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间谍的战争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挂旗杆
  在晚上,杨逸他们转移到了新的落脚点,新的落脚点和之前的格局差不多,都在基辅近郊的一片居民区内,附近全都是平房,可以容纳下几十个人,但又分散在几栋房子里面,这样既能保证彼此之间距离够近可以互相支援,又能避免被人把门一堵就能瓮中捉鳖。

  这样的分散配置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杰特罗可以和自己最信任的人待在一个房子里。

  佛朗索瓦和麦克格雷戈都派人在外围设立了岗哨,杰特罗让他们自己安排。

  杰特罗的安排还是很容易取得信任的,因为看起来他是把自己的安全托付给了无畏佣兵团,如果他打算对无畏佣兵团有什么不利的话,肯定不会让无畏佣兵团负责整个的外围安保。

  而到了晚上时,杨逸他们再次集中到了一起。

  除了舒尔茨,放出去的人全都回来了,在把黑魔鬼跟丢之后,必须要重新商讨一下对策,而且这次还有杰特罗。

  编造了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言,暂时取得了杰特罗的信任,但是要让杰特罗彻底相信他,杨逸就必须主动再做点什么。

  气氛还是很凝重的,因为既然知道黑魔鬼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一些特工,好吧,就算曾经是最厉害的特工,但他们的反跟踪和反侦察能力都毋庸置疑的强,现在跟丢了他们的行踪,重新再找到他们肯定是很难的。

  “他们消失在了一个林荫大道上,丢弃了汽车,既然敢把汽车丢下,那说明他们不怕汽车上会留下什么痕迹,虽然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容貌,但意义不是特别的大,我来补充几个关键点,首先,这些人十分善于掩藏自己的行踪,他们时刻都在注意着躲避摄像头,黑色闪电入侵了乌克兰饭店的电脑系统,找到了当时的监控。”

  汉斯叹了口气,然后他打开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一脸无奈的道:“你们可以看看,这些人在进入饭店的时候全都遮挡了自己的脸,有人故意扭头,有人用手挡住了脸,但是可以看出他们的年纪都不算小了,这个人从他脖子上的皮肤可以看出来,至少七十五岁以上,而这一个,他没有遮挡自己,但他化妆了。”

  杨逸看向了凯特,凯特注视着画面上的一个男人看了很久,沉声道:“看上去是一个白种人,头发颜色改了,用的是短效染发剂,他保持这个头发颜色时间太久,被汗水冲淡了颜色,所以他应该是深色头发,手上和脸上的肤色改了,还有脸上也经过了处理,鼻子加高了,表情显得有些僵硬。”

  杰特罗一脸诧异的道:“怎么看出来的?”

  凯特低声道:“只看这个画面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和之前看过的一些画面比对就能分出来,他的化妆技术不错,但有些落伍,还有,这个人要的是伪装效果,只是不让别人认出他来,而不是复制效果,也就是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所以他的特征应该非常明显。”

  杨逸注视着那个最年轻人的很久,然后他低声道:“那个抢手就是他!”

  一群人都在点头,杨逸有些不解的道:“既然他已经化妆了,为什么还要带头套呢?”

  “习惯问题,他习惯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给自己带上头套,而不是考虑自己是否需要头套。”

  杨逸低声道:“看起来很年轻啊,真的是厉害,不得不服。”

  看到那个人就能勾起令人恐怖的回忆,太他妈生猛了,说真的,面对这样一个超级抢手,真的很难让人能生出敢于对抗的勇气。

  动手把那个超级抢手的画面换掉后,杨逸长舒了口气,然后他沉声道:“现在我们知道有六个老人,其中一个很老,另外一个年轻的超级抢手,这个特征是很明显的,所以我们该怎么找到他们呢?”

  布莱恩毫不犹豫的道:“重点布控,大伊万在打击报复背叛他的人,我们在剩下的叛徒四周布控,等着他们动手,另外一个就是利用摄像头在全城范围内拉网式搜索,这个要看运气,但好过什么都不做。”

  布莱恩说的是笨方法,但也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安东一直在平静的听着,但是到了现在,他终于轻吁了口气,然后低声道:“其实没那么麻烦。”

  布莱恩看向了安东,略带讶异的道:“哦,有更简单的办法吗?”

  安东一脸深沉的道:“科克道尔是在正府大楼门口被他们抓走的,而当时科克道尔正在向阿尔谢尼求救对吗?”

  “是的。”

  安东点了点头,然后他挥了下手,一脸平静的道:“黑魔鬼有个习惯,不,也并不是习惯,该说是一种荣誉吧,那就是把敌人挂在一个国家象征的旗杆上。”

  布莱恩愣了一下,然后他诧异的道:“你说什么?”

  安东呼了口气,道:“黑魔鬼的纪律极其严格,作为一个黑魔鬼,终其一生也无法让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不能做任何越界的行为,但是,其实我们都一样,谁都想让自己的名字被敌人听到就吓得发抖,对吗?”

  “是,荣誉感或者说骄傲,这个想法很容易理解。”

  安东笑了笑,然后他低声道:“我的教官里有一个是黑魔鬼,真正的黑魔鬼,等我我已经够格加入黑魔鬼的哪天,他跟我说,等我真正的加入黑魔鬼后,如果我够幸运的话,或许有机会把人挂到旗杆上,这是区别一个黑魔鬼是精英还是菜鸟的标志。”

  杨逸舔了舔嘴唇,一脸紧张的道:“什么意思?说仔细一点。”

  安东慢慢的道:“我只知道一个例子,1979年12月27日,阿明总统被黑魔鬼挂在了总统府门口的旗杆上,后来对外界外界宣称他是被伞兵打死的,不是,他是活着的时候被吊死在了国旗的旗杆上,后来他的尸体被放下并运进总统府后,有人朝着他的尸体开了几抢。”

  安东用手比划了一下,道:“所以挂旗杆这种事需要满足几个条件,首先就是行动必须发生在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正府大楼门口符合这个条件,然后他们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完成了任务,还是符合这个条件,最后要示威而不是静悄悄的完成任务,这个条件基本满足,所以,如果我是黑魔鬼,我绝不会放过把自己的战绩挂在旗杆上的可能,因为这是我所能想到最高的荣誉了,不是勋章的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