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85章
天低头可见的位置一个也没放过,倒是只有照镜子才看得到的小脸蛋被他忽略了。

  继欢:=-=

  明天黑蛋照镜子的时候大概就会意识到这件悲伤的事了。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不提这件事了,小魔物今天很高兴,就让他多高兴一会儿吧。

  心里这么想着,继欢把黑蛋擦干净送到了床上。

  然后他就自行去洗澡了。

  在他洗澡的时候,阿瑾负责看着黑蛋。他们的关系有点复杂,可是阿爷和继欢不在的时候,黑蛋第三个想要依赖的人绝对是阿瑾。

  黑蛋自己玩了一会儿,小身子就不知不觉靠在阿瑾身边去了。

  他很安静,只是身子靠着大人,手上仍然在自己玩着。

  他在画画。

  还不会写日记,他每天会用画画的方式代替日记,阿瑾给他买了很多画笔和空白本子,如今这些都是黑蛋的宝贝。

  阿瑾在看书,黑蛋在一旁画画。

  他花了今天遇到的好多人。

  浑身漆黑的……有着尖牙的德古拉店长;

  红色的,有着仿佛燃烧一般毛皮的劳拉;

  ……

  然后,他画了自己,黑色的、穿着漂亮新衣服的小魔物,小爪子向上伸着。

  最后,他将画中自己小爪子另一头的对象画出来了。

  那是一头红色,有着三只眼睛的奇异魔物――

  在他画画的时候,黑发魔物不知何时已经收起了手中的书,维持现在的姿势不变,他专注的看着小魔物画画。看到最后出现在小魔物笔下的红色小魔物时,看清了对方的姿态时,他的嘴角忽然绽放出一抹笑容。

  诡异的,让人心惊胆战的笑容。

  第197章 他的笑

  这个界,有“只要有钱”就可以进入的圈子。比如艺术品收藏界,只要有钱,哪怕你是一头毫无鉴赏能力的……汤罕克*――是的,菲尔扎哈先生的记性很好,脑容量和他的财富值一样让人难以揣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记住他漫长生命中每一个见过的事物。

  原本就将大批财富分开放置在这个界的各个地方,等到回来的时候过来收取。当然,有的收回来了,有的则收不回来了,时代是变化的,他选择的那些魔物也各自有了变化。

  其实收不回来的话,对他的计划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离开这个界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自己即将前往的地方是一个什么地方了:那是一个魔气非常微弱,然而却蕴藏了十分多资源的地方,很多当地由于大量存在而不值钱的东西在这个界则是十分珍贵的宝藏。

  这是他从一本非常古旧的书上看到的,那是一本游记与荒诞故事的结合体,之所以说是荒诞故事,那是因为故事里提到的很多东西很多魔物都不信。

  比如那本书的作者曾经写到某年某月的某一日,他在路上采风画画的时候,前方的空气忽然扭曲了,然后他就忽然看到了那里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山。

  像是两个世界,那边的世界地动山摇,火红的岩浆从地底涌出,上方蒸腾着红色的热气,无数长相无比奇特的“魔兽”仓皇的从那边逃出来,然而前方似有某种屏障,这些“魔兽”纷纷撞在上面撞死了!

  只有一头“魔兽”不知道怎么过来了,那是一头幼崽,长相不同于本地魔兽的凶恶,它身上有黄黑相间的条纹,眉间还有一个类似某种文字的花纹,牙齿细软,虽然看起来十分无用却非常柔软可爱。

  写书的魔物自言收养了了它,可惜那魔兽寿命不长,只陪了他不到二十年就死了。

  类似的情况不止记录在这一本书里,年轻的菲尔扎哈在另一本书里也读过一个和这段经历极为相似的故事:

  也是伴随着某种极为恶劣的雷电天气,故事里的魔物正在山上狩猎,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集市,出于好奇,也是对自己的力量有着相当的自信,那魔物就过去了。

  那里全是些“无比柔弱”的魔物,可是他们做得食物好吃极了!

  他身上的猎物在那里卖了一个相当好的价钱,接到当地魔物给他的钱币时,那魔物简直难以自信:金栉!那些魔物付给他的居然是金栉!天知道他这些猎物平时只能值得十五个黑币(一种低值货币,仅比骨币值钱)的!

  他觉得这地方实在太好了,索性就在当地居住了下来。

  他也依稀知道自己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等他再上山想要猎点猎物卖钱的时候,一头熟悉的猎物也找不到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些“极其柔弱”的魔兽,然而那些魔兽也值钱的很,凭借着一手狩猎的好本事,他在当地的生活相当不错,后来更是娶了一户商人的女儿,甚至还生了孩子。

  只是那孩子出生时的场景太过不合常理,接生婆被直接吃掉了,妻子也在见到这一幕的瞬间直接吓死了。

  魔物就带着女儿继续生活下去。

  不过经此一事,他有点害怕了。

  他的女儿生长的极慢,除此之外,他也衰老的极慢,当地魔物很快把他们父女俩当成了怪物,他们被驱逐了。

  他们从此就这样在不断被驱逐的过程中度日。

  直到很久之后的有一天,在某个战场上,再次爆发了雷暴天,他再次见到了当年离开的那座山。

  他就带着女儿回去了。

  故事据说是他的后世子孙写的,据说当年这位先祖身上带回来的钱在这边兑换了不少金栉出来,他们也成了难得的富裕魔物,这笔钱吃了两辈子才吃完。

  绝大多数魔物对这段经历是不感兴趣的,他们可能注意到了所谓另一个世界的说法,不过倒也没多想。毕竟对力量稍微有了常识的魔物都听说过其他界的说法。

  每年也有很多下界的魔物由于力量达到一定水平升入他们这一界的。

  那些魔物无论在原本的界多厉害,到了这里仍然是最底层。而他们这一界则有上千年没有魔物升入下一个界了。

  所以绝大多数对下界是没有兴趣的,无论故事里说得再美妙,他们仍然是不屑一顾的。

  何况大多数魔物根本不喜欢看这种书。

  不过菲尔扎哈却看了。大概是天生的爱好,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书,在贫瘠的、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叶法尔的垃圾之间,他无意中发现的一本书让他第一次知道了外面还有一个更宽广的世界,从此之后他就迷上了那些文字。

  想尽一切方法学习各种文字,同时也想尽办法读书,如果说他有什么爱好的话,读书大概是第一个选择。

  至于对外界说的“艺术品收藏”,噢,让它见鬼去吧!

  和一般人读书可能会偏好特定某一类不同,他什么书都看,而且看起来再漏洞百出的书,他也会仔细阅读,从而得出自己的分析判断。

  所以他读过很多神话传说,也读过童话故事,各种荒唐的民间故事也收集了一大堆。

  那两个故事都是他从这些书里读到的,实际上,他读到的不仅仅只有这两个故事,类似的故事还有数不清的好多个,故事经历都大同小异,如果是其他魔物可能会一笑了之,认为这些民间传说大抵都是差不多的,换一个姓氏,就成了一个全新的故事。

  可是他不同。

  他甚至将所有故事都摆在一起做了一个详细的比对,比对故事里提到的魔物、魔兽、当地的风俗、货币……所有的一切,只要是书中提及过的细节。

  他像个学者一样,将这些细节分类整理在一起,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另一个界是真实存在的,不过不止一个,而是好几个。

  两个界连通的条件是极端气候。

  这一类故事的开头几乎全部都是各种极端气候条件,只有当这种条件恶劣到几乎可以和高阶大魔物破界的力量相媲美的时候,界与界之间的界限才会模糊,两个界从而可以短暂的相连在一起。

  紧接着,他还把自己分析出来的“界”分为了好几个。

  有充满原生魔物魔兽的界,也有一片荒芜的界,除此之外,最让他惊讶的就是被提及最多的、那个充满了柔弱魔兽以及丰富资源的界了。

  何况,这几次经历之间的连接条件,真的只是极端气候吗?

  总之,他暗暗记下了那个界的一切。

  等到他的身体即将破败、消失在这个界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做出了离开这个界、到下界去的决定。

  而在所有界之间,他的首选就是当年记下的那个界。

  而他也侥幸成功了。

  积累了大批财富,身体也养的差不多,他重新回来了。

  不同于上一次完全躲藏在阴影之中,这一次,他决定一开始就把自己暴露在所有魔物的视线前。

  财富是最好的敲门砖,这一次,他是大张旗鼓的归来的。

  之前散布在各处的财富绝大部分被拿了回来,紧接着,他开始找寻当年留下的其他一切人和物。

  利用记忆里留下的线索,他找到了寄存在几件古董上的可怕力量,虽然“吃”的有点伤,不过这些痛苦他还可以忍。

  一点一点的,他在完成着自己的计划。

  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就连劳拉也不例外。

  对他来说一切都在计划范围之内,唯一超出计划的是继欢一家人。

  不过,偶尔有些超出计划的事情也不错。

  何况――

  按照计划,他抵达了优玛城,顺利成为上等城的名流之后,他开始伺机进入格斗场业的圈子了。

  然而这个圈子并不好进入。

  不过这也是他来到优玛城的另一个原因:劳拉的情报网无比强大,他们早早就知道格斗业大佬特鲁德的儿子狸狸偷偷跑出来了,还被抓住了。

  特鲁德已经面向西九区所有区域发出了巨额悬赏令。

  不过他们隐藏了这个消息。

  知道继欢一行人为了营救小灰魔去了鲁格曼市的格斗场。

  事情有点超出计划,不过……

  仍然不是坏事。

  推波助澜的,狸狸也被迅速送到了那里。

  当天发生的事在偷换主角之后,被报纸大篇幅报道了。通过狸狸,他顺利的进入了特鲁德的视野,亦顺利进入了最难进入的行业之一――格斗场业。

  不过这也只是计划的其中一步而已。

  特鲁德并非他的目标,他的当前目标魔物是偶尔出现在特鲁德宴会上的另一头魔物:来自南方的鹿林。

  对于绝大多数魔物而言,鹿林只是一头来自南方的魔物,过来做点格斗场相关的生意而已。

  可是他,知道的刚好比其他魔物更多一些。

  甚至比劳拉知道的也还要多一点。

  在很久很久以前,鹿林可完全不是什么做生意的魔物,他是那个时候南部最凶暴的大魔物杜法伊最得力的手下,没有之一。

  而杜法伊才是他真正的目标。

  杜法伊是一头无比强悍的魔物,他的力有特殊的效果,一般魔物轻易无法看出他的原型,也就更不要提通过他的原型寻找他的弱点了。

  可是他的身边如今有了一头计划之外的小魔物――一头天生可以看穿魔物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