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姐有神兽召唤术 > 第82章
追了上去。谁知道朱羽慌不择路,竟然跑进了一个四面都是三面都是围墙的死胡同!

  这是哪里?为什么自己从前从来没有到过这里?

  不对!不对!朱府没有这样的地方,这一定是幻境!岳思远是绝对没有这么大的本事的,他背后一定有人!

  除了朱汐,还有谁?!

  “你倒是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岳思远尾随而至,朱羽的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

  “我知道这只是幻象!岳思远,你别妄想可以困住我!也别企图能够糊弄我!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若是你贪图一时之快把我怎么着了,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

  “行了,别跟老子讲什么大道理!既然你不接受,那就好好享受吧!反正早晚都要被人干的,倒不如让你哥哥我尝尝鲜!”说罢,岳思远狞笑着向朱羽扑了过去,朱羽猛地给了他一个耳光,愣是把岳思远给扇懵了。

  “岳思远,瞧瞧你这幅不要脸的德性,真是给你爹娘丢脸!”

  “我不要脸?”岳思远索性破罐子破摔,冷笑着说道,“好啊,那就让你瞧瞧,什么叫做真正的不要脸!”说罢,他粗鲁的撕扯着朱羽的衣裳,朱羽狠狠地把石头往岳思远头上砸去,然而岳思远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双手一推,把朱羽手里的石头打落了不说,还扯坏了朱羽的袖子。看着那两截露出来的光滑的肌肤,岳思远的眼睛更红了。

  “滚开!!”朱羽几乎是咆哮着冲岳思远喊出了这句话,岳思远狞笑了一声,并没有理会,反而轻轻松松的握住了朱羽的左手。情急之中,朱羽伸出右手的食指,口中念念有词,倏地一下,食指上现出了一片小小的羽毛。

  “你、你不是、不是……”岳思远倒退了两步,心里十分恐惧。朱羽举着右手,威胁道:“你倒是过来呀!你要是想死,那就过来呀!来呀!”

  这一声呼喝令岳思远浑身一震,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了的他不怒反笑,他一步步的往朱羽逼近,对她说道:“好妹妹,别装了!你早就没什么真本事了,那些唬人的把戏在我面前可行不通!来,你戳我试试,试试啊!”

  朱羽当然不敢真的戳他,一片羽毛代表一成功力,为了逼出这一片羽毛,她已经使出了自己仅存的所有能量,现在的她只感觉双腿发软,眼前恍惚,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果然,没有撑过十秒钟,那片羽毛的颜色逐渐变浅,慢慢的消失了。

  “哈哈!你不敢吧?哥哥玩累了,不想跟你捉猫猫了,来,好妹妹,到哥哥怀里来好不好?”

  “你走开!”朱羽拼命的扑打着对她动手动脚的岳思远,奈何她已没有多余的力气,拳头捶打在岳思远身上便像是撒娇似的。岳思远猖狂的笑着,撅着一张嘴唇就要往朱羽脸上凑……

  “走开!混蛋!东乌……救我――”

  “你叫呀,就算你叫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混蛋!要么你就杀了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刺啦――

  衣裳被岳思远粗暴的撕扯开,露出了朱羽胸前的一大片春光。岳思远直愣愣的看着,喃喃地说道:“就算你杀了我,我也值了!”

  “无耻!”

  “后面还有更无耻的!”

  说罢,岳思远终于彻底露出了色中饿狼的真面目,朱羽大声怒骂,却阻挡不住岳思远越来越猖狂的手……

  朱羽的心里涌起了一阵阵的恶心与恐慌……

  难道我朱羽今天,就要在这阴沟里帆船了吗……

  为什么是岳思远?为什么是这么恶心的人?老天爷,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啊!

  朱羽仰面朝天,悲愤的高声喊道:“泷焰,救我――”

  只可惜泷焰远在几十里之外,就算是有顺风耳,朱羽的喊声也已被困在了这小小的阵法里。

  该死!本领再高强又如何,危急关头竟然连一个小小的阵法都没法破解!

  忍受着岳思远上下其手的骚扰,朱羽含着眼泪,颤声说道:“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要你这么做的?”

  岳思远愣了一下,冷笑道:“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告诉我,是不是朱汐?!”

  “不、不,当然不是她!”岳思远眼神微眯,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朱姑娘!”

  头顶上传来一个男人惊讶的喊声,朱羽和岳思远不约而同的抬头一看,只见炉石穿着白袍,正表情严肃的站在空中。

  “快救我!”朱羽大喜。

  岳思远冷笑:“好啊!看来你的情人不止东乌一个,原来外面还有一个!可真是个骚娘们!”

  “你嘴角放干净些!”只听唰的一下,炉石对着岳思远一掌拍去,岳思远尖叫着松开了朱羽的身子,重重的摔向了旁边的巨石上,噗的一声,他喷出了两大口鲜血。

  “你、你是人是鬼……”岳思远抖抖索索的指着炉石,眼中满是惊恐。

  “我是人是鬼?”炉石慢慢的逼近了岳思远,忽然,他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里面那一整排尖利的牙齿。这还不算,他故意伸出了那条长长的舌头往嘴唇上舔了一遍,洒出了几颗腥臭的口水。

  “啊!!!妖怪!你别吃我……别吃我……我是岳家一脉单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岳思远在地上瑟缩成一团,活像只摇尾乞怜的小狗。(未完待续。)

  ☆、第一四八章 你,终于是我的了

  “当真?”

  岳思远大着胆子抬头看去,只见那张血盆大口已然不见,又变成了人类的白面小生的模样。岳思远又往他身后瞧了一眼,这一眼却吓得他七魄去了六魄,差点没被吓死!只见五条粗壮的蛇尾在面前这个妖怪身后晃来晃去,俨然便是从他的身体里长出来的一般。

  “你、你是蛇妖?”

  “是又如何?”说罢,炉石双眼一瞪,一条尾巴猛地甩到跟前,将岳思远包裹成一团高高举起。吓破胆的岳思远哭喊道:“求你放了我……”

  “放了你?你非礼朱姑娘,却叫我放了你?”说罢,只听见岳思远发出了痛苦的叫喊声,原来炉石一发狠,加大了缠绕的力量,一条尾巴将岳思远裹挟着从东边摔到西边,激起了地上大片的尘土。眼看着岳思远的脸色由青转乌,慢慢的连呻吟都不能了。

  炉石将瘫倒在地上的朱羽搀扶了起来,搂在怀里柔声问道:“朱姑娘,你瞧,我为你报仇了!”

  朱羽十分反感炉石这样趁机占便宜的行为,但是她并没有多余的精力来跟他纠缠。看着奄奄一息的岳思远,朱羽摇了摇头,说道:“他……”

  炉石得意的问道:“朱姑娘,你想让他怎么死?”

  朱羽颤抖着说道:“不……不要他死。”

  “不要他死?”炉石挑眉。

  “他一死,咱们对岳家便没有交代,留下他,反而是证据……”

  炉石不悦的转过了头,终于慢慢的松开了缠绕着岳思远的尾巴。岳思远像一滩烂泥似的滑落到了地上,所在之处湿了一片,尿骚味钻进了朱羽和炉石的鼻腔里。

  “今天的事情多谢,以前的恩怨便一笔勾销,上次的事情,我也不会记恨你了!”

  朱羽强打起精神来,不卑不亢的推开了炉石的手。谁知炉石眉梢一挑,也不松手,只是反问道:“朱姑娘,你这是何意?”

  ……什么意思?不会自己才出狼窝,又入虎口了吧?

  朱羽心里咯噔的一下,说道:“我什么意思,炉石公子清楚得很!希望公子不要做一些趁人之危的事!”

  “趁人之危?”炉石轻笑,“朱姑娘本事滔天,炉石又岂敢趁人之危?不过姑娘如今这么虚弱,还是要好好调理一番才对!在下知道一个极美妙的地方,正是调理的好去处!”说罢,炉石怀抱着朱羽一跃而起,朱羽警觉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哪里?到了你就知道了!”

  “放我下去!”朱羽低声威胁,“你敢冒犯我?”

  “有什么不敢的?!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你还能对我怎么样?”

  “炉石!”朱羽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说你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从前我不信,好,现在我给你机会!放我下去!”

  “哈哈哈哈!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那有什么好?从前你的本事比我大,那只不过是我用来糊弄你的小把戏,没想到你还真信了?真是个傻女人!”说完这话,炉石怕夜长梦多,也不再和朱羽说些有的没的,双手一劈,破了面前的阵法。四周的花花草草开始像人一样扭动移位,没过多久,竟然都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地上连一点泥土的痕迹都看不出来。朱羽强撑着睁开眼睛往底下看了一眼,见原来把自己困住的不过是朱府里一个极为熟悉的角落,只不过偏僻了些罢了。而岳思远躺着的地方,恰好是河滩上的一摊烂泥。

  “是你设的阵法?”朱羽虚弱的揪着炉石的衣领,声色俱厉的质问。

  炉石轻轻地把朱羽的手放下去,微微一笑,说道:“事到如今,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终于是我的……”,

  “混蛋!你把话说清楚!”朱羽的话刚说完,炉石仰天长笑,随后尾巴一收,裹着朱羽便消失了。

  炉石把朱羽带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只是等到东乌和朱府的人一同找到岳思远的时候,他已经人事不知很长时间了。

  浑身淤青的岳思远抱成一团躺在地上的烂泥里,泥土里混着一股浓厚的尿骚味。丫鬟们把岳思远小心的搀扶了起来,东乌则大踏步从人群里窜了出来,粗鲁的把岳思远从地上拎了起来,而后给了他两个大耳巴子,喝道:“醒来,别装死!”

  岳思远陡然间被扇了这两个大嘴巴子,终于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看着面前这么多人或鄙视或厌恶的模样,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这狼狈不堪的样子,刚才发生的事情终于想起了大半。

  心急如焚的东乌厉声质问道:“你把二小姐怎么了?”

  岳思远反咬一口,大骂道:“好啊!我就知道她在外面养汉子!这臭婊子还不承认!”

  “混蛋!”怒不可遏的东乌抬起脚来狠狠地往岳思远肚子上踹去,却在紧要关头被一个人拉住了。他回过头去看,发现拉住自己的人却是朱老爷。朱老爷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不可冲动。

  岳思远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扭着朱老爷的胳膊喊道:“朱伯伯,您快救救我吧!您瞧瞧您的下人,像要吃了我似的!”

  “吃你?”朱老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要不是顾及到和你爹的交情,老夫还真想把你大卸八块了拿去喂狗!”说罢,朱老爷飞起一脚,稳稳地落在了岳思远的肚子上。岳思远在地上滚了三圈,最后抱着肚子嚎啕了小半个时辰。

  “你还有脸哭?”朱老爷眉毛一扬,还想上去动手,东乌却抢先一步冲了上去,捡起了地上的一块碎布条。他凝视着眼前的碎布,目光犀利的问岳思远:“这是什么?”

  那是刚才岳思远非礼朱羽的时候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