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名侦探柯南系列 > 迷一样的凶杀事件
  迷一样的凶杀事件

  唉

  !

  日本的梅雨季节还是难过,又热又闷,要是从前,我可能就已经和爸爸一起在北海

  道避暑了。可现在却只好和毛利叔叔一起呆在米花,本来说要去海滨玩的,可昨晚毛利

  叔叔又喝了个酩酊大醉,真受不了他,没办法,只好出来晨跑了“啊─”突然一声惊叫

  划破清晨的宁静,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是从那边的一幢公寓里传出来的,我急忙冲入

  大楼。电梯还在20几楼没有下来,只好爬楼梯了。到了第12楼时终于听到了嘈杂的人声。

  当我挤入人群中时,忽然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过早饭。可接下来

  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再也没有胃口去吃了,只见一个男人倒在血泊中,胸口有碗大的伤口,

  血还在不停的向外涌。旁边还躺着一个女人,似乎没有什么外伤,我赶忙冲了进去。手

  搭在男人的手腕上,没救了,出了这么多的血,连脉搏也停止了,这个妇人倒还没什么

  事,只是头部受到重击,晕过去而已,不过她的手十分冰冷,上面还有许多水,刚摸上

  去还以为她死了很久了呢。我回过头去冲着惊呆的人群喊道:“快叫救护车,叫警察!

  在警察没来之前任何人不许离开大楼,也不许破坏现常“人群这时才回过神来,急忙用

  自己的行动电话打999和110。

  5

  分钟后,目暮警官他们和救护车都赶到了。

  那女人被送往米花中心医院抢救。男人经确认已死亡,被留在现常现在我要侦查一

  下现场了,看来这家人刚刚搬来不久,房间风空无一物,死者的尸体就在客厅中,根据

  血迹判断应该没有人搬动过,看来凶案的现场就是客厅了,客厅的一边是几间卧室,里

  面也是什么都没有,另一边是厨房,刚走到门口,又是一股香味,就和我刚进门时一样,

  是肉的香味。抬头看到灶上的锅子,原来在煮东西,一大早就吃这么油腻的东西,这家

  人的胃口还真好,要是毛利叔叔家也是这样就好了,不过这家人真是很在乎吃,什么家

  具都没搬来,却把冰箱先搬来了。

  对了,看看是什么。手刚碰到锅,就被烫了一下,怎么会这么烫手。

  “警察叔叔”,我问道:“请问这火是什么时候关的?”

  “哦,小弟弟,你说这炉火吗。我来时它就一直点着,经白鸟警官同意后才关的。”

  “谢谢叔叔”。原来是这样,凶案是在主人做早餐时发生的。等等,这里还有一个

  空的鱼罐头,原来煮的就是这东西,可是上面怎么会有血迹呢。

  “叔叔,这上面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你观察的还真仔细,小弟弟。这大概是手划破了,我记得被害人手上好象就被划

  破了。”

  就在这时,白鸟警官回来了。

  目暮:“白鸟老弟,打听到什么了?”

  白鸟:“是的,目暮警官。死者酒井健三,现年四十三岁,在一家公司当职员,两

  个月前刚被破格提升为副经理。受伤者名叫酒井真枝子,四十岁,专职家庭主妇,我刚

  刚打电话去医院,已确认真枝子夫人只是头部受伤,已无大碍,正在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死因和经过都清楚了吗?

  “是的,死者的致命伤在右胸部。经确定是由一尖锐利物刺穿肺部导致的窒息和大

  出血所至。真枝子夫人的伤是由钝器打伤。经查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可能是凶器的物

  品,可能已被凶手带走。据真枝子夫人描述。当时刚好正在厨房准备早餐,忽然听到丈

  夫的惨叫,她冲出去就立即被打晕了。”

  “看来这是一场强盗入室抢劫杀人案。凶手想进入室内盗窃,没想到室内会有人,

  不巧被酒井先生发现,就用随身携带的利刃将其杀害,再打昏真枝子太太后逃离现常”

  可这也太单纯了吧,真不知他是怎么混到搜查一科的,如果不提示他们一下,恐怕他们

  要早早收队了。

  “可是,目暮警官,这伤口可真奇怪氨,我赶忙说:“死者的伤口后大前小,应该

  是从后面刺进去的。”我边说边把尸体翻了过来。

  “啊,柯南。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刚刚路过这里,也是一个发现人哦!”

  “这么说来,凶手是趁酒井先生不注意时偷袭的”。

  “等等!”目暮警官和白鸟警官这才恍然大悟,齐声说道。

  “当时酒井先生并没有发现凶手,而酒井太太还在厨房中,这么说来凶手并没有被

  发现,那他为什么要杀人呢”?

  我见他开窍了,连忙提示道:“而且,凶器能从后背一直插到前胸,凶器一定相当

  长。试问一个凶手会拿着一个这么长的而且满是血迹的凶器逃跑吗?而且我进入大楼时,

  电梯正在二十几楼,我不得已才只好走楼梯的,我想凶手应该没有逃走才对。”

  “什么,凶手还在楼中。白鸟,你带人挨家挨户的搜查,找到一根长约40厘米带有

  血迹的尖锐利物。村上,去调查这家人有什么仇人,楼中哪些人有过前科。各位,在警

  察结束调查前,请各位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离开大楼。”

  目暮警官话音刚落,白鸟和村上就带人冲了出去,可是事情真的像目暮警官说的那

  样,是一件强盗杀人案件吗,可疑的地方也太多了,凶手没有逃出大楼,没有理由冒这

  么大的风险带着凶器逃走。除非凶器能将他的身份揭穿或者凶器还留在这里,而凶手用

  了某种方法使凶器消失了。

  正在我疑惑不解时,白鸟和村上回来了。

  白鸟:“目暮警官,这家人刚刚搬进来两天,跟周围的人根本不认识。整幢楼共有

  十二个人有前科,但都有时间证人或案发时不在现场,基本可以排除在外,凶器也没有

  找到。”

  目暮:“村上,你那边怎样?”

  村上:“报告警官,一楼的保安说,凶案发生后,他就不许任何人离开,另外逃生

  梯也没有使用过的迹象。”

  目暮警官陷入沉思中。

  既然凶手并没有逃出大楼,而邻居们都没有杀人动机,那么凶手到底是谁呢。

  就在我陷入沉思时,忽然听到人群中有个人说道:“……不过前两天,他们来看房

  子的时候,真的吵得好凶埃那个女人还哭了呢……”吵架?难道那个人是凶手?我连忙

  跑去问白鸟警官:“白鸟叔叔。”

  “哦,是柯南啊,有什么事吗?”

  “请问酒井先生和太太是不是关系不太好啊?”

  “这个啊,据他们的朋友讲,他们以前是很恩爱的,但自从酒井先生升任副经理后,

  他们俩人就经常吵架。不过,柯南,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就错不了了。这样说来,真枝子太太说有凶杀的动机了.但如果她是凶手,唯一

  的疑问就是凶器,一件长约40厘米的尖锐利物和钝器,可这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啊,唯一

  能用来杀人的就只有一把做菜用的普通菜刀和一把开罐头的起子,但这根本制造不出那

  样的伤口啊,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让我把事件中可疑的地方都联系起来:不同寻常的

  早餐、先于家具到来的电冰箱、真枝子太太冰冷的双手、带血的空罐头──凶手果然就

  是真枝子太太,而且我现在已经完全清楚了凶手让凶器消失不见的手法。现在只要把真

  相告诉目暮警官就行了。

  目暮:“既然是这样,今天的调查工作就到此为止,但是为防止凶手将凶器带走,

  请允许我们的工作人员对各位的随身物品进行检查,给各位添麻烦了。白鸟老弟你准备

  一下,明早我打算去探望一下真枝子夫人。”

  “是的,目暮警官。”白鸟回答道。

  这正是我的好机会,就等明天让毛利叔叔再风光一次了。

  解决篇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把毛利叔叔骗到了医院的休息室,并用麻醉枪让他睡着,只等

  目暮警官他们来了。

  不一会儿,目暮警官他们和真枝子太太就走了进来。真枝子太太神情忧郁,红肿的

  双眼,显然是哭了好久,很难想象她竟然会是杀死自己丈夫的凶手,但我已经掌握了决

  定性的证据。

  “毛利老弟,你怎么会在这儿?”

  “哦,目暮警官”,我模仿毛利叔叔的口气用变声领节开始了又一次的推理秀,

  “这件凶案的经过我都听柯南说过了,我现在已经完全解开了凶器消失的迷团。”

  真枝子夫人脸上显出了惊恐的表情。

  “可凶器不是被凶手带走了吗?”目暮辩解说。

  “不对,凶器根本就没有被带出凶案现场,甚至凶手也没有逃走。”

  “那么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是的,就在你的身边,没错,酒井真枝子夫人,杀死酒井健三先生的人就是你。”

  “哈哈哈……”真枝子夫人干笑几声,“你说我是凶手,那我倒要听听看,毛利大

  侦探,我是用什么手法杀死我丈夫的,房间里什么也没有,我是用什么东西刺穿我丈夫

  的胸口的呢……”。

  “真枝子夫人,你实在太不小心了,我想还没有人告诉你丈夫是如何死的呢,你是

  如何知道的呢,除非你就是凶手”。

  “可真枝子太太也被袭击了”。

  “如果那伤口是她自己弄伤的呢?”

  “其实真枝子夫人敢实施她的杀人计划,就是因为警方找不到凶器,不会怀疑到她

  的头上,请问酒井太太,凶案发生时你在干什么?”

  “我正在准备早餐”。

  “那早餐是什么呢?”

  “我……我煮了一条鱼。”

  四周的警官都露出了怀疑的神情。

  “没错,酒井夫人确实是煮了一条鱼,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普通的人家是不会用

  鱼作为早餐的!我想那一条带鱼吧。”

  “……是的”。

  “带鱼又叫刀鱼,头部十分锋利。”

  “难道说凶器就是那条鱼”目暮警官恍然大悟。

  没错,现在就让我把当时发生的事情再复述一遍,我想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

  酒井先生升任副经理后,不知什么原因,双方发生争执。酒井先生提出要离婚,于是酒

  井太太就策划了这次的杀人行动。她先将事先买好的带鱼用水淋湿后,放入冰箱。几个

  小时后,等带鱼冻结实了,由于带鱼的头部十分锋利,就成了真枝子夫人用来杀害她丈

  夫的凶器。然后再将酒井先生骗到这里,理由大概就是:“我同意离婚”之类的话,再

  用事先准备好的刀鱼趁酒进先生不注意,背后猛刺下去,为了消除别人对自己的怀疑,

  她就用空罐头在自己额头上制造了伤口,再将手划破使人以为上面的血是你不小心划破

  手指弄上去的,至于凶器,鱼被你放入事先准备好的锅中,等警察来时早就变成鱼汤了,

  谁会想到杀人的凶器就这样被你藏得无影无踪了呢?而你因为不会有人怀疑到空罐头,

  于是就将它留在了现场,至于证据,只要检查罐头上的印记就可以发现与你头部伤痕完

  全吻全,你能解释一下,本应在厨房的空罐头盒,为什么会在你走出厨房时被凶手用来

  把你打昏呢?

  酒井夫人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道:“没错,是我杀死了那个负心人,是他对不起

  我,他死是罪有应得。”

  话还没有说完,两行泪水已滑到腮边。

  “我二十岁就嫁给了他,他许诺会一生一世照顾我,他只是一个小职员,虽然日子

  清苦,但我们还是很开心,可逐渐地他对低微的职位越来越不满意,脾气也越来越暴燥。

  两个月前,他终于如愿以偿得以升职,我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却向我提出要离婚,对我

  这样一个家庭主妇来说,这无异是晴天霹雳,我多方打听才知道,原来他与老板的千斤

  勾搭在一起,这次升职也是这个原因,这个负心人,枉我对他二十年来的一片真情,于

  是我就动了杀机,再以后就如同毛利先生说的一样了,但是我不后悔,他是罪有应得,

  哈哈哈……”。

  “酒井太太”。

  “不要叫我酒井太太”她愤怒地打断了我。

  真枝子夫人,你的遭遇的确令人同情,但是只要是犯罪,无论你有什么理由,都不

  能使它名正言顺“。

  听了我的话,真枝子夫人的笑声逐渐消去,转为无限的悔恨和泪水。

  “一切都晚了,毛利先生,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

  疑到我的”?

  “我听柯南说,他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肉香,从这里我就隐隐觉得有些可疑了”。

  “原来我自以为完美的杀人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氨。

  “你错了,真枝子夫人,完美的犯罪是不存在的,因为真相永远只在一个!”

  结果篇

  就这样,真枝子太太被呼啸而去的警车带走了,她的下半生都将要在监狱中度过,

  这就是她杀害自己丈夫的报应吧。

  毛利叔叔则又一次“成功”地解决了一件无头凶杀案,成为日本人人皆知的英雄。

  而我,真正的幕后英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哦不,我现在的身份是小学生江

  户川柯南,却不得不依然选择默默无闻,等待着和黑衣人决战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