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第一神相[娱乐圈] > 第80章
“你很特殊,你麒麟象隐约已成气运加身,将来政途不可限量。”

  吕杏梅听了眉开眼笑,毫不谦虚的道:“你果然名不虚传,我的志向是做华国第一任女总理。”

  李秀清笑了,“我看好你。”

  “哇,好高大上的志向。”李玉衡敬服。

  既然是李秀清说的姚青橙就信了,坦然伸出橄榄枝,“学姐,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不巧,本人姚青橙红三代一枚,你既然有这个志向就需要助力。”

  这次吕杏梅受宠若惊了,玩笑道:“你也太草率了吧,听大师一句话就决定往我身上投资了?”

  “我信秀清师父。”姚青橙微抬如玉的下巴一脸骄傲。

  李秀清看着姚青橙忽觉喜欢,心念一动就了然的喟叹。

  “你难道对自己没信心?”姚青橙反问。

  “我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好,你这个朋友我交了。”吕杏梅笑着道:“不过我也觉得我的名字土死了。”

  两人相视而笑。

  然后吕杏梅看向李秀清,“大师,我不信命,但不知道为什么见了你之后我很信你,但我还是要说,今天多亏了你我才认识了姚青橙,这至少能让我缩短十年政治生涯。所以我觉得因果这玩意也是挺奇妙的,是因为我气运加身才遇到了你们,还是因为你们我才有可能实现志向?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今天都运气爆棚出门遇贵人。”

  李秀清再次感慨,吕杏梅不愧是麒麟象隐约已成的人,头脑清晰,看事情通透明了。

  “我从你的面相上看你最近有灾,一个月内不要离开燕京。”

  吕杏梅笑道:“行,我记住了,谢谢大师。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再见。”

  开车的是林晓黛,等车子行驶上路之后李秀清就对李玉衡道:“你在学校多关注一下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师父。”

  在姚青橙向吕杏梅抛橄榄枝的时候周敏言完全插不上话,而今天她也是刚知道姚青橙竟然是红三代,又想到姚青橙还长的那么漂亮她顿时自卑了起来,因此上车之后就一直没说话拿着手机胡乱的刷。

  一个宿舍的舍友之间感情也有厚薄,李玉衡是早就知道姚青橙家世了的,周敏言和巫青玉却不知道。

  姚青橙看出周敏言有点不对就戳戳她道:“干嘛呢?生气了?”

  周敏言顿时就笑了,“我干嘛生气,生气你们关系好啊。”

  李玉衡拽拽周敏言的头发笑道:“还说没生气,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好吧,我是有一点生气,就只有一点点。但我能理解,理解万岁。”

  李秀清看出周敏言的自卑就笑着道:“你身具龙宫骨,气运不俗,是个非常有毅力的人,以后不会差。”

  周敏言一听就眉开眼笑起来,“我信秀清师父。我不聪明,能考上燕大就是因为我相信勤能补拙,我当时就想我一定要考上燕大,所以上高中的时候从来没偷过懒。”

  李秀清微笑。

  三个人很快和好了,周敏言就指着手机上的一则新闻道:“你们看,这个新闻上说闽省馒头县有一群野狗排队自杀,这是什么现象,好奇怪。”

  “我还看过一个新闻有一种蛇会吞噬自己的身体,网络上奇奇怪怪的新闻多的是。”姚青橙道。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奇怪。”李玉衡道。

  “说到狗,我小姑从小就有狗缘……”话说了一半姚青橙忽然住嘴了。

  包括李秀清在内都看着她,姚青橙叹口气接着道:“可惜我小姑逃婚跟园丁私奔了,关于我小姑的事情是全家人的忌讳,我爷爷直接把我小姑从家族里除名了,但是我却很想她,我小时候我爸妈忙工作我小姑带了我一段时间,我很喜欢她,我想找到她问问她过的好不好。”

  话落姚青橙直接看向李秀清,两只大眼里写满渴望,“秀清师父你能帮我吗?”

  “你跟我详细说一下你小姑,从你的教养和聪明推及你小姑,你小姑应该不会太差,为什么会跟着园丁逃婚,因为那个园丁太优秀了吗?”

  提到那个园丁姚青橙就气不打一处来,“我那时候虽然小但是对那个园丁还有印象,比我小姑原本的未婚夫真的差太远了,我真的不明白我小姑看上那个园丁哪一点。秀清师父,因为我小姑这件事外头说什么的都有,下作的人往下作的地方想,说我小姑是被园丁征服了。”

  “你可以略过这个。”

  姚青橙深吸一口气,“可我不信我小姑是那样的人,在我的印象里我小姑很温柔大气,长的漂亮,学识广博,谈吐优雅,反正在我的印象里我小姑很完美。”

  “那个,青橙你是不是童年滤镜有点厚啊。”李玉衡举着手打断。

  姚青橙狠狠瞪李玉衡一眼,李玉衡捂住嘴做安静聆听状。

  “你小姑不喜欢你们家给她定下的未婚夫?”

  姚青橙一顿,“没有吧,我小姑的未婚夫真的特别好,无论是家世、长相、学识都配得上我小姑,如果我小姑嫁给他现在已经是湘省省长夫人了。”

  姚青橙发现李玉衡、周敏言、李秀清都在看着她就讪讪起来,“我明白我觉得好可能我小姑觉得不好。但不管怎么样我都想知道我小姑现在过的好不好。”

  “你想着你小姑然后说出一个字给我。”

  姚青橙很认真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想着小姑对自己的关心爱护,想着小姑的模样,红唇抿了一下说出了一个“闽”字。

  “在我手上写出来是哪一个字。”

  一边用手指划着姚青橙一边道:“外头一个门里头一个虫,闽省的闽。”

  李秀清想着那个“虫”字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青橙,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去闽省馒头县。”

  姚青橙愕然,“秀清师父,我小姑在闽省馒头县?”

  李秀清面沉如水。

  车里的空气忽然凝滞起来,包括李玉衡在内都不敢说话了。





第88章 骨瘦

  在六七十年代全国曾掀起一股“深挖洞、广积粮”全民备战的风气, 各地涌出无数地堡为防范世界冷战带来的可能后果, 在闽省馒头县就有这样一座地堡,现在已经成为了普通的居住地。

  因为地下通风不便的缘故,这里的空气常年散发着霉味, 墙壁上霉斑遍布, 墙根下长满青苔, 这里的生活环境很差,因此住在这里的多是穷人、流浪汉、不务正业的小混混等。

  在某间房里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因为瘦她的眼睛和牙齿都凸显了出来,如果不是微弱的呼吸显示她还是个活人, 看起来真的太像缺水的干尸了。

  忽然她剧烈的喘息起来, 就像死亡前的回光返照,就在这时一串五光十色的光点从门缝里钻了进来,猛的覆盖到了女人的身上, 渐渐的光点消失在她的身体里, 她激烈的喘息趋于平缓。

  地堡入口, 姚青橙看着遍地的垃圾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千娇百宠的小姑会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秀清师父……”她想问你是不是弄错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嘛,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问不出口。

  “我们已经搜遍了馒头县所有可能的地下建筑, 这是最后一个地方,进去吧。”

  姚青橙咬了一下后牙槽提醒自己现在不是做噩梦。

  越往里走光线越弱, 姚青橙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灯走在前面给李秀清照路。

  走廊前面的过道被一伙正在打麻将的男人给堵住了,当他们看到姚青橙和李秀清眼睛都直了,顿时把手里的麻将往桌子上一推就贱笑着站了起来。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咱们这里竟然能来这么正点的妹子,哥几个有想法没有?”

  嘴里叼着烟胡子拉碴的男人呵呵一笑,“她们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肯定不是正经女人,想男人了吧妹子,来,哥哥满足你们。”

  说着话几个男人都围拢了上来,那副鬣狗扑食的样子实在恶心人。

  如果此时此刻是两个误闯进来的普通妇女,那下场可想而知。

  姚青橙和李秀清都想到了这种后果顿时都冷笑起来。

  姚青橙把红皮提包往地上一放就选择了主动出击。

  “臭虫!”姚青橙冷笑着一个飞踢就踢爆了一个混混的嘴,满嘴的牙混着血都被打了出来。

  “哎呦”一声惨叫这人就倒下了。

  也许他们觉得长相柔和的李秀清是个软柿子,所以在姚青橙“大开杀戒”的时候就有个混混企图“挟天子以令诸侯”,奈何他瞎了狗眼。

  姚青橙只是个急先锋,李秀清才是真大神。

  见状李秀清淡淡一笑,右手摊开五指莲纹剑就寸寸浮现了,她猛一握紧举起就刺入了这个混混的印堂。

  在这个混混眼中李秀清只是像巫女一样抬起了手,可事实却是莲纹魂剑刺入了他的灵魂。

  落在姚青橙手上顶多是个皮肉伤,可落在李秀清手上就是变成傻子的下场。

  莲纹剑有个奇妙的地方那就是灵魂清白的人伤不到,此剑能伤的是恶。

  被姚青橙打的满地找牙的人不过是“哎呦哎呦”的叫唤,可这个企图挟持李秀清的人却是尖利的“啊”了一声,那份尖不像人能发出的,倒像是活见鬼,随后就倒地不起了。

  姚青橙用高跟鞋挑起一个混混的下巴,然后把小姑姚丹彤的照片给他看,“你见过这个人吗?敢不说实话我踩死你!”

  “见、见过,是他老婆。”这个混混赶紧一指靠在对面墙上的男人,“好像他老婆以前就长这样。”

  姚青橙一听两只凤目顿时起了火,一脚踹开脚下这个混混两步就走到对面一把就攥住了那人的头发。

  “好好看看,你和照片上的人是什么关系。”姚青橙狠的猛然一揪扯男人的头发逼迫他抬起脸看。

  男人眼神躲闪,捂着被姚青橙打掉了牙的嘴含混不清的呜咽了两声。

  姚青橙一看他的表情心里就凉了。

  这时放出了灵线去找人的李秀清忽然抬脚往左边走去,姚青橙一看扯着男人的头发就拽着走。

  李秀清在一扇白漆剥落的门前停了下来,“青橙,我先进去你在门口等着。”

  “我小姑就在这里吗?我和你一起进去。”

  “听话。”李秀清柔和却不容拒绝的看着姚青橙。

  “秀清师父。”想到小姑可能的遭遇和惨状,姚青橙的凤目通红。

  “听话,我会很快的。”

  说完李秀清就打开门走了进去并又把门关上了。

  姚青橙瞪着门呆滞了一会儿,然后低头看向被她踩住脖子的男人,倏忽笑了,“你是当初拐走我小姑的园丁?”

  男人惊慌失措,急忙否认,“我不是,我更不认识你小姑是谁,你认错人了。”

  “哦,我认错人了?”

  姚青橙笑着挪开放在他脖子上的脚,走了两步,猛然踩住了他的手腕,伴随着“咔嚓”骨头断裂声的是男人凄厉的惨叫声。

  “现在你告诉我,你是谁?”

  屋里,李秀清已经替姚丹彤取出了雄蛊,此时她正用灵气梳理她干枯的身体,而蹲守在姚丹彤身边的