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极品小神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警察来了
  石磊盛怒之下,一拳就能砸碎一块盾牌,再加一拳就能打到一个,旁边的人拿着盾牌来挤压他,他爆喝一声,干脆双手把那人抱起,狠狠的把那人砸向旁边的人。

  此时的石磊,就如一尊威风凛凛的战神一般,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很快就打倒了几十人,与暴龙汇合在一起,暴龙朝他爽朗的一笑,两人背靠背开始了并肩作战。

  两边的村民也开始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有的拿着铁锹猛拍盾牌,有的弯着身子用尖锐的棍子戳那些保安露在外面的脚,有几个村民甚至抱来了一根长木,朝着那些盾牌就是一阵撞击,每一次撞击都能让几个保安人仰马翻。

  而保安的方阵,在首尾夹击之下,根本就不能形成有效的攻击,往前面移动,后面的村民就会紧紧跟上攻击,往后面移动,前面的又会插上来,而中间又有两尊瘟神在搅局,战况对保安越来越不利。

  与几百人的密集方阵硬钢,石磊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清山村的村民们会有这么强悍的实力。

  他内心是十分激动的,他知道这是大家齐心协力众志成城的结果。

  方阵越来越不稳,已经开始出现了溃败的迹象。

  刀疤脸大急,对自己的身边的十几个心腹使了个眼色,在混乱中从队伍里分了出去,悄悄的溜进了路旁的小巷子,打算逃命去了。

  他这一跑,立刻被周围高处围观的村民看到了,大喊:“抓住他们的头,别让领头的跑啦!”

  那些村民一边跳着脚大声喊,一边用手指着刀疤脸逃走的方向。

  没有在正面战场的村民已经开始纷纷聚集起来,朝着刀疤脸逃走的方向追去。

  刀疤脸狼狈的逃窜着,一边逃一边骂天,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运气这么差,碰到了一块铁板。

  所幸,追击他们的都是些妇孺老幼之辈,他们才得以逃脱,清山村的青壮年都在正面战场。

  眼看着离追击的人越来越远,刀疤脸的心情才放心了些,带着自己的十几个心腹逃上了大路,已经跑出了村口,开始向红光镇的方向奔逃。

  而方阵内的保安,已经在村民们的叫喊声中知道了自己的老大已经抛弃了自己,加之形势越来越不利。一个个都失去了斗志,队型很快陷入了土崩瓦解的边缘。

  暴龙和石磊感觉到了这群保安的迟疑与动荡,抓住机会,齐声大喝,两人分别从两个方向开始冲击,如两把尖刀插进了蛋糕一般,硬生生的把方阵分成了两半。

  村民们气势更加高昂,纷纷插进了这方阵的缝隙,把保安们分割包围起来。

  村民们一个一个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了,此时全部发泄出来,能量非同小可,保安们一个一个的倒下,又没有了人组织,最后终于一哄而散,纷纷丢盔弃甲,各自逃命去了。

  “美娇姐,你领一队人去把村口封住,这些畜生一个也别想逃!”

  石磊跳着脚大喊。

  “我去!”暴龙一脚踢翻一个,又一手扒开几个拦路的保安,带着人快速向村口跑去。

  很快他就带着几十人守住了路口,威风凛凛的握着铁棍,虎视眈眈看着狼狈逃窜的保安,没有人敢触这个霉头朝他那个方向逃走。

  保安们越来越心惊,哪里还有心思抵抗,盾牌铁棍丢了一地,一个个只想迅速逃离此地,狼狈不堪,早已没有了才进村时的霸气。

  没有了抵抗的勇气,形势立刻就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戮,一时之间,整个村子又充满了各种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与刚才不同的是,这次的惨叫声是那些保安发出来的,刚才他们打村民们时毫不手软,这下轮到他们自己了,这报应来的可真够快的。

  逃出不远的刀疤脸以及众心腹,也听到了身后村子内发出来的惨叫声,他们心惊肉跳的扭头看,房屋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什么也看不清,但内心的恐惧更甚了,纷纷庆幸自己跑得快,躲过了一劫。

  忽然,前面开过来了一辆皮卡车,后面还跟着好几辆面包车,车子在刀疤脸他们面前停下来了,刀疤脸紧张的看着前面的车子,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前面拦路的是敌是友。

  不一会,前面的车队里的人快速的跑了下来,纷纷聚在了一起,足有好几十人,每人手里都拿着铁棍钢管之类的武器,这群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刀疤脸一行人,为首的一个年轻人,皱着眉头扫视着前面的人,良久,突然喊了一声:“都是生脸,给我打,一个不要放走!”

  他手一挥,身后几十人立刻叫喊着扑了上来,如狼似虎气势汹汹。

  刀疤脸一看势头不妙,连滚带爬的转身就跑,一不小心跌倒了路旁的沟壑里,浑身湿淋淋的爬了起来,毫不停顿的向一边的田地里跑去。

  他幸运的躲过了一劫,他手下的心腹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被这几十人围着狠狠的一顿打,立刻发出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狼哭鬼嚎。

  那为首的年轻人打了一会,停了下来,焦急的望了望村内,又看了看这十几个缩在一团瑟瑟发抖的人,他走到了车边,从驾驶室里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石老大,我是刘炳坤啊,里面怎么样了?我一听消息立刻就带人赶来了,对,我现在就在路口,抓住了十几人,我们现在过来吗?嗯,好好,我们就这里守着,保证不让一个人溜掉!妈的,敢惹我们,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

  刘炳坤站那里说了一通,说完挂了电话,朝那些委顿在一边哭天喊地的人一指,恶狠狠的说道:“再给我打,打得不会喊了为止!”

  他的手下立刻又开始打了起来,那哭天喊地的惨叫以及各种求饶声又提高了几个八度。

  “大哥,求求你不要打了,我知道错了!”一个穿着黑色防暴服的保安双腿跪着,双手不停的作揖,哀求他面前的人饶他。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他面前的那人一声暴喝,抬手就朝他的脸上扇了过来。

  这人满头白发,年纪怕是有六七十岁了,正是气得不轻的薛老医生。

  他一边打一边指着不远处躺在椅子上歇息的老妇,厉声喊道:“刚才这位老妇人向你求饶时,你怎么没有助手?我看着你用铁棍把这位手无寸铁的老人的腿骨打断,你还是人吗?”

  那保安头上的头盔早已被摘下来了,额头上的头发被血水和汗水打湿,乱七八糟的拧在一起,十分狼狈,他一个劲的扇着自己的嘴巴,带着哭腔说道:“我错了我错了,别打我!”

  薛老医生啐了他一口,从一旁捡起一根棍子,高高举起,就要落下。

  正在这时,远处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警笛声,不一会,一辆又一辆的警车疾驰而来,各种警察纷纷下车,快速有序的跑进村子。

  薛老医生哼了一声,把手上的铁棍收了起来。

  堵在路口的刘炳坤和暴龙这两拨人都无可奈何的让出了道路,他们总不能挡住警察。

  村子内的打斗都接近了尾声,几百个保安被分割成了好几块,每个人都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挤在一起,一动不敢动,谁动谁挨打。

  这时候他们见到了警察,反而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有的都激动流泪了,警察到了,意味着他们不用挨打了。

  石磊有些诧异,这些警察都是生面孔,不是镇上派出所的啊,派出所里也没有这么多警察。

  正诧异间,许美娇已经跟警察交涉起来,石磊也围过去看。

  没多久就弄清楚了情况,这些警察都是县里来的,接到报警说清山村有暴动,因为事态重大,几乎所有的警察都来了,各警种联合执法,几乎全体出动,在极短的时间内赶到了,但是毕竟路途遥远,等他们赶到,事情已经结束了。

  “许村长啊,你们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众警察中挤了出来,走到了许美娇的身前,皱着眉头问她。

  许美娇定睛一看,大为惊诧,连忙说道:“张县长,您怎么来了?”

  这中年点了一下头,严肃的说道:“咱们县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吗?你还是说说,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张县长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善,这里一片狼藉,伤亡也不明朗,事情太大,要是一个处置不当,影响可十分不好。

  许美娇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些坐着十几辆大卡车,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跑来了,下了车见人就打,然后我们村的人就组织还击,被迫自卫,于是事情就发展成这样了!”

  许美娇两手一摊,看着张县长。

  张县长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又扫视了一下全场,脸上始终是一副充满了怀疑的表情,他实在是无法相信就是这些村民们打服了几百个全副武装的保安。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