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科技大仙宗 > 第六五八章:天地的桎梏
  玄元老道根本没将这天劫放在眼中,甚至直接将那些雷霆长龙擒来吞噬,号称要用这天劫之力来弥补自己被限制的修为。而他这样的举动,似乎也更激怒了“天劫意志”,使得天空中那座倒悬的雷池愈发的狂暴了起来。

  就见那倒悬的雷池中,猛然掀起道道巨浪,伴随着骇人的轰鸣声,无数的身影从巨浪中冲出,仿佛天兵天将似的向着下方的玄元老道冲去。

  这些“天兵天将”,有人形也有兽形,一个个身着雷霆凝聚而成的铠甲,威武气势丝毫不逊于那雷霆长龙。

  而且,据说这些“天兵天将”名为雷灵,都是渡劫失败之人的真灵所化。它们被雷池赋予了强大的力量的同时,更是有着对渡劫之人的无比怨恨。它们虽然早已没了生前的记忆,但在这嫉妒怨恨的本能驱使下,却有着不惜粉身碎骨也要阻挡他人渡劫的意志。

  “哈哈,不过是些土鸡瓦狗罢了,也敢在老夫而前卖弄!”面对那汹涌而来的雷灵大军,玄元老道大笑两声,毫不畏惧的纵身迎了上去,瞬间就杀入了那千军万马之中。

  玄元老道冲入雷灵大军之中,一挥手便让一片雷灵化为虚无,弹指一道金光便贯穿千百雷灵,简直就如同一个人杀入了蚁群似的。那些造型威武雷灵,本是所有修道者都畏惧的存在,如今却只如同纸糊的一般,在玄元老道面前表现得不堪一击。

  玄元老道站在空中,猛然间向着前方深吸一口气,面前的千百雷灵顿时化为团团雷光,顺着鼻孔就被吸入了体内。一时之间,玄元老道的身体,都透射出了无穷的雷光,仿佛皮肉筋骨都要化为雷霆似的。

  “哈!”

  一声爆喝,从玄元老道的口中发出,本是无形的声波传入雷灵大军之中,顿时被那雷灵扭曲崩溃的身体衬托出了声波的痕迹。无数的雷灵在这声波中,扭曲崩溃化为一团团气雾一般的雷霆,而后被玄元老道大口一张吸入腹内。

  那千军万马,在玄元老道连片刻工夫都没存留住,转眼间便尽皆成了他腹内的补品。

  而就这么,玄元老道还不满足,再次纵身向上飞去,竟然是一下子冲到了雷池近前。那雷池掀起的巨浪,就像是送羊入虎口似的,直接就被玄元老道的巨口接了个正着。

  叶赞离得老远,呆呆的看着天空中的景象,心里面的震撼简直难以言表。在他的眼中,化身巨人的玄元老道,双手攀着那雷池的边缘,仰头张口接着雷池中掀起的巨浪,就如同一个人举着酒坛痛饮一般,真称得上是豪气无匹了。

  不过,这样的情景,并没有持续多久。

  也许是不堪欺辱,也许是知道拿玄元老道没办法,那座雷池突然毫无征兆的化为了虚无。刹那间,持续许久的雷鸣声戛然而止,天空中再不见一丝雷霆闪电,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虚幻。

  或许对这雷池,对这场天劫而言,玄元老道才是它们的劫难吧。

  玄元老道落回到地上,身体也眼见着恢复成了正常大小,只是脸上还露着几分意犹未尽之色。

  “老道,什么情况,你现在恢复到什么程度了?”叶赞见状连忙窜了过来,满脸好奇又带着几分担忧的问道。他还记得,刚才玄元老道喊的话,似乎是说什么连通天境界都不能达到,那么自己还怎么实现做一条咸鱼的梦想呢?

  玄元老道把眼一瞪,没好气的说道:“什么老道,叫师父!”

  “呃,好吧,师父……”叶赞无奈的说道。实际上,他和玄元老道的关系,也的确是师徒关系了,并不仅仅是给莫如是他们做样子。只不过,叶赞从最初遇到玄元老道,一直到来到这个世界,叫“老道”都已经叫顺嘴了,哪有那么容易改过来。

  当然,玄元老道也不是真的在意这么个称呼,只不过是终于重塑法身,兴奋之下开个玩笑罢了。

  “那个,老道师父,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听你之前说的话,好像这境界没有恢复到地仙境界?”叶赞又把话题转到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上。

  听到叶赞的询问,玄元老道也没再计较“老道师父”这个称呼,而是仰起头无奈的看了一眼天空,说道:“不错,之前重塑法身之时,我本打算借助这大阵之力,一举将境界恢复到地仙之境。没想到,达到法相境界之后,便感受到了巨大的阻力,仿佛这天地间已经不允许新的通天境出现。”

  “连通天境都不行吗?”叶赞不禁吃了一惊,不过转而又颇为疑惑的说道:“但是,如今神华域界之中,不是还有几位通天至尊存在吗?虽然我不清楚别人,但起码北极剑宗的勾陈至尊,如今就在北极仙宫里面关着。”

  “我说的是,不允许新的通天境出现,就如同万年前曾经不允许新的地仙出现一样。若是此时,这域界中再有一场浩劫,导致这些通天境小辈尽皆陨落,恐怕这通天境也就会如地仙一般,成为所有修道者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了。”或许是想到了万年前那场浩劫,玄元老道的语气中不由得透出几分唏嘘。

  虽然玄元老道解释的挺清楚,可叶赞却更加的疑惑了,连忙说道:“怎么会这样?如今这神华域界中有我搞出的灵稻,灵气方面应该不会再成为修道者的桎梏了,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叶赞原本以为,这域界中修道文明的整体衰落,根本原因很可能就在于灵气的匮乏上。毕竟,不管你是什么境界,这灵气都是基础。就像是盖房子的砖瓦木料一样,没有了这些东西,你设计的房子再怎么漂亮也盖不起来。

  如今的神华域界,由于修道文明的发展,各种资源已经被开发的接近枯竭,而天地间的灵气大多成了惰性灵气。原本修炼一天所吸纳的灵气,如今可能要几十上百天才能达到,这修炼的进度自然就大不如前。修炼进度慢了,同样时间能够达到的高度,自然也就不同了。以前几十年踏入元婴境,如今上百年也难以达到,而后面的境界差得就更多了。

  因此,说灵气的匮乏,导致修道文明的衰落,这并不能说是没有道理的。

  叶赞搞出的灵稻,能够将惰性灵气,转化为可供人吸收的灵气,可以说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灵气匮乏的问题。最明显的就是,灵稻替代了人们常用的修炼丹药,而且在效力上比什么极品丹药还要好。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灵稻再怎么样,又能提供多少灵气,人家那些大能要晋级又需要多少灵气。可问题是,这灵稻是当饭吃的,一日三餐的这么吃,即便灵气再怎么微不足道,时间久了也足以聚沙成塔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灵稻在生长的过程中,也是会将惰性灵气转化后释放出去。就好像是改造环境的植物,也许一株两株对环境的影响十分微小,可在大规模种植灵稻后,亿万株灵稻的作用可就不容忽视了。

  可以说,只要这灵稻持续种植下去,神华域界那些不可再生资源虽然无法恢复,但整个域界的修道环境必定会大为改观的。

  但是现在,从玄元老道的话里,叶赞却听出事情似乎没自己想的那么乐观。原来,这决定修道文明的,不仅仅是灵气这一种要素,似乎还要看这天地意志的脸色。

  “老道师父,你之前说什么此界气运有变,难道说这域界还有气运?”通过玄元老道的话,叶赞想到了之前对方话里的一个关键,不禁十分好奇的问道。

  “呵呵,”玄元老道轻笑两声,点头说道:“这天下万物,但凡存在便有其气运,气运强时万灾不灭,气运败时灾祸连天。上古仙魔之战,大世界气运受损,这才崩裂成诸多域界。而这域界,自从分裂之刻起,便有了自己的气运,自然也有其盛衰变化。”

  气运这东西,玄之又玄,有时为因,有时为果,谁也很难真的说清楚。

  对于一个世界的气运,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同样是灾祸连天的境地,世界的气运强就会有救世者应运而生,世界的气运衰败就只能等着灭世降临。放在神华域界这里,或许可以理解为,气运强盛时不怕你出点地仙通天,气运衰败时经不起折腾了,就不让能影响到它的存在出现。

  “那你现在怎么样,只是有法相境界吗?”叶赞最关心的,当然还是玄元老道的实力问题,毕竟这关系到自己能不能安心做咸鱼。

  “若说境界,或许的确只到法相之境,哪怕是以天劫之力弥补亏失,却也受这域界气运所限,难以多迈一步。不过,老道我本就是地仙道祖,便是只凭这法相境的些许法力,也足以在此界护你周全。”玄元老道知道叶赞担心什么,因此颇为自信的说道。

  玄元老道这话倒不是吹牛,毕竟法相与通天的差别,并不在于法力的多寡之上,而是在于对大道的掌握。而玄元老道本就是地仙道祖,那滴精血中留有完整的大道精华,论起这对大道的掌握上,就算是通天至尊也难以望其项背。

  实际上,可以说玄元老道的境界,绝对还是地仙道祖的境界,只不过是这修为只有法相境巅峰的修为。如果,给玄元老道换一方天地,换在一个气运正盛的世界,可能分分钟就能恢复到曾经的巅峰。

  只不过,叶赞毕竟只有元婴境,对于这里面的玄机并不是很了解。因此,听了玄元老道的话,他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眼神里面却还是满满的忧虑与怀疑。

  玄元老道瞟了叶赞一眼,看出了叶赞心中的怀疑,顿时颇为不满的冷哼道:“哼,怎么,你怀疑老夫吹牛不成?”

  被看透心思的叶赞,倒是没有半点尴尬,只是摆了摆手,说道:“哈,怎么会!我就是想到,当初来这个世界前,你和我说过的那些话,以及来到这世界后面对的现实,心中不免有些感慨罢了。”

  叶赞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客气,直接翻出了之前的旧帐。当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玄元老道给叶赞画了一张大饼,说得好像叶赞来了之后什么都不用操心。可现实却是,重塑法身的精血找不到了,玉清宗也成了个三流小宗门,叶赞这几年可真的是半点也不轻闲。

  “之前不过是出了点意外,如今老夫已经重塑法身,自然会说到做到。”玄元老道略显尴尬的辩解道。

  然而,叶赞听了这辩解,只是点了点头,脸上却依然满是不信。

  “好,既然如此,老夫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究竟有没有吹牛。”说到这里,玄元老道很是不爽的仰头看向天空,搓着双手说道:“正好,外面来了些小辈,虽然有以大欺小之嫌,不过老夫如今只有法相境的修为,倒也算不上欺负他们,你在下面好好看着。”

  说完这话,玄元老道抬手向天空一抹,而后纵身向着天空飞了上去。

  玄元老道这一抹,让天空中的景象出了变化,显现出了大阵之外的景象。叶赞这才发现,通天峰外居然已经聚集了不少身影,虽然很多自己都不认识,但其中也有几个看起来眼熟的,比如那位灵华道君。

  再说通天峰外,那些大能们的分身化身,以为那异象意味着通天峰大阵起了变化。想到这里曾是万年前那个玉清宗的道场,里面不知保存了多少传承和异宝,一个个心中不免起了贪念。

  其实,这倒也不奇怪,这些大能在各自的境界上,已经是很久没有再迈进一步了。他们不像玄元老道,盟誓这其实是天地的桎梏,只以为是机缘未到才难得寸进。因此,对他们来说,如今这通天峰的变化,很可能就是他们的一场机缘,自然是不想就此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