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空间女大佬[敛财] > 第40节
  林泽侧头,看着他,“你动摇了”

  林青摇头,揉了揉太阳穴,道,“至少昨天晚上我睡了个好觉。”

  “堕落。”

  林青呵呵一笑,“别这么说,老太爷其实也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不然,他怎么可能把天香全给你送过来虽然新的天香同样有效,但老的一串意义不同的。”

  “就为了这么一点好处,愿意被名不见经传的小人掐着脖子活,还说不是堕落”林泽想了想,道,“你这次原来瞒着老太爷来,都是为了帮我。放心,我会把全部责任承担下来,至于茧玉”

  “是兄弟,别分那么清楚。”林青眯眼休息,“我要不帮你,还能帮谁”

  林泽不说话了,看着对面表情勉强的男子,晓得他不过是强行安慰自己而已。他抿唇,严林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而已。因为他,母亲郁郁寡欢,自己也总是被遗憾父系的血脉太差不能种下更强的将虫;更因为他,母亲临终前拉着他的手要求他保护他。他觉得可笑,不过是一个种了最低级巢虫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值得她爱的呢她为了自己的感情,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地位,强行生下了他。可那个男人却一无所知,到最后,还要没有成年的儿子保护。

  甚至连这一次,他接到他的电话,也不过是他说这里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希望他回国看看。他想,距离母亲死去已经十年,自己也有三年没见过他了,那就见见吧,就当是提前给他五十岁生日的礼物。他心软了一次,便栽了个大跟斗;到最后为了帮忙掩饰那个男人的疏忽,瞒着老太爷叫了林青过来想给他擦屁股,结果又害了林青。

  这是一个错误,而他会亲手导正。

  林青看林泽依然想不开的样子,道,“其实,严林也是为了你。”

  “你是他的儿子,他不可能不救你。”林青不紧不慢道,“每个被种虫的人都能感受到虫母的存在,绝对不可能有反抗它的意志。忠诚于它,将最好的生命都给它,在它的庇护下将家族发扬光大。背叛恐怕只要想一想就会头痛的要死,怎么可能还有力气背叛你我现在能思考,也是没了虫的束缚才轻松一些。可他却能在那种时候反抗虫的意志,将你送过去取虫保命。”

  私人飞机启动,两人坐舱外面的景色开始变起来。

  林泽没有回答林青的话,林青也没有再开口。他侧头看向窗外,飞机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脱离地面的束缚跃上了高空,开始了不太自由的航程。白云幽幽,蓝天静谧,他想,林泽的母亲当年没有选错人。纵然她一生没有和那个男人说过一句话,但他会为了她的儿子违抗一切,包括虫母。这样的勇气,在林这个家族里已经越来越少,特别是在被挑选出来的精英里。

  尤记得老太爷,利用天香唯一侥幸活下来的幸运儿,获得第二次种虫的机会后曾偶然说过一句话,“我们比别人看得更多,遭遇到的黑暗更多,但怎么才能在一片莽荒里找到一条生路或者,连虫母都是迷惘的。”

  他们不知道自己家族的方向,最终将要抵达何处。

  可那个女人,轻轻松松收了虫尊,取了两人的茧玉。

  这是路,还是令人更绝望的黑暗深渊

  严林从中看到了出路,不顾一切要为林泽挣出来;而林泽却愿意自己呆在黑暗里,只想他的那个血亲能够顺顺利利活到五十岁。

  周臾不知道自己给了别人多少的恐惧,她现在在为自己账户里天文数字一样的能量点苦恼。

  “为什么系统里能够收遗产税,但是没有任何理财方法”她翻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

  顾明昭在给老果树修枝,没回答她。

  她依然不甘心,“既然要收我的费用,怎么就不给人保值的方法了这没天理吧那么多能量点放在账户上,也不能兑换成等值的物资出来想办法管理增值,太傻叉了吧”

  几根带着花骨朵的小枝条落下来,伴随他的话,“直接兑换是不可能的,你只能想别的办法。”

  “不能直接兑换”周臾不相信道,“那想什么办法了这玩意唯一的作用就是种几亩田,接待一些外面来的客人。除了这个赚钱的办法,我还有”

  她马上闭嘴了,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点亮了一样。她突然道,“顾明昭,你说我要是组织一个小队去别的世界寻宝,那些找到的宝贝带回来的东西,算不算有我一份”

  顾明昭漂亮的脸从花丛里冒出来,他低头看着她,道,“想法很不错啊,你准备怎么做”

  “这个,总是会有办法的吧”她抓了抓头发,“反正有这么多钱,拿几亿出来试试手,怎么样?”

第055章

  周臾想要利用空间挣更多的钱, 这才发现自己在现实世界里的资源少得可怜。

  她缺人才。

  首先, 她需要一个负责情报的人提前去逛遍六界, 尽量多的收集各种消息, 建立和其它五界稳定的联络机构。

  其次, 搞到消息后, 必须有一个强力的小组,能够从知识、身体力量、精神力量等个方便操控自如,然后完美地完成任务, 带回来各种能够获得高回报的东西。诸如能量、知识等等。

  再再次,安全和保密的问题。

  她越想越头大,干脆上网搜索各种所谓秘密小组或者机构的组成, 结果发现, 无论从哪方面考虑, 她这个所谓的看门人都不过是一个专业团队里的超级奶妈。譬如, 高质量的食物和水, 譬如各种意念力制作的法器, 譬如利用空间站张开对小队的庇护所。

  而所有的前期投资, 不算人员工资,只旅费便要数十亿。

  简直

  周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钱真不好赚啊。”

  顾明昭正在给一个十岁出头摸样的小女孩打包黄瓜, 这小姑娘最近天天起大早排队买菜。她白白瘦瘦的, 很安静的样子, 从来不和那些阿姨奶奶抢东西, 拿了自己要的两根黄瓜或者两个番茄后, 便规规矩矩站在旁边等着排队。有时候奶奶们将她挤开了,她也不生气,直接去后面重新再排。

  刚开始周臾没注意到这小姑娘,后来某次眼睁睁见她重新排了三回还没结上账,干脆指着她说,“你上来,先结账。”

  小姑娘乖乖走过去,她甩开旁边手伸得很长的人。

  有人不满,说怎么插队。

  周臾指指柜台上的摄像头,道,“人排了三回,都被你们后面的给拉出去了。”

  这才没人说话。

  后来两人略熟起来,她才知道这姑娘叫李怡,十岁,住在两条街外的一个老小区里。她问她怎么每次买得那么少,小姑娘道,“妈妈身体不好,每天要吃新鲜的黄瓜汁,所以我现买现做。”

  周臾看她身上的衣服半新半旧,全是批发市场或者淘宝货,偶尔背过来的书包已经被磨得快要掉线了。她想了想,找出一个卡给她,道,“老顾客,办卡可以打八折。”

  李怡很害羞,有点红了脸,大概不太好意思要。她强行塞给她后,她也没拒绝,只是对着她鞠躬后跑走了。

  后来顾明昭回来,她随口提了一句很喜欢这小丫头,他便在每次结账的时候给她的口袋里塞一瓶果汁,或者给一个桃子。刚开始李怡没注意,等回家发现后,气喘吁吁跑回来要退给他们。顾明昭道,“这是前一天没卖完的,会作为赠品送给客人。你放心,绝对没过期。”

  顾明昭和小丫头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其实特别温柔。

  李怡年龄虽然小,但不太宽裕的生活显然令她早慧,也知道他们给自己的绝对不是什么放了几天的打折货。她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周臾看她这样,就想起自己差不多大年纪的时候,被王凤宠得不知天高地厚,雄赳赳跑去找周梅生要钱的样子。她道,“拿着吧,每天早晨喝一瓶果汁,身体长得棒棒的,能更好照顾妈妈,对不对”

  李怡便再没有拒绝,不过隔了两天,她带着满面病容的母亲谢蓉道谢。谢蓉长相和李怡几乎一模一样,脾气性格也相似,表面柔顺其实自尊心很强。再后来,李怡便没来买过东西了。

  顾明昭叹一口气,道,“应该是她不想占咱们便宜,所以不让李怡来了。”

  又过了几天,李怡红着眼圈儿来,还只买了俩跟黄瓜。周臾忍不住假意问了,“这几天怎么没来是出去走亲戚了还是放假了”

  小姑娘憋不住了,这才哭着说妈妈病了,外面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所以在小区门口摆了个摊位做裁缝的活儿,早出晚归。她现在小学五年级,帮不上大忙,只有每天给买早饭和晚饭。之前听人说这里的菜特别好,有人身体虚弱,买了吃后,配合锻炼,居然变得健康了。她就把自己每天的早饭钱和妈妈给的买菜钱存一起,给她买黄瓜回去吃。自从吃了后,虽然没有立刻病好,但是大夏天出摊,也再没像以前那样隔几天晕一回了。李怡觉得有效果,天天来买,可是拿回去的东西让谢蓉犯了嘀咕,才晓得了打折卡和送果汁的事情。因此,被勒令说虽然家庭困难,但是绝对不允许占便宜的话。母女两人抱头哭了一回,李怡屈服不来买黄瓜了,可是谢蓉喝习惯了后,几天没喝马上犯病。

  至于爸爸,不用问,要不然是离婚了,要不然是跑了。

  周臾看小家伙哭得可怜兮兮,道,“你照例每天来买,我给你打五折。不过你周六周日或者节假日没课的时候,得来店里帮忙整理和打扫卫生,这样行不行”

  李怡高兴得不得了,连忙点头。

  “你要用童工”顾明昭有点诧异。

  “什么童工就是亲戚家的小孩来帮忙”她哈哈一笑,赶紧将小姑娘弄走了,“就这么说好了,从本周开始。”

  小姑娘今天早晨又来买黄瓜了,还给两人带了一盒子据说是妈妈做的鸡肉表示感谢,顾明昭顺手又塞了一瓶果汁和一个大大的水蜜桃给她,并且叮嘱她别忘记周末的约定。小姑娘笑得很甜,拎着袋子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周臾看着对面繁华的大商厦,虽然给自己划拉了一个小童工来帮忙,但其实对人才的问题毫无帮忙。她道,“顾明昭,景光把自己的空间站搞成那么个繁华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你可以和他直接沟通。”顾明昭结账完毕,开始清点当日的营收,并且打扫店里的卫生。

  附近的超市做活动的时候,有给周围的邻居商家送大礼包,里面附带有一个白围裙。周臾不爱用那玩意儿,随手给塞在小仓库里,不知什么时候被顾明昭给翻了出来,现在围上白围裙,再配了黑色的店员制服,颇有一种制服诱惑的感觉。周臾不是个傻瓜蛋,也不是矫情的小女人,虽然偶尔会有点别扭的情绪,但大多数时候为人很爽朗。过去的几天她的反常之处,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反思,全部的一切都指向了一个事实,她好像有点喜欢上自己这个所谓的未婚夫了。

  喜欢啊

  这种情绪,来得莫名,久久萦绕不去,不仅困扰着她的心也扰乱了她的生活。

  怎么会突然就被一个男人吸引了呢

  她长到二十二岁,从小古灵精怪,上街走耍和小伙伴一起呼啸来去,性别根本不存在。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男女的差别呢既然喜欢了,不如就爽快地承认

  可又有点恼火啊,她在这里烦恼的问题,对顾明昭而言根本无所谓。而且,她到底喜欢的是哪一个顾明昭呢是那个傻傻的,还是这个看起来冷冰冰不声不响其实有点温柔的呢一个身体里有两个精神体,就是这么麻烦,令她有一种微妙的一脚踏两船的感觉。

  顾明昭回答了周臾的问题后,没得到她的回答,扭头看,却见她半趴在吧台上,手托着下巴。她眼睛看着他,微微眯起,里面有黑色的光在流转;脸微红,嘴角带着笑,脸上却有点儿向往的样子。遂不及防地,两人的眼睛就这么撞上了,均毫无防备地让对方看到了自己的心里。

  “怎么还没去找景光”顾明昭手在围裙上擦了一下。

  周臾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艰难地将眼睛从他的脸上移开,道,“我自己再想想吧,而且沈致远那边还没把林家的事情搞定。”

  沈致远自告奋勇领了林家的任务,被严林带着去了法国南部的天巢堡,差不多有一个周了。他只传了几个短信来报安全,所在的位置,之外便没有说什么。

  周臾担心林家不识趣,两边交战把来使给斩了,好几次询问情况如何,沈致远均托大道,“你放心,我带的兵能搞翻别人几十万的大军,还怕这点小麻烦。”

  她很想吐槽说你够了,你根本不是万震寰,但最终还是憋了回去。

  这家伙,既然那么能装,她到要看看他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而且了,恶人自有恶人磨,既然林家那么难搞,让他去处理说不定还真就对路了。

  沈致远本人,当然不能立刻给周臾好的答复了,因为他和严林下飞机便被林泽的人给发现了。然后,一个客客气气的白人管家将他们请上车,被四个彪形大汉看管起来,一路飞驰着,往远离天巢堡的方向而去。他当时心里就日了狗了,林青和林泽也是够狠了,完全不给他们任何机会见老太爷。这是他第一次想要认真在周臾面前显摆显摆自己的能力,努力成为她不可或缺的左右手,打下在人间界长居的坚实基础,怎么能让那些小毛头坏了他讨好老板的大计因此,他和严林互相对视一眼后,隐忍不发,直到车上了高速路,两边荒野的时候突然发难。他两个手刀砍晕看守自己的大汗,帮着严林把剩下的两个也干翻后,一把匕首逼着司机半路停车。

  之后,他们下车,他道,“严老师,接下来咱们就得靠自己的本事潜进你所说的天巢了。”

  严林点头,道,“天巢堡占地上千亩,外围设置了三层防护。第一个关口是入口小镇的普通巡逻人员,第二个关口是城堡下面的一个小村落,第三个是城堡围墙。至于内部的情况”他有点迟疑了,长到四十九岁,他也不过去几次而已,每次都是在人员的监视下走固定路线,其实根本不熟悉。

  “没关系,只要你能让我进了城堡的大门,我就有办法惊动老太爷。”沈致远很自信地动了动肩膀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他道,“天香在林家是最重要的东西,既然能够得到老太爷的同意拿出来换新的天香,那证明他认可了这个事情。然而林泽的态度相反,现在又围追堵截咱们去见人,可见是有私心在,俩小崽子在中间耍花样呢。所以,只要能把老太爷搞出来,呵呵”

  严林低头,苦涩地笑了笑,却又感觉到一点点温暖。活了四十九年,头痛了三十三年,每当想起那个沉默着微笑的女人以及桀骜地看着自己的林泽,便会觉得,这样的人生也不是一无所获。

  他道,“林家几百年历史,种下虫后能够活到超过五十岁的只有老太爷一人,皆因他在虫孵化的时候没有死去,所以得到了第二次种虫的机会。现在林青和林泽肯定会想办法解释茧玉的事情,然后争取第二次种虫。他们这么着急,肯定会安排在最近做仪式,那是我们潜入的最好机会。”

  “行,听你的。”

第056章

  周臾一时好心接了个李怡小朋友来所谓的帮忙干活, 本来是托词, 可没想到人家母女很上心, 把这事儿当真了。早晨不到六点的时候, 她隐约听见隔壁顾明昭起床, 尔后有下楼开店门的声音, 再然后便是谢蓉中气不足的拜托和小姑娘带着奶味儿的早上好。

  她猛地从床上翻起来,事情有点糟糕了,今儿的货还没来得及放小仓库。她连滚带爬地起床, 顾不得梳头洗脸,捞了一件外套裹起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下楼去小仓库。关仓门的时候, 从门缝里看见顾明昭无奈地笑着摇头, 然后指派小姑娘给根本不脏的货架和吧台擦灰尘。

  她抹掉眉角的一滴汗水, 心里暗叹一声侥幸, 赶紧把各种蔬菜水果给弄出来堆到仓库角落里。这边还没忙完, 宋建国那边送假菜来的车又到了, 她连忙跑出去接货, 不敢让李怡接手。

  “我能帮忙搬菜吗”李怡拿着抹布站在一边怯生生地问。

  “不用。”周臾大声阻止,将几个巨大的塑料箱子垒起来,一把抱起, “你还小, 不能搬重东西, 要压着了以后长不高怎么办”

  顾明昭见她情急之下显出大力女的本性来, 温声对小姑娘道, “冰柜里有昨天没有卖完的果汁,你去柜台里找打折的标签,然后贴上去放收银台边。”

  李怡有事情做了,马上应了一声,跑去冰柜翻东西,果然翻出来七八瓶果汁。

  周臾难得丢给顾明昭一个感谢的眼神,一进小仓库便将手里的东西给收空间里丢能量槽去了。

  “好惊险”她对随后搬菜进来的顾明昭道,“可别露馅了呀。”

  “安排好的话,便没问题了。”

  “魂差点被吓掉了。”她丢下一句话,急火火地跑出去,没几趟将货给卸完了。

  完事之后,宋建国没有离开,开始汇报工作了。苗圃的安保工程因为款项到位,已经招了合适的单位进场开工,实验室的进展正常,又获得什么宝贵的数据之类的。为了谨防研究人员辞职或者有人挖角,他建议调整薪水,增加福利待遇,开展和农大的合作项目云云。

  周臾听得有点眼晕,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没想到我终于还是成了一个种田大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