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37章
起来。

  “他们把老子的核拿走了,老子再也好不了啦!!!!!能撑到现在再也受不了了!!”

  “啊啊啊啊啊~我可不想疼死啊!再疼我就忍不住自己杀掉自己了!自杀可是懦夫的行为……可是我也不想被个不认识的杀手杀死啊啊啊!”

  地上的魔物抱着自己的头滚来滚去,无须掩饰,他终于将自己的全部痛苦暴露在阿瑾面前。

  以及继欢面前。

  黑蛋害怕了,他又偷偷将头埋到啾啾怀里了。

  继欢紧紧抱住了他。

  绷着薄唇,他的视线牢牢注视在阿瑾脸上。

  黑暗中,继欢却奇异的看清了阿瑾的表情。

  他面无表情。

  任由那头魔物在自己脚下打滚,任由对方垂死挣扎牢牢抱住了自己的小腿,他只是居高临下看着那头魔物狼狈的模样。

  “真的不是我说的!你要相信我!”那头魔物大吼大叫着,他开始说继欢听不懂的话了。

  “你不是弄到了那种花吗?那种名叫千年不烂心的花?在我身上种下这种花吧,等到开花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现在说的都是真话!”

  “现在!杀了我――”那头魔物忽然跳了起来,他的表情变得极为可怕,纵身向阿瑾的方向扑过来。

  黑暗中,阿瑾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他的眼皮甚至抬也没有抬。

  然而,继欢却看到他的手动了。

  迅速而精准的向那头魔物纵身跳起的方向猛的一抓,下一秒――

  继欢听到了血肉断裂的声音。

  最后一截血肉断开了。

  血管,气管……

  都断开了。

  那头魔物的身体重重跌落在大地上,而他最后的表情变成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带着诡异笑容的头颅就这样,被阿瑾抓在了手里。  



  第148章 甜水

  “把我做成镇宅的魔基,给你看家,给你护院,用来支付运输以及墓地的报酬吧。”

  拥有强悍的生命力,那颗头颅在与自己的身体身首分离之后,嘴巴仍然一张一合,没有了气管的辅助,他最终只能无声的说出了自己最后的遗言。

  猩红的双眸圆瞪,嘴角犹余一丝张狂的笑容,男性魔物最后的遗容定格在了一个疯狂的表情上。

  在疯狂之外,他的笑容又有点得意。

  啊!他又成功的向自己的朋友赖了一笔账!答应给那个杀手的运输费,他手里根本没有那么多钱的……

  黑发的魔物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作。

  雨一直下。

  他的身上已经被雨水浸透了。

  地上浑身是血的魔物也被冲刷的干干净净了。

  就连黑发魔物手中提着的头颅也被冲刷出原本的面目。

  忽略那疯狂的表情与猩红的双眸不提,那竟是个看上去很爽朗的男性。

  院子里的土地干渴的吸收着从天而降的雨水,直到过于饱和,泥巴变成了泥浆。

  然后,院中的黑发魔物开始动作了。

  不是他的身体有什么动作,他只蠕动了嘴唇。

  一段冗长而拗口的文字从他那烂掉一半的嘴唇中吐出来,继欢看到原本落在地面上的半截魔物身体表面逐渐浮现出奇特的金色花纹,整个身体的颜色也由原本的古铜色逐渐变成暗金色,当阿瑾的嘴唇重新闭拢之时,那头魔物已经成了金属铸造的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地面出现了变动。

  宛如忽然成了一片沼泽,原本一片泥泞的大地忽然开始冒泡一般不断从地底翻起,地上那头魔物的尸体仿佛被它吸住,那尸体逐渐下沉,黑色的土壤先后吞没他的手足、小腿与前臂……那具尸体逐渐隐没在土壤之下。

  然后,黑发的魔物将手中的头颅扔了过去。

  看着黑色的土壤逐渐淹没那颗头颅的后脑,耳际,脸颊,五官……

  最后一点鼻尖也消失的时候,黑色的地面上已经干干净净,宛若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从地底翻出来的泥土代替了原本地表的土壤,不止身体,就连那头魔物原本弄在地上的一滩鲜血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水的味道;

  血的味道;

  土壤的味道;

  还有……身体腐败的味道……

  各种味道隔着雨水造成的瀑布传入鼻端,黑发魔物伸手入怀,掏出一包种子,然后向那尸体沉没的地方抛洒了过去。

  “这是千年不烂心的种子。”

  “这种花只生长在坚贞的血肉之上。以忠诚为养分,以宽恕为雨露,如果你说你没有背叛我,那些话不是你主动告知别人的,那么――”

  “就开花给我看吧。”

  绿色的种子在黑夜中发着光,就像宝石一般散落在雨幕中,然后零零散散的坠入黑色的泥土中,仿佛有生命一般追着刚刚被湮没的新鲜血肉而去,最终消失不见。

  早在雨越下越大的时候,继欢就抱着黑蛋站到屋檐下方躲雨了。

  虽然是梦,然而这个梦真实的可怕,只是躲晚了几秒,继欢的身体已经湿了一大半。如果是他自己倒是不怕,可这不是有黑蛋吗?

  虽然黑蛋的温泉配水工工作需要让他每天会第一个泡在冷水里,黑蛋也似乎并不怕冷,可是继欢心里还是有一些传统观念要坚持。

  害怕小魔物被大雨淋湿,继欢抱着黑蛋站在了屋檐下。

  黑蛋一开始很害怕,可是过了一会儿就主动探头探脑了。

  看到阿瑾抛出那些绿色的种子的时候,他忍不住伸出了小爪子。

  “呀!”绿色的,亮晶晶的东西,完全命中了小魔物的喜好。

  继欢知道黑蛋想要抓的是什么,可是远远看去,如果有人可以看到继欢和黑蛋的话,这个动作倒像是黑蛋朝院中的黑发魔物伸手了。

  仿佛听到了什么,继欢看到院子里的黑发魔物忽然朝他们的方向转过了头。

  他的长相是那样可怕,和现在看似完全不同,然而――

  在继欢眼里,此刻院子里的黑发男子和之前的阿瑾完全重合了。

  全身湿透,面无表情,僵硬的站在那里,看上去是那么……那么……

  “黑蛋,抱住我,接下来可能会淋一点雨,躲在我衣服里别出来。”继欢说着,撩起T恤将黑蛋从下面塞进去,然后自己不管不顾的跑到了瓢泼大雨中,看着僵直着身躯站在那里的黑发魔物,继欢一时不知道要如何将他拉到屋檐下。

  可是雨这么大。

  他的身体代替他做出了选择――

  伸出手,继欢准确的拉住了斗篷下、阿瑾的左手。

  下一秒,死水一般的黑眸准确的在空气中对准了继欢同样黑色的眼眸。

  被那双眼眸对准的时候,一瞬间,继欢几乎以为自己会在对方的注视下灰飞烟灭――

  那是一种极危险的感觉。

  继欢第一次体会到了阿布等人和自己私下偷偷念叨过的、“阿瑾很可怕”是种什么感觉。

  可是他没有退缩。

  僵硬的拉着阿瑾的手,继欢感觉自己握住了一块骨……上面还有正在溃烂的肉,半边滑腻,半边干涸……

  继欢紧紧的握着手里的东西,然后,他感到自己的手被对方反手用力握住了。

  “你,是谁?”比自己高了将近一个头的黑发魔物垂下眸子忽然问向他。

  声音无悲亦无喜,非常平静。

  “我……我是继欢。”明明穿着衣服,继欢却感觉自己仿佛又赤身裸体暴露在对方面前,他有点心慌,然而最终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对面黑发魔物就眯了眯眼睛,像是在回忆这个名字的主人。

  “雨太大了,得躲雨。”嘴巴张了张,继欢最终只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便拉着阿瑾向身后的屋子走去。

  一开始没有拉动,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继欢就感觉阿瑾动了。

  黑发魔物就那样被他拉着,直到走进屋子。

  继欢掏出了身上的钥匙,开门,熟悉的在黑暗中拍开灯光开关,“啪”的一声,屋子里瞬间光明大作。

  房子里的摆设和如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就是乱一点,可见阿瑾并没有花任何时间在这栋房子上。

  继欢拉着阿瑾坐到餐桌旁,然后去厨房烧了一壶热水,烧水的功夫他则熟门熟路的走到浴室,然后将里面的毛巾全部抱了出来。

  他把黑蛋从怀里掏了出来,将最小一块毛巾塞给他,黑蛋就像模像样的抓起毛巾擦着自个儿。

  阿瑾却完全没有擦拭的意思,继欢怔了怔,最终拿起了最大的一块毛巾,可是想要给阿瑾擦拭就要揭开他头上的斗篷,伸出去的手迟疑了一下,最后,继欢小心翼翼的碰触到了斗篷的边缘,见阿瑾没有反对,他便一口气揭开了那个肮脏的斗篷。

  一张烂到看不出原本面目的脸就这样近距离暴露在继欢眼前了。

  脸的主人平静的看着他,用审慎的目光。

  然而继欢的反应却很平常,仿佛眼前的脸是一张再正常不过的脸,他拿起毛巾开始给对方擦头发了。

  擦下来的毛巾上不仅有代表肮脏的黑,还有血的红,以及带着诡异味道的黄色。

  那是伤口的脓包。

  继欢一脸平静的给他处理着脸上的伤口。

  他的手很稳,擦到几个还未破的脓包时格外轻柔。

  将他身上的雨水擦得差不多的时候,厨房忽然传来水壶的鸣叫声。

  “水开了,你等着,我去拿水。”继欢低下头,一脸平静的对上黑发魔物乌黑的眼。

  然后转过头对上黑蛋的白环眼。

  “你也等着。”他让黑蛋也继续坐在桌子上等着。

  黑蛋是很怕阿瑾没错,可是见得多了,他现在的反应已经很正常了,就这么让两个人待一会儿……应该没什么的。

  反正这是梦。

  心里这么想,继欢还是用最快速度提起了水壶,他是个手脚利落的,这么一会儿功夫,还在橱柜里找到了一瓶糖蜜,伸出手指抹了一点,塞到嘴巴里尝了尝:没坏,他就泡了两杯蜜水。

  继欢准备了一个大盆――他现在洗衣服用的就是这个盆,原来这个时候就在了,将适量的盐巴撒到水里,继欢弄了一大盆淡盐水。

  把这些东西从厨房里弄出来,继欢先将两个杯子放在桌上。

  “甜水。”言简意赅,却是黑蛋很熟悉的词。

  黑发魔物还不知所以然的时候,黑色的小魔物就主动朝杯子爬去了,他的力气当然不足以让他抱起杯子,他就低下头,像只小猫儿一样伸出小舌头舔里面的甜水。

  发现阿瑾还不动,继欢就把另一个杯子塞到了他的手里。

  然后把一块新毛巾泡进盐水盆中,拧干后重新给阿瑾处理身上的伤口了。

  “会有些疼。”说完,他就开始动手了。

  黑发的魔物看了一眼认真给自己处理伤口的青年,低下头看了看手中冒着热气的杯子,最后看了一眼还在那边舔甜水的小魔物。

  抬起杯子,他喝了一大口水。

  好甜――

  干涸的喉咙被温热的甜水滋润,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口腔内部都开始腐烂的现在,这杯水,是他最近尝到过的、唯一称得上美好的味道了。

  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