一些。”

  “哦哦哦~~~”听到了他这句话,周围的魔物中顿时爆出一声欢呼声!

  因为水在叶法尔是极其珍贵的资源,所以,对于大部分魔物来说,洗澡就成了极奢侈的享受了。

  叶法尔的魔物都爱洗澡。

  将视线从魔物们的头上移到他们的小腿以下,继欢没多久就在一堆毛茸茸的小腿中间找到了张着嘴巴仰头喝雨水的黑蛋。

  看了眼旁边同样在喝雨水的阿爷,继欢把一大块澡豆塞到阿爷手里,然后对阿爷道:“阿爷,你和那吉也洗洗澡。”

  “我带黑蛋到车后面去洗澡了。”说完,继欢这才离开。

  走到看不到其他魔物的车后,黑蛋立刻伸出小爪子扒自己身上的斗篷了。继欢刻意要他和其他魔物一致,并没有开小灶给他洗澡,长这么大,他还真是第一次这么久没洗过澡,小家伙早就痒坏了!刚才看到其他魔物脱光光洗澡,他也想脱衣裳,可是想到啾啾叮嘱自己的话,他就硬忍着,等到只有啾啾和自己的时候,他立刻脱衣裳啦!

  看到如此迫不及待的黑蛋,继欢嘴边难得露出一丝明显的笑容,从车上拿出另一块澡豆,他蹲下身开始给黑蛋洗澡。

  大手涂着滑腻的澡豆抚摸在黑蛋光溜溜的皮肤上,小魔物享受的直哼哼。

  看他这样子,继欢觉得自己身上也痒的不得了了。

  于是,给黑蛋洗好之后,把满身泡沫的黑蛋放在一旁做天然雨水淋浴,继欢也开始脱衣裳了。

  青年白玉一般的皮肤随即暴露在雨水中。

  出生在以温泉著称的巴德镇,继欢原本皮肤就足够白皙,后来又在叶法尔天天穿斗篷捂了几年,他现在的皮肤白白净净,没有一丝瑕疵,就像上好的白玉。

  仔细看,旁边光着屁股的黑蛋那一身白皮的颜色就和他很像的。

  享受的眯着眼睛冲着水,小魔物已经咿咿呀呀唱起了歌谣。

  他现在养成了习惯:一洗澡就唱歌。

  继欢就笑了一下,拿过刚刚洗过黑蛋的澡豆,他开始洗头了。

  就在这个时候――

  继欢拿着澡豆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他忽然觉得周围的“气”好像不一样了,环顾四周,果然:

  继欢看到周围以他们搭乘的车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