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41章
掌重新展示在他面前。

  一团小小的黑雾忽然出现在他手掌心,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绿色衣角。只有很小很小的一个角,可是小魔物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的内裤了!

  他看了看大魔物,看对方没有反对的意思,他就伸出小爪子拉住那个小小的角,猛的一用力,原本那条内裤就忽然被他拉出来了!

  乍一看就好像被他从大魔物手中无中生有变出来的一样!

  小魔物被“自己”搞出来的一幕惊呆了!

  “哇!”他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中失而复得的内裤。

  然后重新看向阿瑾的时候,他的眼中少了一份害怕,多了一份敬佩,他看啾啾的时候眼里也是有这种敬佩的。

  虽然舅甥俩都没发觉到。

  看着翻来覆去研究内裤的小魔物,黑发魔物也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看了一眼继欢放在旁边的、对方的衣服,他开始脱衣服了。

  等到继欢敲了一下门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光着屁股手持一条内裤的黑蛋以及――

  同样光裸着身体,手上还拿着刚脱下来的内衣的阿瑾。

  “……我,是过来取你换下来的脏衣服的。”眼前的一幕显然是青年没有想到的,他都在外面等了好半天了,想到对方应该换的差不多了这才进来,谁知――

  “谢谢。”将手上的内衣连同刚才脱掉的衣物一同递到继欢手中,黑发魔物面不改色道。

  他还看了一眼黑蛋,然后将黑蛋手上的小裤头也放在继欢怀里抱着的衣服最上头了。

  耳朵瞬间变得通红,青年火速抱着这些东西退出了房间。

  没有理会他的反应,屋内的黑发魔物却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开始慢条斯理的穿青年之前准备的那些衣服了。

  衣服有点小,可是由于是T恤短裤,所以看起来还好,换上继欢衣服的黑发魔物看起来更年轻了。

  去掉黑色正装武装出来的保护色,他现在就像现在叶法尔随处可见的年轻魔物。

  穿着柔软的T恤,T恤有点破,还有有点吊裆的外穿短裤。脱掉斗篷,这里的年轻魔物在自己巢穴内的时候大部分都是这种打扮。

  他看起来很平凡,因为他穿着这身衣服的样子无比自在,他甚至在换上衣服之后又在五斗橱里翻了起来;

  他看起来又是如此的不平凡,因为他的黑眼睛太过深沉,乌黑的看不见底,也看不到任何情绪,这样的眼神不应该属于一头年轻的魔物。

  五斗橱里的东西不多,手指在几条成人尺寸的内裤上翻过,他最终翻到了一条小裤头。

  他亲手将这条小裤头套上了小魔物的两条小细腿上,然后给他拉上。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香气。

  不是食物的味道,而是非常清新的味道。

  脑中浮现一道劲瘦而修长的少年身影,他猛的拉开了窗户,

  然后,他就看到了坐在院子里洗衣服的继欢。

  前方是一个颇大的洗衣盆,里面泡着的衣服正是他脱下来的那些,没有搓衣板,继欢就用手搓的。

  盆的旁边放着一块肥皂,一边搓洗衣服,继欢时不时往上面抹点肥皂。

  他刚刚闻到的那股让人精神一震的清新味道似乎就是从那块肥皂上散发出来的。

  雨,不知道何时已经停了,天空居然出现了云彩,然后叶法尔人都熟悉的大太阳就躲在云层后,眼瞅着马上又要出来了。

  继欢认认真真洗好了手上的衬衫,这是最后一件。

  洗好全部衣物之后,他就将它们晾在院子里扯出来的晾衣绳上,这是院子里原本没有的东西,继欢一家住进来之后才有的。

  黑发魔物看着青年将洗好的衣服一一挂上衣架,然后挂在晾衣绳上。

  继欢做什么事都非常仔细,黑发魔物看着他认真的在挂好衣服之后认真的用手扯平衣服上的每个褶皱。

  对待一件衬衣时尤其认真。

  那是他的衬衣。

  做完这一切,继欢忽然转了转头。

  他的本意只是想要舒缓一下低了太长时间的脖颈的,却冷不防对上了阿瑾的视线。

  看了一眼不知看了多久的黑发男子,继欢的视线忽然转头看向天上的云彩。

  “太阳马上出来了,这边太阳大,衣服很快就会干。”

  就在他正在说最后一个“干”字的时候,天上的云彩忽然消散,消失了一个上午的太阳重新光临叶法尔的天空,伴随着近乎刺目的光芒,地面的水汽迅速蒸腾,刚刚拿到外面的衬衣立刻晒满了阳光。

  原本带着水汽的香味瞬间变成了另一股香味,同样清新,却更加温暖。

  也更加干净。

  干爽的干净。

  闻起来更像青年身上的味道了。

  热烈的阳光洒在穿着白色T恤的青年身上,站在一批刚刚洗好的衣服与床单之间的黑发青年;

  肥皂的香味与青年身上之前的清洁气息;

  对方向自己回过头那一刻乌黑的眼睛与洗的发白的床单……

  那一刻对方的表情,颜色与气味,就这样定格在黑发魔物脑中。

  从此再也无法遗忘。  

  第153章 秘密

  黑发的魔物穿着T恤和短裤从屋内走了出来。

  T恤上面印着一头可怕的怪兽,正是小森街魔王之死纪念版T恤,还是几个月前他托阿西木交给继欢的,如今穿到了他自己身上,这倒是没有想过的事。

  那时候他只是随便买了点伴手礼,并没有考虑太多收礼人的爱好与身材,这T恤比继欢的身材大了一圈,不过也幸好是这样,穿在他身上倒是有点恰如其分的意思。

  脚踩一双拖鞋,白色的T恤和花色图案的短裤,柔软的、有点凌乱的头发让继欢一时没敢相信这个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男子居然是阿瑾。

  何况他身上还挂着黑蛋。

  没错,是名副其实的“挂”。

  他大概是见继欢经常把黑蛋抱在身上,所以他也抱了。可惜,这个“抱”实在太不规范了!

  只是弯着臂弯而已,黑蛋的两条小细腿得以踩在上面,为了不掉下去,小魔物的两根小胳膊紧紧抱着阿瑾的上臂,一副心惊胆战的小表情,远远看去就像一个臂部挂件。

  继欢:=-=

  看到舅舅的瞬间,黑蛋的白环眼立刻跟了过去,企图让舅舅赶紧把自己接手过去,可惜――

  舅舅立刻低下头去了。

  晾完衣服,继欢还得继续忙菜园子里的活儿。

  地里被淹得厉害,凭他一个人是无法把里面的水全部都弄干的,虽然可以放着任由阳光把地里烤干,可这并不是个好方法,这样土壤容易板结成一块一块的,而且继欢觉得那样难免浪费了难得的雨水,既想弄出地里的水,又想保留这些水,他的做法就是挖沟渠引流。

  引走的水他也没想浪费,在地上挖了一个坑,他想用这种方法把这次的雨水囤积起来。

  阿瑾出来的时候,继欢原本挖的第一个储水坑已经满了,他看了一下情况,准备再挖一个。

  阿瑾就挂着黑蛋在屋檐下看。

  两头魔物不约而同直勾勾看着他,两股视线一股充满审视,一股带着求救的呼唤,继欢被他们盯得有点后背凉凉的。

  继欢终于重新站直身体了,转过头,他向屋檐下的黑发魔物望去。

  “我饿了,今天中午吃什么?”黑发魔物问他,语气很寻常,就好像这句话他每天都会问一样。

  “……糖醋排骨吧?”脑中仍然觉得对面的阿瑾看起来十分不真实,继欢的嘴巴却已经在回答对方的问题了。

  他没有忽略黑蛋可怜巴巴的小模样,不过也并不打算把他抱回来。

  糖醋排骨是黑蛋爱吃的,不用吃肉,光就着酱汁,他都可以吃一小碗饭!

  小魔物喜欢酸酸甜甜的食物,这一点和人类的孩子也没什么两样。

  可惜――

  “排骨可以,不过别糖醋了。”黑发魔物抿了抿薄薄的嘴唇:“糖,吃多了。”

  继欢立刻想到了刚刚被阿瑾一口咔嚓掉的红色糖球。

  可以舔一百年的糖被一口气吃掉了,阿瑾在一段时间内一定不想吃甜食了!

  不过这样一来,黑蛋就……

  继欢决定给黑蛋单独做一份食物安抚一下。

  心里这么想着,他就点点头,越过阿瑾进屋了。

  经过阿瑾的时候,他还摸了摸黑蛋的小脑袋。

  黑蛋还没来得及抓住继欢的手,继欢就迅速的消失在厨房门口了。

  然后,他只能继续挂在黑色的大魔物身上,和对方一起站在屋檐下看太阳了。

  正午时候的叶法尔,光照十分剧烈。

  如果不是地上还泥泞的土壤与东倒西歪的菜苗提醒大家昨晚那场大雨确实存在,人们几乎以为那场雨只是个梦境。

  黑发魔物带着黑色的小魔物从屋檐下走到了院子当中。

  也就是绿荫区了,这里的光辐射还不算十分厉害,他们可以不用披斗篷站在院子里,其他地方这个时候只要出门、只要有可能暴露在阳光下,一定是要披上厚厚的斗篷的。

  跳到继欢挖了一半的坑中,拿起对方扔在里面的铲子,黑发魔物往下轻轻铲了几铲子。

  一抹白色便忽然出现在黑色的泥土中间了。

  人手的结构,然而只有骨而无肉,这竟是一支手骨!

  如果刚才黑发魔物没有让继欢去做饭、继欢继续往下挖的话,毫无疑问,再挖几下,他就会挖到这支手骨了。

  挂在黑发魔物身上的小魔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白森森的手骨,小嘴巴抿的死死的。

  紧接着,那支手骨忽然在小魔物眼中放大了,黑发魔物竟是带着黑蛋一起蹲下去了。

  蹲在坑底,黑发魔物忽然伸出手,就像握手一样,他轻轻的抓住那支手掌握了握,然后……

  地底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抖动!小魔物惊恐的看到此刻他们正蹲在里面的坑壁上忽然有无数泥土飞溅起来,就在他以为自己和大魔物要被埋起来的时候,忽然――

  他们周围的泥土全部飞了起来,周围铺天盖地全是黑色的泥土,在那些泥土中,小魔物还看到了啾啾和阿爷种的花花,花花的根全都被看到了,他甚至还看到了一直埋在泥巴里的虫!

  他们家的鸡鸡也尖叫着飞在空中,它们惊恐的扑棱着翅膀,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爪子下的地忽然变成细泥飞了起来,不过在看到虫的时候,它们立刻不叫了,开始争先恐后在空中吃那些肥大的虫子。

  大白也飞了起来,虽然眼中也有惊恐,不过它的表现还算淡定,艾罗卡紧紧的跟随在它身后,三颗头里还咬着一条长长的南瓜藤,那是长在它们窝里的那棵南瓜。如果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在它们身周悬浮着的那些石头,也正是继欢给它们垒猪窝的那些。

  还有啾啾储存的水,那些水就像一个巨大的泡泡,此刻正浮在他们身旁!

  黑色的小魔物被眼前这一幕吸引到了,紧紧扒在大魔物身上,他的小脑袋扬了起来,小嘴巴长得大大的,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院子里的一切全都飞到空中啦!

  一双小爪子拉了拉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