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科技大仙宗 > 第九六二章:万炮大阵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一道道炮光,伴随着独特的“音效”,从大阵中向着四面飞射,有的射成“破折号”,有的射成“省略号”,有的还在空中甩出个“s型”。这些炮光,由于运用着不同性质的力量,所发散出的光芒也各不相同,如同五颜六色的霓虹一般煞是好看。

  当然,作为被攻击的一方,龙族以及那众多海族大妖,可没有半点心情欣赏这幅美景。那绚丽的炮光,对他们来说可是要命的玩意儿,挨一下就是个非死即伤的下场,谁还会管它好看不好看。

  “砰!”

  一位妖王被一道白光射在身上,顿时整个身体化为一团黑烟,就连手上的法宝都没有留半点残片。没有惨叫哀嚎,或许连对死亡的恐惧都来不及感受,那位妖王就仿佛从未来过似的,彻底的被从这片天空中抹去了。

  “啪!”

  一位龟族大妖,关键时施展出了护身的秘法,现出原型后把脑袋、四肢缩入了壳中。在他那狸壳上,天生就有着大道赋予的坚固符纹,此时也是亮起了淡淡的光芒,却转眼就被一道青光射了个对穿。

  “轰!”

  一位蚌族的大妖,鼓腮喷出大片的水汽,将自己的身形隐藏成了水汽之中,想要避开那些奇怪光束的攻击。然而,一道赤红的光芒射至,瞬间引得那大片水汽爆成一团火海,更是将那蚌妖生生炸成了碎片。

  从远处看去,玉清宗那大阵的上空,一道道炮光飞射之下,那海族大军以肉眼见的速度减少着。尽管,海族都已经散开了阵型,可架不住那悬浮炮塔也一样能分散锁定并射击。

  那些海族之中,当然也有聪明的,眼见着躲是躲不过,挡又挡不住,那就只剩下逃跑了。虽然,他们也害怕龙族,害怕被追究临阵脱逃之罪,可那几位龙族大能也已经很凄惨了,能不能活着回去还是两说呢。

  而且,逃回东海被追究,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不逃可就是现在完蛋。再说了,谁规定就必须回东海呢?怕被龙族追究的话,逃到别处去不行吗!北海太冷,西海太远,去南海总没什么问题吧。

  想到这其中的利益得失,那些原本就缩在阵后的海族,顿时就再没了一丝一毫的战意,纷纷转身向着各个方向逃遁。而这临阵脱逃,一旦要是有人开了先例,那就如同是推倒的多米诺骨牌,眼见着就有越来越多的海族加入了逃跑的队伍。

  上万的海族大妖,刚开打就被灭了近三分之一,散开阵型后又被打掉了过半,逃跑时又有不少没能逃掉。最后,真正能够逃出生天的,大概也就剩下一千多不到两千了。而且逃掉的这些海族,基本都是真正的后边负责喊“666”的,那实力也就可想而知了,很多连化形都还做不到呢。

  当然,那些海族能逃掉,关键还是叶赞手下留情了,否则恐怕真的是一个都逃不出去。而叶赞之所以手下留情,倒不是有什么悲天悯人之心,主要还是为了把力量集中到那几位龙族大能身上。

  虽然说,当初测试悬浮炮塔威力的时候,一道只有五成威力的炮光,就能击破夜平安的法相防御。但是,那并不是说,这一万多座悬浮炮塔,就真的能直接干掉一万名法相级大能。

  就好像说抢能打死人,科技世界的人就算是到了人类极限,致命部位挨上一抢也得死翘翘。可问题是,别说是什么人类极限了,面对一位训练有素的战士,你一个普通人就算拿着抢,恐怕想干掉对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因此,面对龙族的几位大能,不是有那么多的炮塔,炮塔有那么强大的威力,叶赞就能轻而易举的干掉他们。那些龙族受到重创,首要原因就是轻敌,没有想到玉清宗还有这样犀利的手段。而待到他们明白这一点之后,知道再不小心就会翻船,叶赞那边也就没那么容易得逞了。

  叶赞很清楚,想要让龙族知道厉害,收拾多少海族是没意义的,关键还是在这几个龙族的身上。如果,他将那些海族一个都没放跑,却让这几个龙族全须全尾的逃了,那么这次肌肉亮得就是不及格。

  此时,海族大妖们死的死、逃的逃,转眼就剩下了那几个龙族大能。

  几位龙族大能也知道情况有点不妙,放弃了继续对玉清宗大阵的攻击,转而以遂江龙王为首聚到了一起。毕竟,在他们几位当中,以遂江龙王的实力最强,同时也是目前受伤最轻的。

  “小小玉清宗,当真要与吾族为敌不成!”

  看到几位同族的惨状,遂江龙王怒火万丈的向叶赞咆哮质问道。

  龙族这边满心以为,以如今的天下大势,龙族出了云海域界,必能很快重现昨日荣光。然而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玉清宗,连个真正的法相道君都没有,居然让龙族碰了钉子。

  虽然,遂江龙王这一行,并非龙族全部的力量,仅仅只能算是一个先锋而已。可是,玉清宗也才只是人族诸多宗派中的一个,或许可以说成是一个“被动式”的先锋了。

  尽管,龙族那边若是全员出动,拿下玉清宗应该是再没什么意外,但“立威”的目的可就难以达到了。何况,玉清宗有这大阵,又有那奇怪的法宝,龙族纵使真的全员出动,恐怕能否拿下玉清宗还是个未知呢。

  遂江龙王身为“先锋大将”,若是没有能够完成龙族的任务,哪怕是受到现实条件所限的缘故,该负的责任肯定还是甩不掉的。而且,除了责任的问题,他这脸面上也过不去,这样的实力都拿不下一个小小的宗门,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耻辱。

  “呵呵,遂江龙王这是说的什么话,你等率众前来攻打我宗,怎么反倒怪我宗与你等为敌了!”

  悬立在半空中的叶赞,没有将遂江龙王的威胁放在心上,而是一脸笑容的与对方讲着道理。当然,在“讲道理”的同时,他也没有松懈对龙族的攻势,悬浮炮塔继续不断的发射着致命的光束。

  在叶赞的操控下,悬浮炮塔发射的光束,仿佛结成了一张大网,将几位龙族大能围在当中,并且在不断的压缩着对方的活动空间。不过,由于发射方向和角度的问题,这张“网”的后边还是留下了一个大口子。如果这几位龙族大能想逃,还是有机会从那口子当中逃出去的。

  只不过,以龙族的狂傲,似乎还是很难下决定逃跑的。

  别看在上古时期,龙族接受了仙庭的管制,但那是因为实力差距太大了,不服管就可能被灭族。但是现在,面对一个小小的玉清宗,遂江龙王他们可不希望,龙族的脸面都被自己几个给丢光了。

  “好,吾倒要看看,你这手段能撑多久!”

  遂江龙王不想逃跑,又打不破玉清宗的大阵,那就只能与玉清宗僵持下去了。在他看来,玉清宗大阵中的那些法宝,既然每一击都能达到法相级别,那么消耗的法力必然是十分恐怖的。在这样的消耗之下,他不相信玉清宗能坚持太久,也许下一刻就是对方的极限了。

  “龙王放心,我这手段虽然消耗甚大,但将诸位留在这里,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叶赞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但也没有去玩什么示敌以弱的手段,反而是直接告诉了对方实情。他也不怕把对方吓跑,尽管自己说的确实是实话,可对方怎么理解就是另一回事了。

  要知道,叶赞的这些悬浮炮塔,乃是以九天十地镇界大阵为能量源泉。而九天十地镇界大阵,又是以通天峰的灵脉为根本。尽管,还不能说能量无穷无尽,但用来维持大阵,以及提供悬浮炮塔的消耗,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否则的话,叶赞当初做的计划,就不是十万炮塔计划了。试想,连十万座炮塔的消耗都能提供,如今才不过一万两千座炮塔,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再说那遂江龙王,听了叶赞的回应之后,只以为对方是在虚张声势,于是立刻暗中提醒几位同伴,说道:“对方的手段,必不能持久,观其适才强自镇定的模样,恐怕已经是快要坚持不住了。到时候,他们别说这些手段,恐怕连大阵都会无以为继,也就到了吾等发威的时候了!”

  “兄长放心,吾等只是一时不察,才着了对方的道儿!接下来只要多加小心,对方这手段也不过尔尔。”一位龙族忍着身边的剧痛,满脸狰狞的说道。

  “不错,待到打破了这座大阵,吾等定要他玉清宗血债血偿!”另一位龙族也是满腔愤怒的咆哮道。

  虽然,之前叶赞的“突然袭击”,给几位龙族大能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甚至连龙尾、龙爪都给打爆了。但是,这几位龙族,毕竟都是接近通天级的存在,并没有因此就丧失战力,反而更被激起了凶性。

  而且,以这几位龙族的修为,这断肢之伤也并非不可恢复的创伤。尽管,他们还没有滴血重生的本事,但断肢重生已经不是多难的事了。

  叶赞这边,见几位龙族大能没有逃走,心里边倒是更安心了许多。他也知道,以对方的实力,那样的伤势看起来凄惨,实际上却算不了什么。因此,真想要达到他也预定的目标,让龙族在这里被崩掉几颗牙,仅仅这样是远远不够的。

  “几位既然决定了,那么就请接着享受我宗的欢迎仪式吧!”叶赞笑着说了一句,同时心里对那些悬浮炮塔,又传达下了一系列的指令。

  随着叶赞的指令,大阵中的那些悬浮炮塔,一边保持着对龙族的压迫,一边也再次开始了快速的变化。原本为了清理海族,而显得有些散乱的悬浮炮塔,很快就整齐有序的排列成了一座大阵。

  若是平面的“阵”,那就只是一幅阵图,悬浮炮塔排列出的大阵,对于那几位龙族大能而言,就如同是一幅平面的阵图。但是别忘了,这些悬浮炮塔是可以射出炮光的,这就等于是将二维平面变成了三维立体。那几位龙族大能,置身于炮光之中,也就等于被笼罩在了大阵里边。

  “这是什么,不好!”

  随着周围的炮光,全部转换成了排列后的炮光,龙族的几位大能终于发现情况不对了。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阵法还能以这样的方式来施展,待到察觉情况不对时,已经没有机会退出大阵之外了。

  当然,叶赞以悬浮炮塔的炮光来布阵,最大的问题就是炮光的持续性。这一道道的炮光,其实就相当于寻常布阵时的那些阵法柱,就像是传送法阵的那十六根柱子。因此,这炮光一旦要是中断了,就等于是被毁了一根柱子,大阵自然也就会随之散去。

  而决定炮光持续性,一个是能量源的持续供能,一个就是炮塔本身的耐久性。能量供应不用说,有通天峰的灵脉为基础,虽然不可能真的提供无穷无尽的能量,但持续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而炮塔的耐久性,主要就是材料方面,长时间高负荷运转的损耗,可能会导致出现一些故障。

  不过,叶赞也没有打算,像布置其它大阵那样,通过长时间的困敌来求胜。他以那些悬浮炮塔的炮光布阵,主要还是为了尽快的消灭敌人,因此对这大阵的持续时间并没有太高的要求。

  遂江龙王那边,原本正叫嚣着坚持,叫嚣着灭掉玉清宗,却转眼间被奇异的大阵所笼罩。等到他们发现不对劲时,原本聚集在一起的他们,互相之间已经都失去了对方的身影。

  “你们小心,对方这是要孤注一掷了!”遂江龙王也不知道,同伴们能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但还是大声的提醒了一句。而后,面对着再次袭来的炮光,他也只能将注意力转回来,专心应对那一道道致命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