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福运娇娘 > 第40节
  而后,陆陆续续的又有彩头饺子被找出来,一顿饭和和乐乐的过去了。

  等到晚饭结束,各家就先回了自家院子守岁,要一直熬过子时才可以。

  祁昀有事要去和祁昭祁明商量,就让叶娇先回去了。

  这是每年都要做的事情,三兄弟会用上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聚在一起,聊一聊一年的过往,互相问候一下,特别是对于祁明来说,这是祁昀考教他功课的时候,马虎不得。

  叶娇也不多问,回了屋,坐在软榻上,小腿晃了晃,突然觉得有些无聊。

  这大概是头一次到了夜黑的时候,屋子里只有她自己个儿。

  虽然知道祁昀马上就会回来,可是只是短暂的分别叶娇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说不清道不明,就觉得空落落的。

  小人参还不懂得这个就叫孤单,她只是想着,是不是刚刚分开的时候自己忘记亲他了?

  等会儿相公回来了一定要补上。

  左右无事,又不能睡觉,叶娇站起身来,准备去书架那里找本书看。

  而后她就看到了之前被自己随手放到架子上的书。

  是董氏送的,蓝布包包着,似乎从董氏送给自己后她都没有打开看过。

  若不是现在见了,只怕小人参就把这事儿忘干净了……

  伸手,从书架上把蓝布包取下来,利落的拆开了布包。

  感觉有些暗,叶娇拿了根剪子轻轻地剪掉了桌上蜡烛的烛芯,光芒变亮了许多。

  叶娇这才坐下,看着封面上的几个字。

  《花阵六奇》,讲怎么养花的吗。

  小人参葱白的指尖翻开了书页,略略翻了几页,就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作为礼物,这本书装订极好,纸张也是上成,里面的文字和图画都是惟妙惟肖,看得出是本好书。

  可……为什么这里头的人不穿衣裳啊?

第38章

  小人参确实是个喜欢学习,这不假, 但也要分学些什么。

  这本《花阵六奇》听名字是挺有趣的, 可是一页页的翻开来, 大部分都是画儿, 而这些画在她看来实在是没意思的紧。

  名字叫花阵六奇,可是正经的花没几朵,就算画了花也没有注解这到底是什么花, 习性如何, 有没有药用价值,反倒是总是画一些样式简单的人。

  反反复复的就是两个人就能填满的画儿,叶娇看了两眼就丢到了一旁。

  正准备换本书看,叶娇突然记起了之前小狐狸说过的话。

  送了礼物,就要看要用,不然会伤了送礼的人的心的。

  就像是柳氏给了她一件披风, 她自然就要好好穿着, 用来表示自己的喜欢,这既是为了照顾柳氏的想法, 又是表达自己的尊重。

  现在春兰给了自己一本册子当礼物,而且给的那么郑重其事, 还用蓝布包裹着, 似乎生怕弄坏了一般。

  自己倒好,一直没看就罢了, 好不容易想起来翻看, 结果看了两眼就扔到一旁……

  小人参心里突然有了点歉疚, 乖乖的坐回到了座位上,把烛台往自己这边挪了挪,开始一本正经的打开了这本书,仔仔细细的观看研究起来。

  神色严肃,表情专注,当祁昀进门时,瞧见的就是自家娇娘正在对烛夜读的刻苦模样。

  以往叶娇为了练字,也为了能够多看看医经药典,每天都会抽出一个时辰来读书习字。

  祁昀有时间的时候就会陪她一起,娇娘读书,他就看账簿,等叶娇又不懂的事情就会捧着书过来软糯糯的问他,也不失为一大乐事。

  这会儿祁昀想要过去问问她看的是什么,但是又想到,今儿个一天都在前院忙碌,娇娘好不容易有了空闲时间读读书,自己不该过去打扰她才对。

  于是,祁昀安静的放下了手上拎着的食盒,去内室换衣裳。

  等他从内室出来时,就对上了叶娇直勾勾的小眼神。

  祁昀被她看得一愣,而后笑着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看不懂?”

  叶娇摇摇头,这上面的画可清楚了,没什么看不懂的。

  她感兴趣的是另一个东西。

  把本子合上,放回到了书架上,叶娇起身走到了祁昀面前,眼睛却从男人身上挪到了食盒上:“这里头是什么?”

  以往这个食盒都是拿来装饭菜的,偶尔叶娇也会把柳氏那里迟到的好吃的点心装一些回来给自家相公分享。

  不过今儿个这里头装的却不仅仅是甜点,祁昀打开了盒盖,先把里面的一碟子蓑衣饼取出来,而后又拿出了一个酒壶和两个白瓷酒杯放到桌上。

  叶娇没注意酒壶,只是闻着蓑衣饼的香气,嘴角翘起:“这个看起来很好吃。”

  祁昀拉着她坐下,温声道:“这蓑衣饼里面是一层层的猪油和白糖,擀成薄饼后下锅煎成金黄,我怕你晚上熬的晚了会饿,便拿来当夜宵了。”

  要是祁昀不提,叶娇还想不起来饿,现在祁昀提起来,叶娇就觉得自己的肚子空空的。

  特别是每次祁昀都会把做法告诉自己,越听越饿。

  叶娇伸出手就要抓饼吃,可是半路上却被祁昀轻轻地攥住了手腕。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男人,而后便瞧见祁昀在两个杯子里倒了酒,将其中的一杯放到了叶娇的手上,轻声道:“先喝些椒柏酒,过年时候喝一些,新的一年能祛瘴气除瘟疫。”

  小人参是没听过这个酒名的,不过既然祁昀说喝了有好处,她也就接下了杯子。

  偏偏祁昀依然没松开她的手,眼睛瞧着她。

  烛光跳跃中,男人对待外人略有冷硬的眉眼变得柔和了很多,声音也显得有些轻飘飘的:“娇娘,你知道成亲以后的人要怎么喝酒吗?”

  叶娇老老实实的摇头。

  祁昀握着她腕子的手松了松,拿起了另一个酒杯,眼睛并没有看着叶娇,而是看着手上的杯子,开口道:“我们,喝交杯酒吧。”

  他们两个人的亲事,来得过于突然和仓促。

  一个懵懵懂懂的上了花轿,另一个则是怀里带着和离书。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平和而有趣,或许祁昀从那时候开始就喜欢了自家娇娘,只是当时的他还想着要找个日子把和离书交到叶娇手上,许她自由,似乎那样才是对她好。

  所以当时的祁昀根本没想过要喝合卺酒,哪怕酒杯酒壶就放在桌上最显眼的地方,他也没有碰上一下。

  可是今天,因着过年处处都是喜气洋洋,连外面的灯笼都换了红色。

  在一片氤氲中,祁昀突然记起了他们成亲的晚上。

  他不会再放走叶娇,和离书更是早早被他烧成了灰。

  可是这一切对自家娇娘而言有些过于简单,祁昀觉得自己该给她补上。

  举着酒杯,祁昀问的很真诚,叶娇也回答的很诚恳:“相公,交杯是什么交啊?”

  祁昀嘴角带笑,用另一只手拉住了叶娇的胳膊,轻轻地拽着她。

  两个人的手臂扣在一处,互相交缠,祁昀凑过去,嘴唇捧着酒杯,而他一偏头就能瞧见自家娇娘柔软的耳垂。

  男人的声音轻轻:“这就叫交杯。”

  叶娇眨眨眼睛,也学着祁昀的样子,把脸凑过去。

  耳鬓厮磨间,呼吸相闻,两人分别把酒水一饮而尽。

  椒柏酒气味清香,入口却有种忽略不掉的辛辣味道。

  叶娇咳了两声,嘟囔着:“酒不好喝。”

  祁昀却弯起嘴角,趁着叶娇没注意,在她的嘴角亲了一下:“可我觉得这酒是甜的。”

  小人参不解:“哪儿甜了?”说着,她还以为自己刚刚尝错了,用舌尖舔了下杯口,而后又被辣的皱起鼻子。

  祁昀没回答,只是心里想着,甜,甜得很。

  叶娇也不追问,只管伸手去拿蓑衣饼,咬了一口,甜腻的香气冲散了嘴里的味道,叶娇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不过大抵是以前她没喝过酒,哪怕椒柏酒度数不高,一杯下去也让叶娇没有抗住困意,没过多久就沉沉睡去。

  祁昀并不喊她,而是让她枕着自己的腿,拿了件袍衣盖在女人身上,祁昀自己则是低着头,瞧着自家娘子的睡颜。

  他看的格外专注,比看账簿还要来的认真。

  而叶娇在睡着时,有时动动睫毛,有时嘴巴呜哝,似乎每个细节都让人看不完,看不够似的。

  就这么盯着叶娇看到了接近子时,外面热闹起来时,祁昀终于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叶娇:“娇娘,醒醒。”

  叶娇揉揉眼睛坐起来,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正要问他怎么天没亮就喊自己,却被外面一连串的鞭炮声打断了话头。

  祁昀见她脸上发懵,似乎还没睡醒,便蹲下去给叶娇穿好了鞋子,而后拿了裘衣过来把两个人都裹上,这才半拥着叶娇出了门。

  他们并没有进到院子里,夜风还是冷的,两个人就站在门外的廊下,听着鞭炮噼啪,看着烟花璀璨,祁昀抱着叶娇,突然觉得自己一生最幸福的便是此刻。

  而叶娇则是抓着祁昀胸前的衣裳,昂着脸看着眼花,突然有了个笑。

  祁昀低声问:“笑什么呢?”

  叶娇把脸埋在男人怀里,声音软乎乎的:“相公,这个真好看,能天天看吗?”

  祁昀笑着道:“不太可能天天看,毕竟到了晚上,都是要睡觉的,这个总是放的话也睡不好,”瞧着叶娇有些失落,祁昀接着道,“不过过几天就是放花灯的日子,到时候街上必然会有烟花燃放,那时候去看便是了。”

  叶娇笑弯了眉眼,紧紧地扣住了男人的腰。

  而这个除夕夜,祁家过的很盛大。

  炮竹烟花都是要花钱买的,祁家今年置办了很多,烟花放了足足一个时辰,算是带着周围的百姓一起好好热闹了一次。

  等到了大年初一,到祁家来登门送礼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

  祁昀也少不得要被各家管事拜访,到了过年的时候,来见见东家算是本分了,祁昀也不拒绝,他也正好趁这个机会和铺子的管事们说说未来要做的谋划。

  而一天的忙碌过去后,祁昀回屋后就又看到叶娇在盯着一本书看。

  依然是专注的模样,就是脸上有些困惑。

  祁昀以为她遇到了什么难题,合了门,脸上带着笑问道:“我现在闲下来了,娇娘可有事要问我?”

  叶娇一听,立刻看向他,连连点头。

  捧着书到了祁昀面前,叶娇大大方方的把其中一页对着他,指着一幅图道:“相公,这个你给我讲讲是什么花儿?我怎么以前没见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