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开海 > 第三百四十四章 麻烦
  比隆元帅在波尔多遭到炮击后的第三天收到波尔多的第二封求援信。

  这封信原本应在早些时候送到,但比隆元帅的军队已完成集结,展开的一万大军将要跨过马龙河攻向卡奥尔城。

  求援信令他驻马不前。

  因为与‘围城军队增至五千甚至更多’的消息一同送达的,还有‘曾劫掠波尔多的明军元帅陈九经打着纳瓦拉王国的旗帜加入战场’的消息。

  当然还有守军‘与波尔多共存亡的决心’。

  这对比隆元帅而言不合逻辑呀。

  “纳瓦拉王国尽管有天主教徒,可国王公然宣称纳瓦拉是所有胡格诺派的庇护所,他们怎么会搅合到一起去?”

  仅在半天之后的书信便解答了不知究竟该西走解波城之围、还是该东奔报卡城之仇的比隆元帅这个问题。

  那面蓝底儿大金链子的旗帜代表的并非国王波旁亨利,而是法兰西公主、纳瓦拉王后玛格丽特。

  在炮击结束后,明军与西班牙军团并未进攻,只有陈九经身旁全身笼罩在板甲中的骑士策马至城下,掀开面甲向城上表明她的身份,劝说守军投降。

  波旁亨利是胡格诺教徒,但玛格丽特王后可生来就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西班牙军团站在她身后非常正常。

  因此仅仅过了半天,第三封书信已经算不上是求援信了,倒像是最后通牒:“大炮把城墙轰出缺口,更多人出现在城外,原有的计划恐怕不能成功。我们会为国王守城六天,在那之后波尔多将向王后投降。”

  以男爵之身投身骑兵将领的比隆元帅攥着信件苦恼地闭上双眼,书信被他攥成一团,口中喃喃道:“玛戈王后,玛戈王后。”

  在玛戈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比隆那时候还只是出身大家族一名低微的男爵,被选入宫廷短暂担任玛戈公主的侍从,也正担任公主侍从时让年轻的他被出入宫廷的布里萨克元帅看上。

  在元帅的引荐下,小男爵前往意大利战争末期的军队服役,那的战争让他成为瘸子,但也成为老吉斯公爵麾下的骑兵团长。

  法兰西的一切令他感到痛心,其中最令他痛心的无疑是瓦卢瓦王室。

  英明的国王应当稳定自己的王国,可他的国王别说稳定自己的王国了,就连稳定自己的家族都做不到。

  王弟安茹公爵动不动就在巴黎旁边起兵,嫁去封国的妹妹非但不帮家里考虑,还整天想着帮丈夫坐上哥哥现在坐着的位置。

  他是多么怀念意大利战争时法**人在国王的旗帜下同哈布斯堡争夺欧洲霸权的光荣啊!

  而现在的情形又是什么呢?法兰西的公主要联合外国人加入这场左右法兰西命运的混战了吗?

  说他对曾饱受屠杀的新教徒怀有同情也好、或者说对法兰西内部混战的痛心,比隆都不愿与纳瓦拉的波旁亨利兵戎相见。

  因为显然那是一个比亨利三世更有明君气象的君王。

  但此时此刻,法兰西公主带着明军与西班牙军队出现在波尔多,局势便已由不得他。

  别无他法的比隆元帅一面派出骑手向巴黎的国王告知这一消息,请求增派更多常备军以支援吉耶纳省的双线作战,并另派出一支部队南下攻打途中任何一座可能夺取、属于纳瓦拉王国的要塞,以期尽可能晚地让两支敌军会合一处。

  同时大军在傍晚的多农河畔拔营而起,沿着来路退去,他要由另一条路去往波尔多。

  与积极求战的王军不同,波尔多的局势并不像求援信中说的那么紧急。

  在波尔多左岸的葡萄园里,代表守军的波塔克伯爵正与骠骑将军陈九经、纳瓦拉王后玛格丽特推杯换盏。

  尽管他们都穿着铠甲,气氛却像将波尔多从中间一分为二的吉伦特河港口一样,避免了直接受海洋冲击的平静。

  拉开面甲的玛格丽特坐在交椅上像个瘦小的男人,她轻佻地向酒杯中挤入一颗葡萄,向波塔克伯爵举杯,道:“那么,在三天后,守军将会向我投降,城里的绅士们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再没人比波塔克伯爵还要开心的人了,眼下这座拥有广袤葡萄园的庄园就属于他,专门让给纳瓦拉王后休息,他恭敬地举起酒杯道:“在这几天里我们会提供粮食、水果、蔬菜和一些肉,供应王后的大军,以换取和平。”

  “并且我以荣誉担保,如果比隆元帅率军赶到,波尔多城不会加入您与国王的战争。”波塔克抿了抿嘴,道:“但波尔多城的最终归属,还要由你们决定,即使超过期限但比隆赶到,波尔多也不会加入您的军队,这一点希望王后理解。”

  玛格丽特沉浸在自己‘带兵打赢一场战争’的兴奋中,她高兴地像个小女孩,回头望了一眼身侧端坐交椅上的陈九经后才对波塔克笑道:“阁下请放心,我不需要更多军队了。”

  说罢,她对陈九经道:“你觉得怎么样,我的将军?”

  “城里没有人放狠话么?”

  噙着烟斗的陈九经表情非常失落与困惑,罩在铠甲中的雄壮后背向椅背靠了靠,鼻孔喷出两道愤怒的烟雾:“比方说要讨回上次战斗的损失之类的话,或者说为了荣誉,你们不是把荣誉挂在嘴边,为了荣誉要与我决一死战?真没有这样的人么?”

  他的话让波塔克伯爵感到尴尬,顿了顿才小声回应道:“尊敬的将军,没有,真没有,大家都对能和王后达成协议高兴极了。”

  “唉……”

  陈九经悠长地叹着气,突然抬手向远处庄园外骑马兜转的骑士挥去,向波塔克道:“看到那个大个子了么,那是我的副将康古鲁,我答应他会从波尔多弄到比上次更多的板甲送给他,上次你们应该见过。”

  “这件事让我很难办,昨晚他溜进我的营帐,说他发现你们都换上新的铠甲、骑着新的战马,漂亮极了。”

  陈九经抬手轻轻揉着自己的眉弓,随后指向不远处的波尔多城墙,神情认真:“城里能为我解决掉这个麻烦事么?既然你们不参与战斗,铠甲、兵器和战马,留着也没有用,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