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26章
分渴望的魔物。

  那头魔物小心翼翼的将破纸放入一个塑料袋,之前继欢写字的那张白纸也在里面,看到这一幕,继欢脑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老板,现在我处理简历的时间越来越短了,闲暇的时间越来越长,所以……我想能不能下午的时候,在这里开一节识字课。”他自己愿意没有用,他首先是阿丹的员工,他必须和阿丹禀告这件事。

  这天下班前,继欢走到了正在玩游戏的阿丹身后,恭敬的向他请示道。

  为了增加说服力,他还把刚刚那些魔物给自己的钱展示给阿丹看。

  “伸了一个巴掌,人家就给你五十骨币?”头也不回,阿丹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是。”

  “哼~这生意做得。”

  “我们提供场地和纸笔,只开放课程给有在测试中心做过测试并且购买过简历的魔物,课程价格你去订,需要的东西你去订,不用掏钱,我给你电话的那些人那里都可以记账。”

  嘴角微微一弯,继欢应着退了出去。

  他是个做事非常有效率的人,当天就把电话打了,然后在阿丹那边找了个空房间简单的布置了一下教室,第二天发放简历的时候,他就把要开扫盲课的事说了。

  凡是在测试区做过测试以及购买简历服务的魔物都可以免费听一节课,学习自己的名字以及听继欢讲解简历上,不包会,需要纸笔需要额外付款。

  想要参加扫盲课的话则要额外支付学费,每节课十枚骨币或者等价值猎物,纸笔需要额外付费。

  这条消息一放出,继欢算是彻底忙碌起来了!

  每天发放完简历后的两个小时全都占据的满满的,一个小时是奖励课程,剩下的一个小时则是扫盲课。

  第一节课的人比第二节多,附赠的奖励课程几乎没有人不听,而需要自己花钱的课程就全看魔物们自己的个人爱好了,叶法尔不是每头魔物都爱学习的,也不是所有想要学习的魔物都能听到继欢开课的消息,这样一来,来上第二节课的魔物虽然不少,然而人数也没有太夸张,继欢准备的教室大小刚刚好,继欢在这节课上教授基础数学以及常见字。

  并不是所有魔物都有时间和有足够骨币每节课都听的,于是这节课的课堂几乎每节上课的魔物都不同,有几张比较脸熟,最脸熟的则是那头名叫“肥”的魔物。

  他打了一头很罕见的猎物,那头猎物抵了十节课的学费,每天白天找工作,打猎养活自己,下午的时间他就全耗在继欢这里的。

  这么爱学习的魔物,继欢还是第一次见。

  学到第九节课的时候,那头魔物在下课后找到了继欢,抓了抓头,他对继欢说他找到工作了。

  他说合约他自己已经能看的七七八八了,这点还要感谢继欢。

  他说他在合约上签了一个特别帅气的“肥”字。

  然后,他说他要去外面工作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继欢这里还有一节课没上,他要继欢记着,别忘了自己是已经交过费的。

  然后,他就离开了。

  再也没有回来。

  两个月后继欢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了他的信息。

  作为一名刺杀了某个大人物的穷凶恶极的罪犯,他的名字出现在了报纸上。

  他死了。

  他是用生命刺杀的那位大人物,刺杀成功的同时自己也死掉了。

  彻查他当时的雇佣者时继欢才发现,那是一家骗子中介,他们经常在叶法尔寻找这些无亲无故的魔物,骗他们签下合约然后去做一些很不好的工作。

  不用赔偿保险费,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那些魔物自己自己同意了的,他们或者按下手印,或者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中介不用负任何责任。

  看到调查结果的那一刻,继欢的表情变得非常可怕。

  看着教室里那头名叫“肥”的魔物惯常坐的位置,继欢面无表情的上完了一节课,然后下课,回家做饭,洗澡,睡觉。

  黑暗中,他睁着眼睛,许久没有睡着。

  第二天,他有了第二个决定。

  第二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第137章 魔王

  “我想建立信用机制。”第二天一大早,没有去打扫,继欢径直来到了阿丹的房间,他来的很早,阿丹正在刷牙。

  “?”阿丹面无表情的转向他,嘴巴一鼓一鼓的,还在漱口。

  “光有简历是不够的,魔物们虽然更容易找到工作,可是也更容易被骗。”很多时候他们在被骗的当时就知道自己被骗了,可是他们没有办法离开。

  就像灰,他的人虽然出来了,可是他的契约已经签订,魔物的契约是非常神圣的东西,比人类世界的合同限制性要强大许多,人类世界的合同会用钱财和法律责任来束缚双方,而魔物的契约……束缚物往往是他们的健康乃至性命。

  所以即使他们找到了小灰魔也没有离开,因为小灰魔的契约还在对方那里,最后还是阿瑾收购了那家格斗场,这才解放了小灰魔的契约。

  据说还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开契约,可是那种办法不会比收购格斗场简单多少。

  如果没有阿瑾的帮助,小灰应该还是得继续在那家格斗场卖命。就像肥――

  如果没有阿瑾的话,等到小灰魔的命运,应该就像肥一样。

  想到了那头高高大大的魔物,继欢抿了抿嘴唇。

  “什么信用机制?你说说看。”吐掉嘴里的泡沫,老魔物用旁边一块毛巾擦了擦嘴巴,然后抬起头准备聆听继欢接下来的话了。

  “是针对雇佣者的信用机制。就像现在我们给每一位过来测试的工作者建立档案一样,我想要给目前在人力市场上有雇佣行为的雇佣者建立一个类似的档案。”

  “被他们雇佣的员工是否有被骗行为?是否死亡率很高?付出的薪酬是否与工作内容相符……我想要建立这方面的信用机制。”盯着老魔物耷拉的眼皮,继欢慢慢道。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股强大的气息忽然从老魔物身上涌出,他脸上松弛的皮肤瞬间以鼻尖为中心向四方推开,下一秒,继欢看到阿丹那双从来不睁开的眼睛忽然睁开了!

  一瞬间,继欢感觉自己就像一头可怜而柔弱的猎物,被一头极其可怕的怪兽盯住了。

  不能动!对方在紧紧盯着他。

  他也无法说话!对方的气息宛如液体层层向他压过来,只要说话就会溺毙。

  身体微微颤抖着,继强迫自己正视老魔物的眼睛:那双眼一只根本没有眼珠,原本眼珠的位置赫然是个黑洞;而另一只竟是猩红的!

  被那枚猩红的眼珠盯住,继欢瞬间汗如泉涌。

  从来没有被阿丹直接用气息压迫过,他不知道阿丹的气息竟是如此可怕!

  那只猩红色的眼珠转了转,将继欢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然后,那股可怕而强大的气息就像它莫名其妙的出现一样,又莫名其妙消失了。

  阿丹又变成了继欢熟悉的、那头行将就木的老魔物。

  没有惊讶于阿丹身上的先后变化,继欢选择继续直视老魔物的眼睛。

  最先移开头的却是阿丹。

  背着手转过身子,阿丹慢慢道:“原来你长这个样子。”

  继欢:原来您一直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

  不过这倒回答了好几天前,阿布偷偷问自己的问题:“阿丹的眼皮那么厚,天天耷拉在眼睛上,你说他到底看不看得见我们啊?”

  继欢一直没有问阿丹,不想却在这个时候、以这种形式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继欢站在原地,难得呆了一下。

  阿丹的头又转了过来:

  “你知道那些你想要建立信用机制的家伙们是什么身份吗?”

  继欢摇了摇头,然后迟疑道:“不知道,但是,应该是有背景的人。”

  阿丹就点了点头:“没错,那些家伙们身后的背景或大或小,不过没有一个没有背景。”

  “他们的背后有的站的是叶法尔奢靡区那些大佬,有的站的则是外面那些老板,他们任何一个不用出手,吐口唾沫都可以砸死你。”

  “而你,竟然想要试图评价这些人!”

  这句话说出的同时,阿丹身上那股可怕的气势又回来了,不过继欢只是脸色苍白了一下,他一步也没有后退。

  阿丹眼睛上的眼皮仍然耷拉着,可是继欢却有股他正直视着自己的感觉,不是错觉,阿丹确实在看他,不是通过肉眼看到他的外表的那种看,而是透过外表直直看到了他的血肉!他的灵魂!

  不大的空间内,阿丹和继欢一矮一高,距离不到两米,两个人对峙着。

  “你想要怎么弄?招聘方那些人不可能把底细告诉你的。”对峙了一会儿,阿丹忽然问。

  昨天晚上想了一夜这个问题,继欢心里早有初步的想法,阿丹既然问,他就把自己想好的计划透露了一点出来。

  “我不去问他们,而是问从我们这里走出去、找到工作的人。”

  “任何一个招聘方,他们既然招人就是需要员工,员工是组成企业的基础,从我们这里出去的魔物可能从事各种行业,我们对那些雇佣方的评级要从这些被雇佣者身上获得――”

  这是测试中心天然的优势。

  表面上看测试中心只负责测试而已,魔物们在这里测试,各项素质有了一个有统一标准的评判,他们拿着这个标准去找工作,仅此而已;

  然而在继欢开始使用电脑办公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以做的更多:

  所有魔物的简历他都有存档,他知道很多魔物的名字,知道他们的各项素质评分,甚至还知道他们在谁哪里做过什么工作,工作了多长时间……这些统统列在履历上面,由继欢汇总列出。

  继欢在制作履历的时候,将这些数据全部输入了电脑,阿丹购置的是一台非常厉害的电脑,配置了很多数据分析软件,继欢在练习使用这些软件的时候,曾经按照各种方法汇总过自己手边现有的数据。

  比如他将这些魔物按照各种素质排列,便得到了现在叶法尔人力市场上找工作的魔物的平均素质水平;

  比如他将这些魔物曾经工作过的地点汇总,便得到了最频繁招聘人手的雇佣方有哪些,雇佣人数最多的雇佣方是谁……

  甚至,如果他愿意多问几句的话,那些魔物还会告诉他不再上一家干的理由是什么,偶尔还会透露一些内部消息给他。

  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然而如今测试中心的简历全部由继欢一个人完成,这些魔物的各项数据都会由继欢一个人处理,他们透露的消息也全部会进入继欢一个人的耳中,这样一来,筛选似乎变成了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

  小灰魔被救回来的时候,继欢就思考过如何减少这种事情发生的方式。

  那个时候的他没有找到很好地方法。

  不过那个念头便一直存在了他的心里,埋在了那里。

  直到老魔物强迫他用电脑办公,将档案全部存入电脑、掌握了各种分析软体之后,一直存在于继欢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