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对你的爱不再飘摇 > 第368章 豪门生活不适合我
  “是啊。”

  “那怎么没听你说过?”

  沈清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眼前这位女子顶多二十五六岁,皮肤白嫩,身材姣好,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已婚妇女。

  “我好好的跟你说这个干吗?”

  “可你至少要提一下啊。”

  司徒雅蹩眉打量他:“我为什么要跟你提我的婚姻状况?该不是你对我有什么非份之想吧?”

  沈清歌沉默不语,司徒雅没好气的笑笑:“看来真是这个样子,你对我有非份之想,如今听说我是个离过婚的女人,吓得连承认的勇气也没了。”

  “我只是再想,你的感情生活真够复杂的……”

  “我从来也没说过我是个简单的人。”

  司徒雅耸耸肩,放下手中的水杯,转身出了茶水间,到办公桌旁收拾了一下,便拎起包出了公司。

  她来到公司附近一家酒店,准备登记入住时,却发现身份证没带,结果只好悻悻的走了出来,一个人漫无目地的大街上晃荡。

  滴滴,身后有车子鸣喇叭的声音,她疑惑的回头,却是阴魂不散的沈清歌。

  “干吗?”她挑眉问。

  “是不是无家可归了?叫一声哥哥,我收留你一晚。”

  切,她没好气的转过头:“谁要你收留。”

  沈清歌下了车,把一串门钥匙递到她手里:“行了,谁让我心肠好,去吧,翔丰公寓四幢第106章号,我闲置的公寓,借给你住几天。”

  “不用了,我有地方住。”

  司徒雅不肯接受他的好意。

  “别嘴硬了,家里不能回,又没带身份证,你去哪住?去天桥跟乞丐睡吗?”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司徒雅有些动摇了,沈清歌明白她的顾虑:“放心吧,我对已婚妇女不感兴趣。”

  看他不像是开玩笑,她这才接受他的好意:“那谢了。”

  “走吧,我送你过去。”

  李甲富在吕长贵家里守株待兔了整整五天,却没有等到司徒雅回来,他白天也四处打听,怎么也打听不到叫司徒雅的女人,终于相信了司徒雅并没有投奔到舅舅这里,丧气的在第五天拎着行李走了。

  司徒雅接到舅妈的电话很高兴,她一下班就跑到总监办公室,把口袋里的钥匙放到沈清歌桌上:“这几天谢谢你了,我今天就可以回家去住了。”

  沈清歌抬起头:“恭喜啊,现在走吗?”

  “恩,走了。”

  “我送你吧。”

  “不用——”

  司徒雅不用两个字才溢出口,沈清歌人就已经出了办公室,她无奈叹息,只好跟了出去。

  到了舅舅家,舅妈已经等在了门口,第二次见到沈清歌,姚敏君已经显得很熟络了,热情的上前招呼:“沈先生,又麻烦你送我们小雅回家了。”

  “不客气,我也是顺路。”

  “小雅真是有福气,遇到你这么好的上司。”姚敏君把视线睨向外甥女:“你这几天在哪住的?”

  “住在我那里。”

  司徒雅还没来得及回答,沈清歌就已经替她回答了。

  “啊?你们同居了吗?”

  姚敏君吓一跳。

  “不是!是他的闲置的公寓,借给我住的。”

  司徒雅见舅妈误会,赶紧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

  姚敏君尴尬的笑笑:“沈先生没说清楚,我还以为你们是……”

  她再次发出一阵尴尬的笑声。

  “对了,今天我煮了很多菜,沈先生要是不嫌弃就留下来一起吃吧?”

  “舅妈不用了,人家才吃不惯我们的粗茶淡饭。”

  司徒雅不想让沈清歌留下来。

  “好啊,我非常乐意,绝对不会嫌弃。”

  吕长贵也下班了,四个人围着方形的餐桌,除了司徒雅别扭外,其它人都是聊得热火朝天,沈清歌非常健谈,也很能喝酒,陪着吕长贵连喝了几大杯后,便赢得了吕长贵的喜爱。

  一顿饭吃的十分热闹,晚饭结束后,司徒雅便去了厨房洗碗,姚敏君悄悄的询问沈清歌:“小沈,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对我们家小雅有点意思?”

  沈清歌倒是没有大惊小怪,淡定的笑笑:“有一点。”

  “那你知道……我们家小雅是离过婚的吗?”

  “知道。”

  姚敏君颇为诧异:“你知道他离过婚,还对她有意思?”

  “对一个人心动只是因为那个人有值得他心动的地方,与她是不是离过婚没有多大关系。”

  “天哪,小沈,你真是太好了,我们家小雅能遇上你是她的福气,可惜……”

  “可惜怎么了?”

  姚敏君鼻子一酸,便把外甥女经历的那些痛苦说了出来,沈清歌听完十分震惊,也很同情司徒雅的遭遇,他痛心的问:“你说她前夫很有钱,叫什么名字?”

  如果是商界中人,沈清歌认为,他一定会认识。

  “叫……”

  姚敏君还没来得及回答,司徒雅已经洗好了碗从厨房里出来,见沈清歌还没走,她便直接下了逐客令:“沈总监,已经很晚了,我舅舅明天还要早起去码头工作,你是不是该……回家了。”她皮笑肉不笑的点头。

  沈清歌欲言又止,但最终却什么也没说,起身道:“好吧,那就不继续打扰了,谢谢你们的晚餐,我吃的很开心。”

  姚敏君笑得合不拢嘴:“喜欢就好,喜欢的话下次再过来。”她推搡外甥女:“小雅,快送送人家。”

  “送什么啊,车子不是停在门口。”

  “瞧你说的,人家可是收留了你好几天,快去。”

  司徒雅不情不愿的被舅妈推了出去。

  站在沈清歌车前,司徒雅郑重的说:“谢谢啊,这几天麻烦你了。”

  “不麻烦。”沈清歌盯着她黝黑的双眸,突然说一句:“我们交往吧。”

  司徒雅震惊的抬起头,半响才说:“你喝醉了吗?”

  ”我没喝醉,我是认真的。”

  沈清歌的表情确实不像是喝醉酒的样子,司徒雅沉吟片刻,委婉拒绝:“不好意思,我不想谈恋爱,尤其不想跟有钱人谈恋爱。”

  “为什么?”

  “因为豪门生活不适合我。”

  她转身欲走,沈清歌却拉住她:“我都知道了……你的过去,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好吗?”

  司徒雅怔了怔,再次拒绝:“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谈恋爱,而且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

  她决绝的走了,沈清歌凝望着她的背影,突然大声说:“我不介意,不介意你离过婚,也不介意你不能生孩子,不管吕青沫的人生曾经如何的狼狈,你在我心里都是如初见时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