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15章
上的毛发←经过这段日子的调养,之前的灰白色毛发已经完全转为黑色了。

  看到阿爷身上的变化,继欢彻底放了心。

  围着围裙、穿着一条大裤衩的阿爷,继欢忽然想起了很多小细节:

  那是姐姐还在的时候的事。

  “阿爷,面条里有好长一根毛。”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原本在美滋滋吃着面条,不过吃着吃着,她从嘴巴里O出长长一根毛。

  黑色的,看起来就像一根长头发。

  然后小花就不高兴的维护阿爷了:“这么长的一定是你的头发,家里只有你一个人留长发,扎小辫儿。”

  将黑毛扔出去,小黑就继续大口吃面条。

  阿爷就在一边笑。

  阿爷一定是一直用原型揉面的,长了一身丰润毛发的魔物身上难免掉毛。

  继欢又想起来,他小时候一度很担心小黑以后会秃头,因为每天打扫都扫出好多头发。

  然后小黑就一脸无语的样子。

  不过她后来出门上班后倒是寄了很多核桃还有黑芝麻糊回来,让自己督促阿爷每天当饭吃。

  “我要好好上班,以后赚大钱,然后把咱家的山头买下来。”这是小黑小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她长大后虽然没有每天在嘴边说,不过她却是很努力的在赚钱,在她离开之前,继欢家的顶梁柱其实是小黑。

  继欢小时候很腼腆又不爱说话,这样看起来就很是阴沉,由于性格问题他小时候没少受欺负,每次都是小黑帮他打回去。

  小黑……

  继欢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如果小黑现在在这里,如果姐夫现在在这里,他们应该过得很好吧?

  “小花最爱吃面条,小黑却最爱吃猪脚,两个合在一起就是猪脚面条啦~”原本是猪脚面线的,阿爷愣是变通了一下。不偏不倚,阿爷孙子孙女一样都爱。

  厨房里,一时只有阿爷的哼曲声。

  又过了一会儿,卧室里的手机闹铃响了,声音没过多久就停了,继欢赶紧洗手进去:卧室里的大床上,黑蛋果然已经爬起来了。

  张开小胳膊,黑蛋朝舅舅露出了一朵只有四颗牙的笑。

  洗脸洗牙齿涂香香然后梳头扎小辫,继欢迅速把黑蛋打理出来了,他这么小,没有人看顾他继欢也不可能让他一人待着,于是继欢就将黑蛋抱在了餐桌上,将他最近常看的书放在桌上,黑蛋就乖乖的坐在桌子上看书,他不仅看,还会把自己认识的东西念出来。

  于是厨房里便不停传出小宝宝稚嫩的小声音了。

  在这段时间里,继欢也将各种蹄子炖上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锅里就不停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了,阿爷又从篮子里拿出好些鸡蛋。

  “把鸡蛋也卤了吧,黑蛋爱吃鸡蛋。”

  猪脚是小黑爱吃的,面条是小花的最爱,如今家里有了黑蛋,黑蛋最爱吃的也要炖进去。

  孙子们喜欢的全都有,阿爷的招牌菜就是这么简单。

  继欢先是愣了愣,然后就笑了:“那在顺便卤些屁股肉,阿爷爱吃。”

  这个晚上,继欢吃上了久违的面条。

  黑蛋也尝了些炖的烂烂的蹄子肉,小魔物眼睛亮晶晶的,一向不爱吃肉的小家伙竟是对蹄子肉很受用。

  不过他也爱吃面条,足足吃了一小碗。

  里面的炖蛋是他的最爱,证据是他很珍惜的只吃了一个。

  第二天,继欢打包了一兜子卤蹄子,又带了一袋子阿爷现擀的面条,外加一碗炖蛋,复工上班去了。



  第126章 继欢的变化

  穿着一件灰黑色的斗篷,斗篷遮掩了面容,继欢看起来已经和这条街上的魔物没有任何不同了。

  光辐射还不算强的清晨是叶法尔魔物们活动最频繁的时间。

  一路上走来,路上安安静静,时不时有魔物安静的从继欢身边闪过。

  往集市方向去的魔物非常多,有空手去的――这是去“买菜”的;还有带着猎物去的――这些魔物起的要更早一些,这里不缺狩猎的人,要更新鲜的猎物才能更好卖出去。

  在叶法尔生活总能吃到很新鲜的肉倒是真的。

  曾经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看着那些魔物的背影,继欢斗篷下的眼睛慢慢收了回来,和两个月前每天提心吊胆担心钱随时会花完、日后生活无以为他不同,他如今是有固定工作的人了。

  不过休息日的时候可以过来看看,可以买点东西丰富一下餐桌,心里浮过这个念头,继欢继续向前走去。

  往这个方向走的魔物更多,不像集市只能聚集附近的魔物,阿丹所在的人力市场可是整个叶法尔唯一一个人力市场。

  在叶法尔很少有人可以做垄断生意,阿丹的人力市场算是独一份――好了,继欢如今已经知道这个人力市场是阿丹开的了。

  整块土地都是阿丹的。

  这是一块相当好的地,作集市一定会人潮汹涌,作酒吧一定会生意兴隆……总之,是一块旺地,不过阿丹却忽然收了地上所有的生意,然后开了叶法尔第一个人力市场。

  好吧,一开始根本没人来。

  据说为了招徕第一单生意,阿丹还动用了自己之前的“关系”,强迫租用自己土地的魔物必须来这里招人。在这之前,这里的魔物们很少有找工作的概念,往往到了一定年龄,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出去“混一混”了,然后就出去了。由于魔物们彼此交往并不紧密,所以他们也没有“朋友介绍”或“朋友引荐”这个渠道,除此之外,他们还没有学历,这样一来,他们能够找到的“工作”也就很可怕。

  很多年轻魔物都死在了第一份工作上。

  那些魔物都和继欢和阿布差不多大←阿丹这么说。

  不过好在有了阿丹的人力市场,魔物们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市场的好处,不知不觉魔物们便很习惯来这里找工作了,由于阿丹后来开了测试区,市场上渐渐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规则,渐渐的,阿布这样大的魔物便在年龄差不多到了的时候就自发过来找工作了。

  像小灰魔那样的纯粹属于脑袋聪明,早熟,阿布像他那么大的时候,肯定不知道还有人力市场这种东西←好吧,这段话也是阿丹说的。

  继欢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越接近这里,魔物的级别也就越高了。

  和离开前没有什么不同,人力市场的魔物仍然是最多的,一进入人力市场的范围,周围的空气仿佛都不同了。

  是真的不同。

  奇怪,之前怎么没有感到呢?这里的气息居然如此……

  可怕?

  当继欢出现的时候,所有魔物的视线都停在了他身上。

  这是魔物们对侵入自己势力范围的新魔物的下意识打量。几乎所有生物都有这种反应,哪怕是兽性意识被文明磨到最低的人类。

  仔细回想一下,当你进入班级的时候,当你每天上班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当你……是不是当时在里面的人都会抬头看你一眼?

  这和魔物们的打量是一样的,可是和攻击性很差的人类不同,魔物们投过来的视线犀利的可怕,隔着各式各样的斗篷,继欢仍然感觉铺天盖地的气势扑面而来。

  不过,他承受住了。

  维持原来的步速,他握紧了手里的袋子,然后径直向前走去。

  这里只是人力市场的入口,他工作的地方在人力市场的核心地区。

  “等等。”

  岂料,继欢刚刚越过三头魔物,他就被人叫住了。

  继欢停了下来,转过头,他没有揭开斗篷。

  他并没有说话,不过全身上下的气息都充满了质疑。

  斗篷遮光性很高,遮住外面他人视线的同时也遮住了继欢的视线,他并没有办法看清对面的魔物长什么样子,只能看到对方胸部以下,好吧,这是一头非常高大的魔物,大概只比阿布低一点,看起来非常结实,这是头年轻的魔物,他身上的气息……

  感觉比阿布弱了一些,大概弱……唔……两个级别?

  短短一会儿,继欢立刻对面前的魔物做出了一段分析。

  然而等他分析完,继欢忽然愣住了: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能够只凭一个照面分析一头魔物了?还能细致到“级别”这种需要精确度的程度?

  继欢愣住了。

  对于魔物来说,凭借气息分析另一头魔物是基本功。他们几乎是从小就在做这种分析了,魔物们的世界里,外表上表现出来的强大虽然代表了一定程度的强大,可是真正能够代表一头魔物实际水平的,更主要看“气息”。

  写作:яЦ

  继欢是自己通过他人的表述自行理解这个词的。

  这个词代表的意义很多:魔力,强大程度,气势……

  最终继欢决定将它理解为气息。

  魔物们通过“气息”判断另一头魔物的强弱程度,从而避免不必要的争执,绕道绝对强大于自己的魔物,甚至臣服于一头格外强大的魔物,这是他们的本能,是级别(←这里继欢理解错了,应该是阶位)赋予他们的本能。

  他们本身也有这种气息供其他魔物判断。

  作为人类,继欢身上自然没有这种“气息”的(起码小灰魔说他感觉不出来),习惯从外表和声音分析另一个人,他完全无法理解魔物是如何通过气息了解他人的。

  直到现在这一刻。

  他忽然理解这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了。

  不过他现在似乎有点麻烦了。

  即使对方比阿布弱,仍然不是他可以收拾的对手。况且这里是人力市场,是他每天工作的地方,这里的魔物每一头都有可能和他对上,如果今天在这里被一头魔物轻而易举压制了,以后他的工作会遇到很多麻烦……

  直到这个时候,继欢仍然在冷静的思考这件事可能造成的结果,以及对策。

  也是他疏忽了,在这里工作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他是老老实实排队进去的,之后每天都来的很早,魔物们还没有排队,后来即使有找工作的魔物较多、早早就过来排队的情况,很多魔物都认识他了,并不会阻拦他。

  今天这种被人拦住的情况还是继欢第一次遇到。

  “有事?”将最坏的打算都想到了一遍,继欢沉声道。

  “你,新来的,应该排在最后面。”然后,继欢听到对面的魔物这样说道。

  继欢:……

  好吧,是个以为自己插队的愣头青。

  是了,继欢对这头魔物的定义是“愣头青”。

  周围一定有其他魔物质疑自己的行为,不过只有他站出来,他不是对自己的力量很自信,就是性格有些冒失←在测试区工作久了,每天的工作就是为各种魔物做评断,继欢不知不觉已经习惯在接触一头魔物的瞬间开始分析他了。

  平时生活中还好,然而一到人力市场、一到他工作的地方,这种症状就明显起来了。

  “我是工作人员,不需要排队。”继欢继续冷漠道。

  他的声音清冷,不需要刻意冷淡,原本就给人不好接近的感觉,而当他刻意冷漠起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不是冷漠,简直是高冷了。

  对面的魔物显然也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