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20章
魔物手腕上的金镯子和脖子里的金圈圈实在太显眼了,闪瞎了阿布的眼。

  得!这还是个土豪妞儿~

  “哎呀!我们黑蛋是男娃儿。”阿爷赶紧重新说明了一下黑蛋的性别,为了佐证,他还掀起裙裤的一角给人看了黑蛋的一小撇。

  “呀~”黑蛋还配合着傻笑了一下。

  “呃……这是……继欢的爱好?”摸着下巴,阿布不得不怀疑了。

  “哎呀!小花才没有这个爱好哩!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的,哪有钱买这些?都是朋友送的,镯子和戒指是阿瑾送的,裙子也是他买的,头绳则是阿西木给的,啊!阿西木是经常在这边送快递的快递员啦!是个好小伙儿~”

  阿布的目光就古怪起来。

  黑蛋明显知道阿爷在说的几个词是什么,他很臭屁的晃了晃头,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发型还有绿头绳,然后又抬起自己的细胳膊,展示自己的金镯子←金镯子很沉的,不过他现在力气大了不少,举起来的胳膊不至于一高一低了。

  最后,他又秀了秀新收到的戒指。

  他很大方,还主动让阿布摸一摸。

  即将摸到戒指的时候,阿布的脸色忽然一变。

  “你拿着就好,我不摸,我力气大,怕摸坏了。”阿布拒绝了黑蛋的热情。

  他的额头又冒出了冷汗。

  即将摸到戒指的一瞬间,阿布忽然明白这头小魔物身上的气息为何如此可怕了:那些气息竟是来源于这枚戒指的。

  阿瑾将戒指给继欢的时候,外面还有一个戒指盒,继欢一路上都没有打开盒子,所以阿布等人一直没有感受到戒指上的气息,如今的戒指却是直接被眼前的小魔物挂在脖子上的。

  不能碰!

  碰了会有极可怕的事情发生!

  手指差点碰到戒指的时候,阿布脑中瞬间浮现了上述两个念头。

  于是他避开了。

  他又看了看小魔物身上的金镯,这才发现镯子似乎也有点不平常。仔细看的话,就连那两根绿色发圈,似乎也带了很邪恶的气息……

  啧~

  还是一个土豪崽。

  阿布撑着下巴看着黑色的小魔物。

  之前的疑惑解除了,不过又添了新的疑惑:这么可怕的气息,继欢一家都感受不到吗?

  还是继欢一家也是什么可怕的魔物,所以感觉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灰魔端了一大盘子卤各式蹄子出来了,那吉上了一大盆烤肉,最后出来的继欢则端着面条。

  “开饭啦!”

  “哦哦哦!”欢呼一声,阿布瞬间注意力转移了。

  

  第131章 第一次去朋友家做客的方式

  “总觉得……为了吃到这顿饭已经饿了很久的感觉……”手上抓着一个不知名的蹄子,阿布感慨道。

  “嗯嗯。”旁边那吉闷头嗯了几声。

  阿布还等着他发表点什么类似的感慨,结果回头一看眼珠差点掉出来:那吉哪里是在回答他?他根本吃得什么也没听到!左手一块蹄子,右手一块烤肉,他嘴里还满满都是面条!刚才“嗯嗯”的声音根本不是回应,根本只是吞咽的声音!

  再看另一边的小灰魔,吃地居然比那吉还快!他的移动速度很快,没想到吃东西的速度更快!

  阿布赶紧加入了抢饭大军。

  早就给重孙子装好了一小份饭,阿爷一边喂黑蛋吃饭一边笑眯眯的看着眼前一群年轻魔物抢饭吃。

  饭总是抢着吃才香,你看,就连小花夹菜的速度都比以前快了不少。

  果然还是人多热闹。

  羊角魔物看看孙子与孙子的朋友,然后又低头看看重孙子。

  这才发现重孙子嘴里的一小块蹄子肉已经吃完了,小嘴旁边一圈油光,小魔物睁着白环眼仰头看着自己的曾阿爷。

  “呀!我们黑蛋的速度也快了不少哩!”嘴里说着,阿爷就又从面前的小碗里拆出一块蹄子肉,蹄子肉已经卤的很烂了,撤出骨头就软在那里。

  阿爷将肉放在黑蛋的小爪子里,黑蛋立刻紧紧抓住,然后油光光的小爪子往嘴边凑,腮帮子立刻鼓了起来。

  黑蛋吃肉,阿爷也没闲着,他把剩在盘子里的那根骨头扔进了嘴巴里。

  嗯哼~他老人家就是喜欢吃各种边角料啦!

  “啊啊啊!这个卤蹄子真好吃啊!骨头都软了,比肉还好吃哩!”显然这里也有一位同样的边角料爱好者。

  说话的是阿布,魔兽们的骨头是相当硬的,即使是魔物们的牙齿也很难咬碎骨头吃掉,往常一般是扔掉了事,可是继欢家的卤蹄子可是卤了快两天啦!肉烂骨酥,除了继欢和黑蛋以外,现场的魔物几乎都啃得动,比起酥烂的肉,阿布更喜欢肉里的卤骨头(?)。

  “这样,省钱。”小灰魔也在啃骨头,不过他比阿布想得更多,一下子就想到这样子的话,整头猎物最重的部分也不会被浪费掉了。

  狩猎能力不如阿布和那吉,猎物猎物的质量也不如他们俩的地盘,小灰魔狩猎不易,一开始狩猎艰难的日子,他向来都是把猎物全部吃掉的,除了皮毛不吃,他把好多魔物会扔掉的内脏和骨头也会吃掉,不过他只能啃动“骨”那种体型的魔兽的骨头,再大一点的猎物的骨头就十分坚硬了,他啃不动。每次扔掉那些骨头的时候,节俭的小灰魔总觉得很浪费。

  继欢家这种连骨头也弄到能吃掉的习惯非常符合小灰魔的理想。

  卤骨头真好吃呀――by阿布

  把骨头都舍不得扔,而是想办法让它能吃,比自己还要节约的魔物值得尊敬――by小灰魔

  #%!#&¥!¥#!¥%――by那吉

  食物非常充足,种类也尽可能多样。卤蹄子很多,可惜面条并不多,只够每头魔物一碗的,不过阿布他们带过来的猎物体型很大,足够几头魔物吃还有剩。

  很快几头魔物就吃的饱饱的了,这个时候继欢又上了两道菜作为饭后点心。

  一道是炒南瓜藤,一道则是煮南瓜。

  前面说过,这里的绿色植物非常罕见,能吃的就更少了,阿布还好――他刚刚出去干活的时候已经被继欢家的菜园子震撼到了,小灰魔也不意外,继欢之前经常给他南瓜吃,只有那吉、一直在厨房干活,他对继欢家院子里有什么还没有一个直观的印象,看到这样一盘菜的时候可是非常惊讶。

  “这是南瓜,那个绿色的菜是南瓜的藤蔓,对身体很好。”继欢介绍了一下。

  “南瓜”两个字他用的是中文,因为本地并没有这种植物,他索性用了老家的叫法,中文“南瓜”的发音对于这边的魔物来说有点难,除了小灰魔以外,阿布和那吉都是重复了好几遍才能将这个音发的差不多。

  “不好吃。”小心翼翼尝了一口那道绿色的菜,阿布坦率道,不过他还是把嘴里不好吃的菜吃掉了,叶法尔的魔物不会浪费。

  “可是对身体好。”继欢道,想着之前别人告诉自己的南瓜藤的好处,他把那些话言简意赅的转述给几头魔物听:“它对胃和肺很好,通经络,生的藤捣成汁还对烫伤有好处。”

  其实还治疗月经不调,不过这话继欢说不出口。

  =-=

  于是几头魔物立刻就把一盘子南瓜藤吃完了。

  然后就是南瓜,吃到第一口南瓜的时候,那吉眼前一亮:“这、这个……好、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这个管够的。”继欢说着,从阿爷怀里接过黑蛋,继欢让阿爷歇会儿,顺便多吃点南瓜。

  “南瓜多吃点,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症的。”

  阿爷:=-=

  孙子你说的虽然是实话,可是怎么听起来就这么……这么这么呢?

  香甜软糯的南瓜受到了所有魔物的欢迎,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这里是叶法尔的缘故,这里基本上是没有糖卖的,几乎所有魔物都喜欢甜的东西。

  一个南瓜不够,继欢又去蒸了一个。

  吃完晚饭,小灰魔帮继欢收拾盘子,阿布也去帮忙了,只有那吉……

  坐在餐桌上,他呆呆的坐着,半晌没动。

  满桌狼藉,没收拾走的盘子摆了大半个桌子,昏黄的灯光从上方洒下来,这头细细瘦瘦的年轻魔物的头发看起来更加毛绒绒的了。

  端着一个盘子,继欢看了那吉一眼。

  “没吃饱吗?要不要再来一个南瓜?烤肉也有。”

  那吉还是呆呆的,直到过了一会儿,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这顿饭……饭……真好吃。”那吉感慨道。

  “这、这里……饱饱的。”那吉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他拍的是心脏的位置,而非肚皮。

  他或者还不明白自己的想法,又或者即使明白了也难以表达出来,可是继欢却瞬间秒懂。

  勾了勾嘴角,继欢端着盘子去厨房了。

  没多久,那吉也端着所有剩下的盘子进来了,真所有剩下的盘子,那吉端过来的盘子几乎几乎是他一半身高了,看着摇摇欲坠的盘子山,继欢心惊胆战的,不过那吉却端得很稳,将盘子放到指定地点,他还过来帮继欢刷盘子了。

  继欢家的厨房有个大盆,里面装的是继欢一早放在这里的井水,一天的生活用水基本都在这里,今天客人多所以水只剩一半了。

  阿布他们没有问继欢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水。

  缺水的地方自然有缺水的地方刷盘子的做法,清洁完盘子的水继欢也没有浪费,全都放在另外的盆里,那些水做别的不行,不过可以浇菜地。

  几头魔物齐心协力,很快就收拾好了厨房,不过――

  那吉还是第一次刷完,他连挽袖子都忘了,盘子是刷干净了,可是他整个人都是油光水渍了。

  看了看三头魔物,都比那吉好不了多少,继欢决定把自家另一个秘密也向朋友们开放一下。

  “要不要泡温泉?”他问。

  于是没过多久,三头魔物就泡在继欢家菜地中央的温泉池子边了。

  熟练配水工黑蛋漂浮在池子里,这么多人看着他游泳,他很高兴,一会儿狗刨,一会儿潜水,红色的小嘴裂开着,瞪着一双白环眼看着岸边的客人,他的头发飘散着,就像水草……

  被迫和继欢一起观看恐怖片的阿布&那吉&小灰魔。

  没多久,热蒸汽就从池子里冒出来了。

  熟练温泉配水工黑蛋已经完成了对水温的最后调节。

  “好了,可以下水了。”蹲下身子试了试水温,继欢招呼客人们泡汤了。

  三头魔物立刻脱得赤条条下水了。

  继欢家的池子不大,就算小灰魔个子很小,就算那吉是根细豆芽,可是阿布的块头太大了,加上一只黑蛋漂浮在他们中间,继欢就下不去了,他就在离他们不远可以被黑蛋看到的地方,用厨余的水浇菜地。

  紫色的月亮高高悬挂在小院的上空,有风吹过的时候,院子里的叶子发出轻微的沙沙响,三头年轻的魔物泡在温热的温泉里,感到这一切玄幻极了。

  “这可是叶法尔唯一的温泉吧?”阿布喃喃道,捧起一掌水嗅了嗅:“有股臭蛋的味道。”

  那吉也学他撩了点水闻了闻。

  水面下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