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200章
跑这件事无意中和现实中的遭遇重合了,红发魔物终于从美梦中醒来,由于这几天黑发魔物持续的逼供,他直觉将鹿林遇险这件事和“当年”那件事挂上了钩,手里抓着银发的小魔物,继欢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那个黑暗的夜晚。

  阿瑾是猎物,而这一次,他则是站在追猎人的角度了。

  作为那个时候能力相当不错的魔物之一,红发魔物在围猎过程中一直和阿瑾很近,和由于需要不断逃窜以及过度疼痛而没有看清太多围剿魔物长相的阿瑾不同,红发魔物的记忆十分清晰,跟在红发魔物身后,继欢看的非常清楚那些魔物是如何追逐阿瑾的,他们非常有秩序,并不是各自分开作战,这是一场有计划的抓捕。

  在三头魔物禁锢住阿瑾的同时,一头魔物忽然从红发魔物身后跳过来,一刀斩断了阿瑾的头发!

  红发魔物的眼神很好,在他的梦里,继欢看清了那头魔物的背影!

  可惜,再也无法看到更多的东西,红发魔物大概醒来了,继欢感到了强烈的排斥感!眉头紧皱,他的眼前再度恢复了一片黑暗。

  “他对我做了什么?鹿林!鹿林怎么样了!!!”从梦境中醒来,红发魔物一脸戾气的问向门口的黑发魔物。

  他再次奋力挣扎了起来,锁链哗啦啦的响。

  梦中见到刚才那名黑发青年的时候就感觉不对了,他拼命从梦境中挣脱了出来,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睡在自己前方的黑发青年以及――

  门口的菲尔扎哈。

  在他的身后,隐约可见鹿林的影子,鹿林的头垂着,他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

  红发的魔物口中爆出一声可怕的嚎叫。

  他本能的意识到誓约被黑发魔物派来的人以某种方式窥视了,这样一来,誓约算不算已经被破坏?天知道他的誓约约束物根本不是布尔法雷特而是鹿林!

  黑发魔物看着他,半晌转过身去,将另一个房间的鹿林解下来,他把鹿林扔到了杜法伊身侧,确认鹿林只是昏迷而已,杜法伊这才不乱动了。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黑发魔物蹲下身,将地上同样昏迷不醒的黑发青年抱起来了。

  临走前,还拿上了地上的空盘子。

  继欢是在床上醒来的,身上还穿着带血的衣服,头仍然很痛很晕,不知道是红发魔物反抗的接过还是迷药的后遗症,继欢皱了皱眉,抬起头,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阿瑾。

  “我看到了那天参与埋伏的很多魔物的长相了,还有那头斩断你头发的魔物的背影。”说了一声,继欢不顾头疼,匆匆忙忙跳下床,拿出床边的本子,他试图将那些魔物的样子画下来。

  这大概是黑蛋无意识中传给他的一个小习惯。

  每当黑蛋看到什么想要给啾啾看的时候,继欢就让他试试看画下来,这么做的次数一多,当继欢看到什么的时候,第一反应居然也成了画下来。

  可惜――

  阿瑾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床上下来了,看到继欢画到一半就僵住的笔,他忽然轻笑了一声。

  把本子从继欢手下拿起来,他评价道:“黑蛋已经青出于蓝了。”

  很熟悉的中文。

  继欢的嘴角抽了抽。

  “我买过很多戒指。”话题一转,黑发魔物的话题不知为何转到了戒指上。

  “那枚戒指却是让我倾家荡产买下的唯一一枚。”

  说完,黑发魔物就住口了。

  重新回到床边将染血的床单收起来,抱着脏床单,他从继欢身边路过,一路走到屋外去了。

  留下继欢――

  看到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那枚戒指的时候,继欢总算明白对方刚才那番莫名其妙的话为何而来了。

  那枚戒指是年轻的魔物津在最早发现戒指上的核的时候买下来的。

  也是目前仅剩的一枚。

  他说的没有错,当年,为了买这些戒指,年轻的魔物确实是倾家荡产了的。

  戒指有点大,晃了晃手指。

  继欢嘴角忽然露出一抹微笑来。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从绝对价值而言,啾母给黑蛋的戒指是便宜货

  给啾啾的才是花光老婆本买哒~

  继欢是个果决的人,他的天性里有“狠”这个字存在。

  当时知道阿爷是魔物的时候,他很快做出了割腕喂食阿爷的选择。

  如今,也立刻做出了帮助阿瑾的决定。

  他信赖阿瑾,他为阿瑾做得一切,阿瑾都看到了的。

  另外,让继欢过来自己的小黑屋,阿瑾其实主要目的是秀小金库外加送戒指来着。



  第212章 梦魇

  小花啾啾虽然教出了艺术细胞特别特别好的黑蛋蛋,可是不得不说这是歹竹出好笋。

  好笋是黑蛋蛋,歹竹才是小花啾啾。

  小花啾啾画的画曾经被阿瑾啾妈评论为“结构精准”、“特别擅长抓主要特征”,所以当年阿瑾从他的抽象简笔画中一眼就认出了羊角魔物“卡拉斯”的身份。

  既然画成那样的阿爷阿瑾都可以认出来,那么现在这些……说不定也行……吧?

  继欢眼中点点期待的看着阿瑾←虽然面无表情。

  他没发现,他现在已经非常信任阿瑾了。

  坚信没有阿瑾做不到的事情,就连之前在红发魔物身边入睡的决定也是在绝对信任阿瑾的情况下做出的,相信他既然让自己进来就不会伤害自己,相信“房间”事物即使再危险阿瑾也不会让它伤害到自己……这是一种绝对信任。

  即使继欢没有发觉到。

  不过,显然阿瑾已经发觉到了。

  看了一眼对面的青年,黑发魔物摇了摇头:“这一次我也没辙了,你似乎更擅长画原型状态的魔物,人形的情况下……还差一点点。”

  修长的手指落在继欢画画用的本子上,上面所有人形的魔物看起来都差不多,虽然勉强有高低之分,不过……都是一个零蛋代表脑袋,四根树杈代表四肢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儿童简笔画了。

  如今就连黑蛋画画都知道用两根条条代替原本的一条直线代表胳膊了,啾啾却完全没有进步。

  继欢:不知道现在开始学画画还来不来得及……

  “小花从小就没画画天赋,这个随我哩~”看着孙子难得垂头丧气的小模样,羊角魔物在一旁笑了。

  两头小魔物已经睡下了,阿爷半夜起床去厨房倒水的时候,刚好碰到抱着一床单血正在研究洗衣机用法的阿瑾,羊角魔物吓了一跳,问清这不是孙子的血、液不是阿瑾的血之后,松了一口气的羊角魔物随即过去教阿瑾洗床单了。

  “不能这样直接扔到洗衣机哟~那样洗半天也洗不干净,搞不好还得变成粉红色的床单。放进洗衣机之前,得先用除渍液喷一喷重点污渍的地方。”羊角魔物一边耐心的教导阿瑾,一边拿起了一瓶除渍液。

  然后,他老人家有点傻眼了:整个床单上到处都是黏哒哒的血迹,全部都是重点污渍哟~

  没办法,他只好用除渍液把床单全部喷了一遍,一瓶除渍液喷完了,幸好前阵子阿布出去干活又带了一瓶,否则根本不够用。

  看着忙忙碌碌的羊角魔物,黑发魔物内心点点点了。

  好奇怪的魔物――黑发魔物心想。不过……

  能去主动抚养两名人类的魔物,本来就够怪了。

  于是阿瑾就在羊角魔物的帮助下把喷好除渍液的床单塞进洗衣机了。

  做完这些,羊角魔物这才想起来问这是怎么回事。

  黑发魔物想了想,索性坦白以告:“……我抓了两头魔物关在能力架构的空间中了,继欢帮我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他们,想要利用自己的能力帮我逼供,然后床单就变成这样了。”

  羊角魔物吓了一跳:“小花又揍人啦?”

  这不是第一次了,无父无母的孩子容易受欺负,在八德镇的时候,小花是个沉闷性子,小时候安静的像个小姑娘,三天两头被欺负,小黑就经常和人打架,三天两头穿着带血的校服回家,那时候的阿爷哟~就三天两头使用除渍液。

  可惜小黑毕竟是女孩子,有一天小黑终于被打倒了,眼瞅着姐姐要被“欺负”了,沉默的小花暴起了――

  那一天,姐弟俩一身血的跑回家的。

  羊角魔物吓坏了,听到孙子们被欺负了,当天晚上就打算下山去给那些坏孩子一点教训,不过却被孙子孙女阻止了。

  “阿爷你只要给我们洗衣服就好啦~打架我们自己来。”

  羊角魔物至今还记得孙女翘着小短腿坐在洗衣机旁笑嘻嘻对自己说话的小模样。

  然后小花就在旁边“嗯”了一声。

  再后来小黑就不怎么打架了,倒是小花时不时还会打一把,不过身上的血迹也越来越少了。

  这不奇怪,他一开始抓猎物的时候也狼狈的紧,为了一头很小的猎物也能弄自己一身血,反而是后来厉害点后,身上的血迹也越来越少了。

  不过托孙子们时不时打一架的福,羊角魔物在处理血渍上还是很有一套滴。

  来到这里之后,周围的邻居都比他们强,加上孙子如今修炼到家,羊角魔物已经很久没有洗过带血的衣服了,如今见到这样一大块血渍,联想到阿瑾刚才的话,羊角魔物脑中出现的第一个词就是:严刑逼供!(←果然是祖孙俩)

  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孙子为了逼供所以揍人、不!揍魔物了!

  黑发魔物笑了:“血不是小花弄得,是被我打得。”

  羊角魔物就吐了口气。

  不过……好像这样也不太好的样子……抓了抓头,羊角魔物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我们去那边说说话吧?”最后还是阿瑾在旁边烧了一壶水,拿了一包茶叶,他带着茶具引着继欢祖孙俩去了饭厅。

  夜色深沉,阿瑾泡了一壶好茶。

  所有细节继欢如今已经基本上清楚,他就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过往。

  “……那个时候年轻,以为力量就是一切,所以最后变成这样也是无可厚非。”

  阿瑾就是这样总结自己的过往的。

  “可是……那样……好……好……”杯中的热茶已经变凉了,沉浸在阿瑾的故事里,羊角魔物忘了喝茶。

  “那你现在是要复仇?要找出当年全部参与埋伏的魔物,然后把他们一一杀掉祭拜萨罗耶的在天之灵吗?”羊角魔物认真的看向对面的黑发魔物。

  对面的黑发魔物:……

  “阿爷,你是在人类世界看电视剧看多了吧?”最后,黑发魔物总结道。

  于是这回轮到羊角魔物:……了。

  刚才,阿瑾第一次叫自己“阿爷”了,虽然之前一直想要听他叫自己阿爷,可是真的叫了……又有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

  大概就和外地妹子第一次去天津路边被人叫大姐的感觉似的吧?

  ↑

  不得不说,某些程度上,阿爷虽然是一头魔物,可是他已经很习惯用人类的思维想事情了。

  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黑发魔物的视线依次从对面的羊角魔物以及身边的继欢身上滑过。

  “我一开始以为是萨罗耶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