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86章
猪啊!

  “大白,大白,过来一下。”继欢随即叫了一声。

  于是原本还在猪圈里睡觉的大白立刻从一米五高的圈里跳出来了,飞快的跑到主人身边,屁股后面的小尾巴还甩啊甩的。

  看到主人的时候,大白还是很高兴的。

  它还是一头小猪的时候,是继欢亲手在一个肮脏的猪窝里选中了它,当然,当时还有其他几名同伴,它还目睹主人给自己盖了房子,一共两座,山上一座(八德镇那里),山下一座(这里),都干净整齐。

  好吧,对于大白来说,它是搞不清居住地点的变化的,对于它来说,只要跟着主人就是窝了。

  一般主人叫他出来多半是好事,有时候是要冲凉,有时候是有好吃哒,还有时候是背着小主人在院子玩……随时待命的大白立刻就从猪圈里跳出来了。

  每天都可以用三位主人泡汤剩下的水冲个凉顺便浇地的大白长得猪如其名――干净白嫩,看起来随时可以下锅,而不用另外再清洗了。

  这个话题似乎很危险……

  继欢瞅了瞅大白,又仔细观察了一下笼子里的三头魔兽,越看越像。

  除了眼睛颜色不太一样,皮毛颜色不太一样,爪子锋利程度不太一样,牙齿不太一样……以外,其他地方似乎哪里都一样啊!

  大白的小眼睛也从主人身上移到他面前的笼子里了,笼子里三头魔兽的三双眼睛在他来的瞬间立刻转到它身上了,和那三双鬼火般的眼睛对上的瞬间,大白的后腿抽了抽,尾巴瞬间僵直变成一条小棍,它猪躯一颤――

  又想拉稀了。

  颤抖的看了主人一眼,小声“嗷”了一声,大白夹着尾巴跑到指定地点如厕去了。

  继欢:“大白的肠胃有点弱啊……”

  不过经过刚刚的对比已经够了,继欢如今已经百分之百确定笼子里的魔兽就是一头本地猪了。

  联想到之前某次通话的时候阿瑾提过猪肉的味道,他顺便接了一句大白如今是这里最后一头猪,找对象都有点困难……之后,继欢脑中瞬间融会贯通。

  他悟了:笼子里这头魔兽,是阿瑾给大白介绍的对象啊!

  作为来到此地已经吃过不少魔兽的人类,继欢迅速适应了本地的生活,同时适应的还有审美。

  没有意识到自己有点矫正过度,他如今看到一切不正常的长相都会在心里暗示自己那很正常,是他少见多怪,久而久之,他就真的淡定了。

  用箱子里找到的钥匙打开笼子,继欢对立面的三头魔兽叫了一声:

  “出来,出来。”

  然后里面的魔兽就当真自己出来了。

  当它走出来的时候,继欢总觉得地面微微颤动了一下。

  是错觉――继欢告诉自己。

  大白拉完稀回来了,颤巍巍的看着主人面前那头可怕的怪物,它想逃跑,可是主人在这里,它、它又能跑到哪里呢?

  “大白,给你冲个凉。”闻到大白身上有点臭味,继欢于是从旁边拿起了一个水盆。

  站到指定的菜地上,大白视死如归的去冲凉了。

  那头可怕的怪兽不知怎么的,待了一会儿居然站到它身边来了,于是继欢也给它冲了冲。

  冲凉的时候,继欢特意往对方胯下看了一眼:母的。

  他于是完全放心了。

  人家都说大白看起来有点像母猪呢!他从来没对阿瑾提起过大白的性别,如今配对的猪送过来他才有点担心,不过现在这样看来――

  阿瑾很靠谱嘛~

  哼着一首儿歌,继欢将一盆一盆的水向两头猪身上浇去,被辐射照射的发红发烫的肌肤瞬间凉爽下来,身上的尘土泥土也顺着水滑下,汇入蹄下的菜地中,将来会长出茁壮的蔬菜。

  新来的小母猪明显很脏,大白已经洗的白白嫩嫩了,它身上滴下来的水还是连汤带泥,继欢甚至看到好几条虫子从它身上逃了下来,然后一下子被眼明爪快的小公鸡啄走了,发现这里有新的美食,继欢家的五只鸡迅速围了过来,所有虫子无一例外,最后都进了它们的嘴巴里。

  拉着小母猪换了好几片菜地,所有菜地都浇透了的时候,小母猪身上落下来的水总算不是黑的了。

  继欢就从菜地里顺手扯了两根南瓜秧,上面还各带了一枚半大的嫩南瓜。

  他将两根南瓜秧分别放到了两头洗干净了猪面前。

  摸着大白的脑袋,继欢轻轻摸索着掌下光滑中带点毛发粗糙的皮肤。

  大白的身体半边春风拂面,半边地狱火焰,试图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主人的手掌和面前的南瓜藤上,它叼起一根南瓜秧咀嚼起来。

  而它旁边的三头魔兽静静看了很久,看到大白吃的香甜的样子,它也凑过来啃另外一根南瓜藤了。

  南瓜藤很嫩,又滑水又多,一颗头的牙齿原本有些疼的,主人离开后,再也没有人敢接近它,所以那肿胀的牙齿也就继续恶化下去了。一方面是伤心,一方面是牙疼,它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直到现在。

  这个绿色的植物嚼在嘴里,它觉得牙齿没有那么痛了。

  (注释:传闻南瓜藤还有南瓜瓜蒂有清热,减轻牙痛的功能。)

  然后它又吃了口南瓜。

  其中一颗头的小眼睛瞬间提亮了一个色阶!

  紧接着,继欢眼睁睁看着三头魔兽自己和自己打起架来。

  看着叼着南瓜藤躲到一边的大白,继欢笑着又扯了两根南瓜藤,分别递到另外两颗头下,他轻声说着:“不用抢,还有很多,这些南瓜都是大白种的,管够。”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他说的话,三头魔兽变得不那么急躁起来。

  吃完南瓜藤和南瓜,大白就重新跳回猪圈了,而那三头魔兽看了看大白,也跳进去了。

  DUANG的一声。

  仿佛地动山摇。

  错觉错觉,一头猪,个子就比大白大一圈,怎么可能那么沉呢?

  继欢看着猪圈里多了的三颗脑袋,继续背着黑蛋擦地板去了。

  擦完地板,看看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他给阿瑾拨通了视讯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

  问过晚上好之后,继欢特意带着电话,给阿瑾展示了一下猪窝里的……到底是几头猪,这是个问题。

  新来的小母猪已经在猪圈里睡着了,占据了猪圈大半的位置,小母猪特别霸道,继欢将电话拿过去的时候,大白已经被挤到最角落去了。

  “……”看到被放在猪圈里的……罗姆夫人的爱女,阿瑾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它吃了吗?”想到对方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关注一下:“它……不太好养,之前我喂它吃肉,完全不碰的。”

  “大概你喂得东西不对,猪没必要特意喂肉的,之前在乡下都是喂猪草,来到这边草很少,这才给大白的饲料里加了肉,如今有了南瓜就好了很多……

  ……它一来就吃了三根南瓜藤外加六个南瓜,胃口很好……”

  “谢谢你,阿瑾,这是你特意为大白找的配偶吧?”

  少年薄薄的粉色唇瓣一开一合,阿瑾的表情有点微妙。

  不过――

  罗姆夫人确实交代要给自己的女儿找对象来着。

  “那就请你帮我观察一下,它和大白是否适合。”

  这句话,阿瑾说的有点意味深长。

  没在这件事上多谈,很快他就转移了话题。

  他提到了那些纪念品,然后又提到了红纸包着的茶叶……

  “茶叶?那不是蘑菇吗?”继欢仔细回想了一下。

  于是黑发的菲尔扎哈先生又愣住了。

  生长在居住超过100年的巢穴内,还要期间完全不打扫……

  仔细想想,这种环境确实……有可能生长蘑菇这种菌类。

  黑发的魔物沉默了片刻。

  “我对菌类养殖并不了解,不过,你在自己食用前,可以让大白吃一些试试看。”阿瑾隐藏了这些“茶叶”原本就是寄回来让继欢送人的事,听到继欢认为那是蘑菇而有点开心的样子,他只是建议对方食用需谨慎。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继欢面容严肃。

  于是,当天晚上,大白的晚饭就是――泡开的茶叶、不!蘑菇!

  大白吃了,没死!

  于是等到阿爷晚上回来,就吃上了香喷喷的蘑菇炒肉~

  阿爷高兴极了,就连黑蛋也喜欢蘑菇炒肉汤汁拌出来的谷粥,比平时多吃了小半碗!  



  第96章 小灰魔买了手机

  艾罗卡(阿瑾告诉继欢的、小母猪的名字)和大白是否合适这一点,继欢有点不太看好。

  =-=

  大白明显受气是真的。

  猪圈本来还算宽敞,偏偏艾罗卡霸道的很,一进来就把大白挤到角落不说,还吃大白的食物,和大白的水,晚上睡觉依稀还把大白当靠背。

  大白哆哆嗦嗦的都忍了。

  继欢总觉得大白很怕艾罗卡,几天下来,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大白身上的精瘦肉又多了。

  估计不行――继欢就把自己的观察结果和阿瑾说了,然后两天后阿西木先生便再度上门送货了,这次送来的却又是两头魔兽。

  一头是公的:相当漂亮,拥有一身宝石一般的硬鳞还有蓝色的眼睛;

  另一头则是母的:和大白长得有些相似却又不完全一样,看起来更像艾罗卡,不过只有一颗头,没有獠牙,然而偶尔张开嘴喷气的时候,继欢却不小心看到了里面锋利的牙齿。

  “既然大白和艾罗卡合不来,那就没必要勉强,这两头魔兽是给它们各自准备的相亲对象。”――阿瑾是这么说的。

  虽然不明白阿瑾最近怎么对两头猪的婚事如此关心,不过他心里确实也想给大白找个伴的。

  四头魔兽←其中一头还有三头!一个猪圈显然不够了,于是他就在下班后和阿爷加班加点又搭了一个猪圈。

  新的猪圈给大白还有新来的小母猪,旧的猪圈则留给英俊潇洒的雄性魔兽以及艾罗卡。

  安置好四头魔兽继欢也累得很了,回到卧室倒头就睡了。直到第二天被小公鸡打鸣的声音叫了起来。

  给黑蛋拉拉小被子盖上肚皮,继欢穿好T恤出门了。

  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是打开门到院子里去,看看太阳,然后看看沐浴在清早阳光下、在自己和阿爷的辛勤打理下越发茂盛的菜园对于继欢来说是很高兴的事。

  原本灰扑扑的院子如今渐渐被绿色爬满了,不但黑蛋喜欢,继欢心里也是很欢喜的。

  像往常一样,继欢推开了门,然后――

  高瘦的半大青年愣住了。

  他的绿色菜园呢!怎么变红了?

  心里一颤,继欢很快发现地面上的红色竟是血迹,就像下了一场血雨,继欢种的蔬菜上洒满了鲜血!

  向血迹最浓厚的地方寻去,然后,在那背朝阳光有点黑暗的角落、在崭新的猪圈里、继欢对上了三头魔兽猩红的眼睛。

  显然已经察觉继欢的到来,三头魔兽的三颗头兀自咀嚼着,然后忽然嘴一张,从里面喷出了一根苍白的骨头,就在继欢心头一颤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