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离婚后我身价百亿[穿书] > 第40节
  一边说着,唐杉又哭了起来。

  “我真的太爱他了,除了他,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我都看不上。所以你也不用试探我了,我这辈子就赖在靳宸身上了。如果他不要我,我干别的也没有什么意思。”

  梁依依叹了口气,再次伸手握住唐杉的手,安慰道:“我不是试探你,我只是想告诉你,叶知非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果你怕麻烦,趁早抽身离开,其实能够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一直没有碰到真爱,也许有一天也会像你一样奋不顾身的。”

  “我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做你告诉我。”

  “你也知道,当初靳宸并不爱叶知非,当初叶知非能在靳宸不乐意的情况下顺利嫁进靳家,她这个女人心计手段都很不简单,如果她从靳宸的身边消失了,我觉得靳宸迟早会回到你身边的。”

  “嗯。”唐杉被梁依依的话鼓励着,心里越发的坚信她的话。

  梁依依微笑着看着她,微微点头。

  “梁小姐,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梁依依缓缓的说:“你放心,我要你做的不是坏事,而是去靳家揭穿她的真面目。你听着,再过几天……”

  ……

  “起来了。”靳宸坐在床边,戳了戳叶知非的头发。

  选秀结束后的第二天,叶知非就正式向星光提出辞职,虽然试用期还没满,但她辞职,星光哪里敢为难,痛痛快快地就给她办好了离职手续。与此同时,木子寒向星光提出解除经纪约,星光这边当然不肯放人,值得庆幸的是,当初木子寒跟星光签订的是歌唱合约,他正有意进军影视业,因此顺理成章的把影视经纪约放到了绿鸥。

  江雨薇和叶知非都非常高兴,靠着木子寒这顶级流量的金字招牌,压根不愁没戏拍,到时候还能借机让公司的新人蹭个角色。

  现在公司里除了木子寒,还签约了三个女孩,都是在星光选秀中表现不错但没有进入前九名的。

  不过,叶知非辞职后没有马上投入到工作中去,而是安安心心的休了一个假期。

  每天在家里睡到自然醒,然后看看剧,刷刷微博,她现在可以有一百万粉丝的大v。当然除了这些,就是跟靳宸的腻歪。

  “别动我,让我再睡一会儿。”叶知非翻个了身继续睡。

  “今天要去机场接爷爷。”

  叶知非一下就清醒了。

  靳老爷子之前去美国做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在美国休息了一个多月后准备回国了。

  “是今天啊。我换好衣服咱们就走吧。”叶知非爬起来就往卫生间去了。

  靳宸看她模样,笑了笑,“别着急,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呢!”

  叶知非梳洗完毕,将头发梳了个松散的丸子头,穿上一条修身的羊绒针织裙,再套上了一件米色英伦风外套。

  靳宸本来穿了一件灰色的毛呢大衣,看到她这么穿,默默加了一件羊绒衫,换了一件跟叶知非身上那件同品牌的深蓝色外套。

  “走吧。”叶知非欣赏了一下他的帅气,美滋滋地挽着他的手下楼。

  自从他们俩确认关系后,陈叔、韩姨他们就不在家里住了,隔一天才来打理一次房子。家里的司机也安排去别的地方了,靳宸平时就很少用司机,而叶知非……现在去哪儿都是靳宸在接送。

  靳宸和叶知非到机场的时候,靳宸的妈妈吴玉珍和靳然一家子都到了。

  “大哥大嫂,你们的情侣装好酷喔!”江雨薇看到他们俩走过来,顿时一脸的羡慕。

  靳然的身材很好,穿这种长款风衣很好看,但江雨薇身材比较娇小,这种款式的衣服完全撑不起来。靳然看她那个样子,只得揉了揉她的脑袋。

  “妈妈,二叔二婶。”靳宸带着叶知非上前打招呼。

  “小宸,非非,看你们俩感情是越来越好啊,以后大嫂就不用操心了。”二婶笑眯眯的说。

  吴玉珍看了二婶一样,又看看靳宸搂着叶知非的样子,横了二婶一眼,“这是老爷子给靳宸选的媳妇,我当然不操心了。”

  这话又是在戳二婶的心窝子,江雨薇不得老爷子喜欢,一直是二婶的心病。

  二叔赶紧打了个哈哈,“小宸是家里长孙,一定要赶紧努力给老爷子添个曾孙,让老爷子双喜临门。”

  “我会努力的。”靳宸说。

  这话一出,二叔二婶和吴玉珍都是一愣,催生这事每年都有人在靳宸面前提起,以前靳宸都是面不改色假装没听到,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二叔好,两位婶婶好。”又一辆摆渡车开过来,靳南和靳西两个姐妹花一起下来。

  “西西和南南来了?”

  靳南和靳西都还在上大学,看起来朝气蓬勃的,两个小女生看到靳宸和叶知非的时候,皆是眼前一亮。她们俩都是社交网络达人,可没错过选秀之夜靳宸和叶知非的官宣。

  不过,现在不是八卦的时候,靳西乖巧的说:“爸爸妈妈的飞机晚点了,我们俩先过来接爷爷,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应该就到了。”

  二叔说:“嗯,没事,小睿刚才也来电话说他们家一会儿直接去吃饭。”

  正在这时候,机场工作人员上前说,“靳老先生的飞机已经平稳降落了,再过五分钟就能滑行过来。”

第38章

  或许是经过长时间的飞行,靳老爷子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见到众人后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让靳南和靳西扶着上了车,令众人都有些意外。

  “靳宸,爷爷的手术还顺利吗?”叶知非和靳宸出了机场回到自己车上,有些不安的问。

  刚才她走上前想去扶老爷子,老爷子就像没看到她一样,直接走向靳南和靳西。

  靳宸略一皱眉,“手术非常成功,恢复得也很好,没什么问题。应该是飞太久太累了。”

  “不是的。”叶知非摇了摇头。

  或许真的很累,但是刚才老爷子下飞机的时候远远看了自己一样,那种眼光……并不是随意落到自己身上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重感觉。

  靳宸不以为然,“你这是胡思乱想,别说他一直很疼你,就算不疼你了也没什么。你看薇薇和靳然不一样开开心心的。”

  叶知非没有再说话。

  靳宸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或许只是老爷子心情不好。

  “没事的,下午爷爷就回老宅了。”靳宸伸手揉了揉叶知非的脑袋。

  “我又不是盼着爷爷走。”

  “嗯。”靳宸笑着踩了油门。

  二叔定的吃饭的地方正是之前叶知非和靳宸去过的风雅颂。

  不过他们是一家人吃饭,所以避开了前面的大厅,而是选择了后面安静的包厢。说是包厢,其实是一座布置精巧的小院落,有假山有凉亭,正当中的屋子开着门,里面是一张宽大的圆桌,只是很奇怪,以往靳家安排家宴,人到的时候凉菜就已经摆好了,这会儿老爷子都坐下了,桌子上还空荡荡的。

  众人落座之后,服务员才出来给每人端了茶。

  这气氛不像吃饭,倒像是三堂会审,每个人脸上都有些紧绷。

  二叔见状,笑道:“父亲,是不是让服务员上菜了?”

  “不用了,靳睿在安排。”靳老爷子的脸色如霜雪一般严酷。

  众人沉默不语,只低下头互相交换了眼色。

  叶知非亦有些不安,偷偷朝靳宸看一下,这家伙倒是漫不经心的喝着茶,见叶知非望过来,反而轻松地一笑。

  “爷爷。”正在这时候,包厢门打开了,走在前面的正是靳睿。

  “人来了吗?”靳老爷子寒着脸问。

  靳睿点头,往里走了一点,从他身后走出来一个漂亮的女子。

  其他人没觉得什么,叶知非和靳宸却是同时眸光一紧。

  站在靳睿旁边的女子,正是那天他们俩在超市里碰到的那个女子。

  “唐杉,你来做什么?”靳宸站了起来。

  唐杉朝靳宸柔柔的笑了笑,还没开口说话,靳老爷子就猛拍了一下桌子,“坐下。”

  靳宸皱了皱眉,“爷爷,今天是家宴,把外人喊过来不合适吧?”

  叶知非拉了拉他的袖子,靳宸这才坐下。

  靳老爷子重重出了一口气,“一个星期前我收到了唐小姐的邮件,她跟我说了一件旧事,我心里有些怀疑,所以我今天把相关的人都喊到一起,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爷爷……”靳睿一脸吃惊,老爷子只让他去接一个人,没想到是这种事。

  “好了,唐小姐说,其他人都闭嘴。”

  唐杉微笑着向屋子里的众人打招呼。

  “我知道我是一个不速之客,靳宸跟我是大学同学,我们在大学时代曾经有一段感情。当然那已经是过去了,不过我今天来,也是因为跟靳宸曾经的这点交情,让我不得不来。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他一直被这样一个狠毒的女人蒙骗!”

  唐杉的手猛然指向了叶知非。

  “够了。”靳宸牵着叶知非的手站起身,看向靳老爷子,“爷爷,我不知道唐杉跟你说了什么,如果您非要相信她的无稽之谈,我随便您,但恕我不能陪您吃这顿饭了。”

  “靳宸,如果你还认为我是你爷爷,就在这里把话听完。”

  “宸宸,你快坐下。”靳宸的妈妈吴玉珍急忙站起来,“老爷子才做完手术,你跟爷爷吵架像话吗?”

  靳宸回头看向叶知非,叶知非此时倒是比先前平静了几分。

  其实她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些猜测,只是事情已经发生,就算靳宸带着她从这里跑了也改变不了事态发展。

  唐杉惊讶地看着靳宸,她没想到靳宸会这么维护叶知非。

  她咬咬牙,直奔主题,“五年前,靳老爷子上吐下泻进了医院,是不是有这回事?”

  包厢里没有人说话,只有二婶接了一句,“是有这么一件事,当时我们一家人都在国外度假,听说是知非一直在医院里细心照顾老爷子。”

  “她的确是细心照顾老爷子,不过老爷子之所以会进医院,正是拜叶知非所赐。”

  果然是这件事,叶知非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

  “是叶知非把过期的牛奶混进老爷子吃的糕点里面,这才害得老爷子犯病住院。她之所以安排这一出,就是为了找机会讨好老爷子。”

  江雨薇忍不住开了口,“五年前在靳家发生的事,你有证据吗?你不要血口喷人!”

  唐杉倒是理直气壮,“我是没证据。”

  “没证据?没证据你这就是污蔑!”江雨薇气呼呼的说完,二婶看她一眼,拉了她一下。

  “不过我有证人。”唐杉笑着说,“当年叶知非在厨房把过期牛奶混进去的事,靳睿是知道的。”

  话音一落,靳睿的父母立即变了脸色,“你这个女人没凭没据的怎么到处污蔑人?先是知非,现在又把脏水泼到小睿身上?”

  靳老爷子又拍了一下桌子,包厢里这才安静下来。

  他抬起眼,目光复杂的盯着靳睿,“小睿,你回答我,这件事你知不知情?”

  “……”靳睿的声音在短短一瞬间变得艰涩,他动了动喉结,却是什么话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