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间谍的战争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这是悲剧
  这个世界上很少一部分是好人,很少一部分是坏人,大部分是谈不上好但也谈不上坏的普通人。

  狱警里面,当然不乏有时间久了之后对犯人完全没有任何感觉,看犯人就是一具具行尸走肉的人,可更多的狱警却还是会被犯人的情绪影响到的。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看着布莱恩的样子,别说杨逸了,就算是克林特可杨逸还不知道名字的那个狱警,心里都是一阵阵的难受。

  布莱恩脸色苍白,苍老的面孔上只有无尽的悲哀,刚才还急躁和充满希望的双眼此刻黯然无神,所谓心丧若死,就是布莱恩这个样子了。

  布莱恩抬头看了杨逸一眼,然后他开始缓慢的转身,他脚上的镣铐不是汉克脚上戴的那种铁链,而是几根能够活动的铁块,估计怎么也得有十几斤重的那种,所在在转身的时候,布莱恩的动作很慢,看着很凄惨。

  杨逸突然鬼使神差一般的道:“等等,你……抽烟吗?”

  布莱恩停止了转身,然后他看了看杨逸,低声道:“谢谢。”

  杨逸看看了克林特,克林特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低声道:“给他一根。”

  杨逸拿出了烟,直接放到了布莱恩的嘴边,等布莱恩张嘴叼住烟之后,他拿打火机给布莱恩点上了烟。

  嘬了口烟,布莱恩弯腰,把烟拿在了手上,然后他轻叹了口气,对着克林特还有另外一个狱警道:“对不起,我可能又给你们惹麻烦了,但是我没有疯,我只是还抱有一丝希望而已,除了你们和新来的人,我也没有其他人可以问了,我没有疯,真的没有疯,抱歉。”

  对两个狱警道歉之后,布莱恩看了看杨逸,轻轻的点了点头,低声道:“你给了我那么一会儿的希望,虽然时间短了点,但这是我很多年了第一次遇到用同名的情况,所以还是要感谢你的,谢谢。”

  说完话之后,布莱恩冲着三个人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继续朝着小门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直到他走进小门,然后靠着墙慢慢的蹲了下去,再坐到了地上,拿烟长长的嘬了一口之后,将头垂在了双臂上。

  布莱恩开始还没动,但很快他的双肩开始一抽一抽的,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能听到他在哭泣。

  克林特轻轻的叹了口气,把头扭到了一边,而另一个狱警则是摇了摇头,慢慢的把铁门关上了。

  杨逸把把烟给两个狱警分发了两根,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棵,随即低声道:“这可真是,真是……”

  克林特一脸恼火的低声道:“都是那些俄国佬,该死的苏联人,克格勃把他害惨了。”

  另一个狱警对着杨逸低声道:“他是个间谍而且很厉害,听说以前还是个了不起的人,但是他被克格勃盯上了,他爱上了一个苏联的间谍,然后他就背叛了国家,这家伙看起来很可怜,但他是罪有应得的,你明白吗?他罪有应得!”

  克林特低声道:“我以为间谍不会有爱情的,嗨,他真的被害惨了。”

  布莱恩这个名字杨逸是刚知道的,但他刚见布莱恩的时候,就知道布莱恩就是那个被关者的间谍。

  杨逸还设想过怎么才能和那个被关着的老间谍搭上话,怎么才能和他扯上关系,但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布莱恩产生了交集。

  那么,该怎么继续下去呢?这个杨逸是真的不知道。

  “他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而且身体状况不太好,或许他很快就会死了,但我现在想的是他会不会自杀?”

  杨逸终于开口了,他看了看两个狱警,低声道:“两位,我不该说这种话的,但我想知道要是他自杀的话,你们会有麻烦吗?”

  两个人立刻一起点头,然后紧接着就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克林特低声道:“他不会自杀的,另外,他可不老。”

  另一个狱警也是低声道:“没错,他只有五十多岁还谈不上老,我不知道具体是几岁,但肯定不到六十岁。”

  杨逸吃了一惊,道:“可他看上去都七八十岁了。”

  克林特耸肩道:“把谁关在单人监狱几十年都会显老一些吧。”

  另一个狱警则是笑道:“他觉得自己没疯,但没有那个疯子觉得自己是疯了,所以他就是疯了。”

  克林特点头道:“没错,过去多少年了,他竟然还想找到那个当初骗了他的苏联间谍,上帝啊,真是个可怜的疯子。”

  “这是因为爱情,哈,卑鄙的叛国者,伟大的爱情,真是讽刺啊。”

  两个狱警嘀咕了几声,克林特冲着杨逸道:“走了,他有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我待会儿来送他会牢房,但现在不要在这里等了。”

  杨逸跟着克林特开始往休息室走去,等着走了几步之后,杨逸突然道:“伙计,如果布莱恩死了会怎么样?我一直不太理解,如果他真的罪大恶极,那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而是一定要关着他呢?”

  克林特看了看杨逸,耸肩道:“为什么不杀了他,因为他被判终身监禁啊,我想,或许他活着还有什么价值吧,他本来在CIA自己的监狱关着,但是CIA没有监狱也不能替代监狱的功能,所以后来他就被关到了这里,听说原来还会有CIA的人来问他一些事,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没人还记得这个老家伙。”

  杨逸点了点头,呼了口气,一脸若有所思的道:“其实我倒想和布莱恩聊聊的,我对他有些好奇,说不定会听到个有趣的故事呢,当然,我就是想想而已。”

  克林特笑了起来,然后他摊手道:“为什么不呢?他现在有没什么危险,而且他也不是那种很重要的犯人,他早就被人给遗忘了吧,不过和他有什么好聊的呢,一个可悲又可恨的叛国者,他的故事肯定只有悲剧。”

  杨逸笑道:“可悲剧才能更加打动人心呢,你不这样认为吗?”

  克林特不屑的挥了下手,道:“我更喜欢喜剧,好了,有机会我会让你跟他聊聊的,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