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科技大仙宗 > 第六六二章:别想逃跑
  对方意图炼化整个域界,并且已经通过对域界的掌握,达到了可以削去通天至尊大道分身的程度。

  知道这些的叶赞,只感觉自己之前做事情,简直是既无用又作死,本能的就想着还是趁早开溜为好。至于说这神华域界,对方炼化了又不是要灭世,反正就算对方不炼化,那些通天至尊什么的也没啥前途。

  叶赞从来没想过要做什么救世主,而且这个世界看起来也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救。

  说句不好听的,要是那位天宇道祖,真的凭借炼化域界踏上仙路,这域界中的众生反而也算跟着鸡犬升天,不是吗?虽然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是“不自由,毋宁死”,但那些人能够代表整个域界众生吗?

  不过,听到叶赞的逃跑建议,玄元老道却是一阵冷笑,说道:“逃?虽然你不是此界之人,可是别忘了你所修的道,皆是出自此界之中,你以为你能够一走了之吗?”

  叶赞之所以那么轻易说出逃跑,最大的一个依仗就是自己并非此界之人。因此,就算是对方炼化了域界,那份对域界众生的约束对他也没有作用。换句话说,别人可能会因此失去“自由”,但他这个外来者却不会,除非有人去把科技世界给炼化了。

  只不过,叶赞却漏想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玄元老道所说的修为问题。他如今这元婴境的修为,对于大道的领悟虽然比较特殊,可还是依托于此界的大道所领悟的。因此,对方把这域界炼化之后,就可以轻易抽掉他所修大道的根基,使得一切都成为空中楼阁。

  “好吧,我明白了,看来是谁也逃不掉。”叶赞长叹了一声,摆出一付认命了的模样,无奈的说道:“那么,师父您老人家,对此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还要什么主意,当然是阻止他啊!”玄元老道仿佛怒其不争的向叶赞咆哮道。

  “阻止他?说的那么轻巧,那可是连通天……”叶赞翻了个白眼,本来想要反驳玄元老道,却突然间眼中一亮,兴奋的说道:“对啊,我们可以阻止他!”

  见叶赞突然变得这么兴奋,玄元老道反而心里没底的问道:“怎么,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很简单啊!”叶赞摸着下巴,一付智珠在握的表情,带着几分得意的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了,玉清宗的存亡,关系到那块天帝令牌能否使用吗?那么,咱们给玉清宗换个名字不就行了!当然,为了以防万一,除了换掉宗门的名字,宗谱也要重新订立一份。这样一来,世间就没有玉清宗了,对方自然也就不能再用那天帝令牌了!”

  只是听到叶赞这个主意,玄元老道和塔老的脸色,眼见着就黑成了锅底。

  “嘶……”玄元老道深吸了一口气,看上去颇为勉强的压下了心中的火气,瞪着叶赞恨恨的说道:“你以为,一个宗门的传承,是由那样一个名字,或者一本宗谱能够决定的吗?就算是玉清宗改了名,将以前的宗谱弃之不用,也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罢了。”

  名字这东西,只是一种称谓,对于人来说关系到自我认知,甚至还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但对于其它存在却并没有多么重要。说白了,除人之外,其它存在的名字,都只是人类自己为了方便表达,才强行赋予的符号化称谓而已,并不能对其本质产生任何影响。

  打个比方,人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给一块石头起名叫“馒头”,但并不代表这石头叫“馒头”就可以吃了。石头还是那块石头,你敢咬它,它就敢崩掉你的牙,而不会因为一个“馒头”的名字,就变得松软可口。

  玉清宗也是一样,名字只是人对它这个存在的称呼,换成任何其它的名字,玉清宗也还是玉清宗。或者可以说,真正的玉清宗,是现在玉清宗所拥有的一切的统合体。无论你改变它的名字,还是放弃它的宗谱,也无法改变它是玉清宗的本质。

  所以,真的像叶赞说的,想要通过让玉清宗除名,来影响天帝令牌的效用,只有真正的将玉清宗彻底铲除。而这就意味着,从玄元老道到莫如是、吴长生等人,一个都不能留下,否则玉清宗改成什么名,也还是玉清宗。

  “那怎么办呢?现在的问题是,就算想正面和他交手,也得先找得到他才行!”叶赞十分无奈的说道。

  现在,知道神秘势力的幕后大BOSS是天宇道祖,也证明了叶赞当初对神秘势力的一个猜想。当初在大金国,收服了那几个替神秘势力办事的元神大能,叶赞对神秘势力有了更多了解后,就猜测对方其实未必是什么势力,更大的可能只是一个人或少数几个人。

  一个势力,不管组织构架多么严密,也总是会有露出马脚的时候,进而让人顺藤摸瓜的挖出所有。甚至可以说,这个组织的构架越严密,越为了严密采取更多的措施,反而越容易暴露出来。

  而且,这人心是最难控制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多了则什么心思也会出现。心思多了,哪怕只是意见的不统一,也会导致种种意想不到的情况,以至于对这个组织产生各种不利的影响。

  可是,如果只是一个人,首先就没有了意见统不统一的问题了。其次,他不需要太过刻意的隐藏整个组织,只需要把自己隐藏的足够好就够了。反正,只要他这个人还在,这个组织就算是被人铲除了,对他个人也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就比如这位天宇道祖,就算是叶赞已经掌握了,所有替神秘势力做事的人的名单,对这位幕后大BOSS的存在却还是无计可施。那些替神秘势力做事的人,对方完全可以彻底放弃,转而再去发展其它的人来替自己做事。那些水货元神们,不管是被俘还是被抓,对方也可以随时制造新的出来。

  如果在这个世界,叶赞能够像在科技世界一样,建立起一个监控能力强大的天眼系统,或许会更多几分胜算。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不能发射卫星,同时各处的绝地禁区都屏蔽了电子信号。因此,就算是建起了天眼系统,也不代表叶赞能够通过它,真的对整个域界达成全面监控的目的。

  “没错,要先找到他,这就要靠你了。”玄元老道却是点了点头,并且还理所当然的把重任交给了叶赞。他其实也是没办法,毕竟叶赞还在这世界生活了几年,而他却是刚刚才重塑法身。可以说,他虽然是这个世界的人,却并非是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现在的这个世界,了解的还远不及叶赞一个“外人”呢。

  “什……好吧!”叶赞根本还想抗议一下,但是一想现在三个人的情况,也就只能认命的接下这任务了。不过,他也没想着独自去做这事,而是对玄元老道说道:“师父,这件事情,既然对整个域界都有影响,你看是不是要通知一下其它宗门?”

  自己去单挑大魔王,做一个无名的救世英雄,这可不是叶赞的理想。以前他独自对抗神秘势力,是因为以为神秘势力只是玉清宗的敌人,而且也威胁到了他自己的安全。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根本不是玉清宗一家受打压的事情了。那天宇道祖要做的事情,是要炼化整个神华域界,可以说是域界众生之敌。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正道魔道,又或者妖族,其实都是受害者,那就谁也别想着置身事外了。

  然而,听到叶赞的建议,玄元老道却并没有点头,而是在沉吟半晌后,说道:“通知其它宗门,当然是可以,但谁会相信呢?就算他们相信了,你觉得又有几个人,能够抵制这巨大的诱惑?”

  没错,天宇道祖意图炼化域界,以至来突破天地桎梏踏上仙路,这对于域界众生来说算是一场灾难。可是他的这目标,又何尝不是域界众生,尤其是那些已经站到顶峰的通天至尊们,做梦都在想的一件事情呢?

  说白了,对于那些通天至尊们来说,天宇道祖做这件事情是他们的灾难。可如果有机会,换成是他们自己来做,恐怕谁也不会有半点的犹豫,不会因此有一丝一毫的道德负罪感。

  成仙!

  谁不想?

  玄元老道几乎可以想到,一旦这个事情被公诸于众,那些通天至尊们恐怕兴奋会远大过担心,说不定又会重演万年前那样的一场浩劫。尽管,如今的神华域界,修道者已经远不及万年前的前辈们了,可真要是乱起来,也依然足够让域界生灵涂炭了。

  玄元老道虽然不是那种,视天下苍生存亡为己任的人,但也不希望看到域界再来一场浩劫。更重要的是,他无法确定其它人在这件事上,都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说不定在贪欲的影响下,倒起了反作用呢。

  人的心思,是很复杂的,哪怕有再多的阅历,也不可能让谁掌握所有人的心思。就好像有的时候,在面对巨大的灾难时,甚至还会出现末日崇拜者,正常人谁能理解还有这种奇葩。什么杀人是为了助人解脱,发动战争是为了建立和平,毁灭世界是为了拯救世界等等,什么样的奇葩都会在人类中出现。

  因此,如果让人们知道,有一个人要炼化域界来踏上仙路,很难说不会有人跑去找对方合作。而这边要破坏对方计划的众人,又可能有着各种各样的心思,有想要取而代之的,有想要借机削弱同道的,有等着做那渔翁的等等。

  不过,在知道了玄元老道的顾虑后,叶赞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下,却是毫不担心的说道:“我知道师父担心什么,不过我倒觉得这什么可担心的。他们真要是有别的心思,那就让他们尽管去实施好了,欲望是驱使人前进的动力,说不定这样他们反而更加尽力。至于说最后,天帝令牌要是被别人得了去,想要炼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要知道,那位天宇道祖,得到天帝令牌有近万年,可直到现在也没有完成炼化。换成其它的通天至尊,又要清除天宇道祖的痕迹,又要改变玄真道祖留下的东西,光这些恐怕没个一万年都未必能做完。更何况,在知道谁拿到天帝令牌后,其它那些没有得到的人,会给对方这个时间去炼化吗?

  在叶赞想来,说不定最后的结果,就像世俗武林中争夺什么秘籍一样,武林高手们争来争去都是一场空。

  “你说的这个,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不要搞得域界一片混乱,那样你的因果可就太大了。”玄元老道其实也没更好的办法,在被叶赞的话说动之后,也只得这样叮嘱两句了。

  “其实这件事情,就算咱们不去告诉别人,那些之前在通天峰外面的人,也肯定会来询问的。”叶赞无奈的摇头说道。

  之前在通天峰外,四位通天至尊的大道分身,和十几位法相道君的法相化身,突然间崩溃消散的无影无踪。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些通天至尊和法相道君们,难道会当成什么都没发生吗?可以肯定的说,用不过多长时间,那些人就会通过各种途径,来玉清宗这边打探甚至质问原委。

  如果,玉清宗这边,不把天宇道祖的事情告诉那些人,恐怕就只能替天宇道祖背下这口锅,独自承受来自那些大能们的怒火了。别忘了,他们的大道分身和法相化身,可是都被天宇道祖用天地法则给削去了,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可以说,玄元老道这一回,给玉清宗惹得祸可不小。

  “呃,也罢,反正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有什么需要为师出面的,到时候再来这里找为师就是了。”玄元老道也知道自己惹了祸,不禁老脸微脸的挥手说道,直接就把叶赞从仙宫中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