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51章
厚的斗篷,对面的人根本看不见他的长相,然而,当他抬起头问话的瞬间,继欢发现对面的小灰消失了!

  只留下地面上一个爪子画出来的摊位,小灰的身影消失无踪!

  阿瑾的下颌微微向左偏了一下,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继欢果然在某个摊位上看到了惊惶不定的小灰。

  “ΨαВΔ!!”逃离的太匆忙了,他选的落脚点太不是地方:刚好落在人家正在贩售中的猎物上!摊主当时就开始赶人,被人从猎物上甩下去,小灰在地上滚了滚,很快重新站了起来。

  他像是往继欢的方向看了看,在人群中绕了半天,最终选择回到了自己的摊位前。

  “你……开价。”这是继欢第一次听到小灰的声音,声音十分稚嫩,他居然只是个孩子!

  继欢怔了怔。

  “你很聪明。”阿瑾的声音随即从他旁边传过来,却是他在赞美这头小魔物了:“这样一副眼镜原本价值一块金条或者等价物品,在这个地方虽然不好卖,不过一旦找到买家,可以开到两块金条或者更高,不过……”

  阿瑾顿了顿,然后继续道:“我只给你二十枚骨币,两副眼镜全要,你卖不卖?”

  继欢难得有点吃惊的看向了阿瑾:这可是他第一次听到阿瑾砍价,从来不杀价的阿瑾砍起价来居然这么狠!

  这段时间里,阿瑾已经给他普及了不少本地居住的常识。比如,原来世界的“金”在这里也是十分贵重的金属,可以当做钱币来使用,到哪里都不会有人拒绝,而在叶法尔地区却还有自己独立的货币体系,他们平时买肉用的那种“亮晶晶”是最基础的单位,叫做“骨币”,意思大概是和“骨”一样,基数大又不值钱,按照现在的汇率,一千枚骨币大约等于一块金条。

  阿瑾一下子把两千枚骨币砍到了二十枚!

  这、这也――

  “好。”更不可思议的是:小灰居然答应了。

  阿瑾从口袋里掏出了二十枚骨币,小灰将它们收下后立刻转头去了隔壁卖水的摊位,这次他一共得到了一杯水,完全不像周围其他人会将水拎回去,他像往常一样立刻将那杯水喝光了。

  然后身影一闪,小灰再次迅速消失在继欢的视线中。

  回去的路上,继欢仔细回忆了一下阿瑾和小灰之间的对话,慢慢的,他也就琢磨出这笔生意为什么做成了:

  正如阿瑾所说,小灰很聪明。

  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还是个孩子,感受到阿瑾的强大,虽然货物是他的,可是他并没有开价权,让阿瑾定价是最好的。

  否则极有可能出现上一次卖糖果时候的情况:糖果差点被人抢走不说,最后被人揍了一顿才获得了一枚骨币。

  由阿瑾定价是最正确的选择。

  所以阿瑾说他“很聪明”,也给了他最合适的价格。

  不是最好的,却是最合适的。

  一块稀奇的糖果尚且保不住,小灰在魔物里应该算是很弱小的,其实看他出售的猎物就知道,在这个集市上,小灰应该是最底层的魔物了,他保不住价值太高的东西,所以每次买到水立刻会喝掉,喝到肚子里的才是自己的,其余的都免谈。

  阿瑾给了他一杯水的骨币,刚好可以让他喝饱又不至于剩下,骨币花的干干净净,水也全部喝光光,对于小灰来说,这是他拥有财物的最安全范畴。

  同时,阿瑾还给他普及了这种货物的正确价格,对于小灰来说,这也应该算是很有用的情报吧?

  想通了这件事,继欢觉得自己又学会了一些事情。

  这里的魔物真是不简单,想要在这里生活下去,他必须要更加稳妥才是!

  带着两副眼镜外加一点点心灵上的收获,又买了一点食物之后,继欢和阿瑾重新回到了家。

  两副眼镜一副很旧,而另一幅则很新,上面还有黑灰,联想到魔物的血会在遇到空气后迅速的化为黑灰,继欢不由猜测这些大概……可能……应该是血。

  继欢没有继续想下去。

  仔细擦好眼镜,继欢卸下了近视镜的一条腿,然后将它接在那副老花镜上,仔细调节了一下之后,想了想,他还找了根绳子分别绑住了两根镜腿。

  阿爷会时不时变形,这样才能让阿爷变形的时候不会弄丢眼镜。

  继欢想得很多。

  虽然度数不算完全合适,不过有了眼镜的阿爷终于再次看清了这个世界。

  “小花儿你瘦了!”再次看到自己的孙子,阿爷高兴的不得了,将继欢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个遍,他随即看到了继欢背后探头往自己这边看的黑蛋。

  “黑蛋……可真黑啊……”不习惯的扶了扶眼镜,阿爷仔细向黑蛋望去。

  以为阿爷这是在夸奖自己,黑蛋咻咻笑了,两颗小牙尖尖的,全都露在外面。

  “咱家以后可不能用深色的床单了,也别带黑蛋去太黑的地方,稍微眼神不好点,这就完全看不见了。”抱着黑蛋,阿爷和继欢说着,继欢看着阿爷拼命仰着头似乎很担心眼镜会掉的样子,终于露出了一抹久违的笑容。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或许在其他人眼里,他做的全部是错事,然而他还是做了,听从自己内心的选择,他毅然这样做了,然后到现在,重新看到阿爷朝自己微笑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没做错。

  一家三口人就这样一天一天适应着当地的生活,后来阿爷也开始和他们一起去集市了,每次逛集市就像淘宝,虽然大部分时候能够看到的都是很普通的东西,不过偶尔也能“捡漏”,继欢买到了一小包本地蔬菜的种子,具体什么种子不知道,不过卖家说种出来绝对可以吃的,除此之外,继欢还弄到了几棵花种。

  想到院子里被自己破坏掉的“杂草”,继欢立刻将这些买了下来,阿瑾说他会种那些杂草的原因是听说那些杂草会开花,这么说来,阿瑾应该是喜欢花的,继欢立刻想到了八德镇上那个院子里种的睡莲,这里的水资源太珍贵了,睡莲是不可能了,不过如果是其他的花倒是可以试试看,和阿瑾说了一声,继欢最后将这些花种小心翼翼的种到了门口的走廊旁边,就是阿瑾平时看报纸的躺椅旁那块地儿,这样一来,以后真的开花的话,阿瑾就可以坐在花丛旁边看书了。

  继欢计划的很好,他没有和阿瑾说自己的计划,只想着等到花长出来之后阿瑾自然就知道了。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阿瑾忽然向他告别了。

  那一天早上,阿瑾像往常一样一早就起床出来看报纸了,厚厚的一沓报纸只剩下了最后一张,阿瑾慢悠悠的看着报纸,然后在继欢出门“买菜”之前忽然对他说:

  “今天买一头科姆兽回来,肥一点的,晚上红烧。”

  这是他第一次点单。

  阿瑾从来不说想要吃什么,继欢向来只能自己琢磨着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明确要继欢做什么。

  “一头科姆兽,好,我知道了。”继欢点了点头,继续穿鞋。

  “晚上有客人要来,晚餐就拜托你了。”朝继欢笑了笑,阿瑾说完便继续读报了。

  客人?

  住进这里之后,继欢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名客人,虽然阿瑾对这里表现的十分熟门熟路,可是他还真的没见过阿瑾在这里有熟人。

  不过继欢并不意外。

  阿瑾之前应该是在这里生活过的,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跑去自己那边生活,可是就凭他对这边的了解就知道,阿瑾的故乡应该是这里,甚至就是这个街区!

  这样想的话,会有人在知道阿瑾回来之后拜访他,似乎也是相当正常的事。

  这一天,继欢买了市场上最好的一头科姆兽,和阿爷一起,小心翼翼的背着它回家了。

  将这头科姆兽做成一大锅红烧肉,继欢又用它的骨熬了汤,最后还用其他魔兽的肉做了一些小菜,大大小小的盘子摆到了一楼客厅的餐桌上,继欢还把烛台找出来摆在桌子上了。

  自己一家人去屋里吃饭,继欢将一楼留给了阿瑾。

  阿瑾没有反对他的安排。一个人坐在餐桌的一端,他一边看书一边等着客人的到来。

  报纸已经全部看完了,他现在看的是黑蛋的幼儿识字大全,前两天翻行李的时候,继欢无意中发现自己居然多带了一本。

  继欢一家人在隔壁轻声吃着饭,一边吃饭,继欢一边看着自己的腕表。

  然而直到他们吃完饭客人也没有到来。

  担心自己出门会影响阿瑾,继欢没有出门刷碗,吃完饭,一家人随即齐齐躺在了床上,隔着窗户,他们一起看着外面的紫月。

  只有晚上看到这轮月亮的时候,继欢才会真真切切感到自己真的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

  屋里和屋外,全都静悄悄的。

  阿爷睡着了。

  黑蛋玩着继欢的手指,眼皮一耷一耷的,眼瞅着也要睡了。

  忽然――

  像是感到了什么,黑蛋的白环眼忽然瞪圆了,白环眼直勾勾的盯住自己的舅舅,继欢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视线情不自禁向客厅的方向望去。

  来了!

  那名客人来了!

  虽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可是继欢知道,就在刚刚的那一刻,这栋房子里多了一个人。

  

  第63章 三个誓约

  “我来了。”伴随着一个声音,房间里忽然多了一个人。

  和这里的人一样,他身上披着一件很厚实的黑褐色斗篷,不过面料明显与继欢这阵子常见的不同,颜色虽然低调,不过材质一看就非常昂贵。

  那人说着话,将罩住头的斗篷拨了下来,露出下面一张苍白的脸,以人类的年纪来衡量,这是位四十来岁的男子,长相中规中矩,坚实而方正的下巴让人印象深刻。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准时。”坐在餐桌面朝大门的一段,阿瑾合上了手中的识字书,将书随手放在了餐桌上。

  来人的视线在那本书的封面上一闪而过,虽然看不懂封面上的文字,不过从那裸露的图画上就能大概猜出来这是本什么内容的书,将视线从封面上移到阿瑾的脸上,他平静道:

  “您也是一如既往的什么书都看。”

  阿瑾微微笑了笑,友好的示意一下餐桌上的食物:“我们先吃饭吧,今天的主菜是你最爱吃的科姆兽肉,使用了我之前去的地方特有的烹调方式。”

  他微微侧过头:“当然,前提是你这百年间口味没有改变的话。”

  “我的口味,很难改变。”嘴里说着,那人从善如流的坐在了阿瑾对面的座位上。

  饭菜已经凉了,不过两个人还是将所有食物全都吃光了,这里的人不会浪费食物,这是铭刻在他们骨子里的东西,并不会因为他们后来拥有多少金钱而有任何改变。

  两个体型并不算壮硕的男子将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用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之后,他们同时抬起头看向对方:

  谈正事的时候到了。

  “你托我保管的房子,今天正式交付于你了,这是房契。”那人从斗篷下掏出一个木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