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放开那个汉子让我来 > 027应下,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林二春迎向童观止的目光,不躲闪,极尽坦然,想要用对白洛川的不信任和厌恶来做掩饰,可被那似乎能够洞悉一切的眼神一盯,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她很快镇定下来,继续气鼓鼓的道:“就因为白大夫是春晖的师父,我才更心气难平,童大爷,你说春晖还有必要跟白大夫当学徒么?”

  童观止只附和她:“这也在情理之中。”

  林二春有些担心会不会做的太明显,让童观止察觉到什么,更加不依不饶。

  她在心中飞速的权衡了一番,还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要不趁机让白洛川主动松开放过春晖,等到以后更麻烦了。

  就算她以白洛川人品不好为由,强行拉着春晖不让他接近白洛川,可只要童观止和白洛川那边不肯放手,那也都是白搭。

  对方的实力比她强得多,在强者面前,弱者的反抗是没有用的!

  她追问了一句:“童大爷肯答应么?反正对你来说监督一下,横竖是我跟白大夫的事,童大爷又不吃亏,可万一真的有效呢!”

  童观止还没有回答,这时,一直被鄙夷的白洛川忍不住了。

  “喂喂喂,胖妞,那顺口溜的事算我不对,你也夹枪带棒的刺了我这么久,咱们算是扯平了吧?我是看林春晖这小子有韧劲、机灵才破格收他为徒,你信不信,要是传出我收徒的消息,排队的人都得排到嘉兴城去了,这可是你们家的荣幸,别不知好歹!”

  林二春顺势收回落在童观止身上的视线,不以为然的瞥了白洛川一眼:“只要你不教坏春晖,咱们自然互不相干,我也不跟你计较。”

  邓喜忠听到此处,赶紧喝止:“二春,春晖的事可不是你能做主的,他跟白大夫当学徒是多荣耀的事,你爹娘要知道你瞎胡闹,能饶了你?再说,白大夫编歌谣笑话你是不对,但是也是你做错在先,现在白大夫也认错了,你应该也心气平了吧!莫闹了!有什么法子你且说出来给童大爷试试吧!”

  林二春依旧气不平的看着白洛川,坚定的回道:“大舅,我还是觉得春晖去学堂比当学徒好。”

  邓喜忠喜欢读书,整天将读书好挂在嘴上,此时听了林二春的话,简直说到他心坎里了。

  他也曾劝过林茂才让春晖继续读书,可他们没听,现在他虽然也不反对了,不过依旧有些担心林二春此举会得罪白洛川,面露犹豫之色。

  白洛川瞥着她笑道:“你倒是好大的口气,你说的是什么法子能够缓解作天阴?针灸、按摩还是热敷?胖妞,你这是班门弄斧了!等你真能缓解他的腿伤,再来说话!”

  林二春直直的望着他:“要是真缓解了,你就不教坏我弟弟?让他安心去读书考科举?”

  白洛川没有马上回话,桃花眼却不复刚才的轻浮,缓缓沉凝。

  胖妞逼他,也是跟童观止谈条件,用童观止的势来压他。

  他是真觉得不能再小瞧她了。

  童观止开口道:“难得姑娘信任我。”

  林二春顺势拍马屁:“童家富可敌国,诚信为立足之本,我信童大爷只要说到肯定能够做到。”

  只要童观止答应了,就不怕他反悔。

  童家的事情和传奇她也听说过一些的,除了造反这一件,还是有为人称道之处的,不然也不可能将生意做得那么大了。

  “你说的对,这是你们之间的事,对我没有半点损失,还白得一个法子,那我就答应了。”

  不知道是不是林二春的错觉,还是她多想了,她总觉得童观止刚才那“你们之间”几个字咬得格外重。

  但是目的达到了,她心中一松,“那就多谢童大爷了。”

  白洛川瞪童观止,他答应来监督自己,那他还忙个鬼!

  不知道童观止怎么改了主意,他也顺势咕噜道:“不知好歹的胖丫头,当我稀罕当林春晖的师父?你领回去吧!”

  难道真被一首破诗逼得暴露弱点?这可不划算。

  说完,尤不解气,又恨恨道:“你说吧,你有什么好办法?”他种种办法都尝试过了,可对作天阴这种不算病却疼起来要人命的症状没有太好的办法。林二春张嘴就让他拿纸笔来,直接写方子。

  写的自然不是药方,而是酒方。

  确切的说是一种药酒,名字叫做五加皮酒。传闻中这种清朝的宫廷御酒是治好了嘉庆帝的风邪湿毒。

  林二春学酿造工程,专攻就是酒类,自然对药酒的制作方法有所涉及。她因为林爸爸的痨伤专门酿造过五加皮。

  网上流传的,从南到北各地厂家酿造的,关于五加皮酒的配方就有数十种,药材从五种到上百种不等,酿酒选择的粮食从高粱到麦,混合型的,又是十多种选择,酿造工艺上又有三类,当然各种组合酿造下来,其效果自然也是参差不齐,也可能是因人而异。

  不过,林二春几辈子于酿酒一事上都耐心十足,她利用家里的资源,真正就每一种都试过,也做过改进,熟能生巧,形成了自己的一套。

  现在,她提笔就刷刷刷的写下了制作方法和注意事项。

  上辈子作为王妃,她也是练过毛笔字的,写出来的字惊艳众人谈不上,不过比她现在痴蠢村姑的名声来说,也让人刮目相看了。邓喜忠就在一边看着,他的重点在于字,频频点头。

  写完了,她将纸递过去,白洛川抢先接过去看,看得是方。

  药酒炮制古以有之,药借酒力,酒助药性,每个大夫或多或少都会一些,但是他们又多不懂酿造工艺,能够将酿造和药材完美结合的少之又少,最常用的就是将药材捣碎了,或是略作处理浸泡在酒中。

  林二春自然不会如此,将药材融入酿造工艺之中,每一步放什么药材,如何处理药材,是最大程度的发挥药性。

  白洛川不懂酿酒,但是他的神情也从轻慢到凝重,然后递给了童观止,低沉严肃的道:“祛风湿,壮筋骨,舒筋活络,药材确实是有用。”

  说完,揉了揉眼睛,方才那满纸上的字似乎乱飞,他好不容易才看完了,只觉得头昏眼花。一侧头见林二春正看着自己,他放下手,冲她眉眼一挑。

  林二春白他一眼,偏开了视线。

  童观止没有看方,看白洛川的神色他就知道了有效果。

  他一眼从那纸上扫过,视线又落在林二春面上,突然觉得有些想笑。

  现在他是人称天下财神的童氏掌权者,富可敌国,虽然也受皇室忌惮,但是双方目前来说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

  甭管打什么主意,一项只有人主动靠近他,从皇室贵胄到达官贵人,平头百姓,谁不想他从指缝里露出一点来。

  可这个胖姑娘!

  她明明可以用这个酒方赚钱,比那个什么林春晓的秋露白应该不会差,她可以只给自己成品,反正只需要一个月就能出成品,犯不着将方子都拿出来。

  只能说,她宁可不要看得见的钱,也不愿意跟自己有任何接触,恨不得快点了断。

  目的达成,林二春心满意足的跟着邓喜忠,带着邓文诚走了,也不提再逼迫白洛川务必亲自写诗作赋的事情。

  屋内沉默片刻,白洛川问童观止:“就这么放过林家,放过东方承朔?”

  童观止收了酒方站起来,准备往外走了,轻飘飘的道:“谁说的?”

  “你不是放了林春晖了吗?”

  童观止头也不回,“是你放了林春晖,她都说了,你们之间的事,跟我无关,我可没有放。”

  身后,白洛川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放过小的,冲胖的去?”

  童观止上马车的时候提醒他:“你好好写,绝对不能舞弊,别坏了我的名声,我会让人监督你。”

  白洛川笑不出来了:“童观止,你什么意思,那胖妞都没有提这事了,你信不信我告诉她那顺口溜是你写的,都是你让我做的?”

  童观止已经放下了车帘,马车缓缓启动,他清朗的声音伴随着车轱辘的声响传出来:“你觉得那顺口溜是我的水平吗?我会自己作顺口溜调侃自己被人藏地窖里?我图什么啊,洛川,你觉得有人信吗?”

  真是幼稚。

  这个黑锅他背定了。

  白洛川回过神来,跳脚:“童观止!你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