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落地一把98K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你在想屁吃?
  “怎么回事?哪来的人?”

  GRF的队聊语音里,Sword的声音有些焦急。

  队伍里四个人中,Rather在外围盯梢靶场的人,剩下一个队友在城南,他和Viper之间的距离最近。

  听到Sword的询问,Viper的嘴唇动了下,脸色一时竟是黑得些发不出声音。

  没办法,这一幕实在是太突然,没有一丝防备。

  如果Viper刚刚是在嘿嘿嘿的话,恐怕这一下要吓得他从此都没办法嘿嘿嘿。

  过了好一会儿,Viper才缓过劲来,脸色由黑变青,“阿西吧嘞!老子也不知道哪来的人!”

  “不管是哪来的人!盘他思密达!”

  “人还在吗?”忽然间,队伍里的Rather问道。

  “在在在,他刚还在这舔...”

  Viper说着就拉动视角,声音却冷不防地戛然而止。

  我尼玛...人呢!

  目瞪口呆地Viper转头左右看了眼队友,有些无措地用手比划着。

  “那么大的人呢?我前一秒还看他在那舔包来着...”

  此时Viper的震惊溢于言表!

  事实上,除了有限的几人比如御坂琴美外,大部分人对于刘子浪的印象可能只停留在表面上“无法量化的灵性思维,不拘一格的战术思路”。

  却鲜少有人在他“浪与骚”完美结合的外表下,看到他那惊天泣地的可怕手速!

  此时此刻,一路紧赶慢赶相继摸过来的Sword和Rather等人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教堂,以及教堂里那个被舔得干干净净的队友盒子...

  一时纷纷有些傻眼了!

  这尼玛...

  人哪去了?

  “找!”Sword面色一沉,“阿西!必须把这个家伙找出来。”

  要知道,在团队四排赛中最可怕的不是面对四人的正面团。

  毕竟那样打过打不过都好说。

  最恐怖的反而是这种你不知道埋伏在哪里的独狼老阴比。

  关于这一点不用多说。

  相信很多人都有落地在城里打完一波后,对面溜了个漏网之鱼,然后搜着搜着忽然开门迎面就是一抢的情况。

  此时GRF的处境也差不多,如果放任刘子浪在他们周围,那GRF剩下的三人除非直接出城,否则根本不可能安心搜下去。

  听到Sword的话,其他三人也都点了点头。

  在他们想来刘子浪阴掉Viper后补人舔包,他们及时赶来,对方匆匆逃窜,那多半还没走远,肯定蹲在周围的某间房里慌的一匹。

  这个时候只要仔细点,十有八九可以将其揪出来。

  然而接下来,当GRF三人对着周围的房区一路排查过去后,却怎么也找不到刘子浪瑟瑟发抖的身影...

  三人都有些懵圈了!

  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

  那个家伙怎么消失了一样?

  .....

  同一时间,台上的解说看着大屏幕的比赛画面,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这时,导播的镜头又从搜的有些抓狂的GRF三人身上切了回来,再次给到了教堂...

  对,没错,就是教堂,不过此时镜头对准的位置赫然是教堂房顶。

  房顶上,刘子浪安静的蹲在阴影处的角落里,哪有丝毫瑟瑟发抖的样子。

  原来他刚刚在教堂里阴掉人后根本就没有离开教堂,反而是卡着对方的视野悄咪咪地从外面的楼梯爬上的教堂房顶。

  刚刚当GRF赶来的三人聚在教堂门口三脸懵逼的时候,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刘子浪指不定当场就摸颗雷“丢你蕾姆”了。

  看到这里,Msjoy忍不住咂嘴道:

  “啧啧...韩国的这个GRF虽然这个赛季也能跻身强队之列,可比起欧美的顶级强队,他们还是缺少点大赛经验啊。”

  一旁的白少彬闻言点了点头,“没错,刚刚如果换成SKK或者说是C9李逵之类的队伍,他们就算不知道楼顶有人,肯定也不会放过楼顶这种容易藏人的地方。”

  “嗯,是的。”荣爷微微颔首,“不过我觉得GRF之所以犯下这种有些低级的灯下黑失误,主要还是Vic刚这个偷袭太突然了,直接就让GRF开局减员了一人,被打乱节奏的他们难免就会有点思虑不周了。”

  “那接下来怎么说?现在GRF已经抱团去城的北侧了,那个位置应该发现不了Vic,Vic这里要偷偷溜走和先和队友汇合吗?”

  “这是最高的选择,偷掉一只肥羊Vic已经很赚了,继续下去虽然也有可能再偷一个,可是GRF已经警惕了起来,那么风险就有点大了。”

  “嗯,我也觉得他这个时候最好和队友先汇合一下,那样比较稳妥一些。”

  三个解说你一言我一语,分析的头头是道,熟料教堂楼顶的刘子浪却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在原地纹丝不动。

  这尼玛不就尬住了...

  一时间,国内直播间的观众见状纷纷笑出了声。

  “嗯,解说分析得很有道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Vic:你们倒是接着说呀,我听着挺有道理的。”

  “噗哈哈,白队脸都青了,Vic这家伙真的不给面子啊。”

  “笑死劳资了,这家伙就是个大浪比,解说想让他稳一手也是没睡醒。”

  “......”

  这时,台上的白少彬无意间看了眼右下方的地图,忽然眸孔微微一缩。

  “不对!Se7en2这不是Vic去汇合,而是泽少和秋神他们来找Vic汇合了。”

  白少彬的话音刚落,解说的镜头也很快给到靶场和防空洞那里。

  李沐秋、沈泽言和御坂琴美三人果然都已经搜完了,这会儿正一溜烟地朝着S城摸了过来。

  荣爷见状立刻忍不住吸了口气,“嘶!原来Vic不是不求稳,而是稳到想要一口全部吃掉GRF啊。”

  “啧啧,这胃口有点大,目前场上还没有队伍全灭,如果GRF在这里被Se7en2一口闷的话,那他们今天的四排总决赛首场就是反向吃鸡了。”

  “嗯,反过来也一样,我个人觉得GRF这只全路人王的战队实力还是比较强劲的,今天首场比赛Se7en2这边并没有上Sloth,真动起手来Se7en2还是得小心。”

  听到解说的话,场下的观众神情也都有些紧张了起来。

  蓦然间,S城里忽然“砰”的一声抢响,抢声清脆响亮,瞬间打破了城里这风雨欲来的气氛。

  下一刻,导播的镜头猛地拉了过去。

  画面中,刘子浪此时手里正拿着98K,一抢过后,他悠闲懒散地拉动抢栓,再次将一发狙击子弹推入膛中,旋即不假思索地对着空中又是一抢!

  众人正有些疑惑着...

  嗡隆隆——!

  一阵引擎的轰鸣声忽然传来!

  紧接着,只见一架飞机从北边的海平面缓缓飞来。

  Vic这是...在打飞机?

  霎时间,场下的众人都一下子呆住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氛围下,刘子浪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对着远处还没飞过来的飞机打了起来。

  而且还打的不止一发。

  这家伙...在想屁吃?

  当然,要说震惊,谁也没有S城里的GRF剩下三人震惊!

  他们搜了半天搜不到人,已经陷入了自我怀疑中,觉得对方说不定阴死Viper就已经从一个他们不曾看到的角落溜走了。

  结果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城里一声巨响,那个家伙居然在那打起了飞机!

  砰!

  又是一声脆响!

  咯嘣!

  Sword牙齿咬出了声响。

  从这旁若无人的抢声中,他感受到了一种无视,被称为韩国赛区“最强新人剑”的他哪里受过这种待遇?

  尤其是一听抢声方向还是他们刚刚过来的教堂上方,心思电转间,他哪里还不知道他们三人刚刚被戏耍了,怒火上涌的他立刻暴喝一声!

  “盘他思密达!”

  霎时间,GRF三人宛如脱缰的野狗一般,疯狂地反扑了回来。

  S城南侧,摸到城边的李沐秋听到刘子浪的一抢接一抢的在那轰个不停,嘴角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

  他刚是让刘子浪和对面周旋一下来着,可这尼玛谁让他这么周旋了...

  ......

  主持解说台上。

  短暂的懵逼后,职业选手白少彬最先反应了过来,他脸色有些复杂地慨叹道,“Vic这家伙...真是个天生的MT料啊。”

  在这一瞬间,他脑海中闪过的画面就不太美好了...

  听到白少彬的话,荣爷和MsJoy也相继反应了过来。

  荣爷忍不住微微侧头道,“MT?你的意思是...Vic这是在拉仇恨?”

  “有道理啊。”Msjoy忽然呵呵笑了起来,“好像是没什么比当着杀队友抽人的面打飞机更拉仇恨了。”

  “不过GRF的三人已经摸到近点了,说实话,Vic这仇恨拉得有点夸张了啊,教堂房顶上并不是什么易守难攻的地方。”

  “嗯,秋神和泽少他们还有点距离,Vic要是顶不住的话,这波就可能要自己把自己给浪死了啊。”

  “噢!Rather在扔雷了。”

  “Sword直接冲了!他手里是喷子吗?”

  “不是,是短剑维克托,这抢冲起楼可和喷子没啥区别啊。”

  “......”

  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蓦然从楼梯上传来。

  卧槽!

  你很急啊!

  刘子浪手中的98K已经换成了Uzi,同样是把适合近距离作战的冲锋抢。

  下一刻,冲上来的Sword卡着楼道拐角,身法快若电闪地一个探抢,抬起“短剑”对着刘子浪就是一阵扫射!

  刘子浪正半蹲着身体,躲在教堂楼顶另一侧的反斜后面。

  “支援支援!我需要支援!”

  他嘴里在语音中催着,手中的Uzi却是一个起身把想要顺势冲过来的Sword给压了回去。

  “该!让你丫那么浪。”李沐秋没好气道。

  一旁御坂琴美却是急冲冲地说道,“湿乎挺住!窝来救你辣!”

  沈泽言...沈泽言是不会回答刘子浪这种无聊的催促的。

  与此同时,GRF的语音里也在重复着同样的话。

  Sword眼见一时间强攻不下,对方的队友说不定已经在路上。

  他可没打算和刘子浪玩什么教堂之巅“1V1”,当即就呼唤队友支援上来。

  蹬蹬蹬!

  很快,一个队友从楼梯顶到了Sword身后。

  剩下的Rather原本在下面防止刘子浪跳楼溜走,不过听到Sword刚刚的话却是不由心中一动叫道:

  “等等,先别冲,我给颗雷。”

  说着,他就从包里摸出一颗雷,“铮”地一声拇指弹开保险。

  发硬那猴!

  Rather抬手一甩,手雷瞬间脱手飞向了教堂房顶。

  “噢!Rather这颗雷......”

  “不好,这颗雷有点准啊!”

  “秋神他们还没过来,Vic要是被炸倒就完了!”

  场下众人瞪大双眼的惊呼中.

  手雷倏然而至,直接落在了刘子浪身旁的教堂房顶,然后...滴溜一下子从房顶的破洞里掉了下去。

  没错,S城的教堂相当破旧。

  楼顶是有洞的。

  而Rather的这颗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是相当之准。

  直接扔了个三分空心球!

  轰隆——!

  雷刚一落入洞里,轰隆一声巨响!

  楼道口,卡在那里的Sword看到刘子浪所在的那侧冲天而起的火光和浓烟,顿时心中一喜!

  他暗道这个爆炸距离对方不死也残,瞬间再次大喝一声“盘他思密达”,旋即抱着抢弹射冲了过去。

  突突突——!

  迎接他的自然是当头一缩子弹!

  作为一个顶级的突击手,Sword的小范围近战能力相当彪悍,在刘子浪闪身出来的瞬间直接抬起“短剑”就biu了出去。

  在他想来,以维克托那恐怖的射速,刘子浪的血量肯定擦两下就死。

  要知道,近距离对抢不是看能打中谁,而是看谁先打死谁。

  结果Sword万万没想到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身上血光绽放,却始终坚挺不倒。

  而他却视野一阵晃动,血量忽地清空到底,冷不防地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Se7en2-Vic使用Uzi爆头击倒了GRF-Sword!”

  什么情况!

  猝然倒地的Sword懵逼了!

  此时来不多想,他赶紧往旁边爬下挪开身位,对身后的队友大喝道,“快上!那个家伙残了!大残!巨残!”

  后面的队友一听这话,赶紧提抢就上。

  不曾想他刚冲上楼梯,S城南侧忽然传来“嘭嘭”两声抢响!

  那人只觉得脑后“噗嗤”一声被子弹穿透,白色二级头瞬间粉碎,几乎和Sword不分先后地跪倒在了地上!

  “我的天!泽少!是泽少击杀的!”

  “鬼鬼!泽少这一抢也太及时了吧。”

  “等等,泽少不是SKS吗?能爆掉满血二级头?”

  “不对,刚刚秋神也开抢了!”

  “复合子弹!秋神刚刚是和泽少一起开的抢!”

  “啧啧,GRF现在就剩下一个Rather了啊!”

  “......”

  转眼间,场上的局面就在场下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教堂房顶,刘子浪看着下面剩下那人露齿一笑。

  小伙汁,喜欢扔雷是吧?

  ......

  Iced子夜说

  大章求票票噜噜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