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98章
  他中计了。

  那头女魔物还有其他几个包厢的主人故意用言语激怒他,为的就是让他病急乱投医,将手里的好牌打出去,莱尼几乎每次都会上当,几次三番下来,大半家产都通过对局输给他们了。

  “哈哈哈哈!莱尼别扔了,包厢里的东西都被你扔光了,难道你要自己把自己扔下去不成?”

  “那就成了比赛的小玩意了,莱尼以后搞不好真的要通过这种方法才能进来和我们一起玩了。”

  各种冷嘲热讽隔着遥远的距离飘过来,继欢眼瞅着被称作莱尼的魔物脸色越来越糟糕了,就在这个时候,魔物通红的双眼对上了继欢。

  “谁说我没东西可扔?”口中发出一阵恶臭,继欢随即感觉自己整个人被一双滑腻的大手禁锢住了,下一秒,继欢感觉自己被高高举起,然后轻轻一抛――

  糟糕――继欢脑中忽然想到了昨天在外格斗场被客人扔出去的前辈。

  就像那名前辈一样,继欢被人重重的投掷了出去――

  肥胖魔物的力量太大了,继欢完全无法反抗,迅速就被透过了保护区范围内,大风在他耳旁呼啸着,看着红色的包厢距离自己越来越遥远,继欢的大脑这时候是一片空白的。

  他想过自己如果被包厢主人“万一怎么了”的时候要如何应对,他设想了种种应对措施,可是实际真正发生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设想完全没有用!

  就在这个时候,继欢听到上方有人说话了。

  就像天堂传来的声音,那般高高在上,那般遥不可及――

  是阿瑾的声音。

  “风。”

  和声音一起传过来的还有一张纸牌,纸牌翻飞飞过自己的时候,继欢鬼使神差的抓住了那张牌。

  就在这个时候,继欢的身下忽然传来一阵飓风!

  原本粉身碎骨般的下降趋势瞬间被制止,身体被风托着,虽然有点狼狈,不过继欢好歹毫发无伤的降落了。

  降落到迷宫的瞬间,继欢迅速滚到了一个角落将自己藏了起来。

  手里紧紧抓着那张纸牌,继欢迅速向纸牌上看去:

  “躲去东南角,移开红色的砖。”

  是阿瑾的字迹!

  阿瑾用中文写给自己的!

  继欢的心脏怦怦跳了起来。

  将纸牌收到怀里,继欢迅速沿着墙角向东南角跑去!

  一下从居高临下的观看者变成了亲历者,继欢这才真正意识到了这种格斗的可怕之处。

  找寻东南角的过程并不顺利,继欢一边跑还要想办法避开周围魔物们的攻击范围,除了魔物和魔兽之外,这里居然还有各种诡异的天气。

  避开迷宫一角的大火,继欢瞬间跌入了一个水池。好在水池内的魔兽已经被干掉了,喝了几口带着浓郁血腥味的臭水之后,好容易爬出来,对面又是两头正打的不可开交的魔兽!

  包厢的主人此刻就是上帝,他们可以任意操控迷宫内一切生命的生死!

  短短的时间内,继欢身上的白色马甲已经变成了红色。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些魔兽也好,魔物也好,却并没有攻击他,继欢想,说不定被放出来格斗的魔物、魔兽身上是被标记过某种记号的,“首先攻击身上有记号的人”,搞不好是这样。

  可是等到他们解决完优先攻击的对象,如果还有剩余的力气,下一个进攻的对象肯定是自己。

  咬着牙,继欢拼命跑着,趁着脑中还有之前在上面看到的西南角的印象,继欢迅速摸到了那个角落。

  不知道是不是在角落的缘故,那个角落的地面意外还算干爽。

  之前继欢根本无暇关心迷宫的地板是长什么样子的,何况半局比赛已经过去,迷宫内绝大多数地板已经被破坏的七七八八,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了,只有这个角落的地板竟然保留了原本的样子。

  继欢这才发现这里的地板是由两种颜色的地砖组成的,大部分是黑色,然后还有红色的转头点缀其中,拼成了一些规律的图形。

  “……移开红色的砖。”阿瑾的那句话是这样写的,可是这里……有好几块红色的砖。

  吞了一口口水,继欢顾不上研究是具体是哪一块了。

  他准备只要是红色的转头,都撬起来。

  不过,实际情况则比他想象的更简单,当他撬到第二块的时候,那块转头忽然松动了,将转头移开,一个黑黝黝的洞瞬间出现在继欢眼前。

  继欢急忙由掀开了几块砖,这样一来,下面那个洞就更加清晰了,足足可以容纳一个人的大小,继欢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然后迅速钻进了那个洞里。

  第108章 反转(大修)

  洞壁比他想象中滑腻的多,几乎是刚刚钻进去,他就不可自制的向下滑落,重重跌落在坚实的地面上,继欢被眼前看到的情景惊呆了:

  这个洞的终点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房间!

  有着无数笼子的巨大房间!

  大部分笼子是空的,视野所及范围,只有三……四个笼子里有人,确切的说,是有魔物。

  看到最后一个笼子的时候,继欢忽然屏住了呼吸。

  在旁边高矮胖瘦各自不一的几头魔物/魔兽之间,他的个子是那样不起眼,然而继欢却一眼看到他了。

  物全身上下都是灰黑色,几乎融进背景之中,只有一个地方让他有点露馅了:那就是他脖子上粉红色的小围脖。

  然而就是这个小围脖让继欢最终确认了小魔物的身份的。

  灰!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继欢更加仔细的观察前方的情形,然后这才发现那笼子里的正中央有一根金属柱,四个笼子里都有,那柱子中间是镂空的,包括小灰魔在内、四头魔物每人的右手腕上都戴着一根粗大的金属环,那环是嵌在柱子镂空的位置的,这样一来,四头魔物能够活动的范围就被那根柱子限定住了。

  所有魔物都是一脸麻木。

  小小一团的灰色魔物不起眼的蹲在角落里,手里还拿着一根破破烂烂的金属棍。

  将那根金属棒牢牢握在胸前,小灰魔一动不动窝在那里。

  头顶上似乎又有人扔了一张牌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头魔物手上的金属环忽然与身后的金属柱分开了,那头魔物一脸麻木的向前方跑去,在他离开后,那根金属柱瞬间收到地下,那边便只剩下三头魔物了。

  继欢忽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是“放牌”的地方。

  所有和纸牌上对应着的魔物都被拴在这里,有人叫牌的时候,他们身上的金属环便和金属柱分离,瞬间投放战场。

  显然,小灰魔也是其中一张牌。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心中一酸,继欢轻轻的叫了小灰魔的名字。

  “灰。”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式开口叫出小灰魔的名字。

  “灰。”继欢又叫了一遍。

  这一次,小灰魔终于回过头来了,布满血污的小脸上满是凶狠,然而,发现身后人是继欢的瞬间,那张小脸上的表情瞬时变成了难以置信。

  飞快的向小灰魔的方向爬去,下一秒,继欢便蹲在小灰魔面前了。

  小灰魔的身上都是伤口,害怕弄疼他,继欢几乎不敢碰他,只能用言语安抚他。

  “……在这个地方待了这么久,怕了吧?”

  小灰魔想说自己不怕的,他的胆子很大的,这么多天过去,不但没有一头魔物成功的吃掉他,反而有好几头魔物被他吃掉了。

  可是……

  和心中所想的刚好相反,小灰魔感到自己的脑袋僵硬的上下点了点。

  “乖,不怕了,不怕了,我们来接你了。”

  继欢不是个很会说话的人,他的安慰语也朴实的近乎僵硬,可是,偏偏小灰魔却听得很认真,两只小耳朵竖了起来,他贪婪的听着继欢对自己说话:

  “……不止我,阿布也来了,还有阿丹,还有你没有见过的那吉……我们一起过来找你了,我们一起回家去……”

  “所以,不要怕。”

  继欢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在小灰魔耳旁,他嘴里的热气喷在小魔物的耳旁,尖尖的小耳朵动了动,然后,再也忍不住了――

  眼泪和鼻涕同时从眼眶还有鼻腔中涌出来,小灰魔无声的哭了。

  那根一直被小魔物紧紧握在手中的金属棒“吧嗒”落地了。

  吃力的挨着金属柱子站起来,小灰魔哭着朝继欢伸出了两只细细的小胳膊。

  继欢瞬间将他抱住了。

  再也不去担心自己的拥抱会弄痛这孩子身上的伤口,继欢紧紧抱住了他!

  “疼吗?”继欢小声问着他。

  小魔物便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继欢便轻轻摸着小魔物的小脑瓜,一下又一下摸着。

  “闭上眼睛,不要怕,我就在你身边,我们在一起,一直在一起。”将小魔物的头紧紧压在自己的怀中,继欢这样对小灰魔说到:“被点到牌也不要怕,我和你一起出去。”

  怀里的小魔物将他抱得更紧了。

  他虽然小,可是力气却比继欢大得多,继欢觉得自己快在这个拥抱里窒息了。

  不过……

  这么紧张的拥抱,小家伙一定害怕的狠了。

  一下又一下的摸着小魔物瘦骨嶙峋的小背脊,继欢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认识到这还是个孩子。

  继欢抚摸带来的舒适与安全感远远大过了疼痛感,慢慢的,灰色的小魔物当真在继欢怀中闭上了眼睛。

  外面魔兽和魔物的动静仍然很可怕,可是,他心中奇异的平静了下来。

  不是之前死水一般的平静,而是一种……安宁?

  瘦瘦的脸颊紧紧贴在继欢温热的胸前,小魔物第一次感到了安宁。

  这是他短暂魔生中得到的第一个“拥抱”。

  啊……就是这个缘故,那个黑蛋才这么喜欢“抱抱”吧?

  “抱抱”真舒服呀。

  缩在继欢怀里,小灰魔静静的数着继欢的呼吸声。

  周围依然危机四伏,可是这一刻,他不想抵抗了,缩在继欢的怀里,小魔物柔软而顺从,闭上眼睛,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抱着自己的这个人了。

  真舒服呀……

  疯狂的格斗场内,继欢和小灰魔静静的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

  迷宫内是布满鲜血和硝烟的战场,而迷宫之上,那些高高在上的包厢中,这是操控着这场战斗的“神明”。

  “尼法亚!”包厢内又甩出一张牌。

  尼法亚,这已经是一种高阶魔物牌了,这种级别的魔物一出,其他人现在场中的牌至少死一半。

  “围墙。”偏偏有人不按理出牌,使出了限定牌。

  迷宫内于是瞬间竖起了一堵高墙,刚好挡在“尼法亚”即将出现的位置。

  尼法亚牌的主人暴怒了。

  下一个包厢的主人趁机使用了“山脉”牌将尼法亚彻底压死了。

  “托勒斯!”又是一张高阶魔兽牌!

  如今每位包厢主人手中剩下的牌都不多了,大家都斟酌着,看谁的牌可以剩到最后。

  这种牌拼得不止是运气,还要看战术、看排序组合,之前的莱尼手中有好几张相当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