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九零俏佳人 > 第120节
  海市蜃楼二楼,霍冬眠看着对座的于辉,抿着唇,“这么说刚刚那个剪着乌黑的齐刘海,背着粉色包包的女孩子,不是你的女朋友?”

  于辉叹气,“霍少,要我解释多少遍你才信,我才见过人家二面,哪来的女朋友。不信,你问厚厚,人是厚厚介绍认识的,只是碰巧,她有点事找上我。”

  吴经理端了西湖龙井上来,一人一杯。

  霍冬眠看吴经理,吴经理咳了一声,“霍少,那小姑娘第一次是跟着徐同学来我们店的,徐同学对她很照顾来着,当时双方的母亲也在场,挺亲密的。”

  霍冬眠炸了,“我草,小浪浪带着女孩子来我们店里,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啊。”

第217章 醋意不是一般的大 (月票七百加一更)

  吴经理撇撇嘴,“那也得霍少你在店里,我才能说啊。”

  霍少大概是忘了自己有多少天没来店里了。

  “我不来店里,你不会打电话给我啊。这么重大的事,我居然才知道。”霍冬眠锁着眉头,像在思考,“不对不对,不会这个小姑娘就是强哥说的那个小姑娘吧。”

  霍冬眠抬头问于辉,“你说,你在村口,碰见厚厚了,厚厚对你还态度冷冷的?”

  于辉茫然点头,“是啊,我还让厚厚过来喝茶呢,人转身就走了,不知道哪得罪他了。”

  霍冬眠突然间拍着桌子又笑了起来,幼齿,这态度,绝对是她。

  早知道是她,应该拉着人回店里多座一会,白白失去这么好的机会。

  于辉傻眼了,“冬眠,你搞毛线呢?”

  霍冬眠止不笑,“你个笨球,人是小浪浪女朋友,小浪浪见你送人回去,吃醋了。”

  于辉摇头不相信,“厚厚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在京都那么多名门闺秀的女孩子追着他追,他都不鸟人一下。”

  说到后面,于辉说不下去了,是啊,高冷范儿逼格十足,清冷孤傲、拒人三尺之外的徐厚浪,在和方小鱼在一块时,那一脸阳光明媚的笑容。

  所以,厚厚有可能还真是喜欢上人家了。

  于辉看着霍冬眠目瞪口呆,霍冬眠懒懒的靠在椅背上,握着茶杯的手转了几个圈,很欣赏于辉此时的表情。

  当时他接到强子的电话时,当时的反应可比于辉夸张多了。

  于辉还没有从震惊中回味过来,“哎,真没想到,厚厚口味这么重,喜欢这么幼齿的,小鱼这才13岁啊,祖国花园里的鲜花啊,简直禽兽。”

  霍冬眠挑眉,“所以别被人清冷的样子骗子,往往外表看着越是清冷孤傲的人,这禽兽起来越不是人啊。像我,看我,看着像坏人,说实话我可比小浪浪纯洁多了。”

  于辉扫了他一眼,“算了吧,你,谁不知道你。”

  “谁禽兽,谁纯洁?”清凉的声音突然加入进来。

  徐厚浪拉开椅子,在两人中间坐下,抬头在两人面上一扫,两个人齐齐噤声。

  徐厚浪提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厚厚,你不说不来了?”于辉看着他,和平时的目光很不一样。

  徐厚浪抿了口茶,放下,目光淡淡扫了眼霍冬眠,“我要是不过来,怎么知道有人背后管我禽兽的叫。”

  听到了啊,刚才还装呢。

  霍冬眠嘻笑着低头靠近徐厚浪的耳边,“小浪浪,你说你,最近是不是发骚了,听强子说你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小女生,叫小鱼儿,对不对,我来猜猜,小鱼儿是不是和你在同一间学院,弯弯学校是吧?”

  霍冬眠等不及想要看好戏。

  徐厚浪气息一冷,淡淡地警告,“谁发骚,你才发骚,霍冬眠,不准接近小鱼。”

  霍冬眠觉得这事太有意思了,“哟,小浪浪,开个玩笑还不行,这么认真,好啊,我知道啦,强子说啦,这是未来的小嫂子,我跟谁开玩笑,也不会跟小嫂子开玩笑,朋友妻不可妻,江湖规矩我懂的。”

  霍冬眠这么说着,就看到徐厚浪的嘴角扬了起来,小浪浪这么钟意喜欢小嫂子啊。

  “小浪浪,你这就脱单了,羡慕死宝宝了啦,可怜宝宝,还孤身一人。你什么时候带人过来我们店里,于辉也见过了,强子也见了,就我没见过,好奇死宝宝了,宝宝想见小嫂子。”

  霍冬眠一个大男孩,一脸委屈,还眨了眨大眼睛。

  于辉喝进口的茶差点喷出来,“霍冬眠,受不了你了。“

  “别皮。”徐厚浪弹了他一记脑门,问于辉,“小鱼找你,是让你查张铁军贿赂教委领导,扰乱学校制度的吧?”

  于辉点头,“小鱼儿脑子挺灵的,事情一发生,就想到了这里,我觉得这事十有八九是张铁军在背后捣的鬼。正好我手头上也没什么新鲜的素材,觉得这事可以跟进一下。帮小鱼不就是帮你嘛。”

  于辉机灵着,看徐厚浪看他的眼神不对,想了一个理由混过去。

  还真是给霍冬眠说错了,这是吃醋了,还吃的不轻,看来小鱼儿在厚厚心中这地位简直超然了。

  “那还用说。”徐厚浪弯起嘴角,与荣有焉的样子,“那这事你抓紧跟进着。”

  于辉听了刚松了口气,徐厚浪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还有件事。”

  于辉心口一提,“什么事?”

  “平时注意着点儿,别一口一个小鱼儿。”

  霍冬眠扬手挥了挥,“好大一股酸味。”

  于辉,“……”

  还以为多大的事儿了,就这?

  今天终于见识了,越是看着清冷的人这吃起醋来越是无边无际,没有边际啊,强子说对了,某人入圈了,这一入深海没路回头了。

  于辉努力镇定着,“那叫什么?”

  徐厚浪食指顶在唇上,略一思索,“方同学,就叫方同学。”

  霍冬眠,伸手做了ok的姿势。

  于辉,“这名字可真够中规中矩的。”

  “同意?”徐厚浪眯起眼睛。

  于辉,“同意。”

  能不同意,这同意了人都没给他好脸瞧,这要是没同意,项上的脑袋还要不要了。

  徐厚浪推开椅子,“同意了,好,那你们聊,我回去了。”

  霍冬眠,“这就走了?小浪浪,难得过来,不坐坐嘛。”

  徐厚浪,“我哪有你们这么闲。”说着,挥挥袖子不带走一片云彩。

  霍冬眠看着于辉,“你说,他是不是过来就为了警告咱们两个啊。”

  “你说呢。”于辉抛给他一个白眼。

  霍冬眠苦着脸,“我有种被遗弃的感觉。”

  “谁说不是呢?霍霍,我有种可怕的预感,厚厚以后会是一个宠妻狂魔呢。”

  霍冬眠黑色的耳钉泛出莹白的光,照着那张妖孽的脸,目光带着兴味,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眼睛亮亮的,好奇心挠死他了,“小爷,等不及了,明天就去弯弯学院,会会我的小嫂子。”

  于辉拍拍他的肩,“你的小嫂子,小心祸从口出,走了。”

第218章 打的没脾气了

  方家方小鱼到家后,差不多八点左右,陈秀英和方四九回来了,“爸呢?”方小鱼没看到方国栋。

  陈秀英忙了一天,脸色有些疲惫,精神却很亢奋,“在店里,做收尾工作,估计还得忙一会。”

  方永华,“妈,我去看看爸,看能不能帮上忙。”

  陈秀英拉住了方永华,“没多少事了,店里的事你们不用操心。作业做完了吗?后天就期中考了,趁这两天好好再复习复习。”

  方永华保证,“妈,这次绝对没问题的。”

  方小鱼趁机上楼摘了几个红苹果,削皮装盘,端下楼,“妈,爷爷,先吃点水果解解渴。”

  公媳两个不疑有它,确实也有点渴了,就拿了吃了,又脆又甜,入喉清凉润口,两个人不知不觉把一盘苹果给吃光了,还自以为是口干了,所以这苹果觉得格外好吃了些。

  方小鱼弯起嘴角,乌黑的眼睛闪着莫名的光,“妈,佳倩阿姨那边说,明天叫你和她一起去做健康检查,她一早在村口等你。”

  方四九,“没听说这开店还要做健康检查?”

  方小鱼笑道,“爷爷从事食品行业都是要办健康证的。”

  方四九呵呵笑,“我家麻油瓶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方四九说完,陈秀英也狐疑地看了过来,方小鱼目光一闪,“厚厚说的,他什么都懂着呢。”

  一旁方永华简直就是好帮手,“妈,爷爷,厚厚还炒股做房地产投资呢。”方永华把白天在章家听到的说了一番。

  方四九和陈秀英张大了嘴,又惊住了。

  这得有多大的本事啊,早就觉得厚厚这孩子出息,可现在听兄妹两个一说,这孩子太出乎她们意料之外了,都不知道形容这聪明劲了。

  方四九,“秀英,那啥,厚厚这是不是龙搁浅滩了?”

  陈秀英感慨,“是啊,爸,厚厚这孩子将来大有前途啊。咱们沾了大光了。”

  方四九激动像喝了一斤黄酒,念叨着要见见徐厚浪,又念着陈秀英当年没做错事。

  顺利逃过一关,方小鱼眯着眼睛。

  她早想好了,等到时磁卡赚上钱,往那只身上一说,哪怕以后再赚更多的钱,也不怕被陈秀英怀疑了,徐厚浪简直就是被锅小能手。

  方小鱼肯定想不到自己已经被人掂记上了,还有人叫了小嫂子。

  融洽的气氛直到樊老太婆母女回来。

  方水仙在发现自己那套花了大价钱买的连衣裙还有高仿的鳄鱼包不见了,逼问方月娥之后,就哐一声摔了堂屋的门,冲了出来。

  堂前本来欢笑的气氛一僵,方四九皱眉,“水仙,没头没脑的,你又发什么脾气?”

  方水仙柳眉一挑,怒气冲冲,“爸,你现在一心只向着二嫂一家,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女儿吗?”

  “我心里怎么就没你这个女儿,没你这个女儿,我还管你?”

  陈秀英看公公一闪而逝受伤的表情,忍不住开口,“水仙,爸一向公正,对家里人一视同仁着,怎么可能不把你当女儿,你这样说不是伤咱爸的心。”

  “闭嘴,我和我爸说话呢,你插什么嘴。陈秀英,少假惺惺来这一套。爸偏袒着你们一家,你当然说爸好。要是我爸和我妈一样,你还能这样说话?”

  啪的一声,一个耳光子打在了方水仙的脸上,“越来越没样子,那是你二嫂,怎么和二嫂说话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