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108章
流了出来。拼命抗拒着牵引自己的力量,那吉结结巴巴说出一个字来。

  “我……不想……留在……格斗场……”说话成了最痛苦的事,每说一个字,那吉的生命力就流逝一份,最后一个“场”字说出去的时候,那吉的牙齿已经染上了鲜血。

  “为什么呢?拥有这样的力量,格斗场是最适合你的地方,不用担心自己的力量会伤害别人,更不用担心会杀死人。实际上,你很快会发现,在这个地方,你杀人越多其他人会越怕你,格斗场的经营者会越欣赏你,你赚的钱也越多。”

  “多适合你的职业?”

  “为什么不来呢?是那个老头子不让?”那个声音还在继续,谆谆善诱的分析着,就好像恶魔的劝诱。

  声线依旧温和,可是那吉再也感受不到那个声音里有一丝温度。

  这头魔物很危险!

  十分危险!

  那吉的眼睛瞪得完全凸了出去,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板上,黑暗的地面上,有一张白色的影子。

  是那个人所说的合约了!那个人想要自己在上面按下手印!一旦按下手印的话就再也没有办法离开了――

  那吉颤抖着,他扁了扁嘴巴。

  “不……”

  使出全身的力量,他再次对对面的魔物说了“不”。

  “不是……阿丹……”

  “是我……我……自己不想……”

  “我不想留在这里。”

  “哈――那你想做什么吗?你有想做的事吗?”男人喉咙间发出一声低笑,那极似一声嗤笑:“你这样的凶器,能做什么事。”

  最后这句话,几乎是一句肯定句。

  眼前已经什么也看不清了,那吉感觉自己的眼睛、鼻孔还有耳朵都有湿热的液体流出来。

  他已经分不出那是泪水、鼻涕还是血液了。

  在最后一丝反抗意识还尚存的时刻,他用尽最后的抵抗力,说出了生平第一句完全没有结巴的话:

  “我想跟继欢学做菜!”

  “继欢、继欢说我做菜很有天赋的,我想要和他学、学做菜!然后、然后以后开烧烤摊卖烤肉!”

  那吉吼出了自己这几天一直深藏在心中的理想!

  血液、眼泪、汗水、唾液、鼻涕――

  那吉的全身上下充满了各种肮脏的液体,吼完这句话的瞬间,他也软到在地了。

  各种液体从他身上淌下,打湿了他膝盖前的白色合约书。

  黑暗中,他看到对面的魔物朝他睁开了一双猩红的眼眸――

  完了!

  完了!

  那吉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个时候――

  “那吉?你在这里?”门外忽然传来了继欢的声音。

  然后,伴随着“吱扭”一声响,门开了。

  就在这个瞬间,房间内原本黏稠的空气忽然重新开始流动了。

  打开门的瞬间,继欢甚至感到一阵风从屋内吹到了自己的脚边,钻入他的裤腿中,继欢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除此之外,他嗅到了熟悉的香味。那个味道的主人是――

  “阿瑾?”继欢不假思索叫出了房间内另一个人的名字。

  然后,黑暗深处,继欢果然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是我。”

  “那吉也在,刚刚他没看到路,绊倒了。”

  声音平稳,和平时的阿瑾没有任何不同。

  “那吉?”继欢就轻声叫了那吉的名字,在黑暗中摸索着走了一会儿,他感到自己被人紧紧抓住了腿,说没有被吓一跳是假的,不过继欢很快伸手向下一摸,摸到那头毛绒绒的头发后,继欢怔了怔:

  那吉出了好多汗――

  蓬松的头发如今变得一绺一绺的,触手所及一片湿热,明显是汗水。

  紧接着,继欢感到自己的衣角被那吉紧紧拽住了,犹豫了片刻,继欢带着那吉向门口的地方走去。

  然而,走到门口的时候,继欢向后望了一眼。

  室内一片黑暗。

  可能是此刻在门口的缘故,继欢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潮湿而冰冷的气流从室内吹出来。

  带着阿瑾身上的气息。

  “那吉,你先回去。”继欢对那吉道,感受到细瘦魔物一动不动的坚持,继欢随即轻轻推了推他。

  “我有事情找阿瑾。”继欢指了指黑暗的房间内。

  然后,继欢就重新关上了门。

  深深吸了一口气,继欢向阿瑾的方向走去。

  黑暗之中,继欢什么也看不到,然而他却知道自己正在一步一步接近阿瑾。

  越靠近那个男人,香味越浓,寒意也越浓。

  房间内只有继欢一个人的脚步声。

  他停住脚步,房间里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有水,忽然打在了继欢的脸上。

  下雨了――这是继欢脑中第一个想法;

  窗户没关――这是第二个想法。

  越过阿瑾,继欢向有风吹来的位置走去。

  拉开厚重的窗帘,没有了窗帘的阻挡,雨声瞬间大了起来,借着窗外的光,继欢这才看清这里的窗户果然没有关,外面的雨很大,顺着风全都斜进了屋子里,打在窗帘上,然后落到屋子里,继欢脚下的地面已经全部是冰冷的雨水了。

  继欢忍不住向身后望去:那里,离窗户不远的位置,他果然看到了阿瑾的背影。

  阿瑾身上已经湿透了。

  抿了抿唇,任由风雨打在自己身上,继欢赶紧关上了窗户。

  窗帘拉上,窗户关好,室内重新回归黑暗与安静。

  “阿瑾。”黑暗之中,继欢轻声叫了阿瑾的名字。

  慢慢的,他将一个东西放在阿瑾身边的地板上。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能猜到阿瑾为什么这样对那吉吗?

  这是阿瑾第一次情感外露了。

  其实每写一个故事,总有能写到的部分 以及写不到有点不甘心的地方。

  比如没有来生里,记得那时候说过,穆根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了奥利

  他可以改变奥利,奥利的性格,奥利的人生

  那时候也说过,如果再晚一点他们遇到,未来就完全不同了

  好吧

  现在就是一个已经错过最好的相遇时间的两个人的故事

  不可改变的过去

  不可改变的性格

  两个人都很闷骚

  很有挑战性,不过也很有趣

  

  第119章 红色果实的滋味

  是阿丹买的那个装着红果的红袋子。

  离开的时候发觉阿瑾并没有带上它,继欢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将它揣在兜里带回来了。

  一共装回来两个,阿瑾的和继欢自己得到的那个。

  那个红色的袋子很凉,仔细捏就会发现里面是硬的,应该是冰做的,类似立体三角体的一块冰晶,里面装着一颗圆溜溜的红色果实,看着非常漂亮。

  红色的袋子在路上就开始融化了,回到阿瑾帮他们安排的卧室、发现卧室内有一个小冰箱的时候,继欢立刻将它们放进去了。

  然后出来的时候,就带在身上了。

  从拿起那个红色袋子的时候,他心里就想着这个袋子是给阿瑾的。

  地板上全是水,继欢脚上的拖鞋迅速被浸透了,脚趾冰凉,继欢感觉自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站在黑暗的房间内,继欢有点手足无措。

  他不知道该和阿瑾说什么才好了。

  不过――

  脚趾在湿透的拖鞋里蠕动了一下,继欢很快动作了:脱掉了自己的T恤,跪在地板上,他开始用自己的T恤擦起了地板。

  昏暗的房间内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阿瑾的身影已经隐入黑暗,房间里就像只有一个人一样。

  不过继欢知道阿瑾在。

  他甚至知道阿瑾的位置。

  阿瑾一直注视着他,无论他移动到哪里,阿瑾的视线如影随形。

  那是一种尖锐到几乎让绝大多数人头皮发麻的视线,继欢抬起头来,看到了黑暗中猩红的两点光。

  那是阿瑾凝视过来的双眸。

  低下头,继欢继续擦着地上的水渍。

  继欢是相当善于打扫的人,即使工具不全,他仍然将地板擦得很好。从距离阿瑾较远的地方开始擦,擦一会儿就去旁边将T恤上的水渍拧出去,然后继续擦。

  继欢也不是一味的只擦地板,在擦地板的过程中,他也摸清了房间内大致的摆设,他还摸到了卫生纸,摸到了一双干净的鞋子,他还在地板上擦到了一张纸。

  一开始他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还是觉得触感不对急忙用手去碰,才发现那是纸。

  白色的纸浸透了水,牢牢吸附在地板上,继欢不得不摸索着,仔细找出边缘的位置然后将它拎起来。

  不知道这些纸是否有用,继欢将它捡起来,然后贴在了窗户的玻璃上。

  小的时候是阿爷洗衣服的。

  阿爷经常不掏空他们的口袋就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去洗,往往洗完了,兜里的纸也就湿透了。

  有一次继欢的卷子也这么洗掉了。

  那是继欢第一次考满分的卷子,还没让阿爷看就被阿爷洗掉了。

  继欢有点伤心,阿爷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小黑有办法。

  把那张湿透的考卷小心翼翼的撸平,小黑把它贴在了家里的玻璃上。

  试卷平平展展贴在玻璃上,阳光柔柔的打进来,没多久就干了,小黑踮着脚尖把干了的试卷接下来,平平展展,一点事没有,还有洗衣粉的香味呢~

  继欢就和阿爷一起笑了。

  小心翼翼扯了扯白纸的四个角,那张白纸终于服帖的贴在玻璃上了。

  窗外恰好有亮光闪过,继欢忽然看清了白纸上的内容。

  赫然是一张合约书。

  最近他看了太多合约了,以至于他一眼就看出了这张纸的身份。

  不是他和阿布在萨罗耶格斗场签的临时协议,也不是那吉今天下午收到的厚厚合约书,这份合约十分简单,更像是小灰魔签的那份卖身契。

  合约纸皱皱巴巴,上面还有暗红色的污渍,看起来像血。

  继欢反射性的向签名处看过去,却――

  刚刚大概是有车子或者飞行器经过,光亮一闪而过,继欢面前的玻璃转眼又是一片黑暗了。

  然而继欢却已经看到了签名处的名字。

  “津”

  有点拙劣的字体,仿佛幼童刚刚学写字时候的习作,可是继欢还是认出了这个简单的字。

  站在窗前,继欢愣住了。

  他选择继续擦地板。周围的地方都已经擦干,他离阿瑾越来越近了。

  终于,继欢擦到阿瑾的脚下了。

  跪在地板上,继欢低着头,他碰到了阿瑾的脚。

  阿瑾没有穿鞋,他就这么赤着脚泡在水中,继欢碰到了一片冰冷的肌肤。

  不……

  那甚至不能称作肌肤,滑腻的……流动的……有冰冷的液体淌到继欢的手背上来。

  继欢手背的皮肤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他抬起了头。

  他对上了一双血红色的眸子。

  继欢之前在远处的时候就看到过的,可是如此近距离的和它们撞上,感受又和之前完全不同。

  两只眼睛没有眼白,整个眼眶都被血红色占据了,那是一种红的发黑的颜色。

  一滴血,从上方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