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凛冬女王[快穿] > 第40节
  等到酒宴方歇,江晚被丫鬟带着朝着她休息的凤凰台走去,房间内明珠照明,窗外是一处水榭,让侍候的人下去,室内一下子寂静了下来,半响后,江晚忽的道,“平陵王殿下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

  声音传出去片刻,就听房门一声轻响,一身华服的平陵王推门而入,他身上还带着几分未散的酒气,见到江晚,恭敬的道,“仙上。”

  江晚道,“你来找我何事?”这

  平陵王深呼吸一口气,“我想问仙上,您可有未达成的夙愿?可有想要的东西?”

  “若是有,本王可以在此立誓,来日我必倾尽全国之力助仙上达成所愿,得到想要之物。这世上只要是有的奇珍,我都可以让人为仙上取来,仙上所寻之人只要还在世上,我也必定会将此人送至仙上面前。”

  闻言,江晚只是轻轻挑了挑了眉梢,不动声色的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这在平陵王看来,似乎有几分意动,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希望仙上留下助我。”

  “只要仙上应允,本王现在就立誓。”

  可谁知道江晚只是忽的问道,“难道今日我没有相助殿下?”

  “你想乘坐青鸟,我答应了,之前你说话,我也并未反驳。”江晚从平陵王说出那番话开始就知道他极为聪慧,可这一路,真的什么何止聪慧二字可以概括。

  “你看,你借我的势,让城中人不再小觑于你,这你又要如何报答?”

  她又不傻,虽然初来这个世界,还不太了解情况,可从这一路可以推敲出一些东西。

第59章

  这栈道如此危险,平陵王和广陵公主这两个不过八九岁的孩子却单独上路,虽然车队豪华奢侈,却没有一个可靠威严的长辈随行。

  之间在酒席间,包括城主在内,看江晚的频率远高于平陵王,广陵公主两人。按理说,江晚纵然身份独特,那也是方外之人,可平陵王等人却是城中地位最高的人,真正掌握了他们生杀大权的,就是看中江晚,也不可能忽略他们两人。

  而实际上,他们两人确实备受冷落,最起码他们受到的待遇远远比不上他们的爵位。

  由此可见,他们纵然身份尊贵,可真身份上却存在某些缺漏,让他们两人不得不冒着危险上连峰城,为了加重他们的分量,不惜要拉上江晚。

  ——就算他身份有缺憾,可他们受到了仙人的青睐,甚至同仙人一起乘青鸾来连峰城。

  如此具有传奇性的事,在没有弄清楚之前,绝对不会过于怠慢。

  从之前主动爬上青鸟背,又在和城主府的人相遇之时,当机立断的说出自己的身份表明自己就是之前乘坐青鸾而来的人,让城中都在传这件传奇的事,酒宴中看江晚受到的礼待比他要多,也不骄不躁,酒宴一结束,就来她这里请她留下。

  一桩桩一件件,哪里是一个普通孩童想得到的?而他恐怕在之前开口问她可不可以一同乘坐青鸾去连峰城时就想到了后续会发生的事和这件事的影响。

  如果他们真的是孤立无援,除了一个尊贵的身份没有任何倚仗,那江晚的到来就是给他增加了一个新的砝码。

  所以江晚询问他,那这你又有什么可以回报我的?

  江晚之前就把窗户打开了,圆月高悬,月辉从空中洒下刚好落在她身上,轻风伴随着莲花香气吹进来,精致的五官在此时有些朦胧缥缈,随时可以随着月光回到天上,论起风姿,平陵王也没有见过多少比她更出色的。

  而现在她似笑非笑的说着你如何回报于我,又让人感觉到了另一番不同的魅力。

  平陵王之后许多年都忘不了这个晚上,甚至比之前见江晚从天而降来的更为深刻。

  不过此时他还没有日后那般从容,因为他此时确实堪称一无所有,听完江晚的话不由的紧张了起来,眼皮也跟着跳动一下,有些急切的道,“只要我能做到——”

  “就算我现在做不到,日后我也必将会做到!”

  说完这句话,他也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在江晚面前并没有半分主动权,他道,“您是方士对吗,只要你相助于我,我愿意将来奉你为国师,令天下天下方士皆以你为首。”再次下了重注。

  对,平陵王一开始就知道江晚不是仙人,不过修炼到江晚这个程度,几乎也相当于陆地神仙了,这样的高人,就是他以前也没有见过,现在忽的见到了,自然不愿意放过。

  而江晚心神一动,方士?这个世界的修炼者?

  她是借用法器才能同游九天,那方士是不是……

  现在有八九分把握,西楼很可能就是一个方士。

  看平陵王还欲再说,江晚道,“殿下先回吧。”

  江晚下了逐客令,纵然平陵王还有些不甘,最后还不得不退了出去,可不由的看着房门皱起了眉心,到底如何才能打动她?

  他甚至不需要江晚主动为他做什么,只要留在他身边就好。

  护送平陵王的车队在晚上才到了连峰城,住在江晚隔壁的平陵王那里传出来些许响动,随后又消弭。

  之后一连数日,江晚就住在这,城主还欲再办酒宴请江晚入席,全都被江晚婉拒了,专心的在城中等消息。见状,城主就让下人不要打扰江晚清修,她居住的院落十分安静,就是偶尔有下人过来松东西,也都尽量放轻动作,可耐不住江晚耳力过人,十几米外,有叶子从枝头落下她都能感到。

  平陵王所住院子传来的小声谈话声自然能可以时不时的传入她的耳朵。

  “……真可怜啊。”

  “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

  “我昨日还看到广陵公主大半夜的出来坐在院子里。”

  ……

  江晚也根据她们交谈中透露出来的消息弄明白了一些事。

  当今国号为齐,在位的皇帝年号为了昭明,去年刚刚登基,而昭明帝却不是先帝的儿子或者孙子,而是弟弟,现在的平陵王正是前太子,和广陵公主是先帝和皇后所生的龙凤胎。

  本应在先帝驾崩之后,平陵王登基为帝,可昭明帝发动了宫变,当时的情形只有少数人知晓,反正宫变过后,太子变成了平陵王,昭明帝登基,成了大齐的新一任皇帝,而之前众星捧月的平陵王从云端跌落,昭明帝碍于朝中势力没有杀他,可绝不会对他很好,若是要昭示仁慈,还有一个更是适合的广陵公主。

  而这样还没有算完,几月前,昭明帝忽然道自己在梦中遇到了先帝,对方说起他们年少时的时光,更曾说若是有时间,一同去蜀中一观蜀道奇观。说到这泪声俱下,几乎不能成言,最后才道,不成想先帝居然还记得当日他们的戏言,竟然入他的梦,他身为弟弟,还被托付了整个江山,理应完成先帝的遗憾。可惜他国务繁忙,脱不得身,而幸好还有平陵王,他是先帝的儿子,若是他亲眼看到了蜀道,先帝也会有所感。

  不管这段话对不对,有没有道理,中间有没有阻止,反正最后九岁的平陵王和广陵公主一同来了蜀中。

  昭明帝可能是打的路途遥远而艰险,他们可能死在途中的主意,再或者是实在看平陵王不顺眼,远远的把他打发到这偏僻的蜀中,眼不见心为净。这都说明昭明帝对他的态度。

  蜀中天高皇帝地远,可是却还是在大齐管辖之下,昭明帝如此明显表露了态度,可想城中人如何看待平陵王。

  年幼,无任何依靠,皇帝不喜。

  简直是在告诉人随时可以欺辱我,就是他忽然死在哪个地方,昭明帝估计最多明面上斥责真那个地方官员一顿,根本不会有实质上的惩罚。

  难怪平陵王如此早熟,拼命的抓住一切想抓住的助力。

  尤其是看到从天而降的江晚,即便知道她不是世人以为的仙人而是方士,却当机立断的顺势认定了下来,为他身上增加一个保障。

  在明白了之后,江晚对平陵王也稍微宽容一些。

  努力活下去的人,总是值得尊重的,即便他是一个九岁的孩子。

  不过平陵王的请求她还是不会答应,光是听平陵王的身份就知道事情有多复杂,他想要的做事情更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之一,她对这并无兴趣,自然不会因为平陵王就掺和进去。

  而这时,几日未见的城主亲自来拜访她,充满了遗憾的告诉了她一个消息,“仙上,我已经差人在城中四处打听,也让人去了城外百里以内的地方探听,都未听说过西楼这个名字。”

  实际上若不是这个名字是从江晚口中说出的,他都怀疑是不是这么一个人。

  闻言,江晚自然不由感觉到一丝失望,既然没有,那她岂不是要全天下的来找这样一个人?

  城主又道,“不知道仙上有没有除名字以外的线索,是男是女,身高几尺,身形如何,面容生的如何,若是有这些线索,我可以再差人找找看。”

  最难的就是江晚只说了一个名字,其余的线索全都不知,如果对方已经改头换面,更换了身份,有心隐藏,他们怎么找得到?

  他说的这些,江晚自然也不知晓。

  西楼可能在连峰城附近本来就是她的猜测,并不能完全肯定,既然这里找不到,也没有必要这么再接着找不到,谢绝了城主的提议,“不必了。”

  听到这句话,城主已经有所预感,可真的听江晚道,“这些日子叨扰城主,既然这里寻不到人,那我就去别处寻了。”仍旧不由的有些遗憾。

  随后就见江晚掏出来一瓶丹药——这是她之前应付挑战者,遇到那些不守规矩,想要暗下狠手时收来的战利品,最常年的就是丹药和灵石,不过这些丹药和灵石都是下等。

  这对江晚没有多大作用,可对普通人来说刚好,不会因为药力太冲血脉沸腾而亡,也不会没有效果,“这瓶丹药就当是这些日子的谢礼,一月服用一颗,可延寿数年。”

  闻言,城主的眼睛都无法从丹药上移开了,若是其他,他也不会收,可是这是延年益寿的丹药,凡人哪里有不怕死的?城主激动的收了下下来,语气激动的表示,“多谢仙上!多谢仙上!”

  心道这位仙上果然是温和良善,他不过是提供了几日住所,就送了他这么一份丹药,其实就是江晚什么都不给,他也不会说什么,能让仙人住下,本来就是天大的荣幸。

  麻利的把丹药塞到袖子里,又不好意思的道,“仙上何时离去?”

  “我并不是追问仙上仙踪,而是这几日城中来了诸多人,还有一些部族的族长,少族长都来了城中,想要瞻仰仙上的风采。”

  “他们都带了丰厚的礼物,只希望能见仙上一面,若是仙上愿意……”

  说到这,像是怕冒犯了江晚一般,又道,“若是仙上不愿意,我这就让他们离去。”

  其实不止是这些人,还有一些普通的百姓,这几日还有人日日放鲜花于城主府门口。

第60章

  那日江晚他们乘青鸟从而天降,又有城主府的人跪地相迎,看到的人对是仙人驾临连峰城消息深信不疑,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城中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而等那浩荡的车队抵达连峰城,江晚乘青鸾救下平陵王和广陵公主的事又为“仙人驾临”这件事再添加了几分传奇色彩。

  可以乘青鸟,入九天,与流云日月同空,还能救人于危难,这不是仙人还能是什么?

  这个消息以连峰城为中心,飞快的朝着周围辐射。

  蜀中多少数民族,他们多隐居于山林当中,这次也是听到消息匆匆赶来,他们当然不是只听从了这些流言,还差人亲自去城中打听,也有人寄信询问,他们询问的自然不会是普通人,而是城中的达官显贵,而这些人大都是在第一天出席酒宴的人,江晚当时无疑也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都给予了肯定答复。

  故而,现在连峰城中出现了这样的盛况。

  城主府外日日有鲜花铺地,府内日日有人拜访,只求见仙人一面。

  城主虽然想收下礼物,可是完全不敢帮江晚拿主意。

  听完她的话,江晚:“……”她还是低估了现在百姓的狂热,她自然不想理会这些人,尽快离开这里寻找西楼才是正事。

  可城主面目哀求,“仙上离去后不知何时才会再踏足连峰城,我们更是不知是否还幸再见仙上,只求仙人露一面即可,除此之外,我们别无他求。”

  对百姓来说,只要能见仙人一面就是天大的仙缘了。

  江晚沉吟一会儿,这才道,“好。”

  城主大喜,连连拜谢,容光焕发,仿佛的年轻了好几岁,他是看出江晚刚刚分明不想应,却在他的恳求下点头应允,这在他看来,这就是给他面子!实在是让他觉得荣幸。不过他现在也不想再耽误下去,令人快去准备。

  仙人这一次后怕就要离去,酒宴必定要比之前那次匆匆准备的酒宴要更为盛大,因为这次来人比之前不知道多多少,恐怕要换一个更为宽敞的场地,又令人赶快去通知在城中停驻的人,务必要准备晚上赴宴的衣服。

  接到这个消息的人顿时狂喜,让人赶快准备礼物,把早早准备好的衣服拿出来,务必要符合身份而又不显庸俗,而没有接到消息的纷纷开始差人走动,希望在最后一刻能拿到进入这场宴会的请帖,甚至只跟着人进去见识一番也可以。

  城中的普通百姓显然无法进入,不过他们希望可以用采摘的鲜花来装饰宴会厅。

  城主听完后点头应允了此事。

  得到了准许,百姓们爆发了狂热,天还没有黑,城主府就满是浓郁的花香,灯火乐声也开始升了起来,门口开始有马车驶来,没过多久,就变成了一条长龙。

  等到天色黯淡,正上空出现一轮圆月,整个连峰城都成了灯火的天下,在夜色中如梦似幻,城主府更是灯火惶惶,几乎恍如白日,穿着各色服装的人齐聚一堂,无论是见过的还是没有见过的都期待的看向了门口,其实他们更想看仙人乘青鸟而来的一幕,可无奈这不由他们注意。

  而在这些人当中有一堆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哥,因为人在太多,他们不得不靠的比较近才能坐下,这让这些平日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有些不耐烦,比起其他人的狂热,他们更多的是看热闹。

  “真的是仙人?不会是……装神弄鬼?”其中一人面露嘲弄,中间的名字隐了去,没有说出来,可在场的人都听了出来他说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