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九零军嫂白富美 > 第120节
  一个本子几十页,从头翻到尾,又从尾翻到头,她留恋、贪恋的盯着那些画面,心里头, 涌起一个念头:撕一张,撕一张,就悄悄地撕一张, 应该不会被发现。

  这样想着, 她又来回的翻着那些速写, 最后,在角度非常接近的几张速写中, 她选了一张。

  手微微的抖着,慢慢将那张16开的、微微泛黄的纸张, 从螺旋圈上撕了下来。

  理掉螺旋圈上的一些纸渣,将那本速写本原样塞好,她将那张撕下来的速写贴在砰砰跳的胸口,又赶紧去铺位上拿了一本书,将那页速写夹了进去。

  摸了摸砰砰跳的胸口, 想了想, 她又踱回齐湘的书桌,埋头又翻检了起来。

  最后, 她在一本书里, 发现里面夹着许多零钞, 都是比较新的。

  有一元、二元、五元、十元的,甚至还有五十元的。

  她的那只手,在五十元的那几张新钱上,抚摸了好久,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从五元和十元里面各抽了一张,揣到了兜里。

  最后,又将那本书原样放好,将书桌的柜子门带上。

  又在其它两个书桌里翻检了一阵,最后,那个女生挎上她的背包,将她这一趟的收获,全部都装进了背包里。

  将宿舍门的插销打开,走出去,走廊外面依然空无一人。

  她将门上拉上,迈着急促的脚步,快步的往宿舍楼外走去,很快,就隐没在往附中上去的那条偏僻小道上。

  此时,齐湘和小衍已经到了市区,正在一家首饰店选择纯银耳钉。

  她和小衍一人买了一副纯银的耳钉,她还选了一副大圈圈的纯银耳环,等着一旦能戴,就赶紧换上去。

  店主很热情,看她们耳洞里穿着茶叶梗子,都是才穿的耳洞,还跟她们讲了好多新打耳洞的护理知识。

  随后两个人又去逛书店,这时候,麻药的效果已经褪去,齐湘还觉着耳朵隐隐的发痛,这可真是想要美,先受罪啊……

  书店有个柜台,专门卖各种外文书籍或者高端杂志。

  这种书,专门有个店员在那里坐着,态度还有些高傲,看到穷学生在那里支着个眼睛望啊望的,也不太搭理。

  小衍转到柜台卖时尚杂志的地方,看着几本时装杂志,在那里流口水。

  她说:“齐湘,看到没,那本《世界时装之苑》,从法国过来的,里面的时装很好看。”

  “哦……”隔着柜台,齐湘看着杂志封面,心想这国际化的杂志看起来果然很高端,那些图片和排版的感觉就不一样。

  “我们宿舍里,有人买了几本,可是好贵哦。”小衍撅着嘴说。

  齐湘脑袋伸得长长的,看到杂志下方定价10元一本,哎呀,果然贵咧。但是看起来很厚的样子,小衍都说好看,应该很不错吧。

  她想起秦雪买的那本外文专业杂志,学美术的人,就应该多开拓开拓眼界,多看一些资料。

  正好她对服装也挺感兴趣的,就对店员说:“麻烦你把那本时装之苑拿给我们看一下。”

  店员抬头看了她们一眼,一看就是学生。

  她双手抱臂,嘴皮子动了动:“这种杂志不给翻的,要买才给翻。”

  齐湘看她那嘴脸,心里有气,说:“买,怎么不买。”

  那店员斜她一眼,才有些不情不愿的将杂志拿下来,放在柜台上。

  齐湘和小衍赶紧将头凑到一堆,小心的翻起杂志。

  杂志封面有拉页,还是厚厚的铜版纸覆亮膜,印刷的质量非常好,一上手就感觉不一样。

  “哇……”齐湘感叹,内页的广告成片,都非常的有质感。里面的模特,她们的妆容、配饰、身上的衣服,以及照片的色调、光影、构图,都非常的特别,简直打开齐湘新世界的大门。

  翻了几页,她只想到老家的一个形容词,那就是“洋盘”。

  粗略翻了一下,她就对店员说:“这本我买了。”

  随后,她又看到另外几期还没卖完的,说:“那三本拿来翻翻,我也要买。”

  店员诧异的看她一眼,从柜台架子上把那三本都拿下来,摆到柜台玻璃上。

  最后,齐湘笑眯眯的提着一大堆书,跟小衍出了书店。

  小衍在旁边边说:“齐湘,你买那么多本干嘛啊,不是为了跟她赌气吧。那种人就是那德性,眼睛比天还高,理她干嘛呀!”

  “也不是啦,我也喜欢时装啊,以前没见过这些,很喜欢呢。”其实心里面,她还有一个想法。

  小衍跟她是好朋友,又是学的时装。

  她不像自己,零用钱多,自己现在可是身担近万元的小富婆。虽说有8000元存了定期存单,但是可支配的钱还是很多的。

  买几本杂志,她也可以看,小衍也可以看,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接下来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忙碌而充实。

  除了上课,排练,齐湘已经反反复复的把她家教官的头像泥塑翻来覆去的打破又重建,制作了好多回。

  她现在手艺跟技艺是愈发的熟练,现在已经开始往着胸像制作的方向稳步迈进。

  唯一不圆满的地方,就是日思夜盼,一直没有收到她家教官的来信。

  她好想他啊,想他英俊坚毅的脸庞,想他挺拔精悍的身躯,想他宽厚坚实的胸膛,想他身上的206块骨头和639块肌肉,更想他在她耳边说的那些甜蜜情话。

  嗷呜嗷呜,什么时候才能收到她家教官的信啊……

  等十月下旬的时候,姐姐跟江哥从塞上草原绕天山旅游了一圈,回到了海连。

  宁姐这边早就收拾好了,只等她回来交接。

  齐湘带着小衍,到了小洋楼,跟着姐姐上上下下的看,心里高兴得不得了。

  哎哟,这里以后可就是她的据点了。以后周末,完全可以在这边过潇洒的日子,等教官回来,她要和他在这里翻天覆地、日天日地。

  姐姐跟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就改造一下花园和一楼。

  二楼的话,就是再把卫生间弄弄,家具跟软装摆件要添添换换。

  花园的围墙,原来是铁艺栏杆的,当时是做咖啡馆,所以开放给路人看,可以很直观的看到咖啡馆的露天场景。现在他们做私人住宅,就打算把围墙封闭起来。

  一楼的厨房很宽敞,齐宁打算保留,另外有一个储物间和卧室,要重新装修一下。

  齐湘想在一楼弄个木雕工作室,齐宁打算在大厅进门的左手边,给她弄一间半开放式的。

  对了,还要搭一个半开放式的服装制作间,一来妹妹也喜欢踩缝纫机,老妈也喜欢踩缝纫机,她们以后用得上,平时小衍过来陪妹妹,也可以用上。

  花园里,则要安排做景观,重新给规划一下了。

  齐湘想了一下,花园还得留个地方,给她放木材。

  她到时候要做木雕,锯啊,砍啊的这些粗活,放到大厅里弄肯定是不合适的,只能在花园里操作。

  一想到到时候会有很多木头渣子碎屑啥的,不如再弄个土灶。

  虽说厨房里有灶,可是只能烧煤气罐或者煤饼,那个东西,她始终有些担心,担心会爆炸。

  煤饼的话,她也不太用得来,而且味道也大,妈妈嗓子不好,闻不得那个味道。

  齐宁一听,哟,还是妹妹考虑得周到,就加上了这个方案。

  最后,花园进门的左手,决定弄个半露天的木材储存间与土灶间。

  等方案定下来,她付了先期款,守了几天之后,她就把这个事儿交给齐湘了,叫她空了过来监下工。

  妹妹在美术学院,还可以跟环艺系室内设计专业的同学请教请教。

  反正她也不懂,打算等完工之后,她再飞过来验收。

  随后,她交代了事情,又把他们用的那台相机留给了齐湘,不然妹妹作为学美术的,没有一个相机,也是很不方便的。

  就在齐湘忙碌成一个小蜜蜂时,时间悄悄地走到了11月。

  钟策他们在陆院已经艰苦的训练了20天,天天累得跟条狗似的,却得不到高教官的一句好话。

  天天就是废物、垃圾、一坨烂泥的骂着、吼着,然后就疯狂的加练,折腾他们。他的那群帮凶,狗腿子也变着花样的帮着折磨他们。

  开始学员们下来之后,还骂骂咧咧的发发牢骚,可是时间一长,谁还有那个精神和心思去骂啊。

  有那个时间和精力,抓紧了赶紧多躺一分钟是一分钟,多眯一会眼睛是一会,傻子才把时间浪费到发牢骚上去。

  算起来,到这个陆院,已经是第二十天了,高教官说了,要给大家做一个小考核。

  这天晚上,大家睡觉前就留了个心眼,该做的准备,都做了。

  果然,半夜三点,紧急集合的哨声尖利的吹响,高教官的狗腿子们吆喝着,催命似的吼着他们。

  早有准备的学员,在两分钟内武装集合完毕。

  这一集合,眼尖的队员就发现,这次站在队伍前方监队的,除了高教官,和他的两个跟班,还多了一个人。

  不同于高教官嚣张的模样,这个人站在旁边,分明很低调,却隐隐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无形的威压。

  全体学员顿时皮都紧了一紧,今天这考核,怕不是要整点幺蛾子出来。

  于是他们个个打起了精神,抬头挺胸,站得笔挺。

  高教官今天反常的没有那么多废话,直接宣布,全体队员,开始武装负重25公里越野拉练,马上列队出发。

第126章 两地星光(06)

  学员们摸着黑, 急行军出了校门。

  队伍后方,高教官开着敞篷吉普车,带着他的手下,拿着喇叭,在后面押阵。

  而那个低调的神秘人, 则坐在位置上,双腿交叉着,优哉悠哉的看着这上百个学员跑得地面沙沙作响。

  等小队学员跑出市区, 进入占地颇广的郊区森林公园区域时, 高教官的喇叭就开始吼起来了。

  而他手下的一个班长, 也跳下车来,跑到队伍前方, 指引大家方向。

  汗水早就打湿了衣裳,有些学员的脚底, 也磨起了泡。

  这25公里越野,对体力和耐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何况他们还全副武装的夜间负重奔袭。

  即便已经经过了高教官非人的20天折磨,好多学员, 跑到后期, 还是有渐渐掉队的。

  钟策身为区队长,除了以身作则, 还要维护队伍的秩序。

  他在旁边带着队, 给大家加油鼓劲, 还要关注掉队的队员。

  这段时间,他顽强的挺过了高教官各种魔鬼摧残式的训练,各种项目科目都能保质保量的高标准完成,即便没得到高教官的肯定,至少也不会天天踢他几脚,被他骂烂泥、垃圾了。

  吉普车上,高教官跟那个神秘人不时地咬着耳朵,对着队列里的队员们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