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80章
自然就更“贵重”一些。

  贵重的礼物是限量的,份额非常少,主人的身份比在场大多数宾客都要高的情况下,谁也不敢不识趣的去提这个。

  而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毫无疑问表明:宴会主人特鲁德主动将一份“贵重礼物”的名额给了菲尔扎哈家的小魔物了。

  算是赔礼。

  完全不懂这是怎么回事的小魔物进而提出一个要求:带上自己的朋友一起去,而这个要求居然也被特鲁德同意了!

  也难怪一向严肃的鹿林先生都面露喜色了!

  而这也只是宴会正式开始前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大人们在外面心不在焉聊着天、静静等待宴会正式开场前的时候,黑蛋和他新认识的小伙伴

  已经被侍者送入一个新的地方了。

  那是一个很大的房间。

  漆黑的房间。

  进门的时候,侍者给了他们一人一条编制手链,红头发的布尔法雷特是随手抓了一根,而黑蛋则是仔细挑,挑拣半天才选到了里面唯一一根绿色的,然后美滋滋的抓在手上了。

  “一定,要带上哦~”负责引导的侍者笑着对两头小魔物道,然后行了一个礼,他转身离开了。

  “好玩哒!好玩哒!好玩哒!”红头发的小魔物挥着手就跑了,他对手绳什么的不感兴趣,早就把手上那根小绳子抛到脑后了。

  倒是黑蛋仔细打量了半天手里的小绳子,然后认认真真把它绑在了脚丫上。

  嗯~没错,就是脚丫上,他本来想绑到右手腕上的,不过一只手绑不上,灵机一动,他就绑在左脚上了。

  “回去给啾啾~”小魔物心里已经打好小算盘了。

  布尔法雷特看了他半天,最后想了想,也把手绳绑在左脚上了――当然,他纯粹是觉得拿着不方便罢了。

  两头小魔物手拉手开始顺着黑色的小路往前走了。

  如果在人类的世界,八成不会把小孩子放到这么黑暗的地方,可是在这里却没有这个问题。

  “好玩哒!好玩哒!”红发小魔物的精神持续高亢着,在他的带领下,黑蛋也跟着他喊了起来。

  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原本正在召开舞会的平台上,场内的灯光瞬间暗了下来,一束强光打到一个高台上,而此间的主人特鲁德先生正站在那里。

  不用话筒,他的声音已经足够大。

  脸上仍然挂着标准的笑容,他对在场的所有宾客说道:

  “感谢大家光临犬子的百日宴,现在我宣布,宴会正式开始。”

  非常言简意赅的宣布了宴会开始的口令之后,所有魔物都感到脚底的地板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然而现场没有一头魔物惊慌,他们只是井然有序的按照侍者的示意向指定地点退去,半晌之后,之前原本是舞池地板的地方忽然折叠起来,一层一层向内收去,大约一分钟之后,所有魔物呈环形站立,而在他们所有人中间的位置骤然出现了一个黑洞!

  就像一个深渊。

  而在深渊之下,伴随着锁链的声音,出现在众魔物眼中的――

  赫然是一头体型无比庞大的魔兽!

  

  第192章 百日宴

  “哇!”宾客里面不少识货的魔物,他们几乎立刻认出了那头魔兽的身份。

  “深渊种!是深渊种吧!”当即有魔物叫了出来!

  而这一声,也肯定了其他尚不确定的魔物的心,而尚未认出那魔兽身份的魔物则是心中一惊,更加仔细的辨认了起来。

  “是的,这是一头深渊种,抓捕地点请恕在下保密,不过今天百日宴的主场正是这头深渊种没错!”就在魔物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高台之上的宴会主人再次发言了。

  嘴角略带骄傲的微微上翘着,特鲁德的脸上是一派志得意满。

  也难怪他骄傲,能够捕捉到一头深渊种作为“百日宴的主场地”,实在是好些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

  “啊~真巨大啊!这种体型,只有深渊种可以长的出来吧?”宾客们脸上带着兴奋,低声议论纷纷。

  “你们看它的牙齿,是多层锯齿状哩!”

  大人们自己兴奋也就算了,他们还抱起了身边的小魔物,将下方的魔兽指指点点给他们看。

  直到下方的魔兽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它的声音已经嘶哑,大概之前已经嘶吼了太久。与吼声同时传过来的还有来自地底的锁链声。用力绷到极限的声音――

  然后那声音慢下来,变成了咔嚓咔嚓、锁链拖地的清脆声响。

  下面太黑了,上面的魔物们只能看到那魔兽的部分头颅,即使看不到下面的情景,可是不难想象那头魔兽一定是被锁链牢牢束缚住了。

  毕竟,是百日宴的主场地呢。

  “会场”怎么可以自己胡乱动呢?

  “犬子已经在主场地内停留了足足一百天,今天就是第一百天,也是他可以蜕体而出的日子。”特鲁德的声音又从高高在上的高台上响起了,居高临下目视着地底牢笼内的巨大魔兽,他一直和气的脸上有着一丝难掩的疯狂。

  这让这个看起来很“好人”的魔物看起来终于符合他的身份一点了。

  宾客们脸上也露出了暗黑的、属于魔物的笑容。

  “接下来――把贵客们带来的礼物全部呈上来!”口中爆出一声命令,特鲁德大手一挥,下面的侍者们立刻行动了起来。

  会场内的音乐声似乎降低了。一阵嘈杂声从远处传来,那是魔兽的嘶鸣,不是一头、两头,而是好些魔兽的嘶鸣。

  穿着雪白侍者服的侍者们每两个人扛着一头五花大绑的魔兽,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从另一个入口过来了。

  一头头魔兽长相千奇百怪,都不是常见的魔兽,从它们口中尖锐的牙齿就可以看出,这些大家伙们如果不是被绑着,一定是各自居住的区域难得一见的凶兽,然而此时此刻,它们身上却干干净净,每一丝毛发都顺滑,每一片鳞片都整洁,被打理的整整齐齐,身上还被绑上了各种华美的缎带。

  此时此刻,它们是礼物。

  有些魔兽似乎已经预感到即将发生什么事情,感受到了地底魔兽身上危险的气息,它们挣扎着、发出绝望的嘶吼。

  可是不等它们多叫两声,架着它们的侍者便伸出一拳,只是轻轻一挥,它们奋起的头颅便被重重垂了下去。

  有一名侍者的拳头重了,他负责的那头魔兽脖子都被锤变形了。

  小心翼翼的看向高台上的主人,那名侍者捏了一把冷汗。

  好在“礼物”众多,高台上的特鲁德仍在向宾客们表示感激,感激大家前来参加今天的百日宴,感谢大家送来如此多“珍贵的礼物”,然后,他宣布:

  “接下来就是众所期待的拆礼物时间了!过一会儿,犬子会亲自出来向大家表示感谢!”

  特鲁德说着,手又是一摆。

  站在第一排的两名侍者随即上前,旁边的唱者大声报出送礼者的名字,伴随着刻意拖长声调的唱礼声,侍者们用力将自己肩上的魔兽扔了下去。

  扔进深渊。

  下方随即传来两声巨大的兽鸣声。

  牙齿咬入皮肉的声音,随即是一阵湿漉漉的啃食声。

  应该是极其凶残的一幕的,然而此时这里的宾客全是魔物。面对这一幕,宾客们脸上全都浮现着诡异的兴奋。

  “……感谢来自巴洛约夏德尔先生的礼物……”又是一声唱,第二头魔兽被投了下去。

  “接下来的礼物来自津墨菲特菲尔扎哈先生,非常珍贵的茨鲁兽,感谢您的馈赠!”

  黑发魔物的礼物是排在大约第十来名的位置呈上来的,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位置,由于种类比较珍贵,唱礼官特意额外感谢了几句。

  那头魔兽一双眼睛已经完全染成了猩红色,张牙舞爪,扛着它的侍者们脸色有些发白,他们紧紧抓着魔兽身上的绿色缎带,生怕一不小心魔兽挣脱了束缚、反咬自己一口!

  所有宾客都兴奋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血色隐隐染上每一头魔物的眼眸,会场内部似有暗流涌动。

  不安,焦躁,期待,兴奋,激动。

  充满痛苦的哀嚎对于魔物们来说是最美妙的音乐。

  就连一向自持的特鲁德的眼睛都开始变红了。

  而送上此时正被献祭魔兽的魔物――津墨菲特菲尔扎哈 ,则没有抬头,他只是漠然的看着不远处的深渊。

  这头“礼物”是他让劳拉事先就准备好的,安置在另一辆车上,当他用水果逗弄黑蛋的时候,那头魔兽则被属下用大力击晕,装点上墨绿色的缎带。

  绑着墨绿色缎带的魔兽终于还是被扔下去了。

  投掷的过程它在挣扎中抓下了一名侍者的胳膊,侍者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不过没有多喊,他的同伴立刻把他拉下去了。

  仿佛没有这个小插曲一般,唱礼官继续唱礼,一头又一头的魔兽被依次扔了下去。

  血腥味逐渐从下方传来。

  无比浓厚的血腥味。

  深渊之下,那被困魔兽的双眼已然变成了两抹猩红。

  血的味道让地面之上的魔物们越来越兴奋,所有魔物的情绪都开始不对劲起来。

  这就是百日宴!

  不知不觉中,伴随着一头又一头魔兽死亡时溅射的鲜血,传说中的百日宴已经无声无息的启动了!

  传说中,魔物以及魔兽是可以依靠吞噬其他魔物或者魔兽以便让自身变得更加强大的。

  在很久以前,古老的魔物都是这样做的,他们通过猎杀强大的魔兽甚至魔物,依靠吞噬的方式让自己变得益发强大。

  然而这其实只是一条很狭窄的渠道。

  随着魔物们对“力”的掌握越来越深,他们逐渐发现这种方式其实很危险。

  又或者说,对于现在的魔物很危险。

  “深渊”的血统已经渐渐淡化在他们的血脉中,使用这种方式可能不会使他们变强大,更大的可能性则是让他们爆体而亡!

  然后就有人发明了另一种方法:在胎儿即将诞生前的一百天将胎儿从母体中取出,然后抓捕一头魔兽或者魔物作为育儿袋,通过某种方式让胎儿与其建立连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胎儿最后成熟的全部营养全部都由这头魔兽或者魔物提供。

  被选择的魔兽或者魔物则在这段时间内被疯狂的喂以各种强大的魔兽乃至魔物,力量疯狂的洗刷着它们的血脉,这头魔兽/魔物本身紧紧是一个过滤器,被过滤后变得温和的力量则通过特殊渠道全部注入其体内孕育的胎儿内,在第一百天,胎儿破体而出。

  这一天是胎儿真正出世的日子,然而,他其实早在一百天之前就被强行剥离母亲的子宫了,所以又称为“百日宴”。

  这是一个注定充满血腥的庆祝宴会。

  如今,下方的魔兽被喂以了远超过它可以吸收范围的能量,在它的极端痛苦之下,其体内胎儿吸收的能量也达到了一个极致,胎儿即将瓜熟落地了!

  现场所有魔物都可以感受到这种波动,现场瞬间变得无比安静,所有魔物均表情诡异着,他们兴奋的看着深渊深处――

  而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