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204章
  做完这一切,尼布鲁彻底服气了:不愧是艺术品收藏家的那一位啊!

  这艺术细胞杠杠的~

  可惜继欢没有听到尼布鲁的心声,否则,这大概就是他此生听到的第一句、别人对他艺术细胞的赞美了。

  阿瑾这边的新宅子完全没有住过人的样子,几乎是空的,就连待客用的餐具都没有!

  这部分自然也是继欢的工作,好在阿瑾派人把一家瓷器制造大师请到新宅中了,由继欢选定好餐具的式样以及上面的花纹之后,监制工作继欢就交给了萨哈德。

  这边的宅子是有固定的仆从的,负责安全防卫的私军亦是有的,可惜人数并不够,阿瑾的意思是从叶法尔聘请,这是继欢的主场,仔细算过需要多少人之后,继欢直接估算出合适的薪水,然后让巴尔在测试中心贴出告示招人了。

  这可是一大创举了!天知道之前来叶法尔雇人的雇佣者开出的工作基本上全是非法职业,继欢提供的这种工作之前根本没有人敢提供:谁敢用叶法尔的保安啊!还有叶法尔的仆从?简直难以想象!

  偏偏继欢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做了。

  在叶法尔居住久了,他对叶法尔魔物的秉性十分了解:他们可以说是最有原则的魔物了。

  对于工作机会超过一般魔物的渴望,这种渴望也让他们比一般魔物更加有契约精神。

  发现魔物们对保安的工作岗位应聘火爆之后,继欢索性连仆从也从叶法尔招聘了。

  阿丹对他请假也不忘为测试中心谋福利的工作精神非常满意,于是又涨了他的工资。

  继欢:=-=

  阿丹那边负责帮他筛选适合的魔物,巴尔负责训练护卫岗的魔物,青负责训练仆从岗位的魔物,萨哈德则协助继欢处理各种细节问题。

  在继欢的操作下,宴会的筹备工作井井有条。

  一切稳中有序的进行着,很快就到宴会举行的那一天了。

  第216章 终于同框啦

  日子乏善可陈的叶法尔最近什么最火爆?是菲尔扎哈先生的首次设宴吗?

  想、当、然、不、是、的!

  外界魔物的花花世界和他们一骨币的关系也没有。

  不过……偷偷说,其实还真是有点关系的,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

  锵锵锵!叶法尔最近最火爆的消息莫过于测试中心发布的招聘通知啦!

  不是搬运工!不是格斗士!不是抢匪!更不是杀手――

  这次招聘的居然是保镖!仆从!还有看门的!

  天啊!

  这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工种哟~

  而且,工作地点是大城市,优玛城哦优玛城!

  天啊天啊!

  天知道之前应聘可从来不知道去哪儿工作的哟!(←喂!)

  工资很高!没有杀手高,不过比抢匪的起薪可高多了~旱涝保收,抢不到(咳咳)也可以拿到全部工资。为什么工资会这么高?原因听说是由于这份工作是没有通过中介机构、直接由测试中心发布的,免掉高额佣金,应聘者可以直接拿到东家给的全部工资,除此之外,还包一身制服、包洗澡、还包食宿!

  光是这份稳定的高收入就很让叶法尔魔物们满意了,不过看门的还好理解点,那啥保镖、仆从到底是干啥的?还有园艺工……园艺是什么玩意儿?

  对于叶法尔的魔物来说,这些外界常见工种反而是他们不了解的了。

  面对众魔物的疑惑,阿丹干脆在测试区的街道上举办了一场讲解会,具体讲解了所有招聘工种具体是做什么的,然后……

  然后就散会了。

  =-=

  别指望阿丹的讲解会会额外讲解其他什么。

  应聘技巧啦~工作时间啦~工作强度啦~伙食品种啦~

  阿丹统统没讲。

  于是,叶法尔的魔物们卯足了劲,在测试中心门口排起了长队,像往常那样,拼命刷新着自己的各项(武力)技能,阿丹也没有让魔物们比赛谁擦地板干净、谁洗衣服干净之类的,哼!这些技能他老人家都不会,怎么又能看出别人做的如何?

  索性就招个人能力最强的魔物啦!这个他老人家最擅长~

  魔物们自己也分不出来保镖和仆从到底哪个工种好,索性这些也都让阿丹分配了。

  于是阿丹是这样分配的:

  老魔物先瞅了瞅继欢送过来的员工制服,保镖的一套,无论男女魔物都是正装长裤,仆从的两套,男性的是衬衫马甲长裤,女性的则是衬衫马甲蓬蓬裙。

  他老人家记下了制服的长相,于是接下来分配的标准就是――

  “嗯,我看你人高马大适合穿保镖的衣裳,就去当保镖吧。”

  “你太瘦了,保镖的制服撑不起来,去端盘子吧。”

  “小姑娘得穿裙子,去做侍者吧。”

  =-=

  于是,应聘成功者谁干什么,也这么分配完毕了。

  像那吉这样身材豆芽菜力量却大的可怕的魔物也是有的,不过毕竟是少数,对于绝大多数魔物而言,体型什么的和个人素质还是挂钩的,在阿丹“以貌取人”式的工种分配下,被分去作保镖的绝大多数都是曾经的抢匪或者格斗士,而分去作侍者的那些身材纤细的魔物则是曾经的优秀杀手以及间谍。

  前阵子不是特别乱吗?外面的魔物们打成一团,在外面混了好久的叶法尔魔物们不都是回老家窝着来了吗?

  能活着回来的绝大多数都是业界混的不错的了,之前也有在执行任务中打过交道的。

  这样一来,不少同行在应聘会结束后,发现彼此又重逢了。

  “哟!你改行了?”

  “嗯,你也改行啦?”

  在西南两个重要大区硬碰硬撞上的时候,大批叶法尔魔物返乡了,仍在叶法尔的魔物们也暂时不敢出去,大批优秀的劳力储存在这里,然后继欢赶在这个时候发布了招聘通知,一个待遇非常好的招聘通知。

  在阿丹的严格挑选之下,现在叶法尔、最优秀的一群魔物就被他挑走了,什么行李也没有带,在巴尔和青的带领下,一群魔物或者懵懂,或者感慨的坐上继欢之前安排好的列车,“嘟嘟嘟”的汽笛声中,他们从叶法尔来到了优玛城。

  优玛城是温泉胜地,阿瑾的宅子正好坐落在一片温泉上,这些灰溜溜的魔物们在到来之后立刻被安排去洗了个澡,然后被安排量体裁衣,知名裁缝设计的制服和宅邸风格非常符合,可是考虑到这些仆从的来处,继欢让设计师在制服之外额外增加了一顶围巾式斗篷,这样这些习惯于隐藏的叶法尔魔物就不用一来就将自己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下。

  设计师欣然答应了继欢的要求,在他看来,这还是个很好的建议哩~

  对于继欢要求制服附带斗篷的做法,宅子里原本的服务人员一开始有点奇怪,不过后来想到这位可能来自叶法尔,大家就有点明白了:应该是他喜欢戴斗篷,所以也想让别人和他一起披斗篷吧?

  不过――

  这个猜测在他们看到傍晚时分抵达宅邸的乌压压一群斗篷魔时停止了。

  妈呀!这根本就是一群叶法尔魔物吧?

  “夫人”这是从叶法尔带了一支私军出来哟!

  这些优玛城出身的魔物们被吓坏了。

  洗完澡,披上自己的灰斗篷,任由裁缝量完身材,又吃了一顿饱饭,巴尔说了一声解散、明天早七点集合之后,那些让人看起来就心惊胆战的叶法尔魔物便忽然消失了。

  没错,就是忽然消失了。

  城里魔懵逼了。

  “不、不用带他们去睡觉的地方吗?”其中一名仆从颤巍巍的问了一句。

  巴尔看了他一眼:“不用,他们会找地方自己睡。”

  其他魔物这才恍然大悟了:难怪“夫人”说不用给他们安排睡觉的地方。

  感情叶法尔魔是如此特立独行。

  庭院里静悄悄,完全看不出隐藏了四百多名叶法尔魔物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种你周围有魔,但是不知道魔在哪儿的感觉实在是太别扭了!

  战战兢兢适应了好几天,宅子里的两批仆人总算度过了艰难的磨合期。

  经过七天近乎不眠不休的培训,这些叶法尔魔物总算掌握了自己应该学会的职业技巧,也总算适应了身上崭新的制服。

  等到十三号的那天,菲尔扎哈先生家一直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这是两扇异常沉重的大门,需要两名力大无穷的守门员双双配合才能将门完全打开。

  灵巧的仆从将猩红色的地毯从宅院内滚出来,刚好铺在大门外停车线前。

  前方隐隐有车队出现,应该首批贵客即将到访了。

  就是这个时候了!

  所有记者都将胸前的相机对准了菲尔扎哈宅邸的大门处:没有客人比主人先到的道理,红毯铺出来之后,作为第一次待客的菲尔扎哈先生,肯定是要提前站出来迎客的。

  果然――

  就在记者们的相机举起来之后没多久,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宅邸门口的中央了,一身考究的黑色正装,加上招牌式的大围巾,正是西九区的新任大佬菲尔扎哈先生!

  不过大家很快发现他并非一头魔物出现的,一头小魔物蹦蹦哒哒跟在他身边,上身穿着一件绿色的娃娃衣,下身则穿着有着复杂花边的南瓜裤!两只小爪子上套着有着同样精美花边的白色手套,小细腿上亦着同款白色袜子,讲究的衣着,让这头小魔物看起来实在可爱极了!

  何况他还剪了新的发型!

  刘海非常整齐,耳下的部分亦非常整齐,这个发型完美的遮掩了小魔物过于圆润的小肥脸,更好的突出了他的黑色大眼睛!

  这与菲尔扎哈先生如出一辙的黑色眼睛、这与菲尔扎哈先生一模一样的乌黑头发、这和菲尔扎哈先生一样苍白的脸色……

  这是小菲尔扎哈先生/小姐哟!!!!

  场外瞬间响起了“咔嚓”“咔嚓”的拍照声音。

  自从菲尔扎哈先生带着自家的小魔物亮相一来,关于这头小魔物的性别之争就从未停止过,加上这头小魔物异常警醒,即使在外做客,愣是没让菲尔扎哈先生以外的魔物帮他脱过小裤裤,所以,他的性别至今成谜!

  而且菲尔扎哈先生对自家小魔物的保护全面的紧,虽然小魔物非常喜欢拍照,也非常乐意拍照,可是菲尔扎哈先生总是赶在报纸批量刊发之前命人将小魔物的重点部位马赛克掉。

  不过即使这样,这头小魔物仍然在公众口中成功的打开了自己的口碑。

  现如今,他的穿衣打扮俨然成为了好些魔物父母给自家小魔物打扮的指标,据说现在有无数的裁缝大师哭着喊着跪求菲尔扎哈先生给他家的小魔物做衣服哩~

  看到这么多魔物在拍自己,小魔物有点害羞的抱住了菲尔扎哈先生的小腿,将自己的小身子整个躲在大人身后。

  啊~实在太可爱了~

  拿着相机的记者们瞬间有点晕眩。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记者忽然在门口的黑发魔物身后发现了另一个影子。

  在其他同行已经将镜头移向旁边缓缓驶来的到访宾客的时候,只有他,说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