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狂医废材妃 > 第1025节
  “……”本就安静的宴厅上下,都因地司寇这一吼,而更安静了几分,就连脑子一直不太好使的新任妖部部长妖辛格,都听出了阴谋的味道。

  十八旗将士都不急吼吼的唾骂谁了,反而沉思着的看向天司寇,也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地司寇。

  梁钊荔却再也忍不住了,“地司寇,你自己存有反心,休要血口喷人,按龙帝方才所言,少主乃昨日被人行刺,我父亲却是宴席刚要开始时,被人重创!”

  “不错!此事我梁府家丁都可作证,当时还有不少城内强者驻足围观,都可请来一一对峙!”梁钊源也义愤填膺的反驳起来。

  地司寇却不理会这两小,而是死盯着天司寇,一字一顿的吼道,“我自知中了你的套,说不清楚,但你天司寇可敢对须弥发血誓,说你没有行刺少主,也没有构陷我,否则——

  你天司寇必遭五雷轰顶!魂飞魄散,梁府上下永无宁日!全族覆没,此毒誓,你敢立不敢?”

  “你……”梁钊荔脸色大变的要站起来怼,毕竟此毒誓再过恶毒,竟是要带累梁府上下,然而——

  才稍稍恢复过来的天司寇,他却摁住了梁钊荔的肩膀,并在朝叶千璃道了谢后,才站起身来的说,“地司寇,你我交情虽不算深,却也不算浅,你为何非要攀扯于我?”

  “老贼!你少惺惺作态!若非你昨日来时奄奄一息,苦苦求我,我何须为了你,反利用体内的虚无罡风,帮你吞噬龙摧掌的毁灭力,以至于现在都几乎没恢复。

  若非如此,我更无须吞服龙涎木,以压制、逼出龙摧掌的毁灭力,偏今日还要替你背锅!你之用心,好生歹毒。”地司寇越想心越凉。

  尽管他平时真没和天司寇走太近,毕竟他这样的糙汉子,还是更喜欢和武将交好,性情相投一些。

  可同为司寇,天司寇求上门来,又说得那么惨,他自然不会见死不救,谁曾想!这一救,竟将他救成了叛贼?!

  地司寇又怒又恨!又心寒。

  他怒自己蠢,被陷害而不自知;他恨天司寇阴毒狡诈,背叛了须弥山,还要嫁祸给他;他心寒于效忠须弥山亿万载,竟落得这么个下场,竟没人相信他……

  纵然他昨日真的对少主不敬!可他已经得了该得的惩罚,他不怨;但他古木达神骨铮铮,何曾干过这等两面三刀下作事?

  然而……

  无论是龙帝,还是昔日的好友,竟没一个相信他。

  地司寇忽然觉得很心累,但他仍想拉下天司寇,仍想要据理力争!毕竟如果一切真如龙帝所言,那天司寇必才是那个叛逆。

  他被冤枉,是冤!但天司寇也必须死,他不能让这老贼再为祸须弥。

  可惜……

  “地司寇既非要攀咬于我,为我天司,为我梁府,我梁铖庸,愿发血誓,毒誓!”天司寇却一字一顿的回应道。

  地司寇巨目睁圆,愈发狠戾的盯着天司寇,“好极!那你就发,我倒要看看,你真敢发此誓否。”

  地司寇不信!天司寇真敢以血,发这样的毒誓,不过是想蒙混过关罢了,他绝不会让这老贼得逞,且看这老贼还有什么花招。

  然而——

  天司寇还真就祭出了心头血,并一字一顿的!铿锵峥嵘的发誓道,“梁铖庸今日对须弥发誓!

  绝无行刺少主,绝无构陷地司寇,否则梁铖庸必遭五雷轰顶!魂飞魄散,梁府永无宁日!直至全族覆灭。”

  这样的誓言一出!现场诸神臣的目光,都变得愈发微妙,大家都下意识的相信,天司寇果然不是叛逆。

  毕竟这样的血誓!毒誓,哪怕发誓的人是天司寇,可这样的誓言,在须弥山的见证下,仍具有可怕的裁决力。

  可是……

  须弥山没有动静,它并没有裁决天司寇。

  这就说明,天司寇所言句句属实!

  那么撒谎的人,必是地司寇无疑了。

  “地司寇,你满意了?”天司寇也颓然的反问地司寇,还扼腕叹道,“我是千算万算,都没算到,原来你竟是叛徒,还以为你的龙摧掌,真是被贼人假冒龙帝所伤,方教你‘以毒攻毒’的疗伤法,没曾想……

  你竟然背叛了须弥山!背叛了吾王,却还要陷害我,想来方才偷袭我之人,便是你吧,我却不明白,你怎么能冒充龙帝,打出龙摧掌?”

  天司寇说到这里,已支撑不住的差点栽倒在地,还是被梁钊源稳稳扶住,他才没有倒下,可即便如此……

  “噗!”天司寇仍然怒极攻心的又吐了血,

  “天司寇莫要激动,你这伤可经不起折腾。”叶千璃从旁劝道,并未发表什么对此案的看法。

  不过叶千璃也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更没想到,两位司寇会互相攀咬到这么程度,毒誓血誓都出来了。

  不过她看地司寇的神色,似真的被冤枉了,他这会还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天司寇,显然没想到,后者居然真的感发誓,须弥山也承认了他的清白。

  若非地司寇肯定,天司寇昨日真的中了龙摧掌,他也真的是帮了天司寇,他还真要怀疑,是不是他冤枉了天司寇。

  可天司寇缺缺事实中了龙摧掌!也确确实实不是今日中的,而是昨日!昨日啊,地司寇忽然意识到,他真的说不清了。

  “地司寇,你还有什么话说?”龙帝也似疲倦的审问道。

  “我……”地司寇想说,他真的是清白的!可他一抬眼,看到的就是一片怀疑、暗怒、憎恶的目光。

  明明不是他做的!却都成了他做的,他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他甚至想认罪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