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反派老公破产后[穿书] > 第40节
  于此同时她也有些羡慕林知了。一个女人能有一个男人愿意把她看的如此宝贝,她其实已经是人生赢家。

  “儿子,你都这么大了,我不应该插手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妈给你道歉,你能不能原谅妈妈?”

  商之渝不点头,也没摇头,终于开口了:“知知的事情,我有自己的安排。什么时候去国外?”

  车锦娟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可面上却也知道面对儿子,她只能什么也不说。

  商庸心里倒是没有车锦娟那么多低落的情绪,不光没有低落,反倒很喜欢他如此作为。

  所以商庸立马笑着道:“如果你想带着你媳妇走,那么那就后天就走。”

  车锦娟有些反对,可想到刚才两人的不愉快,立马换了一种说法道:“这一次时间紧,越早回去越好。所以,儿子明天就走怎么样?”

  商之渝再次用刚的眼神看了车锦娟一眼,这一次他摇头:“还是后天妥当。”

  车锦娟接连被商之渝顶了回来,心里不舒服,脸上也有些不好看。

  商庸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性格,所以立马把这件事拍了板:“就按你说的来办,后天一早咱们走。这两天你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车锦娟不想走,可商庸坚持,并且商庸的表情有话跟她说,所以她不得不走。

  在车上,商庸就忍不住跟车锦娟说起刚才的事情:“儿子的性格你也发现了,咱们不能像一般父母那样跟他相处,不然你也发现了这孩子从小一个人,性格十分冷清。咱们跟他虽然有血缘,但毕竟少了从小在一起的那种亲情基础,如果你做的太过,结果可想而知。”

  车锦娟此刻一脸不愉快,可听着商庸的话,她还是想要反驳:“可你也知道,联姻带来的好处不容小视。”

  商庸抱着车锦娟,提醒她一件事:“你不要忘记,你的婚姻也是自己做主。”

  当年家族里也已经给她相看好一个门当户对的结婚对象,只是车锦娟看上了当时商家还是一个小家族的商庸,为了嫁给商庸,她还跟家里断绝了关系,一直到现在,车家都没有再跟她联系一下。

  车锦娟面色一顿,有些挂不住,可心里的不快不吐不快:“商家内部的矛盾更加难缠,儿子突然认回来,没有根基,如果没有媳妇娘家的帮衬,会更加艰难。”

  商庸点点头,他就是商家土生土长,怎么可能不知道媳妇话的意思,只是想起商之渝那双没有波动的眼眸,叹息一声,继续想要劝解自家媳妇。

  “可儿子已经不是小孩子,他已经是三十多的人了,如今虽然破产了,可你也不要忘记他之前也是帝都娱乐圈内呼风唤雨的那一个。”

  车锦娟同时也想起刚才商之渝的神情,不得不说商庸的话有道理,自己这个儿子真心不会轻易听别人的。

  “可如今他要面对的问题可比娱乐圈危险更加多。”

  “如今只怕你必须退一步了。”

  车锦娟不说话,一脸不高兴,商庸紧紧抱着她,知道她只是暂时同意了。

  而在出租屋内的商之渝正在跟其他人打着电话,处理一些事情。

  半个小时以后,林知了突然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清屋内的摆设,心里一松。

  到家了。

  随后她出了卧室看见了商之渝。

  “你们先去处理这些事情,一会儿再跟你说。”

  商之渝挂了电话,去给林知了倒了一杯白开水,就像以前一样,坐在瑜伽垫子上。

  林知了喝了几口白开水,身体越发舒服了,又是在家里,特别是商之渝就在身边,她心里高兴,问:“你有事要说?”

  其实不是林知了多聪明,只是她跟他也待了这么久了,加上商之渝在她身边没有可以隐藏,所以他一眼看了出来。

  “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需要回商家把属于我的东西争回来,就是敌人的那一部分我也要拿过来。商家是做雇佣团起的家,所以家族内部要更加危险。我想知道你愿不愿跟我一起去,我一定拿我的生命保护你?”

  听到商之渝要用生命保护她,她的心剧烈一颤。

  她综合这么多信息,她心里第一个反应是要留在国内。

  不是她怕死,不过说起来她真的怕死,可跟商之渝比起来,她也愿意放弃这条命。

  所以她不想因为她自己,让还没有翻身的商之渝丢了命。

  她不愿意他在临死的时候心里留有遗憾。

  她更加愿意看见他风光无限的站在人生最高处,让别人仰视着。

  如果按照一般的剧情:她现在就应该对商之渝说她不愿意离开国内。在他询问原因的时候,她要为了斩断他们之间的关系,编瞎话说,她从开始就不爱他,跟他结婚只是为了钱,如今能够离开他,她心里巴不得呢。

  接下来继续按照剧情走,她为了这瞎话让他相信,还要狠狠跟他要一大笔离婚费。

  可剧情终归是内的事儿,从这些臆想中回过神来林知了一抬眼,刚好瞅见了商之渝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担忧。

  原来作为曾经的娱乐圈大佬居然也会有如此胆小的时候。

  把自己以后要做的事情想了一遍,她笑着给了商之渝一个明确答案。

  “还是那句话,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商之渝微微一顿,语气里泄露了一丝愉快,说道:“好。”

  接下来的短暂的时间里,商之渝把国内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了,国内的事情要留给二胖来处理,而同样是孤儿的鼠耳要跟着她们一起去商家。

  明天就要去商家了,可这一天王志请商之渝当主角拍摄的美食节目顺利上映了,反应十分不错,每个看过观众都说好。

  一时间商之渝也成为了许多观众留言的原动力。

  晚上跟王志、二胖他们吃饭的空隙,关于商之渝的事情,倒是没有聊,反倒聊得是美食节目,最后还聊到了韩思丰和纪幼美身上。

  王志询问商之渝难道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们,商之渝摇头,却也不愿意多说什么,所以这件事也就没人知道他要怎么做?

  只是在吃饭间,又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

  那就是二胖男子汉大丈夫,居然一把泪,一把鼻涕,完全不顾形象,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商之渝。

  “商哥,你不能这么抛弃我。我也跟你去国外。”

  “那国内事情怎么办?”

  商之渝还有更多的考虑,从开始就没准备放弃国内这点生意。

  二胖哑口无言,毕竟现在能信任的人没有其他人,国内的这些家底子的确不能扔下不管。

  “你先管着,等有合适的人,再把你替出来。”

  二胖心有不舍,可最后也只能擦了泪,点头留下来。

  第二天天刚亮,林知了他们就起床了,半个小时以后,他们已经到达了飞机场。

  林知了也终于第一次见到了商之渝的亲生父母。

  商庸倒是跟她了聊了好几句话,车锦娟却只是说了一句就不再看她了。

  车锦娟随后问商之渝:“是否吃了饭,这边有一家还可以入口?”

  “我们已经吃过了,只是我跟车夫人有话要说。”

  商之渝有些生气。

  车夫人,车锦娟没有想到商之渝第一次开口叫她,居然只是叫她车夫人,如此疏离的称呼。

  商庸第一时间拉住了她的手臂,对商之渝说:“孩子,咱们过这边说。”

  等他们三个人离开以后,鼠耳跟林知了避开寻大几个人,小声道:“嫂子,商哥的家人果然不喜欢你,这可怎么办?”

  林知了却冷静的笑了笑:“这点事,我还能应付。”

  不是林知了突然一下变得强大了,只是在答应跟商之渝去国外的时候,她想过的事情里面就有商家父母对她的态度这件事情。

  既然心里了有了准备,她也不至于犯怂,不敢面对商之渝的亲生父母。

第43章 媳妇在,我在

  走到另外一边的商庸夫妻二人面对商之渝的举动十分不安,特别是车锦娟。

  “儿子,你有什么话跟我们说?”车锦娟受不了这种沉默,出声询问。

  “我的妻子,我愿意用生命护着她。你们虽然是我的亲生父母,我也愿意用生命护着你们,可如果你们和我妻子不和,那么我却是要站在我妻子那边。她在,我在;她走,我走;她伤心,我也难过,甚至更难过。所以问问你们,是否要接受我妻子,如果不能,咱们就此分别,就当没有遇见过。”

  商之渝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一口气把这些话摆了夫妻两人面前,意思十分明白,态度也十分坚定。

  要说商庸夫妻两个人心里能舒服那是假话,可是面对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儿子,他们也生不出怨气来。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心里终于想起来自己最亏欠的人就是儿子了,再想想他刚才说的这些话,他们心里不但没有了那点不舒服,反倒意识到自己做过了。

  商庸脸上火辣辣的,车锦娟心里还有一丝不赞同他对林知了如此好,可也知道貌似她现在还真的不能再跟儿子对着干,所以她跟商庸对视一眼。

  随后车锦娟立马说道:“好,是我们做父母的太心切,关心则乱,让你和你媳妇不高兴了,只要你愿意,或者她不主动提出离开你,我一定把她当儿媳妇看待。”

  “希望你们能够说道做到。一次也不违背此时的话,一次也不行。”

  商之渝说完看了商庸夫妻来两人一眼,转身离开。

  “老商,你说是不是儿子还没有消气呢?”

  商之渝面无表情的离开,可是让车锦娟的心七上八下的。

  商庸拍了拍她的肩膀,认真说道:“锦娟,只怕你再给那林知了脸色看,儿子立马不回商家。”

  “他难道真得会那么做?”

  商庸瞧着她还不相信,赶忙说:“你的性格是什么样的,你自己不知道吗?”

  商庸这话说得十分有技巧了,瞬间让车锦娟无话可说了,要说她车锦娟的性格还真是那种自己人什么都好,别人家就是金凤凰,也没自己家的一只鸡鸭好。

  之前接触商之渝,她隐约也发现商之渝性格更加像她。

  换位思考,如今是她自己说了那些话,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思考过后,她立马更加没有声音了。

  商庸瞧着她的变化,心里终于放心了下来。

  不久后,登机的时候,林知了不小心碰了前面走着的车锦娟一下,原本她以为自己的这个婆婆一定借机训自己一顿。

  那会想到车锦娟居然一改之前的态度:“走慢点也没事,离飞机起飞还有时间。”

  这是车锦娟以为她对坐飞机不熟悉,专门说这些话,让她心安?

  她当然不会以为车锦娟这样一位贵妇轻易就能放下心中对自己的不喜欢,她的态度有所转变,好像有些开始认可自己这个媳妇,这种结果差不多就跟在机场的时候,商之渝对商家夫妇这两人说了什么。

  等在飞机上坐定以后,林知了主动瞅近他的身边,轻声道:“谢谢。”

  商之渝原本冷清着一张脸,就连见人无数的空姐,见到他的神情也都是一脸的小心翼翼的对待着。

  可商之渝看向林知了的时候,却好像寒冰融化了一般,浅笑道:“你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