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美女校花爱上我 > 第六章 你是否作弊?
  鉴于现代中学的学生素质,别说重本,就是二本在现代中学也是稀缺资源。一个学生能考取二本,班主任也有高达万元的奖金。至于诸如重本的话,依靠层次不同,也有两万到五万不等的奖金,至于TOP2的名校,其奖金更是达到十万之巨。而如果全市第一的话更是二十万。

  当然,所谓TOP2的清北对现代中学的老师而言,那也只是传说,甚至能有一个学生进入985高校,也是现代中学烧高香。

  至于全市第一?永远不可能光临现代中学。

  省状元?

  就连现代中学的校长都不好意思讲出来。毕竟,那更是虚无缥缈一样的存在。

  而以李勇目前所带班级的实力,能考取两个二本,已是祖上烧了高香。而更大可能是全军覆没,想到这里,李勇就重重的叹息一声。

  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摇头晃脑,为自己将来的奖金的泡汤而略有些心灰意冷。

  突然,一张试卷终于引起李勇的注意,因为一路改下来几乎全对,最后算一算得分,居然高达145?

  什么时候?班级里不声不响的出了这么个高手?!要知道,自从李勇带这个班级以来,就从没有人能够考到140以上的分数,145更是闻所未闻。

  惊疑不定的翻了翻名字,李勇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精彩。

  ……………………

  第二天早上,李勇刚走进办公室,年纪较大的化学老师叫住李勇:“李老师,你们班是不是新来了个叫张牧野的学生?”

  “是啊,怎么了?”

  化学老师扶了扶眼睛,从昨天的模拟考试中抽出一张试卷递过来:“你看看他的卷子,化学总分108,他考了100,很厉害了。”

  现代中学的学生质量一向不是很好,108分的化学能考90的已经非常厉害,要是能过100,绝对是高手啊!

  听见化学老师的话,不远处的物理老师也赶紧把头抬起来:“对对对,这个叫张牧野的我也记得,120的物理,他考了103,没想到物理也考这么高?看来他理综挺不错啊。”

  李勇接过化学老师手里的理综试卷,化学100,物理103,生物72的总分考了65,理综总分就是268,这个分数,放眼现在整个现代高中,也绝对是最强的。

  李勇心中狠狠震了震,想起什么,又赶紧跑到另一个办公室,问任课的语文老师:“肖老师,昨天的试卷改出来了吗?”

  没想到肖老师居然也主动提起了:“改完了!对了你们班是不是转来个叫张牧野的?他的文采真的挺不错,最后作文我第一次心满意足的打了五十八,扣两分怕他骄傲。”

  说完,也是抽出张牧野的试卷递给李勇。

  另一旁的数学老师叫起来:“哎呀,我还以为我改错了呢!我对他也印象深刻呢,数学他考了145,自从我教了这个班还从没见人考过这种高分,真的挺厉害的!”

  旋即也把数学试卷给抽出来。

  语文142,数学145,英语133,理综268,总分加起来是688。

  看着四张试卷那清晰而一致的笔迹,李勇心中就有些震惊了!

  虽然这次的试卷比较简单,但能考出688也是极为恐怖的。

  这是什么水平?

  这是可以冲击清华北大的水平啊!从现代中学建校到现在,还从来没出过这种级别的牛人。

  前两年,校领导倒是用十万的高价挖来一个很猛的尖子生,但最终也只考取了南京大学。而这,却已经是现代中学有史以来考取的最好学校了。并且凭借这个招牌,那两年现代中学也收了些不错的生源,很是风光了一段时间……

  但如今,一个从市一中开除出校的学生居然考出688的高分甚至有机会打破校史的最高纪录冲击清华北大这样的超级名校?

  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毕竟这实在太荒诞了!

  所以激动之后的李勇很快就冷静下来:

  没人是傻子,尤其是市一中那帮老油条。

  而早从侧面李勇就了解过这个叫张牧野的学生在市一中的成绩,基本只是在三四百分徘徊,怎么可能考出近700的高分?

  更何况地主老财家也没有余粮啊!市一中每年是出两位数的清华北大学子,但每一个这种级别的学子,哪个学校不是当宝贝一样供着,每天严防死守恨不得二十四小时保护,生怕被别的学校挖走,哪能这么主动的拱手让人?

  除非杀了人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否则开除这种学生,那市一中校长的脑袋真是被驴给踢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张牧野作弊!

  这很好解释啊!

  诸如现代中学很多试卷,都是从市一中那里搞来的绝密试卷。不排除张牧野来现代中学前,这套试卷在市一中已经考过,然后任课老师再进行针对性的讲解。

  这样的话,张牧野考出688的高分,也就不难理解了。

  想到这里,李勇仿佛找到了真理,顿时嗤之以鼻:果然是差生,这都要高考了,居然还想着各种方法作弊?

  现在能作弊,等真正高考来临时,又怎么去作弊?

  果然是无可救药啊!

  李勇摇摇头,心中想了想,觉得有必要把张牧野叫出来谈谈。

  早自习上完后,李勇便把张牧野叫到办公室。

  张牧野并不清楚李勇叫自己进办公室是什么事,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犯什么事,所以满脸的平静。

  李勇喝着茶水,眼睛盯着张牧野看了两眼,终于缓缓开口:“你对这次自己考试的成绩有什么看法?”

  按照李勇的想法,还是希望张牧野能主动坦白的,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作弊的学生。

  “看法?”张牧野不明白李勇这话的意思,脸色有些无辜。

  虽然猜自己的成绩应该不错,但具体不错到什么境界?张牧野一无所知,自然也就不清楚利用究竟想说什么。

  但张牧野这种无辜表情,却被李勇看成是耍赖,是逃避,是在侮辱自己的人格与智商。李勇气得重重的把水杯敲在桌子上,声音有些低沉甚:

  “我不喜欢作弊的学生,而且依靠作弊,永远考不上好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