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60章


  青蛙会有牙齿吗?

  这个问题从继欢第一次发现呱呱长牙的时候就在想了,不过多想无益,继欢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呱呱的头,呱呱就顺势跳到他的肩膀上了。

  几乎没有重量。

  说来也奇怪,除了继欢一家人以外,外人似乎是看不到呱呱的,就连经常来家里的那吉和阿布也看不到。

  小灰是知道的,因为他陪黑蛋玩了一下午呱呱。

  肩膀上坐着存在感若有似无的诡异玩偶,忽略掉对方露在自己耳边的尖锐牙齿,继欢将注意力转移到床上另一个背影上。

  “黑蛋。”继欢又叫了一声。

  这下离得近了,他明显看到床上的小魔物似乎加快了动作,之前继欢还以为他是在看书,不过离近了才发现小魔物放在床上的并不是书,而是一张旧报纸,他也不是正在读报,而是用旧报纸折纸玩。

  这是阿爷现在每天陪黑蛋玩的新花样,读书不行,可是阿爷手巧呀~每天磕磕巴巴陪重孙子读故事的阿爷如今开始教黑蛋折纸了!

  黑蛋如今的折纸课进度大概是新手入门lev 1-的水平:正在学折纸飞机。

  早就听到舅舅的脚步声了,黑蛋就加快了折叠的速度,小爪子不停,看他忙得一头汗的样子,继欢也适当放慢了脚步,留给他尽量充裕的时间,然后,终于――

  黑蛋在舅舅停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完成了手上的纸飞机,他高兴的回过头来,小爪子上捏着一个歪歪的纸飞机,小魔物大声道:

  “机机!”

  继欢:=-=

  你叫“飞飞”也好啊,为什么非得叫“机机”啊,用的还是中文――继欢有点无奈。

  “嗯,黑蛋这么快就学会折纸飞机了,真厉害。”继欢的夸奖语气也很淡然,不过黑蛋还是喜滋滋的收下了。

  张开小爪子,他找啾啾要了个奖励的抱抱。

  继欢就把他抱了起来。

  “机机!机机!”小魔物还在说着,他的声音软软的,很空灵,呃……也可以用飘忽来形容。

  从小就是个安静的小婴儿,如今到了学说话的时候,加上家里的环境终于稳定下来,黑蛋终于有点爱说话了。

  他现在特别热衷于和舅舅说话,呃,也和阿爷说,不过黑蛋说话的方式是重复自己学过的东西,对于不爱学习的阿爷来说,这内容有点劲爆,所以这对重祖孙聊天的结果就是:黑蛋还意犹未尽,阿爷已经呼噜噜睡着了。

  所以黑蛋更喜欢和舅舅说话。

  “嗯,这是飞机,是一种交通工具,可以让人们在天空飞行,速度很快,比火车快多了。”继欢就和黑蛋聊着天,想了想,他把自己小学时候看到的一条补充进去:“飞机是在二十世纪初由一对美国兄弟发明的,嗯……莱特兄弟。”

  不得不说,继欢的记性还是挺不错的。

  白环眼瞪着,小小的红嘴巴也张开成一个o字,黑蛋聚精会神的听着,虽然……他根本搞不懂什么莱特兄弟啦。

  就算搞懂了也没用,黑蛋这辈子估计不会再回到八德镇上去,他也不会有机会搭乘飞机,虽然他现在会说一点中文,可是除了自己,阿爷还有阿瑾以外,这门语言无人能懂。

  不过看着小魔物认真的模样,继欢还是认真说了下去:“不过我也没坐过飞机,其实火车也就坐过几次,对了,黑蛋也坐过火车的。”

  还在襁褓中的黑蛋,是和继欢一起坐过火车的。

  怀中的婴儿就像一团黑雾一般,一路上提心吊胆还要按捺着悲恸的旅途,是继欢关于火车的最初记忆。

  “我们去试试看黑蛋的飞机能不能飞吧。”不再继续想下去,继欢抱着黑蛋从床边走到了窗户旁,推开窗户,他从黑蛋的小爪子里接过了那架纸飞机。

  他在飞机的头部哈了口气←其实继欢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可是记忆里似乎小时候玩纸飞机的时候大家都这么做,身体记住了这个动作,如今教黑蛋玩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带了出来。

  哈了口气,继欢拿着纸飞机的右手轻轻一掷,然后纸飞机就轻轻飞了出去。

  别说,黑蛋折得纸飞机虽然看着很渣,可是实际飞起来倒是挺厉害的,继欢这一掷,竟是飞了好远。

  直接飞出他们家的院子里去了。

  “哇――――”眼睛亮晶晶的,黑蛋的嘴巴张得更大了。

  带着金镯子的小胳膊有力的搂着继欢的脖子,小魔物兴奋的看向远方。

  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面颊上,继欢静静的盯着他,盯着小魔物的左侧脸颊。

  那里,在那原本应该黑黝黝一片的肌肤上,忽然多了一些皮肤。

  见过年久失修爆起的墙皮吗?一片片要掉不掉的,仿佛不是很牢固的贴合在墙面上的墙皮。

  黑蛋的脸蛋上,如今便多了一些像那种墙皮的皮肤。

  以左眼为圆心,那些皮渐渐皲裂,它们覆盖的面积不算大,只在眼睛周围的一圈,上没连上脑门,旁没挨到发际,就那么很突兀的一小片。

  苍白的皮肤宛若石膏一般黏着在黑蛋黑色的小脸上。

  黑白对比分明,这可比墙皮的视觉效果可怕多了。

  继欢伸手轻轻摸了摸那一小片皮肤,黑蛋就眯了眯眼,然后将大脑袋在舅舅手掌心蹭了蹭,一小片皮就那样被他蹭掉了。

  继欢的视线一眨不眨的看着掌心那一小块皮肤,在黑蛋看不到的地方,他伸出两根手指将它捏在指间,捏了捏,然后又捏了捏。

  触感却真的很像是人类的皮肤了。

  这是两天前的事情,黑蛋长出了第一片“皮”,那天黑蛋很兴奋,一直用左脸对着舅舅,继欢一开始完全不明白小魔物在兴奋什么,这个时候阿爷注意到他脸上多了一小片白,以为那是沾到的“脏东西”,阿爷就撕了一下,然后还一撕就掉了。

  小魔物当时就掉了两颗金豆豆,继欢不明所以然的哄了一会儿也就好了,然后等到第二天回家的时候,黑蛋就再次神秘兮兮的爬过来将左脸对向舅舅,这一会儿,他却是不让阿爷碰自己的小脸蛋了。

  发现同样一块“脏东西”粘在同样一个地方,继欢比较谨慎的多观察了一会儿,然后这一观察才发现:那竟是一小块皮!

  黑蛋长皮了。

  将这个发现汇报给阿爷直到,祖孙俩对于这种情况都没有经验,索性也就任由黑蛋自己慢慢长了。

  不过小斗篷却是给他穿起来了,倒不是怕他吓到别人,而是怕太阳晒坏了。

  新生的皮应该很娇嫩,继欢这几天也特别注意勤洗黑蛋的灰斗篷。

  长着一小片皮的黑蛋看起来更恐怖了,不过他自己没觉察,每天照着那面破破的小手镜,小魔物美极了。

  然后,在黑蛋长皮的时候,呱呱也长出了牙齿。

  它现在会做很多事,会到菜园里除虫,会帮阿爷拿东西,还会帮黑蛋捡纸飞机。

  黑蛋的纸飞机飞出院子之后,呱呱就从继欢的肩膀上跳了下来,在窗檐用力一蹬,他便跳出了院子,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呱呱的嘴巴里就咬着黑蛋之前那架纸飞机了。

  拿起那架纸飞机,继欢将它放在桌上的时候,最后一缕阳光也终于从窗外消失了。

  “走了,吃饭了。”继续抱着黑蛋,继欢关上了窗户,然后向门外走去。

  黑蛋却仍然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他忽然挥了挥小爪子,小脑袋靠在舅舅怀里,他任由啾啾抱自己出去。

  呱呱则跟在继欢的脚边,一跳一跳的,它也去餐厅了。

  

  第172章 柯利文的目的

  第二天下午三点,继欢准时在测试区等到了柯利文的到来。

  原本还打算询问一些问题的魔物都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继欢许诺了明天的课程之后,便带着柯利文一起进了自己的房间。

  继欢带了阿丹,而柯利文则只带了一名属下。

  双方就继欢想要设立的信用机制进行了答疑,然后柯利文便同意将自己手下负责的几个生意拿出来让继欢按照现在的标准评估。

  “如果评估结果好的话,希望有优秀人才也可以优先推荐。”高个子的魔物笑了笑。

  “信用评级高的工作地点未来自然会被优先选择的。”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继欢点了点头,然后他看了一眼阿丹。

  阿丹一直坐在那里,似乎一直在旁听,但更像是神游。

  他们谈的时间并不长,四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街外再次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几天前的混乱场景几乎原封不动再次上演了。

  继欢的视线当即就向门外望去――

  “请稍安勿躁,我派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柯利文说着,和他一同进门的那个保镖一样的属下立刻很有眼色的出门了,半晌回来禀报:

  “是达亚鲁和费肯尼先生被刺杀了,当场死亡。”门板一样的保镖虽然看着笨重,不过回复却是言简意赅,异常明了。

  柯利文似乎愣了愣,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常的姿态,转过头,他看向继欢和阿丹:

  “达亚鲁和费肯尼一个是我所在的组织的二当家,另一个则是我们对立组织的二把手,在九魔遇害之后,现在各个组织的事务其实已经全部移交到各组织的二把手手中了。”

  柯利文说着,听到他话里的某个词,继欢的眼神微微一变:

  遇害――

  他用的是“遇害”,而非现在叶法尔各组织对外公用的说法:“遇刺”。

  在当地语言中,这两个词诧异非常大,后者代表未死,而前者则活脱脱代表了已经死亡。

  柯利文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无意中说漏了嘴,他又怔了怔,半晌道:“我失言了。抱歉,请不要说出去。”

  “我的老大……已经在遇刺当天去世了。”他又说了一句。

  然后,他就像发起呆来。

  这名大个子魔物的眼底慢慢浮现一层水光,在水光即将满溢之前,他从斗篷下拿出一个纸袋,撕开包装,他将里面的粉蓝色手帕拿出来,粗糙的手指拿着手帕,在同样粗糙的眼底轻轻擦了擦。

  没了那层泪水,他看起来又是之前那头强悍的魔物了。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手里捏着的东西是什么,看了一眼那块皱巴巴的手绢,他抬起头对继欢道:

  “抱歉,这是给黑蛋君的礼物,不小心被我自己……弄脏了,改天再送他新的吧。”

  柯利文每次要继欢转交黑蛋的纸袋里每次装的东西都一样,就是一块手绢,不过各种材质、各种颜色都有,继欢也没法拒绝,久而久之,黑蛋就多了好几条华丽的帕子,有的帕子很大,他还懂得自己将其裹在脖子上充作小围巾。

  时间长了,柯利文就成了黑蛋的“手绢叔叔”。

  虽然不会念柯利文的名字,可是继欢提到“手绢叔叔”的时候,黑蛋的小心眼里立刻能把这名字和魔物对上号!

  “没关系,您送给他的手帕已经太多了……”继欢正要解决,不过对方已经站了起来。

  “刚才说的话仍然请继欢先生保密,老大对我恩重如山,我……我一时情不自禁了。”柯利文再次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