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66章
菲尔扎哈先生如今搭乘的正是这些交通工具中最慢的一种。虽然速度上没有任何优势,然而也正是由于速度慢所以可以很好地欣赏沿途的风景,除此之外,票价还非常便宜,所以这种交通工具非常受没有多少钱的年轻魔物以及年纪大的老年魔物欢迎,低阶魔物们也喜欢这种交通工具,高阶魔物则很少选择。

  菲尔扎哈先生――不,此刻或许应该称他为阿瑾,脱下了昂贵精致的黑色正装,他现在只穿着里面的白色衬衫,领结解下来,最上面两颗扣子也松开,现在的他看起来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族青年。

  他又是和继欢一起在叶法尔的房子里生活过的阿瑾了。

  买了靠窗位置的车票,他现在正在托着下巴看窗外的风景。

  窗外的阳光异常强烈,地面一片黄沙,几乎没有什么植物。然而随着列车的行进,窗外的植物开始多起来,阿瑾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图:现在应该是快要离开优塔热地区了。

  他在窗边静静看风景的时候,旁边魔物们的话不时传入他的耳中。

  “两百年前,这里可是什么交通工具也没有,只有高阶魔物还有部分天赋异禀的魔物才能穿越这片荒漠到达中心城。你们知道中心城为什么叫冬之城吗?”坐在他身边的是一头老魔物,身边还有两个年轻人,他们正在一脸兴趣盎然的听老魔物讲古。

  “为什么为什么?”其中一头女魔物催促他道。

  拥有一头粉红色的头发以及尖尖的耳朵,这是一头长得很可爱的女魔物,身量不高,体型也不大,看起来很无害。

  很享受被年轻人追问的感觉,老魔物笑了,捋一捋灰白色的胡须,他不再卖关子:

  “因为那个时候如果春季从优塔热地区的沙漠边缘出发的话,到达中心城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冬季了。”

  “不知道高阶魔物的速度如何,至少能够靠自身能力过去那里的中阶魔物们的情况大抵如此。

  一路上要经过六个季节,再慢一点甚至更多,真是漫长而辛苦的旅行啊……”

  “那您年轻的时候去过冬之城吗?”这次开口问话的是旁边的年轻男魔物,他的头发同样是粉红色的,不过颜色更深一些接近红色。

  “当然没有,我不是高阶魔物,也没有能够抵抗强烈辐射的厚皮,毅力也不够,自然是到不了的。”老魔物很坦率的摇头了:“我还是火车通车后第一次去的冬之城呢,对于经历过那个时代的魔物来说,能去一次冬之城,看看那里长什么样,是很多魔物的梦想。火车票降价后,我就索性一年来一次了。”

  一边说着,老魔物一边望向窗外,感慨的叹出一口气:

  “现在的魔界,当真和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的魔界,和以前当真不一样了――老魔物发出一声叹息的时候,阿瑾心里也在这么想。

  那个时候,低阶魔物一辈子几乎只能在出生地生活,从出生到死亡,除非被买卖,他们几乎不会有离开出生地的机会,中阶魔物的活动范围稍微大一些,然而也大的有限。

  魔界是属于高阶魔物的,正如身边这位老魔物所说,那个时候能够肆无忌惮去往任何地方的只有高阶魔物。

  像这头老魔物这样的低阶魔物,一辈子不可能到达冬之城。

  更不要说和两名高阶魔物如此热烈的交谈了。

  视线虽然没有落在旁边两名年轻的魔物身上一眼,然而仅凭气息,阿瑾立刻知晓了两名年轻魔物的身份。

  他们已经在极力降低自己的气息了,这种伪装成功的骗过了旁边的老魔物,然而却无法骗过阿瑾。

  高阶魔物都是骄傲的,高阶以下的魔物在他们眼中完全不是和他们平等的生命体,如今看到三头阶级相差极大的魔物相谈甚欢,阿瑾心中其实感觉颇有点微妙。

  呃……

  大概就是有人在和食物相谈甚欢的感觉吧?

  视线从窗外移向车厢内,这样一来,阿瑾的视线却是和老魔物撞到了一起。

  “啊……抱歉,我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大?打扰到你看风景了吧……”和那双死水一般的眸子撞上的时候,老魔物只觉心肝一颤,慌忙塞了一颗药到嘴巴里,一边嚼他一边道歉了。

  “并没有,只是随便看看。”嘴角微微勾起,阿瑾笑着道。

  他的脸扭过来,这样一来,身边的三个人终于见到了他的正脸。

  菲尔扎哈先生的外表自然是非常吸引人的,然而魔物们的外表大凡都很好,这样一来,他这样的长相倒也稀疏平常。

  不过,他谈吐有度,风度翩翩,没多久便非常自然的和另外三头魔物交谈甚欢起来。

  “啊!忽然觉得阿瑾先生好帅啊!”女魔物们大部分都相当坦率,没多久,那头女魔物就这样对自己身边的兄长说道。

  “他确实是个有意思的人,不过你可不要看上他,他才是低阶吧?勉强够到了中阶的程度,你们俩过不到一起的。”男性魔物警告她。

  女魔物是当着阿瑾和那名老魔物的面和自己兄长说的,她并不害怕自己和兄长的对话被另外两头魔物知道,高阶魔物之间自然有他们才能听到的声波范围。

  “只是说说而已嘛~”嘴巴嘟了嘟,年轻女魔物不再和兄长窃窃私语。

  两头年轻的魔物并不知道,他们刚刚的对话已经全部被对面的黑发男子听在耳中了。

  对于这种事情见的多了,阿瑾并不在意,比起两头稍嫌幼稚的年轻魔物,他更喜欢和对面的老魔物交谈。

  虽然拥有和任何人相谈甚欢的能力,然而他其实并不喜欢年龄轻的人,年龄小,往往代表了幼稚与无知。

  他之前一直是那么认为的。

  直到遇到继欢。

  认识继欢之后,他才知道了年轻代表的另外一层含义:无畏。

  因为什么也不知道而什么也不害怕,这种叫做无知。

  而什么都知道了仍然不害怕的,这才是真正由于坚强和勇气而产生的无畏,

  因为继欢,他现在愿意包容一下年轻人们的无知了。

  不过,这种包容力并不多,一点点而已。

  阿瑾微笑着听对面的老魔物讲着自己年轻时候的事,这点上人和魔物并没有什么不同,快要死去之前的日子,总是会想起过去的时光。

  当他在下界由于衰弱而垂死的时候,他也经常想起以前的日子。

  “刚刚我就想问了。”阿瑾正想着之前的事情的时候,老魔物忽然指了指他放在桌子上的钥匙扣。

  “这个钥匙扣,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两百年前冬之城发行的入城登记证明吧?”

  “由于那个时候能够抵达冬之城的外面人还不多,所有进城的人都会拿到一个入城登记证明,凭借这个登记才能在城中活动,你这个钥匙扣……就是那个东西吧?”

  不意外他会发现这一点,阿瑾点了点头。

  离开叶法尔之前,他将钥匙放在了厨房,将身上唯一一把钥匙交给少年,他想自己以后不会回来了,这样一来,钥匙全部留给房子未来的主人是理所应当的事。

  然而等他稍后住进酒店的时候却在行李箱中再次发现了那枚钥匙。

  不再是光秃秃的一把钥匙,上面还绑上了个钥匙扣。就是现在这个,多年前在冬之城得到的入城证明他自己都不知道丢在哪里了,他甚至都忘记还有这么一回事了,谁知,却在多年后再次看到了它,非但如此,少年还非常手巧的用它编了一个钥匙扣,冬之城当年的徽章露在外面,恰似一个漂亮的装饰品。

  钥匙这种东西不好随处扔,他索性就一直随身带着了。

  “是的。”阿瑾对老魔物道。

  “啊啊啊啊啊!!!!!请问我可以摸一摸吗?这是传说中的徽章啊!我只是听说过,还从来没有见过呢!”老魔物的反应却非常不得了,他看起来兴奋极了!

  “哦?”他这个反应却是超出阿瑾的预料了。

  “你都不知道吗?这个入城登记如今已经是传说级别的东西啦!能够得到这个徽章的不是大魔物就是有特殊能力的魔物,普通魔物根本得不到这个!这可是象征了能力的徽章啊!”

  得到阿瑾允许后,老魔物小心摸了摸那枚徽章,半晌依依不舍的将他还给了阿瑾。

  “阿瑾,你手里有这个徽章……莫不是当年自己亲自得到的?”他犹豫了一下,最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嗯。”没有觉得这个有什么不好回答的,阿瑾点头。

  “看你不像是高阶魔物啊,那你是有什么特殊能力不成?听说那时候能抵达冬之城的普通魔物都皮厚,阿瑾,莫非你的原型皮特别厚?”

  厚皮魔物?一旁的两名年轻魔物立刻将眼睛对准了阿瑾:眼前的魔物斯文又瘦削,怎么看……皮都不厚啊!

  被三头魔物虎视眈眈盯着,阿瑾半晌耸了耸肩,摇了摇头。

  “我的皮不厚啊,换了……想不起来有几次皮才抵达目的地的。”具体换了多少次已经忘了,路上花了多少时间也已经记不清了,可是他却记得那种痛苦。

  那个时候的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低阶魔物,没有特殊能力,有的只是想要去冬之城的信念而已。

  身上的皮肤一块块裂开,然后重新长出来,再裂开,再长出来……

  很疼,然而并不是他经历过最疼程度的痛苦,甚至及不上前几天吸收能量时候的疼痛。

  如果不是老魔物这次提及,他已经遗忘了。

  再次看向老魔物的时候,老魔物这时的视线里已经满是佩服了。

  “那你已经是非常有毅力的人,你的这枚徽章,代表的是毅力。”

  “你一定是个厉害的人。”老魔物赞叹着,然后就没再对阿瑾的当年多问一句话了。

  “不过――”忽然想到了什么,老魔物再次看向阿瑾的时候,眼中的意味却是又变了。

  “能够拿到这枚徽章的话,你的年纪可是不小了吧?”

  “我刚刚就觉得了:你,明明这么年轻,可是感觉很老成啊!怎么感觉你和我年纪差不多呢?如果既然这枚徽章是你亲自拿的,那么……你岂不是当真和我差不多大?!”

  年纪差不多的人总有一套特殊的辨识手法,很多事情,我一说,你立刻知道,几次三番下来,他们就能知道彼此的出生年代大概差不多了。

  “呵呵,可能还真的和你差不多。虽然样子看着年轻,不过我的年纪不小了。”笑吟吟的,阿瑾点点头。

  “难怪呢!我就觉得你的用字习惯和时下的年轻人完全不同啊!一开始觉得是你说话文绉绉的缘故,现在想来,你的很多用字习惯是我们那个时代特有的啊!”老魔物立刻激动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老魔物便将阿瑾当做同龄人对待了,和他分享了各种新款染毛剂以及老年常用保健药,最后还推荐了他一款老年魔物骨痛专用膏药!

  阿瑾表示:真是有用的情报,呵呵呵呵呵呵呵。

  望着感情立刻升华的两头“老”魔物,一旁两名年轻的魔物看的一愣一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