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63章
个时候继欢也烧好水了,把自家制的大麦茶放在阿瑾面前的时候,继欢道:“我倒是觉得,黑蛋现在的长相有点像你呢。”

  阿瑾就更加仔细的盯着对面的小魔物了。

  半晌道:“我比他好看。”

  奶牛皮的黑蛋蛋:=口=

  黑蛋现在终于开始“认知自我”了。

  他开始观察自己的长相,也会注意周围人的长相了,还会观察自己和他人的不同。

  最喜欢的啾啾是白白的,阿爷……阿爷的人形也是白白的……

  发现只有自己黑黑的时候,小魔物就很难过。

  于是阿爷就变成原型让他看,羊角魔物现在的原形是纯黑的,由于受过一次重伤,头发注定无法变成纯黑,可是鳞片等等却已经转成一种油亮亮的黑,看上去就营养充沛的样子,和黑蛋一样黑。

  让黑蛋的小爪子放在自己有力的胳膊上,老魔物就和黑蛋说:看,黑蛋就像阿爷,只是原型长得黑,将来人形也会变成阿爷这么白哒!

  黑色的小魔物就还是有点怏怏不乐。

  老魔物就接着说:和舅舅一样白!比舅舅还白!

  小魔物这才满意了。

  明明没有生活在大天朝,可是小魔物却无师自通了“一白遮三丑”这个道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不过小家伙现在新生的皮肤确实非常白。

  用雪白形容似乎不太准确,那是一种僵硬的苍白。

  没有一丝血色。

  将小魔物提过来上下研究了一阵,阿瑾微微一笑,什么也没有说。

  饭后是继欢一家的交流时间,他们会告诉彼此今天发生了什么,然后阿爷会看一会儿电视,继欢则会陪黑蛋玩一会儿。

  这里的电视可不如原来好看,多半都是些血腥暴力的节目,羊角魔物看了一会儿某种魔兽的猎杀指导方法之后就困了,仰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

  见状继欢急忙推醒了他。

  “阿爷,上楼去睡。”

  “哦……”阿爷有点睡迷糊了,对着孙子说了一句“小花你们也早点睡”之后,又抱了抱重孙子,这才揉着肚皮向楼上走去。

  送走了阿爷,继欢坐在沙发的一端,阿瑾则坐在沙发的另一端,黑蛋在两个人中间,少了阿爷轻微的鼾声,大厅里一时只剩下电视的嘈杂声。

  叶法尔能够接收到的电视频道非常少,其实也是有其他的节目的,不过大部分是付费节目,那些节目更血腥暴力,继欢索性就没购买,如今他们家电视上播放的是少数几个免费台,会循环播放的也只是一些老掉牙的节目。

  不过过了一会儿,电视上忽然提示信号插播,古老的画面摇身一变,瞬间变成了叶法尔为背景的画面。

  一头长相极为凶恶的魔物在屏幕上喊话,他用极大的嗓门播报了“九魔”死亡的消息,同时发了悬赏令,任何提供有关九魔遇刺当天可疑对象线索的魔物都会获得巨额奖励。

  这头凶恶的魔物喊着喊着,在屏幕上痛哭流涕起来。

  然后画面一转变成了九魔的下葬场面。

  “九魔”一共有九位,时间过去太久,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了,外面对他们的说法统一用“九魔”代替。

  九魔代表了叶法尔的九股势力,他们原本的区域不同所以互不干涉,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九个组织各自壮大甚至变得沉冗,原本各不相干的领域终于有了越来越多的交接点,矛盾也就越来越多,他们彼此竞争,彼此为盟,关系已经越来越复杂了。

  “他们是歃血为盟的关系,用你们那边的话,就是不求同年同学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阿瑾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不过那只是花哨的言论,没有列在誓约之上。所有人都明白,他们都巴不得他们中的某头魔物可以先死。”

  “这下好了,他们真的一起死了。”大厅里只点了一盏灯,电视屏幕的白光忽闪在阿瑾脸上,他的表情都有些斑驳起来。

  九位大魔物的葬礼去了很多魔物,场面相当壮观。除了劳务市场,继欢从来没在叶法尔见过这样密度的魔物的!

  那些魔物都身披黑色的斗篷,不过由于是夜晚的原因,今天他们把头都露出来了,这些魔物的面部表情严肃着,手里还拿着……一个盘子?

  继欢没有问出自己的疑问,只是继续往下看。

  然后,继欢看到了非常可怕的场面:

  九魔尸体上的黑色盖布被揭开,赤裸裸的尸体赫然暴露在屏幕中,然后下一秒,他们的尸体居然被开膛了――

  “这……”继欢忍不住惊讶出声。

  “高阶魔物的肉体充满了力,魔物们坚信这些力可以让自身的力更进一层,所以高阶魔物的葬礼其实就是分尸同食的过程。”阿瑾发现了他的疑惑,在一旁慢慢解释道。

  “要不,怎么会来那么多魔物呢?”他的声音淡淡的,有点嘲讽。

  继欢急忙捂住了黑蛋的眼睛。

  “呀?”黑蛋正看的带劲呢,不明白自己怎么被舅舅捂住了,伸出小爪子扒在舅舅手上,扒了半天舅舅也没有松开的意思,他也就不挣扎了,乖乖的坐在啾啾的肚子上,他把耳朵竖了起来。

  继欢却是将分尸的过程完整的看完了。

  心脏是最先被切割下来的。

  和人类的心脏不痛,那团心脏更像是一块石头,九魔的心脏颜色各自不同,这些石头一样的心被从尸体内取出之后放在了最靠前的魔物的盘中,然后那头魔物就将那心脏吃下了肚。

  “那是核,相当于你们的心脏,是一头魔物最核心的所在,吃掉这个可以增长力。”阿瑾的声音又在一旁响起。

  第二个被分割的是脑。

  九魔的后脑被撬开,白色的脑被端出来,放在第二头魔物的盘中。

  然后是其他内脏。

  最后才是身上的肉。

  继欢没有见过九魔生前的模样,可是在死后,他们有的是原型,有的则是人形。

  不是所有魔物都有原型的,更多的则是保留原型部分特征的人形,九魔中的大部分属于这一类,看着这些和人类身体极为相似的尸体被切割分食,继欢一时只觉得毛骨悚然。

  黑蛋的眼睛被他捂住了,可是他自己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冰冷的手忽然从旁边伸过来。

  “不喜欢看就不要勉强自己看。”伴随着阿瑾的声音,继欢眼前的世界被严严实实的遮挡住了。

  阿瑾的手掌异常冰冷,带着一股奇异的香味。

  继欢的心脏砰砰跳着,在阿瑾手指的香味中,他的心跳慢慢恢复了正常。

  等到阿瑾的手从他眼睛上移开时,他看到的就是正常的下葬场面了。

  九魔的骨架被沉入了深深的地底。

  伴随着一段冗长的咒语,他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点证据终于消失不见。

  “他们的身体将会化成沙土的养分,滋养着叶法尔的土地,养育更多弱小的魔物长大。”阿瑾又补充了一句。

  “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的魔基。”

  “叶法尔,要迎来新的九魔了。”

  第175章 画画

  “以后柯利文送你礼物的话,不用犹豫,也不用心怀感激,照单全收就好。”阿瑾忽然又道。

  这句话一出,继欢的视线终于落在沙发另一端的黑发男子脸上了。

  这一落,他又是一阵心慌:他这才发现,对方的视线竟是落在自己脸上的,也不知道多久了,对方乌黑的眼眸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今天晚上,好像这是你第一次正眼看我。”黑发的魔物看着他道。

  继欢原本想要缩回去的眼眸便硬生生定在他脸上了。

  “你……是不是答应了柯利文先生……什么不好的条件?”强迫自己的目光不要颤抖,继欢慢慢问道。

  “……不好?”黑发的魔物将右手握成拳抵在下巴上,他继续看着继欢:“看来他在你眼里也不是个纯然的好魔物。”

  “你能够一直保持警惕性,这样我就放心了。”

  继欢怔了怔。

  “他是个有野心的人,年轻、有野心、有行动力、还有那么一点点运气,认识了你,然后选对方法等到了我,我只是做了一点小投资而已。”

  坐在沙发上的黑发魔物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坐在一座普通民居的沙发上,他现在的姿态更像是坐在优玛城那间超级豪华的办公室内,运筹帷幄,胸有成中,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压迫感――

  然后,他继续说了:“九魔一死,他们的组织内部一定会乱成一团,新的九魔没有五年绝对出不来,就算有魔物勉强站稳了脚跟,没多久一定会被新人顶掉。”

  “你不是想要建立什么信用机制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他们没有空过来找茬,而且,他们使用的土地绝大部分所有权都是阿丹的,他们需要说服你们将使用权交给他们,你们就有了砝码,没有魔物敢动你们的,在那段时间里,测试区是最安全的。”

  “你想要做什么,就在新的九魔出来之前尽管做,如果在新的九魔出来之前你已经把那套系统建立起来,就算他们出来了,也与你并无影响了。”

  黑发的魔物坐在沙发上,将现在的时局一点点分析给继欢知道。

  他甚至给继欢普及了已死九魔的背景,以及九魔死后最后希望接任他们位置的几位魔物的详细情况。

  就连柯利文的情况他居然都知道!

  “柯利文,他在年少的时候被九魔之一、也就是他后来效忠的魔物所救,自此之后,他便成了组织的一员,他的能力还算可以,不过……比起身为魔物的能力,他办事的能力更可观一点。”

  “将他们的组织架构比喻成一座金字塔的话,他的位置大概在……”黑发男子说着,手指在空中轻轻比划起来,随着他的比划,一座栩栩如生的金字塔居然凭空出现在半空中了!

  继欢和黑蛋的眼睛同时睁大了!

  然后,他在金字塔的中部略高一点的位置点了点。

  “他在这里。”黑发男子道。

  “他是个很有野心的魔物,之前有九魔压着,他不敢动向上一步的念头,按照寿命来讲,九魔搞不好会活的比他还要长,他也没必要动不该有的念头,九魔俱在的情况下,任何新人都无法插进来的,他是头聪明的魔物。”

  “不过九魔遇刺给了他机会。”

  “九魔一开始只是遇刺而已,虽然伤有点重……不过却也不致死。”

  “他们会死,是由于下面人的野心。”

  “你看,任何庞大的机构都不是铁板一块的。”

  “柯利文的老大最终被他下面的二把手所杀,然后,今天下午,柯利文找人杀了他。”

  “只要找对渠道和方法,柯利文这样不算太强的魔物也可以干掉比他强大几十倍的魔物。”

  “名义上是给自己的老大报仇,不过实际上,他也为自己更进一步扫清了最大的障碍。”

  耳边听着黑发男子平静的话语,继欢忽然想到了某天夕阳西下,阿西木将一张名片塞给柯利文的情景,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