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间谍的战争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明目张胆
  回到了酒店,在瑞吉崇拜的眼神中,杨逸淡淡的道:“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

  “怎么做到的?我们知道你昨晚把她带回了酒店,但是这也太快了,你怎么做到的?”

  杨逸笑了笑,然后他一脸淡然的道:“很简单,个人魅力,就这样吧伙计们,我得回去补个觉,昨晚真的太疯狂了。”

  杨逸要回自己的房间去,但他突然停下了脚步,道:“为了庆祝,今晚我请客,总不能我在这边嗨皮而你们两个却只能干待着。”

  不再多话,杨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现在房间已经被收拾了,他躺到了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但是这让杨逸睡得很香。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杨逸叫上了弗格森和瑞吉,两人一起在酒店附近的一家名餐厅吃了晚饭。

  正在吃饭的时候,杨逸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发现电话是邦妮打来的。

  杨逸皱了皱眉头,不悦的道:“女人就是麻烦,她们总是分不清楚什么时候不该出现。”

  但杨逸还是接通了电话,然后他沉声道:“喂,什么事。”

  “亲爱的,我遇到了一些麻烦,我想我必须搬家。”

  邦妮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杨逸再次皱了皱眉头,道:“说慢些,发生了什么事?”

  “我能见到你之后再说吗?现在真的很急,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杨逸再次皱眉,然后他沉声道:“需要去接你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感激不尽……”

  杨逸放下了手机,他对着弗格森道:“邦妮那边出了些问题,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你去帮我把她接来,如果你发现了什么异常,不要急着动手,尽量搞清楚是什么事。”

  弗格森的饭还没有吃完,但他还是用餐巾擦了擦嘴后就站了起来,点头道:“明白。”

  弗格森离开了,瑞吉看着杨逸道:“出什么事了吗?”

  杨逸耸肩道:“对邦妮来说是大事,对我们来说就死微不足道的的小事,因为……我可以选择不管,哈哈,吃饭。”

  杨逸风轻云淡的吃完了这顿饭,然后他和瑞吉回到了酒店,但是在进入自己的房间之后,一直若无其事的杨逸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邦妮哪里有事的话,怎么可能会是小事,既然邦妮主动给他打电话,用的还是寻求帮助这种急切的语气,那就一定是真的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杨逸拿起了他和安东联络的无线电,开启之后,他低声道:“戒备。”

  就说了一句话,杨逸随即把耳机放进了耳朵里。

  大约一个小时后,门被敲响了,杨逸去开门之后,看到邦妮站在门口,而弗格森就站在她身后。

  看到杨逸,邦妮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立刻就哭了出来。

  杨逸不耐烦的在邦妮的背上拍了一下,沉声道:“进去,不许哭。”

  把邦妮推进了房间后,杨逸看向了弗格森,弗格森上前一步,在他耳边低声道:“似乎是俄国黑手党盯上了他,我接她的时候,公寓外面有俄国黑手党的人,上次我干掉了控制邦妮的老大,但邦妮这种女人价值很高,她被别的帮派盯上了。”

  杨逸轻吁了口气,道:“只是这样?好的,我知道了。”

  弗格森点了点头,转身要离开,但杨逸马上叫住了他,道:“伙计,打电话给马克,你懂的。”

  关上了门,杨逸看向了还在客厅中间站着啜泣的邦妮,不耐烦的道:“有什么好哭的,到了我这里你还怕什么?”

  邦妮在哭,她脸上的表情也很惊慌,然后直接再次抱住了杨逸。

  “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谢谢你!谢谢你,没人肯帮我,只有你能帮我了。”

  邦妮哭的很伤心,于是杨逸知道问题严重了。

  如果邦妮不是被监视了的话,她不会在这个时候还表演的如此逼真。

  抱着杨逸的时候,邦妮在杨逸的后腰处按了两下,于是杨逸放开了邦妮,转过了身,附身看了看邦妮的衣服。

  衣服的后腰处有个小小的线头一样的东西,邦妮穿的本来就是一件黑色的外套,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哪里有一个微型窃听器。

  杨逸呼了口气,然后他不耐烦的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给我打电话,是我不认识的人,他要我为他们坤作,否则就要杀了我,我想回家,可我不敢回家,你能让我跟在你的身边吗,亲爱的,我不要钱了,我只想跟着你……”

  邦妮再次哭了起来,她的请求就是清洁工的要求,杨逸可以不答应,但是在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前,他肯定不能断然拒绝。

  “我很忙。”

  “我不会打扰你的……”

  在用不耐烦的语气和邦妮对话的时候,杨逸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什么时候发现被人在身上放了窃听器。

  邦妮的回答是不知道,现在没办法细说,光凭手势不可能把事情交代清楚的。

  杨逸抱住了邦妮,然后他沉声道:“先去洗澡。”

  只需伸手一揪就能拿下窃听器,但是杨逸却不能这么做,所以他现在很苦恼。

  把外套留在了客厅,杨逸和邦妮一起进了浴室,就在杨逸觉得可以说话的时候,他却是一把又抱住了邦妮,然后指了指她的头发。

  邦妮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头发是绑起来的,而如果不是杨逸眼尖的话,他甚至无法看到那个被插在了头发上的窃听器。

  是谁,敢用这种近乎警告的方式来监听邦妮。

  杨逸笑了起来,然后他很轻佻的道:“一起洗好了。”

  邦妮的身体有些僵硬,而经过昨晚的一番大战之后,杨逸已经不是初哥了,所以他的身体不如邦妮那么僵,但是心理上的障碍确实很大,因为他不想在被人监听的情况下发生某些事。

  看着杨逸警告的眼神,邦妮很乖巧的道:“好的。”

  杨逸在拥着邦妮进入浴室的时候,心里发出了一声长叹。

  杨逸不是想假装受害者,他只是身体被掏空了而已,还有,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不是他主动控制的,而这就真的令人很痛苦了。

  但最主要的是杨逸一直认为是亚伦在监视和调查邦妮,可现在邦妮被近乎明目张胆的监视了,而杨逸认为亚伦不会这么做,那么问题就来了,是谁在监听邦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