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魔王[推荐] > 第24章
,然后再喝一口奶。

  半晌黑蛋大概是坐累了,他就将奶瓶滚到阿爷的大腿旁,小身子也滚过去,趴着喝neinei。看着这样的黑蛋,继欢笑了,然后,黑蛋的白环眼仿佛看到了他似的,认真盯着这个方向,半晌朝他伸了伸小爪子。

  继欢也笑了,他正想要把黑蛋抱起来,忽然,他看到黑蛋的小爪子忽然缩了回去,那双白环眼中忽然充满了惊恐,红色的小嘴巴张开,继欢听到黑蛋发出了一声极为刺耳的哭声。

  和往常听到的哭声截然不同,那是一种可以把继欢耳鼓震碎的声音!

  与此同时,继欢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他猛地转过身去!看清身后那头可怕的怪兽时,继欢惊呆了――

  “阿爷!”继欢大叫一声从梦中醒了过来。

  “继欢,你在课堂上大吼大叫做什么!”皱起眉头,语文老师不高兴的看着他。他对继欢的态度与其他老师不同,其他老师只要继欢考试成绩好,课堂方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然而生性刻板的语文老师则完全不这么认为,继欢的语文成绩很好,但是这不代表他会对继欢另眼相看。

  猛地向家的方向望去,没有回答老师的质问,继欢接下来做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动作:

  推开桌子,他居然撒丫子跑了!

  语文老师手里的课本当场就掉在地上了,大步踏出教室,他竟是追着继欢出去了!眼瞅着这事儿要不好,王小川立刻也跟着两人跑了出去,结果教室里剩下的学生或者想要出去看热闹,或者想要找其他老师……总之,一分钟之内,这个班的学生竟是全都跑出教室了。

  然后,他们就成了唯一一个全班师生全部幸存的班级。

  就在他们跑出教学楼之后三分钟后,就在语文老师终于抓住继欢的衣领的时候,就在王小川赶紧扯住语文老师衬衫的那一刻――

  他们身后的教学楼忽然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教学楼从中一拆两半,伴随着楼内学生们惊恐的尖叫声,一场可怕的灾难发生了。

  地震了。

  八德镇是个小地方,虽然有温泉,虽然谣传说地下有火山,可是几百年下来,这个地方风平浪静,地震啊火山爆发啊……统统没有发生过,因为从来没有发生过,所以大部分建筑的防震等级并不高,以至于一旦发生灾难后果就十分严重。

  好在镇上的地震等级并不高,据说真正严重的是八德山的某个山区,有一座山整个山都塌了。不是人满为患的有好些疗养院的那一边,而是人迹罕至的另外一端,对于八德镇上的大部分人来说,这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而对于继欢来说――

  “继欢……”王小川担心的看着他。

  震感最强烈、受损最严重的的那片山区,正是继欢家所在的地方。

  他们现在全在学校的体育馆内,这是新建的体育馆,结实又开阔,这是广播里公布目前镇上最安全的地方,学生们都被要求留在这里,外面不少普通镇上居民也被安排住了进来。

  全班人的视线都不经意的落在继欢身上,不少人至今仍然惊魂未定,不过大家心里都清楚:如果不是继欢忽然跑了出去,大家又都跟了出去,恐怕……

  地震发生的时候学生们都在教室里上课,每个班学生人数都很多,出口又窄又小,不少人都没跑出来,受伤还算幸运的,不少人都死在了地震里,不是死于地震就是死于踩踏事件。

  作为视线焦点的继欢却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他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在进出体育馆的人群中扫视,终于看到一行穿着搜救人员制服的人时,他再也忍不住了,纵身一跳越过防护线朝对方跑去。

  “你好,我之前向您打听过的,请问有没有找到我爷爷还有……还有一个快一岁的小婴儿。”早在发觉地震发生的瞬间,继欢就迫不及待想要跑回家去,然而语文老师还有其他救援人员一同制止了他,为了安抚他,他们说一有他家那边的消息就立刻回来通知他。

  眼前这支搜救队正是一开始答应他的那一支。

  “没、没有。”看着一脸苍白的少年,为首的救援人员虽然很不忍心,可是还是告诉了他自己打听来的结果:“那边情况太严重了,不是我们这种级别的搜救人员进得去的,已经派另外一支队伍进去搜救了。”

  思考再三,他还是说出了“情况严重”这个词,虽然一般情况下他们会用轻柔一点的词汇安抚受灾人员,可是眼前这个少年……

  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这是个坚强的孩子,比起虚伪的安抚之词,他更希望听到实话。

  他承受得住。

  不知怎么的,看到眼前这名少年双眼的瞬间,这名做了三十年搜救工作的资深搜救人员这样想了。

  “不过,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你先照顾好自己,我记住你了,一旦有消息我会立刻来这里找你,所以你不要乱跑。”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搜救人员随即带着自己的队员离开了。

  继欢呆呆的站在原地,半晌王小川从后面站出来,轻轻拉了他到角落休息。

  认识继欢这么久,王小川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继欢,他以为继欢会不吃不喝一段时间,他都准备好了劝说的话,可是继欢却狠狠吃掉了他递过来的救援食物,然后便抱着膝盖在角落里沉沉睡了。

  黑蛋,黑蛋,你和爷爷在哪儿呢?快到舅舅这里来……

  继欢想要进入黑蛋的梦境,通过梦把黑蛋他们找出来,然而,这一次他注定失望了。

  黑蛋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

  趴在阿爷的身子下面,黑蛋一声不敢吭,也不敢哭。

  阿爷在他身上,气息微弱。

  又过了一会儿,黑蛋有点饿了。

  黑蛋悄悄的吸了吸奶嘴,然而奶瓶里空荡荡的,已经一滴奶也没有了。本来还剩大半瓶的,由于黑蛋一害怕就习惯性吸奶嘴,现在已经一滴奶也没有了。

  嘴巴咬住奶嘴,黑蛋瞪着一双白环眼,和阿爷一起躲在黑影里,黑蛋悄声无息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好几头巨大的怪兽嘶吼着,旁边站了好多人,那些人分成好几组,每一组围住一头怪兽,正将怪兽往预备好的笼子里拖。其中一头怪兽尤其巨大,每挣扎一下,周边便是一阵地动山摇。

  如果继欢此刻可以共享黑蛋的视野,他一定会认出这头怪兽正是他梦里见过的那头!

  黑蛋本能的一声不吭。

  他本性非常安静,如果继欢和阿爷不主动和他说话的话,他就一直这样安安静静。

  当黑蛋不说话的时候,他的存在感就会变得非常弱,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不知道这是不是新生魔物的自我保护本能。

  可惜,他的自我保护能力还不够强大,正在收拾外面那些巨型魔物的人之中,忽然有一个男人回过头来,仔细在黑蛋和阿爷藏身的阴影中凝视片刻,他的手忽然指了过来:

  “这边还有一头A级魔物,把它抓过来。”



  第35章 饲料

  灰白色的羊角怪兽便这样被一群人从碎石中拖了出来。人们刚将绳索套上它的脖子时,怪兽口中忽然发出一声频率极高的嘶鸣!那是一道非常凄厉的嘶鸣――

  好些人手中的绳索几乎脱手,好在对方只叫了一声,随即便一动不动了。大头垂下来,看上去几乎像死了。也正是由于它如此安静,抓捕人员这才得以看清了它的真容。

  看清那怪兽真面目的时候,饶是这些“搜救人员”见多识广也吓了一跳:

  那是一种他们从来没见过的怪物,长相极为可怕!那张口裂极大的嘴巴正大张着,露出里面一层层小匕首一般的尖牙!这怪物还有有一身牙齿一般的灰白色骨麟!明明像人一般有四肢,然而全身上下硬是没有一处像人,身上鳞片没有覆盖到的地方还有长长的毛发……

  “好家伙!这东西一看就是吃肉的……”抓住这头怪物的搜救人员之一砸了咂舌,他扬了扬下巴,示意同事看那怪物的嘴巴:齿缝里都是血肉和鳞片,毫无疑问,这个家伙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斗。

  他们一边小声交谈着,一边拖着这头怪物往笼子那边走。路过他们的头目时,负责拖行的几个人停了一下。

  怪物不是随便乱放的,每头怪物具体关到哪里,还要他们的头目来判断。

  为首的人垂眼看了一眼地上狼狈的羊角怪兽,视线在怪物身上灰白色的鳞片以及口中好几颗断齿上停留的格外长了些,半晌发话到:

  “把它拖到最右边的笼子里去。”

  “好。”

  灰白色的怪兽就和几头体型较小的怪兽一同关到最右边的笼子里去了。骨色的鳞片在拖行中被翻开、破裂,伤口中原本已经凝固的血液重新涌出,在拖行的轨迹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湿痕。

  直升机螺旋桨激起一阵狂风,地上的湿痕很快被吹干,变成了细细的黑色粉尘飘落在四下里,最终消失不见。

  黑蛋小小的身体紧紧缩在爷爷脖子下的毛毛里,就像长在那里的一团阴影。

  刚刚拖动怪兽时人们都听到了一声嘶鸣,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怪兽的垂死哀嚎,其实不是的。

  那是爷爷对黑蛋在说话呀……

  “黑蛋快爬哟!快快躲起来哟!乖乖躲在阴影里,等舅舅回来啊!”和对面人类双眼对上的那一刻,阿爷立刻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在那些人拿着专门的绳索接近自己的时候,他用尽了最后的所有力气,将躲在自己身下的黑蛋扔出去了。

  黑蛋现在已经会爬了,抓紧时间爬的话,一定可以躲开那些人的抓捕的!

  然而黑蛋并不懂。

  大人们和他说的话,黑蛋仅能把里面几个词和他经常见到的事物联系起来,那都是黑蛋最常经历的词:

  比如“喝neinei”,阿爷喜欢用这个词哄黑蛋,不过舅舅却嫌肉麻说不出口;

  黑蛋还听得懂“奶瓶”,此外,还有“蛋蛋“。

  “蛋蛋”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指黑蛋最爱吃的蛋蛋,另一个意思就是黑蛋本人啦!

  爷爷经常叫他“黑蛋蛋”。

  没有人的时候,舅舅偶尔也会这么叫。

  黑蛋也听得懂“小饼干”呢!小饼干的味道好香哟!黑蛋一次可以吃好多!

  ……

  黑蛋已经可以听懂好多词了,然而阿爷刚刚说的话他却完全听不懂。

  阿爷在别人听来可怕的嘶鸣,落在黑蛋的耳朵里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黑蛋一点儿都不怕。

  于是,被爷爷从温暖的肚皮下丢了出去,黑蛋呆了三秒钟,很快的,他又吧哒哒迅速爬回来了。

  黑蛋把自己藏在了阿爷的脖子下,阿爷于是一动不敢动了,任由那些人将自己拖入巨大的牢笼,咔嚓一声,四周一片黑暗。

  经过好一阵上下颠簸,分不清走了多少地方,关着黑蛋和阿爷的笼子终于重新落地了。

  “这个笼子里的魔物要如何处理?”一个有点粗的男声。

  “关到饲料存储区,这里的三头魔物都受了重伤,活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