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护美近卫 > 第123章 把美女押上
  乔小浪皱皱眉头:“我身边这位美女你要的话可以理解,风情万种,风韵迷人,可你要我干嘛呢,我一不会做饭二不会暖床,还很能吃,你就不担心我把你家底子吃光了?”

  汪大盛大笑:“我既然这么说,自有我的打算,我不需要你做饭,也不需要你暖床,至于你能吃,那没问题,保证让你吃饱喝足。”

  “我们两个人能值4千万,这身价可不低啊。”

  “乔兄,啰嗦话就不要多说了,你要是怕了,我们这赌局就算完,你要还是个男人,那就接招吧。”汪大盛故意激乔小浪。

  乔小浪果然被激到了,一拍台子:“哼,我乔小浪什么时候怕过,别说要我跟你走,就是赌上我的命都不怕,何况输了还能跟着你吃喝无忧呢,这等好事打着灯笼也难找。”

  汪大盛窃喜,拍拍手:“乔兄果然是真男人。”

  何红英看汪大盛腻腻看自己的目光,知道他对自己不怀好意,对乔小浪悄声道:“不能答应,这家伙没安好心。”

  乔小浪笑笑回应:“娘子放心,我乔小浪的女人,谁都别想动一根头发。”

  何红英心里丝毫没有底,连连苦笑。

  汪大盛哼了一声:“乔兄口气好大,输了可不带反悔的。”

  乔小浪皱皱眉头:“听你这么说,好像你一定能赢,你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汪大盛冷冷一笑:“厉害不厉害,你一会就知道了。”

  “那我们说好了,输了可不带哭鼻子的。”

  赌王来气了,自己经历过无数赌局,从来哭的都是对手,这混小子竟敢如此小瞧自己,待会一定让他哭都找不到地方。

  “周围这么多朋友看着,我赌王说出口的话,绝不反悔。”汪大盛豪气十足,他并不担心乔小浪输了会耍赖,周围早已暗地布置了十几名保安。

  “好。”乔小浪看着围观者,“大家都来作证,到时不管谁输了,都不准耍赖皮。”

  大家都点头,又议论着。

  “这赌注也太吓人了,这小哥连人都押上了,看来凶多吉少。”

  “可惜了那美女少妇,也跟着陪赌。”

  “今天算是开眼界了……”

  乔小浪看着汪大盛:“小汪汪,开始吧。”

  大家安静下来,都激动地围观。

  何红英不由也激动起来,对乔小浪和赌王的此次对弈,自己是没有任何把握的,甚至觉得乔小浪输定了。但这个小男人竟然有如此冲天的豪气,要和赌王单挑,不管输赢如何,单凭这股豪气,这小家伙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汪大盛冲美女荷官点点头:“开始。”

  乔小浪突然道:“慢——”

  汪大盛皱皱眉头:“又怎么了?”

  “怎么玩还没讲呢,还是押大押小吗?”

  “我们俩单挑,自然不用押大押小,玩炸金花如何?”

  “炸金花是什么?怎么玩?”

  汪大盛笑了,乔小浪显然是菜鸟,连炸金花都不懂。

  围观者都傻了,这小哥都没玩过炸金花,又怎么能赢呢?

  不由都替乔小浪捏了一把汗,围观者向来都是偏向弱者,在他们看来,在汪大盛面前,乔小浪是不折不扣的弱者,弱到家了。而且刚才大家跟随乔小浪下注也都赢了,欠乔小浪人情,这会都不由主站在了乔小浪一边。

  美女荷官耐心给乔小浪讲了一番炸金花的玩法和规则。

  听美女荷官讲完,乔小浪问何红英:“她说的对不对?”

  何红英点点头:“是这样的。”

  听乔小浪问何红英,汪大盛差点笑出声,尼玛,要不是看在钱多的份上,自己怎么也不会和这种菜鸟赌,太掉赌王的身价了,传出去让大家笑话。

  玩炸金花可是自己的强项,不过今天赌注巨大,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最好直接摸豹子。

  乔小浪满意地点点头:“嗯,这个听起来挺好玩的,可以开始了。”

  美女荷官把牌推到台子中央:“二位请验牌。”

  乔小浪一挥手:“小汪汪,你先验吧。”

  汪大盛忙摆手:“哎,乔兄是客人,还是你先验。”

  汪大盛让乔小浪先验,是有自己的盘算。

  “那我就不客气了。”乔小浪拿过扑克,哗哗翻了一遍,随手洗了两下。

  汪大盛眼睛不眨地看着乔小浪洗牌的动作。

  乔小浪接着把牌推给赌王:“小汪汪,你来。”

  汪大盛拿过扑克,也哗哗翻了一遍,然后也洗了两下。

  乔小浪心不在焉看着汪大盛验牌洗牌,嗯,小汪汪手法很熟练。

  汪大盛然后把牌推给美女荷官,同时不经意做了个小动作,伸出右手摸摸鼻头。

  美女荷官当然明白汪大盛这动作的含义,开始洗牌,手法相当专业,那架势像在玩杂技,54张牌在他手里随意翻腾着,看得大家眼花缭乱。

  洗完,美女荷官把扑克放在乔小浪和汪大盛中间,手一抹,扑克拉成一道美丽的半圆弧。

  汪大盛看着乔小浪:“是让荷官发牌呢还是我们自己摸?”

  “随便。”乔小浪笑呵呵道。

  汪大盛一喜:“这是在我的场子,发牌的也是我的人,如果让荷官发牌,你输了会说有诈不公,干脆自己摸,好不好?”

  “好啊,可以的。”

  汪大盛放心了,冲乔小浪一伸手:“客人先摸。”

  乔小浪笑笑,随手摸出一张翻开,红桃Q。

  何红英皱皱眉,第一张够小的。

  汪大盛也摸出一张翻开,黑桃K。

  围观者开始议论。

  “第一张小哥就不占上风啊。”

  “别急,后面还有呢。”

  汪大盛冲乔小浪笑笑:“请继续摸。”

  乔小浪又摸出一张翻开,红桃K。

  汪大盛也摸出一张,缓缓翻开,黑桃Q。

  围观者又议论。

  “嘿,现在双方一样大啊。”

  “胜负在第三张……”

  大家都伸长脖子,等着看第三张。

  汪大盛又冲乔小浪笑:“继续,摸第三张吧。”

  “哎,两次都是我先摸,虽然是客人,也不能老占便宜的,第三张还是你先来吧。”乔小浪谦让道。

  汪大盛一嘿嘿:“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输了别说我主欺客。”

  “不会不会,你尽管摸就是。”

  汪大盛凝神看着眼前的扑克,缓缓伸手,正要摸牌,乔小浪突然道:“停——”

  “怎么了?”汪大盛看着乔小浪。

  乔小浪一指汪大盛背后:“楼梯上怎么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人呢?”

  汪大盛回过头,大家也都顺着乔小浪手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楼梯上站满了黑衣人,正伸长脖子往这边看。

  这些黑衣是汪大盛安排隐藏的保安,防止乔小浪输了耍赖的,这帮家伙好奇,忍不住冒出来看热闹。

  就在大家都看黑衣的当空,乔小浪的手轻轻拍了下台子。

  汪大盛很恼火,冲黑衣就骂:“尼玛,看什么看,滚开。”

  黑衣看老板火了,呼啦就消失了。

  乔小浪笑道:“小汪汪,你安排这些黑衣是准备对付我的吗?”

  汪大盛很尴尬,使劲摇头:“不是不是,乔兄多想了。”

  “好吧,既然不是,那就继续。”

  汪大盛刚才高度凝神,被乔小浪一打岔,精力有些分散,一时很难收回来。

  汪大盛有些恼火,但又不能发,这时候必须要沉住气稳住屁,万万不能分神。

  汪大盛重新凝神,锐利的目光扫着面前的扑克,左看右看,一时犹豫起来。

  尼玛,刚才自己一直盯住的那张,怎么记不准位置了?

  赌王就是赌王,一旦不能确定那张,随即转移目标瞄准下一张。

  汪大盛是留有后手的。

  汪大盛缓缓摸出一张牌,然后稳稳翻开。

  “哇,黑桃J。”

  众人惊呼,赌王太厉害了,竟然摸出了JQK的同花顺。

  何红英目瞪口呆,这副牌太大了,乔小浪输定了。

  大家七嘴八舌。

  “除非小哥摸出红桃A,不然就输了。”

  “这么多扑克,摸红桃A的几率太小了。”

  “赌王赢了……”

  汪大盛得意笑起来,刚才如果不是乔小浪打岔,自己是能摸出黑桃A的,但乔小浪那么一捣鼓,自己一转头分了神,不能确定黑桃A的位置了,幸亏早有后手,记不准黑桃A,还有黑桃J。

  自己现在是JQK的同花顺,乔小浪只有摸到红桃A才能赢自己,这菜鸟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别说乔小浪是菜鸟,即使他是顶尖高手,这会也极难做到这一点。

  汪大盛开心地看着乔小浪,自己稍展身手,乔小浪就招架不住。

  今晚收了乔小浪和那少妇,先把乔小浪关起来慢慢处置,至于这美女少妇,今晚可要好好享用一番。

  汪大盛不由色眯眯看了一眼何红英。

  何红英心如死灰,却又冲汪大盛抛了个媚眼。

  这媚眼一抛,汪大盛的心都酥了,尼玛,美女的眼神好勾人,一定是她看乔小浪大势已去,想投靠自己,先给自己送秋波了。

  汪大盛笑眯眯看着乔小浪:“乔兄,该你摸了。”

  乔小浪怔怔看着汪大盛手里的牌,喃喃着:“你的牌很大吗?”

  “是的,很大。”

  “我怎样才能赢你呢?”

  “除非你摸到红桃A。”

  “这么多扑克,哪一张是红桃A呢?”乔小浪傻乎乎看着汪大盛。

  “我也不知道啊,这凭的可都是运气。”汪大盛笑道。

  “你的运气为什么那么好啊?”

  “因为我是赌王啊。”汪大盛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周围的手下也都跟着笑起来。

  围观者都同情地看着乔小浪,这小哥不知天高地厚,要和赌王单挑,现在终于知道赌王的厉害了,可后悔也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