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84章
,不过她却很喜欢。

  沐浴在对方赞赏的眼神中,她渐渐改变了。

  爸爸留给自己的是多么好的东西?!

  大笔的钱撒出去,他们心里再讨厌自己,脸上还要冲自己微笑,各种谄媚的笑。

  心口不一的滋味好吗?

  呵呵。

  何况父亲还留给了自己力量。

  女魔物中数一数二的力量,她可以很好地保护自己,还能保护他。

  她最终对对方表白了想和对方共度一生的想法。

  她记不清对方的长相了,可是却记住了对方当时的表情。

  那是极为惊喜的表情。

  “我……好高兴,不过……有件事,我得先去解决一下,解决完了,我才能回来,你等我,好么?”

  对方说完就走了。

  他经常这样,想到就去做,她习惯了。

  在他离开的日子里,她买了一块市中心的地皮,按照他和她的喜好建造了一栋房子。

  有非常大的画室,艺术品陈列室,还有育婴房和儿童房。

  她已经开始祈祷他们以后的孩子一定要长得像爸爸了!

  好吧,虽然爸爸也不见得多帅。

  可是她是那样喜欢他呀!

  房子建成了,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两百年……

  那人竟是再也没有回来。

  被欺骗的愤怒熊熊淹没了她!

  在他离开二百年的时候,她结婚了。

  同年丈夫被她杀掉,她很快再婚。

  再后来,她就成为其他魔物嘴里的美男子收藏家了。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她一直认为那个人是忽然反悔了,谁知,今天却有人告诉自己,他不是反悔,而是在退婚之后,被人埋伏杀害了……

  颤抖着,她的眼睛里又掉出一大滴眼泪。

  将朦胧的视线移向身前的男子,她试图听到对方心底的话,然而――

  听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她索性直接问了:

  “你是谁?你为什么可以知道我和他的事?”

  对面黑发的男子忽然笑了,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您现在可以动一动了,不过只能擤鼻涕,不可以袭击我。”

  瞪了对方一眼,康塔罗夫人没好气的扯过了那块手帕,然后吭哧吭哧的擤起鼻涕来。在她擤鼻涕的时候,她再次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我只是萨罗耶魔王的崇拜者,爱好收集他留下来的各种遗物而已。”

  “在您出手抢夺罗姆之心之前,我并不知道谁是应该在这份婚书空白侧签字的人。”

  “受到上次一件事的提醒,找不到,无法确认自己要找的人是什么人的时候,就让他来找我好了。”

  “果然,您主动来找我了。”

  “罗姆是个非常罕见的姓氏,何况其中一个拼写方式还不是我们这里有的,那条项链也不贵,起码和我其他的藏品相比,它极为廉价。

  这样的情况下,有人还放着其他藏品不顾,单单抢了一条不值钱的项链。

  我只能想到:第一,抢夺项链的人不缺钱;第二,抢夺项链的人认识罗姆;第三,抢夺项链的人大概是这份婚书另一位签字人。”

  黑发魔物的声音永远是这样冷淡,充满理性的,不管面前发生了什么事,他似乎永远是这样胸有成竹的样子。

  可是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看到您的瞬间,我就知道我全部猜对了。”

  “您,是魔王的遗孀呢。”

  黑发的魔物忽然笑了。

  “真是……可怕的甜言蜜语。”最后擤了擤鼻子,康塔罗夫人忽然笑了,看了一眼还放在男子手中的黄色婚书,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这枚戒指……确实是他给我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也不值钱。你真的要用它换婚书吗?”

  “请理解,我是一位偏执的魔王遗物收集者。”黑发魔物彬彬有礼的笑了。

  康塔罗夫人静静看了他半晌。

  半晌脱下了手上的戒指,将戒指放在掌心,她朝黑发魔物伸出了手:“虽然也很舍不得这枚戒指,可是,我更想要他的婚书。”

  黑发魔物微微笑着,一手将手中发黄的薄纸递过去,一手则接过了戒指。

  体型硕大的女魔物几乎是迫切的将婚书拿过去的,小心翼翼将婚书展开在手中,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泪眼滂沱中,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婚书另一侧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几乎是在她签好名字的瞬间,一个红色的徽章赫然纸上!

  誓约……已签订。

  她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

  啊!多么幸福的感觉,她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到蒸发,她几乎听到自己血管颤抖的声音!

  无上的幸福感,包围了她。

  “恭贺新婚,康塔罗夫人。”她听到了第一声,也是唯一一声道喜声。

  她忽然笑了。

  “不是康塔罗夫人,今后,我就是罗姆夫人啦!”

  “是我错了,恭喜您,罗姆夫人。”黑发魔物立刻改口了。

  小心翼翼将婚书装入口袋里,罗姆夫人看起来精神很好。

  “要不要看看他给我带来的礼物?”回转身子,她对身后的黑发魔物提议道。

  “乐意至极。”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带着黑发魔物来到了一个小房间内,给他介绍了房间里各种各样的东西。

  像大便的石头,路边的小画书,一枚好吃猎物的牙齿……随着她的介绍,黑发的魔物脸上一直镇定自若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痕。

  然后,罗姆夫人就哈哈笑了:“帅哥,怎么?你以为这里是藏书?”

  “哎呀!我对萨罗耶魔王不感兴趣啦,我是不知道萨罗耶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我认识的罗姆甜心可是个不识字的笨蛋。”

  “他喜欢的东西也就是这里这种水平啦!”

  罗姆夫人高声笑了起来。

  耸耸肩,黑发魔物看了一眼手掌心的戒指,然后将它放入了正装内侧的口袋内。

  罗姆夫人注意到了他这个举动。

  “既然收下了戒指,那么,我的女儿可就归你了。”

  “我的女儿是我所有遗产的继承者,包括这枚戒指,拿走了这枚戒指,你就要对她负责。”

  她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推开一扇窗户,她忽然大叫了一声三位女儿的名字:

  伴随着地动山摇的声音,那头三头魔兽冲到她面前了。

  “小艾,小罗,小卡,以后妈妈不在了,你们就要跟着这位叔叔了,让他给你们找个好老公,男人不用太有钱,妈妈的遗产都给你,你们有钱就行了,要找个靠谱会过日子的,听到了吗?”

  仿佛交代遗言一般,她絮絮叨叨对面前的三头魔兽说着。

  三对红眼睛顺着她的叙述移到了黑发魔物身上,静静地凝视着他,没有一丝感情。

  紫色的月亮在三头魔兽身后,幽幽的,散着柔和的光芒。

  挨个摸过“女儿们”的头颅,罗姆夫人静静的看着月亮,她的表情恬淡,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生命力在她身上急速流逝!

  她确实是在交代遗言。

  签订婚书的瞬间,她和萨罗耶罗姆同生共死的誓约便已经成立。

  然而萨罗耶罗姆早已死亡,于是签订了同生共死婚书的她……

  注定会在片刻后死去!

  她不后悔。

  能够和他结婚,是他等了一辈子的事。

  “啊!现在他已经死了,我也快要死了,我们会不会在那边见面呢?”她已经有些站不住了。

  然而视线却仍然看着月亮,仿佛月亮上有那个人的影子一般。

  “你说我们将来生几个孩子好呢?”

  “不过还是不要生比较好吧?我的长相比较吓人,好多小孩子都怕我呢!”

  “不会。”黑发的魔物在她身边慢慢说着。

  “怎么可能?你倒是给我找一个不怕我的孩子试试看啊……呵呵……”罗姆夫人的眼前有点模糊了。

  黑发的魔物于是陷入了沉思。

  不讨厌青蛙的小婴儿……

  他想起来大概会有一个。

  青蛙和蟾蜍长得差不多,应该……

  他给继欢发出了视讯电话请求,继欢接起电话后,他第一句话就是:

  “请让黑蛋接电话。”

  对面的半大青年很显然困惑了一下,很显然,刚刚断奶的黑蛋作为被指定的接电话人,还是第一次。

  不过他到底把电话递给黑蛋了,与此同时,黑发魔物也将电话递给罗姆夫人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罗姆夫人就看到了一头光着屁股的黑色小魔物。

  他看起来是那样小,呀!小鸡鸡还是一小撇呢~

  罗姆夫人就笑了一下。

  让她十分诧异的是,对面的小魔物非但不怕她,也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咻咻”的,非常古怪,可是非常好听。

  几乎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啦。

  小魔物认真的用自己的方式和对面的罗姆夫人“聊着天”,小爪子不断向屏幕抓去,他似乎想要摸一摸罗姆夫人。

  罗姆夫人就冲他乐。

  小魔物身后还有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他抱着他,不让他将口水喷到屏幕上。

  罗姆夫人忍不住逗他:“小家伙,你觉得我漂亮吗?”

  对面的小魔物就一个劲的点头。

  “那你觉得天底下最漂亮的人是谁呢?”

  小魔物又点了点头,然后嘴巴里不停的发出他现在唯一会说的词:“啾啾!啾啾!”

  罗姆夫人哈哈大笑了。

  “啊,原来真的有小婴儿不怕我呢!”屏幕里的小魔物已经模糊了,她开始看不清了。

  “之前你说你老家有家室我不信,不过,现在却是信了的。”静静的盯着已经一团模糊的屏幕,罗姆夫人慢慢说着。

  “将来,把我的女儿们嫁到你老家吧?这看起来是个好地方。”

  “如您所愿。”她听到了黑发魔物的保证。

  然后,头一歪,带着嘴角最后一抹笑容,罗姆夫人眼睛睁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紫色的圆月倒映在她眼中,非常美丽。

  与此同时,她口袋中的婚书瞬间化成了粉末。

  誓约,已履行完毕!  

  第二卷:树之蜜

  第94章 舅舅又收到礼物了

  康塔罗夫人死掉了。

  头天还在生龙活虎看格斗比赛的人,冷不防就死了,临走前把遗产继承者交给了菲尔扎哈先生,而且――

  死后墓碑上的名字还改成“罗姆夫人”了!

  这、这、这是说明她临死前嫁给菲尔扎哈先生了吗?

  记者和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一下子就脑补了一个充满桃色黑色金色……各种颜色的爱(阴)情(谋)故事!

  直到有人想起菲尔扎哈先生的全名:

  津墨菲特菲尔扎哈

  哎?罗姆呢?菲尔扎哈先生的名字里没有“罗姆”这个音啊?

  不少人的好奇心都爆表了!然而菲尔扎哈先生却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

  动用罗姆夫人留下来的遗产购买了小森街的房子,就当人们以为这又是个始乱终弃的故事的时候,他却将罗姆夫人的遗体埋入了小森街的那栋房子内。

  小森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